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见猎心喜
目录
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见猎心喜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上一页下一页
“你脸上没花,可我们心花怒放呀。”鼠标乐滋滋地道,浑然没有刚才的严肃了。
“这小子真给长脸啊,我现在越来越相信,许处给的人,不是普通人了。”刘星星队长附耳和副手说着,苟副队回头看了眼队伍,小声道:“不过队长,有些事我得提前和你说清楚。”
咦,把美女给气得,直接换了不客气的口吻道:“喂,小警察,不至于这么拽吧?我勉强也算个美女,你再勉强也不算个帅哥,拽什么呀?警监都没你这么拽的。”
“都说了,以后小心点,套近乎就不用了。”余罪道,果真是冷到极点的态度。
教唆洋姜钻空子的余罪站在台阶上,正笑得开心呢……
比如你看到的第一感觉是,很萌很可爱,有怜爱的冲动,或是很性感,抑或是很高贵,有把她征服的渴望。
来文心里咯噔一下子,再看李二冬和鼠标倾慕的眼神,一下子被刺激到了,不过她没斥那俩倾慕她的,而是对着余罪喷了两字:“无聊。”
一天抓了五十七个贼什么概念?
“有!”鼠标和李二冬玩得不亦乐乎了,挺着胸脯道。
余罪可憋不住了,从警校到反扒队,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一直没有解决饥渴问题,他笑着道:“美女,还没明白呀?他们俩对你一见钟情了。”
“知道咱们的工作为什么一直上不去吗?”刘星星队长说了,凛然补充道,“就是因为咱们以前太温柔了,不够硬……对了,还有位女记者等着,一会儿给局长引荐,她想给咱们做专题报道。”
三人奔到队长跟前,刘星星队长摸儿子似的一个一个摸过脑瓜,摸一下,拍一下肩膀,说一句:“哎哟,这小伙子结实的。”
普通人无从了解,身在其中的反扒队员绝对感受颇深,最直观的就是工作强度蓦地加了若干倍。解押,取证,录口供,核对身份,查对旧案,一下子忙得焦头烂额了,晚上下班的时候,连三分之一也没有处理完,不得已苟永强副队长向辖区坞城路派出所求援,派出所派来了十位民警,协同反扒队的处理今天的嫌疑人。
“谁呀?”来文问严德标。
“余儿…余儿……”有人小步颠着来了,是鼠标。余罪摁了烟头,随意地问了句:“怎么了?玩得爽了吧?”
“你……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来文奇怪了,指着自己,看看余罪,又看看鼠标,鼠标茫然一脸,就照过两回面而已,肯定不知道,来文一下子笑了:“你怎么知道?”
余罪笑着道:“就咱哥俩这长相,如果有美女往你身边贴,那他妈就不是好事。除了记者想淘点东西,还会有什么?普通人谁九-九-藏-书-网愿意和你警察打交道。”
来文姑娘又被逗笑了,笑对一言不发的余罪道:“这位警察同志,不至于对群众这么冷淡的态度吧?”
余罪这会儿可没有审美的心思,他无聊地摆摆手道:“谢就不必了,以后小心点。”
“我还看得出,你混得一般,中等偏下,还没挂上职位是不是?”余罪道,瞥眼瞧着来文。来姑娘脸色一沉,不过马上笑了:“你在说我?”
“绝对不是,严警察,你看我像记者?”来文指指自己,笑着道,她问严德标,鼠标只注意脸蛋和胸围了,哪能看出内在来,摇摇头道:“我……我怎么知道?”
明显是个滥竽充数的,余罪略过了,又找几人,这些蟊贼说长扯短,没一个能认出来的,让余罪好不失望地出了滞留室。他蹲在门口点了根烟,看了眼凭记忆描出来的女贼,很漂亮,确实有点像明星。大多数美女的脸都有某种共通之处,那就是能挑起他内心的某种渴望。
面前这张画像,就激起了余罪的所有欲望,他在想,也许真的是自己看到的那一刹那心旌失守,才让女贼钻了空子。要是个丑得像李二冬的女贼,肯定他妈的一脚就踹翻在地打上铐子,哪至于有后来失手的事。
“哎哟哟哟,大记者来了,不客气,我们分内的事。”刘星星队长受宠若惊了,拉着女记者的手,有点紧张地道。
说罢余罪懒洋洋地起身,掉头要回审讯室里,想再找几位蟊贼碰碰运气。来文张口结舌,愣是没反应过来这事怎么发生的,似乎对她的打击很大,刚要说话时,却不料刘星星队长风风火火回来了,在院子里就嚷着:“都出来,放下手头活,都出来……宣布一个事啊,所有人,马上穿好制服,迎接分局长和市局副局长,十分钟,院子里集合。”
作为女性的心理优势出来了,随即扭头就走,那仨没脸没皮地还在后头笑。不过时间已晚,她走了几步,又为难地回头问着:“喂,你们谁去送送我呀,我住的地方还在小店区呢,离这儿十几公里呢。”
“认识吗?你要认识这个人,放了你。”余罪诱道。又找上了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是商场扒窃时被捉来的。小伙子穿得油头粉面,十指修长,不知道还以为是弹钢琴出身的。不过余罪发现,这人的手法不错,两指间磨出茧子来了。
“呵呵,是挺爽,这些蟊贼,还没有狗熊和牲口他们耐折腾,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哎对了,给你介绍一位美女。”鼠标说着上来了,背后跟着位姑娘。哦,余罪一眼分辨出来了,是那位公交车上丢了钱藏书网包的女失主。
“一般不会让报道的,她是白费心思了。”余罪道。
警匪之间的较量有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是必需的,只要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总不能跟这些长年靠扒窃为生的蟊贼一直讲道理吧?至于怎么干的,民警没问,不过他们发现,这些蟊贼对那两位反扒有极度的恐惧了,一边交代,一边满身挠痒痒,眼睛左顾右盼,生怕那俩再回来似的。
“嗨,有道理啊……不过她追咱们队长办公室去了。”鼠标道,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去我去!鼠标和李二冬抢着要去,李二冬拽着鼠标的胳膊、鼠标拉着二冬的腰带,两人谁也不让谁抢先,李二冬急了,掐着鼠标骂着:“你他妈什么人呀,家里还有细妹子等着呢,还跟我抢?”
画像是一位女人,就是那天遇到的女贼,余罪仔细琢磨过,这是个手法很高超的贼,如果要找,怕是得从她的同行中找。要找那种业务熟练、技术过人的扒手,太小的不行,太老的不行,用镊子的不行,还有问几句话就发现智商不太高的也不行,连问数人,让他好不懊丧,居然没人认识。
“我们刘队长。”严德标道,还没反应过来,又有事了。这事没摆乎清楚,却不料美女来文不理他了,笑吟吟直奔上来伸着手自我介绍:“刘队长,我是省报记者来文,今天在公交车上被小偷扒窃走钱包了,幸亏你们的队员帮我追回来了,我得好好谢谢你们。”
哎哟喂,鼠标和李二冬傻眼了,相互埋怨上了,居然被洋姜那小哥们钻空子接上美女走了。
哎哟喂,把鼠标哥给郁闷得,这女人也太那个了吧,眨眼就把哥给扔下了,他悻悻到了更衣室,看余罪已经开始换制服了,他边脱边问道:“我靠,那妞居然还真是记者,你怎么看出来的?”
“认识一下,我叫来文,姓来,来去的来,文章的文。”失主伸过手来了,很俏的一位小姑娘,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一眨,不知道是灯光的原因还是本人的气质,觉得比发飙的时候要漂亮了很多。
“和新闻有关。”余罪道。来文一撇嘴,笑了,不置可否,这个细微的动作被余罪捕捉到了,他补充着:“记者。”
“拉倒吧,卖保险那帮人什么眼神,一眼就能看出你是穷逼货来,根本不搭理你。”余罪轻飘飘地化解,刚转身看鼠标又要发问,他提前说了,“又问其他的吧?你细看你也看得出来,皮革包、挤公交,那肯定混得一般,你说呢?”
“我第一句话说,你和新闻有关,她的眼皮跳了跳,我就确定,是记者。要不咱们这号人,谁搭理你呀?”余罪
九_九_藏_书_网
道。
这么说来,倒不怨那女贼,只能怨自己想法太多。他摸了摸脸颊,收起了画像,没有找到,就想法再多也没办法,就欲望再多,也全部成了失望。
“什么意思?”鼠标问,说这话,肯定是攻击哥的相貌不佳了。
那贼老老实实伸出来了,他看了食指和中指间,然后一展画像问着:“认识吗?”
“难道你没有信心?”刘星星队长问余罪。余罪笑着道:“信心倒是有,不过队长,您让我们出勤带着女的,多碍事?”
讲了几句,听了汇报,队里还在各司其职,五十多名蟊贼估计得忙活一夜了。让余罪奇怪的是,视察领导走时,那位女记者居然和市局一位副局长相谈甚欢,双方好像达成了什么协议,女记者不断恭维着领导,还亲自给领导开了车门,等领导组一走,刘星星队长又嚷起来:“余罪、严德标、二冬……你们三个都过来。”
余罪没有参加审问,他拿着一张描蓦出来的画像,在贼堆里的转悠着。哦哟,这帮货呀,帅得冒泡的、丑得掉渣的、老得快走不动的、小的看样子才刚成年的……在滞留的房间里窝了二十几个,外面沿着暖器管子,还铐了十几个。他寻着目标,看到一位中年人时,叫了声:“伸出手来。”
来文扑哧一笑,故意道:“不会吧,我看你们队员都听他的嘛。”
那贼眯着眼,仔细看了看,茫然摇摇头,不认识。余罪踹了一脚,略过了。
“美女,你有男朋友不?”李二冬也喜滋滋地问。来文翻了一眼,没搭理他。不搭理李二冬还来劲了,自我介绍道:“我没女朋友啊。”
“除了感谢,我还有个提议,第一次见到你们反扒队员这么勇猛,一天抓这么多扒手,绝对值得我们做个专访,我刚和报社通过电话,我们的社长正和贵局领导协商。”来文笑吟吟地邀着。
“我……怎么碍事了?”来文纳闷地道。
哎哟这话,听得来文牙痒痒,敢情自己被当福利送给反扒队下属了,为了能淘到点干货,她强自按捺下了不悦之气。再看那三人时,余罪还是那么不阴不阳,其他两人表情可变了,似笑非笑看着她,她一惊,奇怪地问着:“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呀?”
“真的假的?”帅贼动心了。
“哎哟!”那帅贼捂着脑袋,被余罪干了一巴掌,他好不委屈地道:“这妞我又没怎么样过,干吗对人家这么凶……”
车迤逦驶进反扒队,齐刷刷敬礼中,下来了十余位警衔不等的上级,慰问几句,听着介绍几句,沿着窗口看了眼抓回来的蟊贼,和派出所民警聊了几句,闻听是三位新进藏书网警员带的头,大加夸奖一番:
“你看看你那脸,就看出来了。”余罪道。
“这个……这个我真当不了家,不过我们局领导马上就来,请请,到我办公室坐。”刘星星队长乐得合不拢嘴了,邀请着美女记者。
“这是……”小帅贼仔细瞄了瞄,然后脱口而出,“像林志玲……像、像不像?”
“你就凭这个猜出来的?”鼠标不信了。
不承认,余罪笑了笑,只觉得这些否认比直接承认还让他确定似的,看看来文的打扮又道:“还在一线混是吧?不是本地人是吧?你那行出头比我们这行还难,是吧?想在这儿掘点宝给自己镀镀金,是吧?这行不通的,这儿的保密性很高。”
“什么事?”刘队小声问。
“你不懂,现在和谐社会,局里要加大对路面犯罪的打击力度,面上工作,一定得做好。”刘队说着,看到一行车来,自动闭嘴了。
“这几个小兔崽子手可够黑,把这帮扒手折腾得可不轻,我就没见过这么多痛痛快快认罪的。”副队长小声道。
“……啊,这事办得好,有力打击了路面犯罪的嚣张气焰,保护了人民群众的财产,我代表市局领导班子,向你们表示慰问……同志们辛苦了……你们这个经验很好,把你们反扒经验总结一下,到全市推广,接下来局里要开展‘打击街(路)面犯罪专项活动’,你们呀,今天开了个好头,王局长已经电话通知我了,领导组办公室就设在你们侦查大队……这是一项殊荣啊,同志们……”
“不要刺激我,我知道你干什么的,也知道你想干什么,知道我是警察,还在我面前玩花样?”余罪不屑地撇撇嘴,突然想起了傅国生身边的那位美女,沈嘉文。很多有心计的女人比男人更可怕,特别是有心计也有脸蛋的女人,更恐怖。
“细妹子谁呀?不要诬蔑单身哥哥我啊。”鼠标说胡话了,两人互掐着,谁也不让谁。抢了半天,还没有定论时,早有人发动着车,呜声开出去,接上那妞儿就走了。
“你傻呀,答案明摆着的,能在所有陌生男人面前这么落落大方的,不是记者就是‘妓者’,很难吗?”余罪反问着,把鼠标问蒙了。鼠标咧咧道:“我怎么没看出来,她主动搭讪,哥还以为她喜欢我呢。哎对了……还有可能是卖保险的。”
实在没啥表扬的,表扬孩子长得帅,那简直是骂人呢,说完了又正色告诫着:“厉害,许处送你们来,我以为又是哪家走后门的子弟没地儿安排了往这儿扔……没想到啊,厉害……对了,魏副局长原则上同意新闻追踪跟进,来记者呢,明天开始,就和咱们反扒一起出勤,
九_九_藏_书_网
那辆车,你们仨,带上来记者……队里的人手,包括我,全体行动,能抓多少抓多少,力争在国庆期间,再抢一个头彩……有信心吗?”
“猜出来的。”余罪道,此时像一个修炼者,很多不在眼前的事却洞明在他的心中,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就是在心里已经有了定论。
手也没伸,那姑娘尴尬地把手缩回去了,看了鼠标一眼。哎哟,鼠标可丢面子了,人家作完笔录,专程要感谢反扒队员,个个都如蒙恩宠,可不料余罪给人家这态度。鼠标赶紧解释着:“来姑娘,甭理他,他有点缺心眼,不太会说话。”
“那你说我是干什么的?”来文饶有兴趣地问。
“抓得了你,还放不了你呀。”余罪很拽地道。
咦?眼睛还挺亮,鼠标笑了笑,又污蔑着余罪道:“您不了解,他这人不像我,他只对贼有兴趣,对美女没感觉。”
难哪,对付这号人渣,可不像吓唬吓唬普通老百姓那么简单。有些贼是满嘴跑火车,这边交代了,隔几分钟就反口了,亏是捡回来的钱包打出指模来大部分能对上号,让一部分扒手低头认罪了。可还有不认的,民警有点为难,毕竟是到反扒队了,有些手段不能使。这光景让反扒那位活跃的“凤姐”林小凤看出端倪来了,遇上死不认账的,把严德标和李二冬叫过来,关上门,两人只要审上五分钟,就鲜有咬死不说的了。
“这行吗?”副队愕然了,这种单位,一般不允许对外报道。
对于警监都见过的余罪,分局和市局这些小领导可唬不住他,他明白,今天的事是要让队里顺水推舟,作为某个专项活动的开门红了,不过此时他并不反感,相比而言,这些人再差也没有那些蟊贼给他的印象更差。
这尊神可不是刘星星队长敢惹的,省报记者的身份一亮,又联系上报社,两边的领导一通话,拍脑瓜就定下来了,不光是她,还有市局宣传处的要来呢。他翻了余罪一眼,粗人糙话出来:“你看你这孩子,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是组织上照顾你们这些小光棍……好好干,小姑娘要跟我一个糟老头背后干,她还不愿意呢。就这么定了。”
两人穿戴整齐,反扒队全体在院子里集合了,刘星星队长和苟永强副队长迎接在门口,这事队长通过气了,敢情是分局里正开着打击街(路)面犯罪专项活动动员会,这边的反扒队就传来捷报,一下子抓了五十七名扒手,听得分局长和专程来开会的市局一位副局长都不太相信,细细一过问,居然还是真的,这不,要把现场会往反扒队开来了。
“那她眼皮要是不跳呢?”鼠标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