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一鸣惊人
目录
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一鸣惊人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上一页下一页
车开来了,李二冬和鼠标兴奋地把猎物摁进车里,那贼兀自挣扎着,被人淋了清水,喷了点醋,眼睛好歹才能睁开了。他大嚷着:“凭什么抓我……你们谁呀?”
没人吭声,左右都看着他,他觉得不自然想耸耸肩时,左边的胖子开口了,笑着道:“不说实话,身上长虱子。”
“警察就能乱抓人呀。”贼哥们儿叫嚣着,突然脖子一缩,不知道身后掉进了什么东西。他没看到有人在做手脚,还是骂咧咧地叫嚷。开车的大毛没吭声,就看看几位新人怎么处理。鼠标和李二冬一左一右挟着。车走了好远这人终于睁开眼了,余罪拿着捡回来的钱包问着:“刚刚我看见你把这东西扔进垃圾桶了,说说吧,哪儿来的?不至于你用这么高档的女包吧?还扔了,不可惜呀?”
“钱呢?”
“偷了东西就想跑,没那么容易吧?”李二冬插起了水枪,掏着铐子。那贼此时才觉得危险了,一抹脸掉头狂奔,不料刚跑几步,眼睛睁不开了,而且火辣辣地疼,一阵乱眨,乱揉,乱摸过后,速度一慢,被赶上来的余罪轻飘飘一个窝心脚踹倒。余罪压着人,吧嗒一铐,拎了起来。
“就是啊,兄弟,你这眼睛得赶紧治呀,知道给你喷的什么呀?那是五毒散,天黑以前,要烂眼珠子的。”李二冬吓唬道。
“嗷,警察要害人了。”
“哪儿偷的?”
“你说看见就看见啊,我怎么没看见?”贼哥们儿叫嚣着。
啊……贼哥们使劲捂着裆部,鼠标和李二冬两个坏种使劲拽他的腰带,那人死活不脱。那贼一阵挣扎后,就在裤带被李二冬拽了即将失身的一刹那大喊着:“我说我说……前天还偷了个……”
反扒队的车疯了,三辆车全调起来,供不上运送,副队长看傻眼了,赶紧地朝派出所要了两辆,快到国庆节了,真能好好扫荡这一把,治安压力会小很多。
一车人哈哈笑了,那贼张着
http://www.99lib.net
大嘴,话收不回去了。余罪笑着继续放缓声问着:“说说,昨天没旷工,在哪儿偷了?”
“花了花了。”
贼哥们不解,愣了。本已经打定主意要咬死不认了,顶多挨一顿拳脚。可不料今天奇了,竟然没人理他。正纳闷的时候,冷不丁一股奇痒从身后袭来,他哎哟一声,猛地一耸肩。
这车还没走,紧接着鼠标和李二冬又亲自扭送回来一个,回到队里时,那贼还在杀猪似的大喊大叫……
像是上天眷顾一般,念了N遍,兜里的步话响了,余罪的声音:“老二,注意……目标出现,朝你的方向,红衬衫,戴着墨镜,两撇胡子……盯住他……”
“啊,警察打人。”
“多少钱?”
“工业辣椒精,防狼喷雾剂的主要成分。这玩意是堪比地沟油的神器,还是稀释了五十倍,抹到皮肤上毫无异状,不过马上就疼。想当年我拿这玩意,一个能打十个。”李二冬兴奋地吹道,洋姜又问鼠标往人家脖子塞什么,鼠标不好意思地道:“痒痒粉,整蛊玩具,我小时老往女生裙子上洒。”
当然,前提是能混下去。
一个小时过去了,毒辣辣的太阳升得老高,北方的秋老虎不是盖的,比仲夏还让人难受。鼠标盯着的地方是086号、074号垃圾箱,除了见到几个扔矿泉水瓶子的,就是把手伸进桶里掏垃圾的,没见到谁往里面扔钱包。
水枪里不知道什么东西,辣得眼睛现在还难受,至于这死胖子,身上痒肯定是他捣的鬼。那人哭丧着脸哀求着,余罪慢条斯理地问着:“离回单位还有一段路,要不让他们两人治治你,要么你嘴别停,给我再交代几桩……唉,他不说就往裤裆里塞点,让老大老二一起痒。”
“这什么东西?”出了门洋姜问着,好奇了,那玩意把窃贼一下子干得失去反抗力了,实在让他惊讶,以前可九-九-藏-书-网从来没这么轻松。
就看今天了,好歹逮着一个半个,让兄弟别太没脸面了。他在默念:贼呀,贼哥,贼大爷呀……你快来吧……
可这些手法,能用来抓贼吗?
摸了摸口袋里准备的东西,步话、手铐,还有专为此次抓贼准备的粉状玩意,他没来由地想起了学校的生活,那时候的整蛊总是朝自己人下手,包括内裤里洒辣椒面,牙膏里挤鞋油,桌凳上镶图钉,背后贴乌龟王八蛋,这些烂事鼠标自认是轻车熟路,李二冬也算行家里手,至于余罪,那应该是高手寂寞,无人挑战的级别了。
鼠标放开了一只手,那人迫不及待地使劲挠着,乱在车上蹭着,对于偷个钱包的小事,似乎没有身上奇痒更难受,痛痛快快地承认了。几百块钱而已,人赃俱获,鼠标装了个塑料袋子收起,这时余罪一使眼色,李二冬亮着大水枪,鼠标掏着东西,又作势要来。那人一下子吓蔫了:“别别,大哥,我都交代了……别整这玩意。”
近了,李二冬看得更清了,这个贼长得挺俊俏,只是多了两撇胡子。他没事人一般走着,步伐很快,此时已经销毁证物,怕是心里笃定,防范已去,走得是那么潇洒轻松。甚至让人怀疑他已经在选下一个目标。李二冬右手悄悄地摸上了水枪,左手掏着警证,在不到五米即将照面的时候,他一亮警证笑着喊道:“嗨,警察,你犯事了。”
那贼一激灵,掉头就准备狂奔,一下子让李二冬确定没错了。可不料贼哥瞬间反应过来了,一回头又面对着贼眉鼠眼的李二冬笑了。他笑着道:“警察?就你那鸟样?你他妈谁呀?”
“说吧,兄弟,说了就让你挠挠。”鼠标坏坏地笑着凑上来诱道。
“笨呀你,她掀起裙子一挠,那春光不出来啦。”鼠标道。一车人笑得肩膀直耸。今天才算认识了这几个新人,敢情也不是吃素的。
“警察。”余罪拿着警证轻轻九_九_藏_书_网敲了敲这货的前额。这贼的墨镜不知道扔哪儿了,还在使劲眨眼。
又过若干小时,还不到天黑时分,副队长吃不住劲了,在大院里给去分局开节前安保会议的刘星星队长打着电话嚷着:“刘队长,赶紧回来了啊,出事了,出大事了……今天已经抓了四十多个贼了……啊?是好事,比咱们队员还多,可我往哪儿搁去?”
余罪扬着手里刚找到的证据,拎着人,旁边群众自动让开了一条道。此时的余罪威风凛凛,好有满足感,他想起那天被贼袭后躺在地上无人问津,忍不住有些感慨了。
“洒女生裙子上干什么?”洋姜不理解了。
“长了虱子,还没法挠。”李二冬道,知道鼠标往这货脖子后扔什么了。
车继续奔向坞城路,旗开得胜,信心大增,不一会儿,又有一个老贼落网,被送回了队里,乱扭着身子,下了车就在车门上使劲蹭,看见鼠标像见鬼一般,忙不迭地喊着:“别过来……我交代,是我偷的。”
不过事与愿违,当上了才发现,有时候连警察自己也生活在暗无天日中,他甚至会很同情现在还窝在某个角落盯着嫌疑人的刑警同行,其实他宁愿这么吊儿郎当在反扒队混着。
“哇,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此时已经接近午时,坞城路路面车水马龙,行人如织,五个人守着的路面全长两公里多,两排十余个垃圾箱,下水口子就不知道有多少了,李二冬看到了,来的方向是银都商厦的方向,没有什么意外,那儿也是重灾区,贼已经泛滥到失主丢东西都不报案的程度了。
可不,从滞留室到问讯室,连暖器管子上也锁着一个个耷拉着脑袋的小贼老贼,反扒大队快成蟊贼集中营了……
从来没见过交代这么慷慨的,把其他组可看傻眼了。而此时的抓贼进行时,仍在继续着,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一个,这抓得让大毛兴奋了,直说今天要破记录了。
“一千二
www.99lib.net
。不不不,一百二。”
不知道是心想事成,还是方法对路,李二冬这回越看这人越像个贼。
不知道,肯定是一掏一塞就走。此时那哥们哪还说得出来,乱扭着道:“哦哟哟,痒死我了……你们放了我,偷的,不就偷了个钱包吗,多大个事嘛,搞得人家难受死了……你们放开我,我挠挠,我承认,偷的,银都商厦里摸了个女的,顺手把包拿走了……”
鼠标一使眼色,两头铐子一解,分别铐在车内把手上。那贼正讶异,却不料更强的奇痒袭来,直哎哟哟叫着乱扭,想伸手挠挠,手被铐着;想背后蹭蹭,背后却没有可蹭的地方。于是就这么全身乱扭着,像几百只虱子钻进衣服里一样。
“朋友啊,太不友好了。”李二冬笑着,蓦地也出手了,枪一亮,“滋”的一声,贼哥们马上感觉到湿漉漉、臭烘烘的东西喷了他一脸。他“啊”地叫了声,卸了墨镜,手在脸上乱抹。
“批发市场里头。”
李二冬腾地起身了,套着鞋,瞥眼已经看到了目标,正从余罪守着的方向往这边来。余罪在垃圾箱里掏着,应该已经确认了目标。他笑了,悠哉悠哉地往路对面踱着,从这里过去,和贼是个照面。
站在门口的副队长一支烟没抽完,回来了三辆,四个贼,成伙的,被大军一锅烩了;第二支烟刚点上,又回来俩,队员们等不着车了,直接租车把人带回来了。
就在回反扒队路上这点工夫,这贼硬被三个乱拳出手的新人给刨出了四桩扒窃,连小黑屋都没进去,全部交代了。他也没办法,这几个太损了,搞得你全身痒,比疼还难受,更何况眼睛上喷的不知道什么玩意,现在还疼着呢。
四组、七组、十一组,在午后时分全部闻风而动,聚到了余罪的麾下,草草一瞧平时的案发高峰点,余罪随手指点着几个蹲守点,教着队员如何取证,如何抓人,如何审问……方法对路,收效奇快,平时成绩http://www.99lib.net不怎么好的四组和七组,一个小时内抓了四个扔赃物的嫌疑人。
他有点怀疑,在两个小时过去后仍然没有成果时,他的疑心更重了,要不是实在想抓个贼回去显摆一下,他早撂挑子去玩了。当学生不咋地,好歹也能考个几十分凑数,总不能一直交白卷吧。
那贼状似疯狂了,挣扎着吼着。旁观路人甚多,余罪亮着警证对着围观者吼着:“反扒队执行公务,别看了……贼有什么好看的。刚偷了个钱包。”
贼哥们儿一惊,不服气了,顺口就反驳着:“没旷工,偷了……”
“放开他。”余罪笑了,这些人渣,他最懂怎么对付。
“喂喂……你们你们是警察吗?哪有这样整人的……哦哟,痒死我了,大哥,你解开让我挠挠……”贼哥们儿哀求着道。余罪调试着手机,把一段视频在他眼前放着:“忘了告诉你了,刚才把你录下来了,钱包上有你的指纹,要说不清,那就得等我们调查清究竟怎么回事了。最起码得找失主了解下情况,在这之前,你就痒着吧……简单点,说说在哪儿偷的……信不信我敢和你打个赌,你现在不知道你身上有多少钱?说呀,有多少?”
一直以来,李二冬能向人炫耀的就是玩,玩游戏,踢球,自己在别人眼中就是个不务正业的形象,包括学业和职业,都不咋地。网警上待过,他实在看不惯那种睁着眼说瞎话,连网上也不让乱说话的氛围;刑侦二队待过,他也受不了那种几乎是自虐的日常任务。曾经梦想着当一名警察,是因为他觉得这个职业很阳光,很正义,也很拉风。
离他不到二百米是李二冬的防区,中间由洋姜守着,李二冬干脆半躺到路边公共椅上了,就在垃圾箱旁边,他脱了鞋,别着裤腿,脚里揣把枪……不是真的,水枪,儿童玩具。
贼哥们儿忙不迭地提着裤子,好容易把二兄弟保下了,却不料余罪恶相毕露,回头叫嚣着:“昨天怎么没有偷?谁让你旷工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