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士别三日
目录
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士别三日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上一页下一页
“呵呵,这个就看李二冬和鼠标的了。”余罪道,收起了东西。
只是……他拿起电话时,又犹豫了,这里面的事很多让他搞不清楚,一个小小的片警愣是让省厅的许处长追着不放,出了那事许平秋只是呵呵一笑,说了句吃点亏让他长记性,而且言外之意,还想让刘队长再催一催,再压压担子,最好把他压垮,压得一点信心也没有,主动要求调离更好。
他没吭声,不过心里有窃喜,或许,这也是一种知耻而后勇吧。
就是嘛,队长这苦大累深的样子,每天比队员还忙,有时候还亲自上阵抓贼,实在不好意思再给躺在家睡觉的余罪说情了呀。两人点点头,要走时,又被叫住了,刘星星队长语重心长地道:“德标、二冬,不是我批评你们,你们郑重考虑一下,要是想长期在反扒队干,那我随后给你们指派两位师傅,跟上练练,过段时间就能独立办案了……要是就想来混两天,也行,不过话得说到前头,成绩没有可以,但笑话不能有,你们说对吧?哪怕不抓贼,也别被贼抓了呀!现在辖区派出所都拿这个当笑话传了啊……直笑话咱们反扒队抓不了几个贼也罢了,还有队员被贼抓了,还是女贼……哎哟,把我这老脸呀……去吧去吧……”
“那好办,你叫上余罪,我叫上大毛,他当几年反扒队员了,高手。咱们到小商品市场那片,咱们逮个回来不就成了?”洋姜道,小伙子挺仗义,把鼠标和李二冬给高兴的,搂着洋姜,一边脸上啵了个,这情形恰被楼上的刘队瞧到了。
“对,你要说学校那一套,咱在行,不就那些整蛊玩意吗?我小学就开始玩了。”李二冬拍着大腿,也乐上了。
“继续说,听余罪说。”大毛异样了,感觉到了余罪身上不寻常的气质,是那种久经历练的老手才会有的从容和肯定。几日不见,他突然发现余罪身上仿佛是凭空多了这么一份气质似的。
“什么?你一直就在街上?都逛几天了……我靠,你怎么不说呢?在哪儿……”
一路上,又是絮叨着反扒队种种事
九九藏书
情,其实这部门成立时间并不长,属于一个偏门警种,或者说不属于一个单列的警种,只是因为扒手太多,治安压力大,应劫而建的一个部门,招收的队员一半以上是协警,另一小半,是派出所、分局各项业务实在提不起来的冗员。说到这儿大毛就问了窝了好久的问题了,那就是:“你们俩犯什么错了,怎么好好的刚入籍刑警,给调反扒队了?”
“好,给你们一小时时间准备,大毛哥,你坐镇,盯几个点,咱们拉开个二二一队形,长度一公里,发现目标,直接摁住。他妈的,老子今天要开荤了。管他大贼小贼蟊贼流窜贼,撞网里的,全兜回来,省得不好意思回单位。”余罪说道,捋着袖子,恶相顿露。
“话是这样说,可要一传,就成了反扒队员被个女扒手打了,脸上挂不住不是?”李二冬道。
“完了,我早该想到了,余儿这家伙到哪儿都是倒霉蛋,跟着他没好去处。”鼠标恍然了,他想起来了,刚分配时候就知道余罪三天两头旷工请假,能给他调的工作,怕是不会有好事。这一说,其余几人都笑了,说起来余儿够倒霉的,刚进门就成笑柄了。
鼠标向来就如此,李二冬吧,以前在网警、在刑警队老和上级争辩,可现在没法争辩了呀,上班快一个月了,一点工作没干,还净惹笑话了,实在找不出组织哪里有不对的理由。
“别拘束啊,咱们历来上下级平等……没有什么事,就想问问,小余的伤好了没有?”刘队长关心问道。李二冬算算时间,快两周了,再说不好,就说不过去了,点点头道:“应该好了吧?”
这事包不住,失主报案,随后派出所向反扒队核实,鼠标和李二冬恰巧又是目击者,情况一问,案子破不了,笑话就传开了。
“啧,别添乱,用我的办法抓,绝对比你们的有效。大毛,谢谢了啊,正好,我有个想法,你给参谋参谋,拐进胡同后面说。”余罪道,此时李二冬才注意到,他手里提了大黑袋子,满满的一袋。好奇地
藏书网
问着什么,余罪没说,等到地方,车停了,前面的人回过头来,余罪一撑袋子,吓了众人一跳。
“我的意思,从这儿下手,抓扔钱包的。”余罪道,看众人不解,他解释着,“我们的效率并不高,为什么,那是因为我们需要从成千上百的人群中发现目标,然后跟踪,盯梢,而且还只能等到他作案才能出手抓人,但换一个思考方式的话,在他们销毁赃物的时候下手,定点、就这几个点,守点等贼,那岂不是省时省力,事半功倍?”
也罢,按领导的意思来吧,他这样想着,又拿起了电话,给许平秋汇报了下近期三个人的情况。其实他更诧异的是许处的态度,这三位表现越差劲,仿佛让许处越高兴,真是越来越让刘队长拿捏不定处理的办法了。
“咦?这个好像不难!”鼠标喜上眉梢了。
“德标、二冬,你们俩等等,来我办公室一趟。”
“啊?你抓?”鼠标异样地问。
钱夹,满满的全是钱夹……鼠标和李二冬看蒙了。
“可是口供呢,这些人你考虑过没有,一出手就死不认账了,都是些滚刀肉。”大毛道,似乎觉得也行,就是有点小问题。
下楼时,鼠标和李二冬相视一眼,愁绪满怀。
“难道,这是许处的亲戚?”
“那当然,人越多的地方,贼就越多。”洋姜笑着道,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谁都知道啊,厕所、下水道、垃圾桶,是销毁证物的最好地点。”鼠标道。
大毛听得目的地,踩下油门加速了,反扒队的装备不一,有些协警是自备车辆,还有的甚至就是收缴回来没人认领的赃物电单车、自行车当了交通工具,而大毛在队里是骨干,配了一辆老掉牙的昌河面包车,他边驾车边道:“鼠标,这事也不能全怨你们……敢在珠宝、大型商厦扒窃的,一般都是高手。那号贼呀,一般抓不着,那天被窃走的失主那条项链价值八万多,就这一桩,够作案的蹲几年大狱了……你们想啊,这号贼如果都让咱们轻易抓到,要派出所和刑警队就没什么用了。”
www•99lib.net我们?”李二冬和鼠标傻眼了。
“也行,用指纹、录像,可以盯住他们,现在的贼反侦查意识太强了,商厦里偷东西,你从监控里都找不到怎么干的。”洋姜道。
“好了为什么不来上班?就请产假,也得给队长打个招呼不是?”刘队长拉下脸了,问题来了。
刘队长有点怀疑,省城公安这个圈子不大,指不定那个小片警关系就能通到省厅,许处对余罪的格外关注,似乎从侧面就能说明点什么。
鼠标换了个装束,穿了条大裤衩,像个找不着方向感的弱智在街上晃悠;李二冬蹲在路牙上啃冰棍,都不用改装束就是个街痞混混样,余罪窝在几百米外,几个人的包围今天不盯贼了,盯那几个垃圾箱。
这哥俩,一个长得迷里迷糊,一个长得奸相外露,相貌虽然差别颇大,可德性却是如出一辙,爱吃爱玩爱胡侃,和队里的小年青没啥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那些队员隔三岔五也有抓回几个扒手来交差,这哥俩报到上班快一个月了,不但连贼毛也没捞到一根,哥俩带队的组长居然被贼伤了,还是个女贼,这事快被治安区里当笑话传了。
“好了。”李二冬确定。
“那有什么?这算轻的,咱们反扒队有时候碰上凶一点的流窜作案的,你亮铐子他亮刀,被捅伤的不在少数,每年都要有意外。这活计不好干啊。”大毛忧郁地道,有些事就是你越想干好,心里的羁绊就越多。
“鼠标,挨队长训了?”一位卷发的小伙,关切地问道。小伙姓姜,叫姜玉军,队里人都叫他洋姜。看两人实在愁得厉害,洋姜一手一个揽着劝道:“没事,队长就那样,刀子嘴豆腐心。”
两人如逢大赦,刘星星队长却是拍着自己的脸唉声叹气,好一副牙酸胃疼的样子,他起身倒了杯热水,找了两片常服的胃药,和水吞下时,又在踌躇对这几位新人的处理办法了。余罪这事出得,在他看来是精神可嘉,不过运气太背了,那案子他了解过,能在大庭广众下窃走失主脖子上的项链,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像这类贼九九藏书,怕是反扒队也难遇上,可巧的是让新人给遇上了,那样的结果他一点都不意外。
“那余罪呢?也是自愿来的?”洋姜问。
“通知他啊,明天务必回来签到,如果明天我看不到他,就不用来反扒队,直接回市局人力资源部报到,就是原来的人事科,我管不了,那我还交不回去呀。”刘队长道,那俩兄弟情深,抬头要说句好话,却不料硬生生咽回去了。
“收来的,一个五块,从收破烂的、环卫工人手里收,他妈的这片贼真多啊,四天就收了一百二十七个钱包,都是扔在下水道、垃圾桶里的。”余罪道。
“好,可以试试,每天人群里找,实在头疼。”大毛也被说服了。车倒出胡同,冒着烟飞驰而去,不多久,又去而复返。
“对治安没什么影响,可对我们本人有影响啊?你说反扒队的,一个月贼毛都没捞着一根,实在不好意思呀!当学生时候虽然不咋地,可也能考几十分不是?”鼠标道。
“收这个干什么,脏乎乎的,我还以为你改行当扒手了。”鼠标笑道。
“队长没训我们。”李二冬道。洋姜异样了,再听原因是兄弟俩一个贼没抓着实在不好意思,他笑着道:“那更没事,这年头的贼呀,跟割韭菜似的,一茬接一茬,你抓都抓不完,有些就偷几十块,治拘都够不上,前脚放了,后脚又出去偷了,你们少抓多抓几个,对治安能有什么影响。”
“好就是好了,没好就是没好,什么应该好了?”刘队长不悦地道。
“听我说,这是咱们这管区的详细城建图,收钱包时我附加了一条,必须标明是在哪儿捡的。”余罪铺着城建图,给众人讲解着,上面画了几个红色的重灾区,他指点着道:“082号、086号、089号公共垃圾桶,这几个最多,四天捡到过十二个,最少的里面有三个,这三个桶相距不到两公里,周边有小商品批发城、两家商厦,还有一家珠宝行加上一个手机卖场……可以这样描述,扒手作案后迅速辙离第一现场,然后在辙离的途中,把钱包里的现金、身份证抽走……然后随九-九-藏-书-网手扔进路边的垃圾桶,完成作案。”
“大毛和洋姜友情协助来了,听他们的。”李二冬道。
关乎几人声誉的翻身仗,正式拉开帷幕了……
鼠标在电话里联系着余罪,放下电话,异样地对同行说着:“这小子,在街上早猫几天了,咱们怎么没碰到?坞城路,华鑫商厦,他在那儿等咱们……”
“仔细想想,现在刑警队、派出所那些货,当年在学校可都是挨咱们整的,真要抓到贼了,你们还担心折腾不了他?这个太容易了吧,拳头都不用。”余罪道,他摸摸了刚掉痂的伤处,现在对贼实在他妈的苦大仇深。
“我想,他是不是不好意思来呀?”鼠标道。
“啊?我们没犯错啊,我自愿来的。”李二冬道。
鼠标咬着下嘴唇不吭声了,他突然想起了一句名言:该傻逼的时候我毫不含糊。这用来笑话别人的话,现在他觉得是对自己真实的写照,想起兴高采烈来反扒队报到那劲道,实在难以表述。
路程不远,到的时候已经九点了,车停在路边,余罪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了,直钻到车座里,出言就道:“找个僻静地方,商量下,今儿抓几个试试。”
“啊,我抓。不过得你们帮忙。”余罪道。
“哪儿来的?”鼠标和李二冬不解了。
“不好意思也打个电话说一句嘛,这不声不响,入职警察条例没学过呀,连续旷工半个月,可以予以清退处理。你们以为自己还是协警呀,想干吗干吗,来上班就为了捞一把被清退?”刘队长道。一说,那哥俩故态重萌了,直着身子,耷拉着脑袋,不争不辩,你说啥就啥,反正咱啥也干不了。
“哟,下工夫了。”大毛笑了。他看出来了。
鼠标和李二冬又相视一眼,两人看着队里这位骨干,老大的个子,佝偻着腰,脸上和队长一样,永远带着忧虑的表情,就像个三餐难继、立业无着的苦逼,谁承想这是位一年要抓上几十名扒手的反扒名人?
刘星星队长喊了出勤的队伍一句,留下了两位队员,这两位的名字一出来,余下的反扒队员都哧哧地笑着,对这一对难兄难弟抱以同情的一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