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曙光来临的前夜
警人贱招
目录
第一章 监狱纪事
第一章 监狱纪事
第二章 被警方盯上的“那个人”
第二章 被警方盯上的“那个人”
第三章 潜行毒窝
第三章 潜行毒窝
第四章 从跑腿的成为大佬
第四章 从跑腿的成为大佬
第五章 正邪博弈
第六章 曙光来临的前夜
警人贱招
第六章 曙光来临的前夜
警人贱招
上一页下一页
“我知道呀,你怎么放她身上了?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发觉,她的警惕性不至于那么低吧?”林宇婧狐疑道。
“第二个?那第一个呢?”林宇婧问。
余罪一笑,虽然有点惧,可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蠢蠢欲动。他咳了声,小声道:“别人不知道你好像应该知道呀,就是追踪器放她身上了。”
“敢朝我要好处?好处就是不揍你了,够不够?”林宇婧威胁着,一瞪眼睛特别大,也特别亮。
林宇婧赶紧掏口袋。她穿着便装,没有肩章,就胸前一个口袋,扣子还系着。她疑惑间,却发现颈下的扣子已经被解开一个,那小小的过滤嘴正掉在胸前。抬眼时,发现余罪正斜着眼睛,饶有兴趣地往里看。
“余罪,你还真是欠揍啊。”这回林宇婧真有点生气了。
“嘿嘿,这是练过的,叫艺高人胆大。她一直防着别人,总不可能防着自己吧?再说我这一手千锤百炼,她防不住呀。”余罪说着,把林宇婧手里的过滤嘴又要了回来。见林宇婧不信,他拍着手道:“我在你一眨眼的瞬间,能放到你身上,我保证你发现不了在哪儿,哪怕我们就这样面对面。”
于是余罪貌似严肃地靠近了林宇婧,在林宇婧还异样的时候,突然间来了一个拥抱,紧接着余罪兴冲冲地凑上脸去吻时,却不料喉结一疼,动作滞了,眼往下一瞟,林宇婧的食指顶着他的喉结,瞪着眼看着他,看来早有防备了。余罪不敢再往下进行了,讪讪笑着,恋恋不舍地把大胸姐放开了。
这可是在监狱里从短毛那儿学来的绝技,无所事事的人渣生活www.99lib.net已经让余罪练得非常纯熟了。也亏得余罪天资聪颖,除了学习以外的其他事,他都保持着浓厚的兴趣。
“那我去送送他们。”杜立才道。
“吹牛,不信。”林宇婧不服了。
正中下怀,林宇婧“嘭”地一声关上门了。只听里面一片叫声,估计几人又互掐上了。她忍不住咬着嘴唇笑了,此时她觉得好似找回点面子似的,颇为得意……
两人相视,一个严肃,一个疑惑。严肃的余罪慢慢笑了,那笑里仿佛藏着答案,一个让林宇婧百思不得其解,却又简单至极的答案。
答案就在这里,她哑然失笑了。
“不用了,他们带着车,得一路开回去,有新任务,可今天下午得忙乎一会儿。”许平秋道,看了眼林宇婧,奇怪地问了句,“宇婧,你全程看过这个案子,你对那个傅国生怎么看?”
余罪又笑了,他掏着身上的烟,掰了个过滤嘴,相当于信号源的大小,然后在林宇婧眼前,放在手心一拍,再摊开手时……咦,没有啦?
林宇婧哭笑不得了,她知道杜组是拉不下面子。领导余罪在她看来似乎难度不大,不过这事好像得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处理,否则会引起那位逆反的。好在这对于组里唯一的一位女性警员没有难度,她思忖已定,敲响了余罪的房间门,推门而入时,她看着那三位盘腿坐床上眼巴巴瞅着自己的货,倚在门口直接说着:“下午谁陪我出去一趟,余小二例外,我不想看见他。”
“对,线人吉向军的死与他有关,我怀疑可能是王白找人动的手,九九藏书但是现在为难的是,王白这家伙是个几经打击的惯犯了,在交代问题上一直避重就轻,连贩运枪械也全部推到韩富虎身上,别说谋杀了……更难的是,这位傅老大从进看守所到现在,一言不发。”许平秋道,说出问题来了。
林宇婧等着答案,余罪可卖关子了,觍着脸问:“那个可以告诉你,不过,有什么好处?”
许平秋听得莞尔一笑,直摆手道:“算了,都还是些毛孩子,再过一两天就回去了。你们也做好准备,这边的案子移交完毕,一两天后一起动身。”
“所以,下午得忙乎一会儿,一会儿立才你去找余罪,东江预审方面传来话了,让这哥俩见见面,开导开导。傅国生是个重要人物,这个犯罪模式他掌握得最好。”许平秋道。
“在告诉你之前,我得做一个动作,你得保持纯洁的心态以及高尚的情操,不能往歪处想,可以吗?”余罪很严肃地问道。适才亮的那一手镇得林宇婧直点头。
余罪哈哈大笑着。答案揭晓了,林宇婧的脸也拉不住了,看着余罪忍俊不禁地笑着,谁能想到,大案最终是在这小动作上打开缺口的,要没有那追踪,还真无法去找已经到了海上的沈嘉文。她带着点关切地说道:“你也不怕被人家发现,真是傻子。”
跑出去的余罪嘻嘻哈哈,却是差点撞上那辆车,那车赶紧刹车,余英雄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回身“咚”地一擂车前盖,怒骂道:“他妈的会不会开车?”
许平秋笑了笑没作评价,只听杜组长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家伙怎么跑出来了,林宇婧编了瞎话说99lib.net是陪他下来买东西。两位领导明显心里有事,许平秋问着这若干日几位留守的心情如何之类的话,这下杜立才可有的说了,讽刺道心情好得不得了,余罪、严德标,加上孙羿,三个人斗地主还不过瘾,非拖上02号打麻将,晚上睡觉还嫌宾馆里的热水不自在,商量着要去洗桑拿,还是杜组长训了一顿才把他们给压下去。
林宇婧傻眼了,然后他又一拍,过滤嘴又出现在手心了。
“嘿嘿,我压在她鞋子高跟和前掌之间的空隙里,她一直以为我给她提鞋子是献殷勤呢。”余罪贱笑道。
“傅国生?虽然这次贩运不是他组织的,不过他也应该是一个涉案人吧?”林宇婧就案说案。
“又是你,说什么来着……你给我站住。”后座车窗伸出个脑袋,正是杜立才,指着就训上了,另一边许平秋也开门下车了。这下余罪觉得丢脸了,回头看林宇婧时,她正幸灾乐祸地瞧着。余罪一拧脑袋,掉头就走,甩了句:“切,吓唬谁呢?我可不归你管。”
林宇婧的大眼眨着,好像在揣度余罪坏笑里的含义,那含义很浅,大痞子小流氓见到漂亮姑娘都那种德性。不过她自恃收拾得住这货色,对于他,只能又气又好笑而已。
“这是命令。”许平秋直接道。杜立才不敢吭声了。
不等杜立才反应过来,余罪加快步子就跑。气得杜立才一副胃痛模样,指着这货对许平秋道:“许处,这、这……越来越不像话了,我就没见过这么操蛋的学员……哎,宇婧,来。”
三人上了楼,许平秋回他的住处叫着02号商议什么九九藏书事。林宇婧和高远带着设备刚准备走,却不料杜组长从住处招着手,让林宇婧进来,一进门便虎着脸道:“你下午别去省禁毒局了,通知余罪,去第三看守所,许处和我也去。”
余罪二话不说,直接啪啪拍了两次手,然后做了套假动作,先在林宇婧左肩处拍一下,然后另一只手在林宇婧右肩处拍一下。林宇婧脑袋左右一移,视线移开的一瞬间,余罪两手一摊,看,过滤嘴没有了。
林宇婧突然想起了,她在监控中看到余罪和沈嘉文有过这么一次拥抱,一警醒赶紧往腰后摸。半晌,她哭笑不得地从腰间的皮带后摸到了那个小小的香烟过滤嘴。
“这是命令。”杜立才拉着脸道,又强调了句,“马上就去。”
王霸之气外露,暂时慑住了鼠标和孙羿,虽然有点惧林宇婧,可越在这种场合,越不能示弱。余罪等着林宇婧开口和她叫板呢,却不料林宇婧嫣然一笑道:“好啊,那就你了。”
“证据充分,他们抵赖也没有用。”杜立才道,不过狐疑又起,“贩毒贩枪定死了,要是谋杀定不来了,对咱们还有点麻烦。只有旁证而取不到口供的话,案子还会有很多周折的。”
这话听得杜立才吃了一惊,愕然道:“我去……找他……见傅国生?”
“啊?我?”林宇婧颇感惊讶,为难了。
“我要掐死你。”林宇婧面红耳赤,不敢往外拿了,伸手就抓余罪。余罪这回防备上了,一矮身,顺着墙根就溜,在几个车位缝隙间打转。林宇婧追了几个圈愣是没抓着,这时看到一辆熟悉的车缓缓向这边驶来,她猛地停下了,保持着九九藏书网挺胸而立,不苟言笑的警容。
“我这是告诉你真相,不要把严肃的事情想得那么不堪。”余罪严肃道。
“那你怎么会觉得她有问题?”林宇婧侧头不解地问,那个伪装的女人,还真看不出来居然是条大鱼。一问这个,余罪奸笑不已,奸诈地指着自己反问道:“你看我这德性,勾搭你都得冒着被痛殴的风险,至于被那么漂亮的娘们倒贴吗?她一殷勤,我就觉得里头肯定有问题,谁知道居然歪打正着了,哈哈……其实我也以为是韩富虎呢。”
行动中02号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这个“包袱”,保护的方式就是身上的信号源,因为前一次失利的原因,许平秋调了省厅不多的两种试用性同位素信号源,当时全在余罪身上,可不知道最后怎么能出现在沈嘉文身上。正是这个信号源,捉回了潜逃的沈嘉文。
林宇婧惊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我!”孙羿和鼠标扔了扑克,举着手争着往门口冲,一个穿着大裤衩,一个光着脚丫,早被憋坏了。林宇婧得意地看了余罪一眼,对鼠标和孙羿格外热情,这可把余罪惹火了,上前卡着孙羿的脖子,捏着鼠标的肥腮,直往后推了几步,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在林宇婧面前,很爷们儿道:“凭什么我例外?今天谁敢跟我抢,我跟谁决斗啊。”
“信号源有药片大小,两个,外层是一层强力胶,当天沈嘉文穿着裙子,外层披的风衣,我就把第二个放在她风衣腰带和衣服之间,她一直警惕我和那辆车,总不会想到她本身出问题了吧?就像刚才,你也很警惕,照样上当了。”余罪笑着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