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监狱纪事
势成骑虎
目录
第一章 监狱纪事
势成骑虎
第一章 监狱纪事
第二章 被警方盯上的“那个人”
第二章 被警方盯上的“那个人”
第三章 潜行毒窝
第三章 潜行毒窝
第四章 从跑腿的成为大佬
第四章 从跑腿的成为大佬
第五章 正邪博弈
第六章 曙光来临的前夜
第六章 曙光来临的前夜
上一页下一页
许平秋心里在想着笑话,不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官场是个修炼的地方,而会场更是官场修炼的绝佳场地。在这个地方待得久了,都不会露出明显的情绪波动,你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一本正经、两眼肃穆,哪像有歪风邪气的样子?
所以,他就在这个位置上,成了年纪最老的处长。外人看来声名赫赫的许神探,其实没过上几天舒心日子,很多时间都是在这种上级催办、同级旁观、下级敷衍的消耗中度过的。
妖孽不止一个。从滨海回来留在省城实习的也不是省油的灯,居然偷车零件,组装了辆车在高速路上飙车,把交警总队都惊动了。许平秋想得头越来越大,看守所的事还在不确定之中,回省城的倒已经开始捅娄子了,这拨问题学员经过羊城的饥饿训练,想再用规则约束,估计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了。
不太懂刑侦的厅长听愣了,在他的任上,有机会接触到警籍里一类特殊编制的队员,那些人经常能干出点匪夷所思的事,他们是警察在地下世界的眼睛。他知道许平秋准备启用这类人了,隐隐地恢复了几分信心,眼睛里多了几分期待。他笑了笑道:“我同意你的想法,对你有信心,也可以给你一把尚方宝剑,你可以以省厅的名义,随时征召你认为需要的人选、装备、经费,而且我可以不干涉你的侦破,但是你需要给我一个时间点,限定的时间里务必完成。”
“据我们初步侦查,按照这种毒品犯罪的惯例判断,我认为在我省有一个辐射各地的分销网络,‘12·7’案子抓获的嫌疑人应该是这个网络的一个节点。我想这个地下通道的规模应该超乎我们的想象,从他们的组织和反应速度就能看出来,线人刚到滨海接头一次就被灭口。之后就销声匿迹,连滨海的警方也没有得到更多的线索,刑事侦查的惯例一般是就案寻线,可现在的难度是我并没有掌握类似犯罪的更多情况,甚至连九_九_藏_书_网这种新型的毒品的构成也是禁毒会议上刚刚发布的。”
许平秋看到接近尾页的时候,崔厅长开口了。
每到这一年总结的时候,许平秋以往总担心因为指标未完成的原因被降职或者平调,不过等了近十年这些都没有发生。他倒期待这事的发生,但依然是失望,后来他活明白了,省厅不是不想换,而是根本无人可换。即便真有适合干这项工作的人选,人家也有意避开了这个出力不讨好的岗位。
一声醇厚的男中音响起时,打断了许平秋的思路,他侧头看到正轮到王少峰副厅兼市公安局长汇报工作了。这是他的上一级,许平秋收起了思绪,又是一副正襟危坐,进而摘要记录的样子,不过眼神落在纸上,那些写下的字句还是吸引了他的心神。
答案是肯定不敢,不过他也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个尝试性的计划现在已经没有撤回来的可能,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实施了。他边想边走,摸出在兜里震动了好久的手机,一看是交警总队队长的电话。他接起一听,一下子觉得头大了,风风火火地往外跑着,说了个车管处的地名催着司机就快走。
许平秋习惯性地翻开了笔记本,然后手拿着笔,一副用心的样子,不时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没人注意到,这位省厅第一处长重复写的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前两任厅长都没有动你的位置,足以说明问题了。我们不用绕弯子,说说你的想法吧。”崔厅长道,要些真材实料了。
厅长办在八层,崔厅长是从行政领导升到公安系统的,也是许平秋经历的第四任厅长了。进门后厅长坐到办公椅上,许平秋给这位年纪小自己不少的领导倒了杯水,小心翼翼地放到办公桌上,这才恭谨地站在领导桌前,等着指示。
许平秋斟酌道。这个无头案对于他确实有难点,难就难在案子只有孤立的一件,其他的被查获的www•99lib.net都是吸食人员——一些小鱼小虾,没有可能知道上线是谁。
“可以,两到三个月,我把他们的根刨出来。”许平秋很有自信地说道。
第五日,指挥犯人殴打新人。
这是全年的工作会议的预备会,省市县一级一级开下去,因为厅长到部里开会比往年延缓了两周,今天补上了。许平秋环视一圈,这个团队包括厅级一正四副、处级十四位,基本代表全省警务的最高指挥团队了。每每坐在这儿,他的心情都非常复杂,记不清已经是参加的第几届会议了,不过记得清的是,自己的年纪已经排到这个团队的第一了。
第二日,抢铺睡觉,未发生冲突。
不奇怪,人都有点被捧的欲望和需求,许平秋已经习惯了。
“困难可以提,要求也可以提,装备、人员以及技术力量,对刑侦向来是倾斜的,这方面你不要有顾虑。”崔厅长道。他心里有点别扭,老同志觉悟高、好用,可就是要求太多。因为这个案子,面前的许处长把今年刑警的招聘计划都要走不少,下面说小话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了。不过这个时候,哪怕再多的条件也不由崔厅长多考虑了,他接着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刑侦我不太懂,对于不太懂的事我不会指手画脚,也不会干涉你们的过程。但我要个结果,一个能向上面、向全省、全市市民交代的结果,有问题吗?”
“好,就给你三个月时间,见不到效果,我只能再行换人了。希望这份一切都不确定的计划能给我带来惊喜,这就是做领导的难处啊!明明觉得不确定,还必须选择相信,出了问题又会被人评价为拍脑袋的决策了。不过这一次,我选择相信本厅在职时间最长的一位老处长。”
“时间可以商量,可这份……”崔厅长扬扬手里一封标着密件的东西,抽出来。许平秋看到了,是他草拟的行动计划。这个计划放了有些日子了,还没有批复,看来领导九九藏书对此尚存疑虑,崔厅长直接问道,“你的计划里没有标明警力、人选、进入方式,以及后续可能出现的问题,所以我没有批,这是一份很不成熟的计划,你就是按这个计划来实行的?”
“看看吧,你不用揣摩领导意图,说实话,在一帮擅长研究心理学的下属面前,我总有一种惶恐的感觉。”厅长笑着把几份内部资料递过来,许平秋起身接住了,没有发言,仔细地看着。但凡这个样子,多数是有任务要安排了。
不是虫,也不是龙,而是外表像虫,内里却是条孽龙的妖孽。对方这么嚣张,把许平秋下一步的打算全盘打乱了。
崔厅长以一种平和、玩笑、轻松的口吻说话,像在调侃,手却唰唰地在行动计划书上签上了“崔彦达”的大名,手重重地一顿,交到了许平秋的手里。
“去年‘12·7’行动失利,唯一的线人死在滨海,之后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连晋南、晋东南偏远一带也发现了这种新型毒品的销售。许处长,我知道您对临时把禁毒局的工作放到你们刑侦处有点意见,不过我也是没办法。老廖儿子患了尿毒症,家庭又不和,多年的老同志,这个节骨眼上也不能逼着他舍小家保大家吧,您觉得呢?”
果不其然,一份是市局案情综述报告,有关新型毒品的专题;另一份是禁毒局关于“12·7”行动失利的情况汇报;而第三份却是全国禁毒大会带回来的各地案情通报,毒品的蔓延已经远远超乎想象,岳西省虽然不是重灾区,可在全省十余个地市,都有了类似的案情上报。也就是说,制毒贩毒的网络依然在高效地运作着。
三月二十日,岳西省公安厅十层多功能会议厅。
看来领导是有所怀疑的,许平秋看着领导,斟酌了下语气道:“现在只能做到这个水平,在没有任何可比对的案情出现时,除了想办法切入对方的内部,没有第二条途径。这些人,个体素质我敢说http://www•99lib•net比任何个体的刑警都要高,他们时时刻刻都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对付非常之人,也必须是非常之法。”
这是一门领导的艺术,鞭打快牛、能者多劳是惯用的招数。有些没有工作能力,可却有升迁本事的下属,在遇到工作问题时总会绕着他走。许平秋也已经习惯了,笑道:“我无所谓,就怕辜负领导信任呀。”
会议,就在这种“正气凛然”的氛围中进行着。
出入境管理处汇报着预期增长的出境人口,以及初步拟定的防控方案;经侦支队汇报着去年查办的经济类案件,罚款金额让在场很多双眼睛亮了亮;人力资源部汇报了警衔评授及本年度的招聘计划;最后才是计划财务装备处的汇报,本年度的财务预算列出来后,下面窃窃私语,尽管金额增长了,但仍然像往年一样,嫌给得少了。
出了厅长办的门,许平秋才长舒了一口气。他胆战心惊地想着:计划是用了十分钟随手写出来的,派去的人送进了看守所,派出去的还是一个警校应届毕业生,而且那个看守所里关着的还不确定究竟和“12·7”案子是不是一拨人……如果厅长知道了这些,他还敢不敢签?
最后是崔厅长做的总结发言,从会务从简到领导干部若干不准的纪律问题,几句带过。宣布散会时,许平秋迅速合上本子,装模作样地跟在同仁的背后出场。出来时却被崔厅长叫住了,身边相随着的一干同仁不像平时开些不疼不痒的玩笑了,都放慢了步子,等着厅长进了电梯后,迅速从另一电梯下楼,回自己的办公室或者坐进各色的高配警车里,忙自己的事去了。
这些话是他得到的最新进展,他忍不住在心里暗道了句“妖孽”,之前他定义余罪是以“奇葩”这个词,而现在不得不用“妖孽”一词了。本来就只准备把这位奇葩送进去混个脸熟,上上人渣速成班,为下一步行动打基础,谁知道这奇葩入狱当天就差点勒死牢头。
第三日,www.99lib•net未守监规集合坐正,被管教干部训斥。
“我努力做到,但我需要时间。”许平秋道,面带难色。
比如兼市局长的副厅王少峰,工作报告摘要里没多少干货,着重强调的就是经费计划,以及装备所需要资金的自筹完成计划,言外之意是不需要省厅拨款,这话厅长爱听;比如指挥中心那位张副厅长,着重强调的信息保密,特别是领导干部个人信息的保密,对未来一年要做的工作包括房产、财产、公务用车等等信息都纳入保密范畴。
许平秋眉头舒展了,他心道这一任的领导应该比上一任好共事,要是思想统一的话,有很多事就容易办了,不必要把心力和时间都花在内耗上。
不过这个动作似乎让崔厅长异样了下,他多看了这位黑脸的刑侦处长一眼。这是一位传奇人物,曾经破获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案子是传奇,处长位置上待了七八年提拔不上去,更是传奇。而这么大年纪还奔波在一线,那就是传奇中的传奇了。
许平秋看着越来越年轻的领导团队,最年轻的处长不到三十,实在是让他有点受伤的感觉,特别是他的专业,每每在会上那更叫一个伤不起。政治处能给个队伍建设或精神文明建设的指标,市局能给个治安总体规划指标,出入境管理处能给个人员增长指标,哪一个指标都是一片大好,就刑侦上不行,犯罪率在增长,破案率在下降;省厅盯得很死的命案破案率目标,刑侦处没有一年圆满完成。
说到敷衍,其实大家都在敷衍。
“坐,许处长,刑侦上的业务我不太懂,但在我看来所有警种里,最难、最苦、最复杂的都数不着刑警。”崔厅长呷了口水,轻轻地放下,看到许平秋微皱眉头时,他的话锋一转补充道,“不过综合起来,却只有刑警数得着。所以,除了对你们的工作表示钦佩,我不作其他评论。”
“咳,各位领导、各位同志,以下由我把去年以前五原市公安局的工作简要汇报一下,请大家审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