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出乎意料的选拔结果
集体出线
目录
第一章 神秘的选拔
第一章 神秘的选拔
第二章 余罪就是个人渣
第二章 余罪就是个人渣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四章 让人崩溃的任务
第四章 让人崩溃的任务
第五章 猫鼠游戏
第五章 猫鼠游戏
第六章 出乎意料的选拔结果
集体出线
上一页下一页
“还有两分钟,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你们不是唯一的选择,今年的应届毕业生仅省警校就有684人,如果没有足额招收,其他系、其他班,一个电话就可以通知到很多志愿者。”许平秋面无表情地说道,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估计就算去也不见他会如何欣喜,而即便没人去,他也不怎么会在乎。虽然说话的时候和声悦色,可要布置任务了,他什么时候都是那种不近人情的表情。
余罪从林宇婧手里接到了为他准备的新身份,豆包凑上来一看名字,噗嗤笑了,名字叫“余小二”。鼠标笑着一瞅他的罪行,牢骚上来了:“呀呀呀,给我们扣这么重的罪,凭什么他是抢夺,这么轻?”
比如鼠标一看他的资料,名字变成了康大勇,居然有前科,惊得他嚷了句:“啊,怎么把我的照片贴成诈骗犯的名字了。”
好像不对,这事里有蹊跷,高远出门如是想着。果不其然,许平秋刚走,杜立才带着其他两名队员就来了,任务是把学员存放私人物品车的中巴开走,而且五个人是不同的去处……
这是一颗定心丸,把危险尽量淡化,怎么说也有组织罩着不是?
“去去……”余罪轰着这两人,他扫了眼个人资料以及犯罪经过,很简单,闭着眼强行记着,等睁开眼时,各人将全新的身份都记得差不多了,李二冬顶着俩门牙却是诧异地看着他,余罪一惊时,这货却是很好奇道:“这名字起得不好听,叫小三多好,嘿嘿。”
“年龄?”
“几进宫了?”
这罪行和这货的贼眉鼠眼说不出的契合,其他人忘了自己的罪行了,笑得肚子直抽搐。李二冬可怜巴巴求着许平秋道:“许处,能给换个罪行吗?这太折磨人了,我还没饥渴到这种程度。”
“二进宫。”
“好,有一个就足够了,没有让我失望,欢迎你,汪警官。”许平秋道,笑着以平等的姿势和汪慎修握手了,这一刺激,张猛和熊剑飞吼着还有我们,两九-九-藏-书-网人不容分说地同时出来签着名。牲口哥对于被抢了头筹很恼火,生气地瞪了熊剑飞一眼,似乎在说:这风头向来是哥的,被汉奸给抢了,你说郁闷不?
敢不敢去?更多的人心里怀着这个摇摆的心思。不少人盯着余罪时,余罪的表现让大家有点失望了,这货也傻眼了,鼠标和豆晓波两人用丰富的表情在交流,鼠标说:敢不敢去?豆晓波说:你敢去我就敢去!鼠标又说:咱们看情况,都去咱们就去!豆晓波说: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对着笑吟吟的许处,董韶军像得到一个完美的解释一样,跨出了一步,轻声道:“算我一个。”
“切……”余罪一扬头,鼻子哼了声,刷刷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手将招聘书一扔。
众人哄笑,都乐了,危险很远尚不足虑,可互相对比一下乐子不少,张猛是伤害罪,熊剑飞是聚众滋事,孙羿是非法窝藏枪支,鼠标是诈骗,豆包是盗窃,几人看李二冬时,李二冬死活捂着不让看,可不料越不让看越勾引兴趣,被众人硬夺了,一看都笑喷了:涉嫌强奸、猥亵妇女罪。
他站出来,走上前,潇洒地签上龙飞凤舞的名字,笔一扔,昂首直立,似乎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是男人,不是站夜总会门里点头哈腰的服务生。
有人动容了,是张猛,不过他被熊剑飞拉了一把。脑瓜不好使的狗熊也看得出,这货要进了监狱,得被人当沙包揍,跑都没地方跑。剩下的那些人,看不出心理底线到了哪个位置,不过似乎离崩溃还有一段距离,最起码不止一分钟的距离。
“出列的注意,仔细听好下面的安排,你们将会从这里开始,被戴上铐子送走,路上会有人安排该怎么做,关于你们新的身份的资料已经制作完成,给你们每个人三分钟,记熟资料上嫌疑人的姓名、年龄、籍贯,提醒一点啊,把自己当成谁都成,千万别把自己当成警察,否则进了看守所,你们99lib•net知道结果是什么。”许平秋道,招着手,林宇婧把一叠资料分发给了众人,那上面是警用格式的户籍资料,除了照片,全部被嫁接过了。
到这个时候,鼠标、豆包之流终于也坚持不住了。之前李二冬迈了一步,又退回去了,此时看骆家龙都出去了,这回不等他们了,“噌”的一声出去了,生怕误了时辰。这才发现,鼠标、豆包几乎和他是并列出来的,在他们三个人身后跟着的是孙羿。鼠标签字时唠叨着,心道:唯一遗憾的就是那地方肯定都是穷鬼,没钱可赚。孙羿也遗憾,肯定没有卡丁车玩了。
许平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一切到此,圆满了。
人群里“啊”了声,张猛慢了半拍出来了,被许平秋训斥了两句,接着问身份资料内容,回答得结巴了不少,又被训了几句。接着又挑着李二冬问,这货倒没犯错,那事挺好记。跟着又听许平秋喊了句:“余小二,出列。”
“抢电单车,劳教两年。”
“余小二。”
“抢了两个钱包。”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余罪心里犯嘀咕了,没想到的事太多了,没有想到会有之前这么一个“简单任务”,更没有想到会全员出线,当然也没有想到接下来还会有更难的任务。他怀疑,可他一时也说不清楚,甚至当他试图去从手里的文件和招聘书上找破绽,都是徒劳的。省厅的大红印章、人力资源部的正式发文,那只能说明这事假不了,堂堂的国家机关威信,不会拿来和学员开玩笑的。
“还有一分钟。”许平秋面无表情地提醒着,“监狱和公安是两个系统,不过并不妨碍我们做点安排,吃苦是一定的,挨打也是有可能的,不过生命安全就不必担心了。这件事开始后,我的身名就和你们绑在一起了。”
再看许平秋时,许处长却是踱步到了最后留下的那个人身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余罪被这么多人看得很不自然,低头乱瞅,像是要瞅个地缝钻进
99lib•net
去,许平秋道:“需要给你现在订一张机票吗?”
“可以开始了,我不想看到我的属下是一群没有种的孬人,如果你不准备拿出点勇气,那你就永远不配当一名警察,难道熬过最恐惧的饥饿,你们十个人中居然还是没有一个男人吗?”许平秋问,声音低沉,直刺众人。
“余不三才好,不三不四。”骆家龙接茬道。李二冬想和骆家龙亲近时,却被他赶过一边了,直斥着不想和你这猥亵罪套近乎啊。
“韶军,你确定想放弃?”许平秋问向一脸正色的董韶军。董韶军笑了笑,不像很恐惧,不过还是疑问道:“许处长,我只是有点不理解,训练的方式有很多种,为什么非要把我们和那些人渣关在一起?”
眨眼间,像是戏剧性的变化一般,众学员分裂成了两个阵营,一边是志愿者,一边是退缩者,九对一,九个兄弟,对着一个人:余罪。不少人回头看时,都眼巴巴等着他上来呢。余罪不时地皱皱眉头,面露难色,发展得太快,时间又过短,在取舍之间,实在让他踌躇。
豆包也道:“兄弟都堕落了,都有罪行了,凭什么你旁观呀?”
深牢、大狱、高墙、铁窗、狰狞、孽罪,这些形容词所代表的陌生世界,给予普通人的恐惧要远远大于好奇,任谁再有兴趣也不会期待尝试那种生活。可以想象,来自天南海北的罪犯,犯的是五花八门的罪行,被像养猪圈鸡一般关在一起,能发生什么实在让人不敢想象,最起码学员觉得自己搁在里面走一圈,不光有可能性命不保,出来还真是身名俱毁了。
“时间到,准备签字加入的,到台前;不准备加入的,请把手里的东西交回来,领走随身物品,有人带你们去机场。”许平秋依然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过眼光里尽是不屑,像两道利刃刺痛了学员们稚嫩的自尊心,就差一点,熊剑飞也要站出去了。
“犯什么事了?”
“问得好,不去近距离地接触那些人渣99lib•net,不去了解和理解他们,你们将来怎么和他们打交道?上次见你在读《动机剖析》对吗?那本书的作者韦尔伯是西方研究犯罪的专家,他走过数十所联邦监狱,每进入一个监狱都要签一份放弃权利的声明,也就是说,如果他被要访谈的罪犯挟持,狱方将会按律处理,而不会把他视作人质。这样的人,你会把他理解成疯子吗?”许平秋问,自然不是疯子,否则就不会有天下这么多警察在学习一个疯子的著作了。
“我去。”
“下次一定换,不过这次时间来不及了,先凑合着啊。”许平秋笑着道。这都能凑合,听得林宇婧和高远差点憋不住严肃的表情了。
“以前犯什么的事?”
余罪下意识地踏出了队列,许平秋面无表情地问着:“姓名?”
准备的时间并不多,外面不知来路的警察根本没有等候太久,挨组进去提人了,于是或单人,或两个一组,众学员戴着铐子被面无表情的警察带上警车,七辆车,载走了十个人,鸣着警笛呼啸而去。训练大厅顿时显得空荡荡的,许平秋在收集着十份招聘书,回头招呼着林宇婧,把那几份杜撰的资料销毁,而他像是颇有感触一般看着十份聘任书。他悄悄地把余罪的聘书收了起来,把其余的交到高远手里,嘱附着回岳西省的事宜。
想了想,他还是采取了置之不理的方式,随意地看了眼,像无关的风景一样,扭过了头,又回到了那群学员中间,这时候,鼠标和豆包在交流着,两人一摆头,说定了,直上前来,一左一右,架着余罪,鼠标说:“走吧,没有你我们该多寂寞,是不是啊兄弟们?”
此时下面窃窃私语起来,新身份、新任务、新环境,要是一个人受难肯定恐惧,但这么多狐朋狗友陪着,兴趣就压过恐惧了。许平秋此时看了看时间,再喊集合时,那些人一股脑起来,又站成了一列,资料是不能留的,被林宇婧又收回去了。许平秋这时候不和蔼了,吼了一句:“张山,九*九*藏*书*网出列。”
“二十二。”
对着众人,可目标却是余罪,一干学员闻之,哧哧笑了,有人向余罪做着鬼脸,有人向他投着斜眼,站着的余罪成了全场的焦点,反倒全身不自在了。这时候,如果刺激得过一点,也许他会拂袖而去;可刺激的力度不够,他又会踌躇不前,这是最伤许平秋脑筋的。他在斟酌着恰到好处的方式和力度,可脸上又是一种根本不以为然的随意。
没人站出来,即便茅坑火坑都敢跳的张猛也在踌躇,世道就够黑暗的了,那里可是最黑暗的地方。
“算我一个。”骆家龙也站出来了,理想离他如此之近,没有理由不抓住。
封闭的房间、耀眼的白光、肃穆的领路人、惶恐的学员,在任务下达的一瞬间,是死一般的寂静。
要送走了,看表情没有一点可惜,余罪为难地看了眼许平秋,落在最后了,那是不好意思走,也不好意思站出去,难以回答时,许平秋像故意嘲讽一般,对着众人说道:“你明明很平常,为什么老是标新立异呢,难道这样会显得你卓尔不群?”
这问着的时候,后面有人低声笑了,众人发现就数余罪的好记:余小二、年龄二十二、二进宫、抢了两个钱包、前科是两年劳教,简直像悲催故事里的弱智主角一样,所有的行为全给标注了一个“二”字。
众人大笑,看样子余罪就算出局也没路可走了,其实豆包和鼠标拉着他并没有怎么费劲,那说明他还是倾向于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的。到了前台,余罪稍一犹豫,许平秋在一旁笑着道:“余罪同学,这个难度是很大的啊,和上次不同的是,只要进去,中途想退出来的可能性不大,上次你都是靠别人接济过来了,这次行吗?这次可没人去接济你呀。”
有人站出来了,让人大跌眼镜,是汪慎修。他一直被许平秋盯得很不自然,而且心里那种难言痛楚的愧疚让他有一种想用痛苦麻醉的感觉,或者说也就这样了,破罐摔哪儿也是破摔不是,还不如声响大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