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让人崩溃的任务
一无是处
目录
第一章 神秘的选拔
第一章 神秘的选拔
第二章 余罪就是个人渣
第二章 余罪就是个人渣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四章 让人崩溃的任务
一无是处
第四章 让人崩溃的任务
第五章 猫鼠游戏
第五章 猫鼠游戏
第六章 出乎意料的选拔结果
上一页下一页
楼下一个小间里,四菜一汤,许平秋和司机安静地细嚼慢咽着,桌上的一台袖珍窃听器里,传来楼上这干学员的说笑打闹。不过听到余罪的声音传出来时,司机明显注意到许处在皱眉了,这是他吃饭前安排桌上装备的窃听,为什么这样做他不知道,只是奉命而行。
很神秘,也很好玩。
“有什么不对?”董韶军问。
“简直就一无是处呀!”李二冬道。
众人边说边争辩,没有个定论,最终的目光都盯回了余罪,这个年龄最小的人,有时候看问题挺准,最起码在学校躲避训导处处分、风纪队检查屡建奇功。吴光宇离得最近,他捅捅慢条斯理吃东西的余罪问着:“余儿,该你了,大家都看你呢。”
“那就不对了。”骆家龙道。
张猛在唱着,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走调了,很难听;熊剑飞也在唱着,眼睛看向许平秋时,带着一种狂热的表情,警察能当到这个份上恐怕才是他的理想;骆家龙也在唱着,他唱得最好,带着磁性的声音就着曲调,让许平秋也不自然地多看了这位帅小伙一眼。
“嘿嘿,这顿记着啊,有机会就吃。”余罪笑着道,回到了训练的正题上,他边想边说着,“要我说,第一,这不是个和警务有关的训练,因为我们的身份不是警察,而许处也是以便装出现的,所以绝对不会和平时训练的科目重合。”
激情、热血、年轻……许平秋似乎看到这群学员穿上警服的样子,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想起了麾下转战在全省的属下,每届都有新人加入他带领的这个团队,总让他有一种宝刀已老的感慨。
“好,同学们辛苦了,下面我发布第一条命令:上车,准备吃饭。”许平秋笑着嚷了句,一干学员喜上眉梢,陆续上车坐定。许平秋站在车前向大家说道:“这是你们在滨海市的第一顿饭,也是集训开始前的最后的一顿饭,下午六时准时集合,司机会把你们带到集合地。都给我精神点,咱们来唱支歌……在繁华的城镇、在寂静的山谷……预备、唱!”
有道理,众人都用心听着,余罪又道:“第二,对九九藏书网比来时大家签的保密协议,我觉得又是一个有关警务的训练,因为省厅不可能无端把经费用在我们这帮菜鸟身上,所以它肯定是。”
“厕所集合。”余罪带头喊了声,后面一窝蜂跟了一群。
“猜对了思路,不过没有猜对形式。”许平秋笑着道,似乎很满意,又补充了一句,“猜对思路就不简单了,看来我泰阳那趟没有白跑。”
“金色的盾牌,守卫着千家万户……我们维护着祖国的尊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余罪瞥了许平秋一眼,知道这老家伙故意晾自己。不过他没介意,这样就好,非亲非故的,真是领导对你太好了,那八成没安好心。
既是,又不是,余罪不等众人发难,直接道:“第三,你们从动机上考虑,既然投入,当然要期待什么样的回报了,注意,许处来自省厅刑侦处,而我们又全是刑事侦查相关专业,他能期待什么样的回报呢?再对比我们自己的身份,结果已经昭然若揭了。”
“这算好的了,遇到台风季节,温潮气候咱们北方人根本受不了。”骆家龙只留了一件秋衣,笑着道。
零下十几到零上二十摄氏度的滨海市,这不叫享受,叫难受。
“可我们没什么身份呀!”鼠标道。
“许队,您那个……”司机提醒着,许平秋省神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骨头放汤碗里了,他笑了笑,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群小子,可比你们那时候有主见多了。”
有人鼓掌了,是严德标,跟着是骆家龙、张猛、熊剑飞……以及余罪,这次他是很诚恳地鼓掌,尽管他自认不是个好人,也未必能做个好人,不过他和所有人的愿望是一样的,愿意看到更多的好人和更多的……好警察。
下飞机的时候,这群从北方来的土鳖看着来来往往单衣薄衫的旅客,集体傻眼,不停地抹着头上的汗滴,恨不得马上把身上的重装扒下来。知道南北温差大,可也没想到能差到如此程度。
鼠标心眼多,心虚了,放低了声音,征询着大伙的意见问道:“兄弟们,刚才车上的话我也很感动啊。你们九_九_藏_书_网说,是不是许处发现我们平时品行不端、小错不断,思想以及行为有严重问题,专门把我们带这儿好好操练来了?”
“怎么,他们把您的心思猜着了?”司机笑道。
可是全省有多少经验丰富、从警官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呢,轮得着这群害虫?
“不过……”许平秋以更有力的语气说道,“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个集体仍然是一个英雄辈出的集体;这个集体,仍然是守护正义的第一道防线。这首歌就是人民警察的真实写照,正像歌里唱的,在欢腾的海岸,在边疆的水路,人民警察的身影,披着星光浴着晨露……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无数的同志在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我希望你们记住,不管到什么时候,人民的安宁和幸福,永远是一名警察的最高荣誉。”
众人闹哄着换了衣服,出了卫生间。毕竟是警校学员,几年的训练还是有效果的,到快出候机厅时,大家已经自动排成了两列,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向集合地奔来。
B18号出口。
就是啊,好像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于是这干准刑警开动案件分析的脑筋了。这里面学习最优秀的董韶军分析道:“滨海是全国南大门,是最早改革开放的城市,经济最发达,当然犯罪也发达,全国百分之三十的案件都发生在这里,也许在这里是为了方便观摩学习新型犯罪的种类,以便日后在工作中应用。”
从选拔开始捂了数月的谜底,即将揭晓。
“人民警察的身影,陪着月落陪着日出,神圣的国徽,放射出正义光芒……”
“在欢腾的海岸,在边疆的水路,人民警察的身影,披着星光浴着晨露……”
一群人进了卫生间,扒棉衣、脱棉裤、就着凉水先爽一下。孙羿好不感慨地说道:“唉哟,我们那儿夏天都没这么热。”
一切都在车的行进过程中完成,完成时车已经穿过了闹市区,到了傍晚时分,天色还亮,车驶进了一处拥有大型建筑的体育场,空荡荡的一个大厅,中巴车直接驶进去了。先下车的许平秋立定大喊着:“集合。
九九藏书
车上呼啦啦奔下来十四名队员,按平时的要求迅速地集成两列。许平秋居中而站,手指扬着,威风凛凛地说道:“我宣布,保密协议所规定的项目即时起生效,岳西省公安厅第一期特勤实验训练,从现在起,正式开始!”
抬头时,果真一双双饥渴的眼睛都看着他,熊剑飞斥着:“妈的还扮深沉,上飞机赢走我们的钱都没让你请客呢。”
许平秋似乎陶醉在这个清唱的旋律中,不自然地在挥手打着拍子。听到司机也在哼哼这调子,坐在前排的鼠标呵呵一笑,可不料那司机回了一眼,那眼睛像放射性物质一样,灼得鼠标赶紧移开了目光,不过等他再看时,那司机还是一副正襟驾车的样子,就一个普通的司机,让他觉得好怪。
“对,一无是处就是我们的优势。”余罪笑道,“正因为我们一无是处,才很容易塑形,而且身上没有警察队伍里的官僚习气,身后也没有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这不就得了,想把你怎么培养都成,比如狗熊、牲口,我要是领导,直接把你送地下黑拳场,打上三个月,出来就是金牌抓捕队员;老骆,把你送进山寨电子工厂,出来你就是个工程师级别的;鼠标、豆包,让你俩学学这里六合彩坐庄,回去对付咱们省里的聚赌,简直就小儿科了;至于汉奸嘛,让他接触那些被包养的二奶小蜜,绝对能挖到贪腐一线的珍贵资料啊,那些饥渴的美女,可受不了汉奸的风骚啊。”
“扯淡!”熊剑飞喷了句,不过他猜不出是什么原因,对于他,是什么也不在乎。
司机笑了笑,没有再问下去,虽然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异地警务任务,可他已经学会了三缄其口,绝对不多问。
可这顿饭一点也不热闹,或许是因为许平秋车上给大家说的那番话的缘故,大伙吃了一小半才开始有话说。骆家龙是学计算机的,一直就对他被选拔进这个集训有点不解,他看着董韶军问道:“韶军,你说这次会是什么训练?”
动手快的鼠标最早穿好,摸着手机,喀嚓照了张熊剑飞的内裤照,扬言要回去发到网上。熊剑飞灵
九九藏书
机一动,干脆也拿着手机,喀嚓照了其他人好几张,说是等以后谁升了职,拿这玩意敲诈去。被照的一点也不介意,李二冬搂着汪慎修,那表情把狗熊恶心的,差点把手机给扔了。
车驶到了珠江大道一侧的一家海鲜楼,那饭店和北方的差异也颇大,厨房在第一层,做豆腐的、炒菜的、煲汤的、捞海鲜的,看着就热闹。下车时许平秋和司机一起进了个小间吃饭,给学员订了一个两桌的大间。坐定不久,汤、菜、主食,流水线般地一一上来了。
司机适时拧开了车上的音响,配音出来了,铿锵的歌声回荡在车厢里,这是唱了无数遍的《人民警察之歌》,即便平常也会哼出那段熟悉的旋律。
许平秋走了若干步,学员们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这位处长,平时大家要在警校敢这么大放厥词,少说也得被风纪处抓住教育几天。可这样的话能从一位刑侦处长的嘴里说出来,不可想象。
“和咱们平时差不多吧?平时那些长跑、射击、匕首攻防之类的,强度再大点。”董韶军道。
这判断让大伙心里咯噔了一下子,对比平时的言行,还真是有严重问题,就是当了警察也是个问题警察。那边李二冬不屑道:“你们就别把自个当根葱了啊,知道现在招聘警察录取比例多少吗?200比1,咱们这一群绑一块,让派出所挑都挑不出一个来,至于还花钱把咱们带南边吗?还解决你的问题?你的问题太好解决了,关派出所抽你一顿,解决得比什么方式都快。”
汉奸汪慎修也感慨了一番,猜测这就是一个有关忠诚和誓言的培训,毕竟现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说不定许处是为了激发大家的爱国心和奉献精神才把大家带到这犯罪之都来的。
汪慎修被刺激得一口汤呛鼻孔里了。众学员一阵哄笑,杯盘筷子乱响,估计要集体对余贱人发难了。
余罪在哼哼着,瞥眼看着同学和带队的许平秋,他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你们看啊。”骆家龙向大伙分析着,“要你说的这些训练,在省城完全可以完成,何必千里迢迢跑到滨海市,十几个人吃喝住行,九_九_藏_书_网得多少开支,至于吗?还免费乘飞机,这种待遇,理论上只有效益相当好的国企以及相关部门才有。”
等换完坐定,许平秋又给每人分发了一部卡片式的手机,和银行卡一般大小,金属机身,很精致,一下子惹得学员们兴趣起来了。
一曲歌罢,他意犹未尽地说道:“我当警察快三十年了,还没你们唱得好……我准备用一辈子来学,我希望你们,在什么时候也不要忘记它,哪怕是将来没有从事这个职业。我知道,在你们这一代年轻人的身上,宁愿相信谎言,也不愿相信誓言;宁愿相信我们身边充满了坑蒙拐骗,也不相信现实里还会能忠诚奉献。我承认,在我们警察队伍里,尸位素餐的有,混吃等死的有,得过且过的有,甚至褪化变质的也有。”
队伍最先看到站在一辆中巴车前的许平秋,到了他面前自动停下,接受检阅一般,笔直地站了两列。一点警察威风也没有的许平秋穿了一身便衣,像个种地老农看菜一般,饶有兴致地踱了几步,看看鼠标,笑道小伙子胖了;看看张猛,问了句你们那地方下大雪,还怕赶不上呢;再看看骆家龙,哟,小伙子真帅。一人夸一句,甚至到了实在没法夸的熊剑飞那反动长相面前,老头也说蛮精神,反而到了余罪跟前,他像不认识一样,自动略过。
吃完饭,一行人井然有序地上车,在车上就登记上缴了个人财物,手机、钱包、表、钥匙,身上的小物件几乎全部缴完了。学员也习惯这种保密方式了,谁也没多言。紧接着每人分发了一套服装,普通的内衣、衬衣和裤子,要求就在车上换,而且是除了内裤全部换,学员们虽有不解,不过按命令执行了。
言毕,全车鸦雀无声,许平秋的话很有振聋发聩的效果,比平时学校的教员生搬硬扯有震撼力多了。其实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对孪生子,一个天使、一个魔鬼,所不同的只是外在表现倾向于哪一方而已。可在这位老警察面前,这群经常比谁更贱的学员似乎都把心中的天使呼唤出来了,肃穆的脸上满是崇敬,就像儿时警察抓坏蛋那个朴素的理想又回到了心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