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远来何故
目录
第一章 神秘的选拔
第一章 神秘的选拔
第二章 余罪就是个人渣
第二章 余罪就是个人渣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远来何故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四章 让人崩溃的任务
第四章 让人崩溃的任务
第五章 猫鼠游戏
第五章 猫鼠游戏
第六章 出乎意料的选拔结果
上一页下一页
“有,最起码体能过人,跑个几公里没问题,对吧?”许平秋问。
“周文涓。”
也许就是这样,现在的就业是毕业生的一块心病,一毕业就要经历这种阵痛,而这个行业,除了国办的警官大学、警务专业学院是对口分配外,像省里这种专科类警校,已经有冗员了,一大部分熬上若干年也进不了编制,只有以合同制或者协警的身份领一份连做小买卖都不如的工资。
“是吗?”许平秋倒意外了,这可是临时的决定,除了刘局和司机没人知道,不料余罪又是笑笑道:“我在院子里看到了您的车,您说我还猜不到吗?”
“有。”余罪欠了欠身子,开口了,小心翼翼道,“我对您说的被淘汰以后的待遇感兴趣。”
服从命令是警察的天职,即便警校生也已经习惯这种神神秘秘的行事方式,不该问的不会多问,不该知道的,余罪知道人家也不会告诉你,一切只能凭感觉了,他想了想,没吭声。
余罪这次真的意外了,这口吻,就像宿舍里那干狐朋狗友发牢骚,没来由地觉得有几分亲切。他笑了笑,没敢附和。不过,许平秋知道自己已经触摸到余罪的心理了,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对于这位商贩家庭出身的,谈忠诚倒不如谈谈待遇问题。
现实摆清了,意思很明确,那就是你小子根本没机会。许平秋对自己这一番现实的分析很满意,他看到余罪蹙了蹙眉头,明显也在作难。
“谁?”
从南街口到市公安局用了三十分钟,余罪开着家里那辆拉水果的车,没有换衣服,还是平时在店里穿的那身老式的劳动服,颜色已经褪得快看不出来了。
“呵呵,看你一点也没有意外的表情啊,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许平秋笑着坐到了局长办的座椅上,开口道。
“要求?”许平秋一愣,哑然失笑了,说道,“你倒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啊,好啊,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满足你。”
“好,没问题,你一定在揣摩将会有什么样的训练,对吗?”许平秋神神秘秘道,“我向你保证,不同于你已知的任何训练,不难,而且很好九九藏书网玩,你不参加的话,永远也猜不到谜底。我能告诉你的是,你们同一届,已经有很多人参加了。我这里有一份保密协议,里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你抽时间详细看一看,启程的时间是2月8日大年初二,在此之前我如果没有接到你寄回来的签名协议,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如果加入,你会很快收到行程安排。”
“周文涓?就是那个晕枪的女生?”
刚回过神来,手机传来短信的声音,他翻看时又愣了下,是余罪发回来的,短信的内容是:
哦,许平秋皱眉了,敢情这小子理想不高,就想在地方混碗饭吃。对此他倒不怎么介意,笑着道:“那么你的意思是,愿意加入了。”
余罪笑了,似乎动心了,似乎在揣摩着这单生意划不划算、蚀不蚀本。许平秋也笑了笑,不动声色地加着砝码道:“小余,咱们其实是一类人,相同的地方在于我们都现实,不同之处在于,我呢,属于混出来的;你呢,属于才开始混的,不过现在混可比我们那时候条件差了。简单来说,非公安类院校考公务员入警籍,省城的报名和录取比例是300:1;就在地方,百里挑一也不稀罕。暗箱操作就不用说了,退伍回来找地方公安接收,干的还是一线脏活累活,人情上花销都少不了吧?而且花钱能办事的,都算不错的了。咱们省这个高等专科警校,每年招收近一千名新生,真正能走上警察岗位的,也就七成左右,大部分也是合同制的。你们这一届少一点,684人,今年能上岗的,我估计三分之一都不到。”
门房是一位年龄和余罪差不多年龄大小的警察,登记了名字。余罪不由得对那个小伙子多看了两眼,多少带了点同情的眼光。他在怀疑,是不是自己毕业后,也是这副德行,无所事事的氛围和按部就班的工作,干得久了,脸上总是那副惹人生厌的样子。
“我是余罪,周文涓在鼓楼街老郝家羊杂店打工!”
“原因呢?”许平秋直接问。
“我推荐一个人。”余罪道,正了正身子。
说话间,许平秋递给余罪一九*九*藏*书*网份保密协议,余罪起身接到手里,粗粗一览,等他抬起头时,许平秋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就像眼前是一位无关紧要的人一般,轻描淡写地来了句:“你可以走了。”
“干什么活呀?”余罪好奇地问。
不过许平秋没有直接挡回去,他笑着问:“能告诉我原因吗?”
“她根本没有出路,如果有人给她个机会的话,我想她会拼命干好的。”余罪道,这个原因似乎不足以说服许处长,毕竟条件是有点差了。余罪看着许平秋不太相信的表情,又补充道,“您这次选拔不就是挑能去一线拼命的人?选的不也就是像我们这号根本没什么出路的人?要有点奈何有点办法,谁给您去干那些苦活累活呀?都有解冰、李正宏家那种条件,还用您忙乎,人家自己爹妈不就把路铺好了?”
“哦……呵呵,我灯下黑了啊。正好路过,想到你的籍贯就在这儿,所以顺路来瞧瞧。”许平秋笑了笑,诧异地看了余罪一眼,对他这份镇定的细心感到很满意似的。刚才的事他也从刘局那儿知道了,这对爷俩,故意撞了便衣的车,还准备讹俩赔偿呢。许平秋对这个学员的印象愈发之深,他冷不丁冒出一句来:“那你知道我的来意吗?”
许平秋诧异了,不但对于余罪提要求诧异,而且对他推荐的这个人更诧异,就那晕枪的女生,要素质没素质,要长相没长相,恐怕就是地方派出所都不会招收这样的女警。女警在警队大部分时间是用来平衡性别的,总不能招这么位当花瓶都不合格的吧。
“这小子,怎么知道我是挑去一线拼命的人?”
“说说看。”许平秋不置可否道。
“不应该吗?我是从二百公里外的省城来的,除了发生大案要案,一般情况下还不用我亲自出马。”许平秋说道。话有点拽,不过也是事实,余罪笑了笑:“我猜到您来了。”
“您来了,这来意不就明显了?”余罪道。
“对!”
余罪稍稍有点失落,也许自己并没有那么重要,只是很多种子选手中的一员而已。他其实最想问一句,你说话http://www.99lib.net算不算数的?可又不太敢问,毕竟两人位置悬殊,这不像和学校里的老师敢开玩笑似的说话。余罪转身走了两步,这样的机会他却舍不得错过了,因为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脸上带着小雀斑、看上去永远是那么愁苦的女生。
“你觉得她行?刑侦上几乎没有外勤女警,工作性质你也了解。”许平秋道。
许平秋咳了一声,低了下头,忍着笑,好容易平静下心态来,再怎么说这孩子也有可爱的成分,看他现在如坐针毡的样子,好像生怕别人认为他太优秀了。他清了清嗓子道:“你为什么做,我不看重,不过你做了而且做得好,这是结果,很多人都看到了。我今天来呢,咱们就不打哑谜了,开门见山地说,没错,你猜得很对,从精英选拔开始就是个幌子,我确实在找人,用你的话说就是:找能干活的人!”
这个高不高低不低的学历,余罪感觉就像鸡肋,让你没有机会去谋求更好的前途,但也放不下身架去做其他事。走到二楼时,他看到了楼下省城来的一辆车。他突然在想,如果面前放着一个机会,是不是该抓住,而那个机会,他好像知道是来自什么地方。
余罪愣了下,想起了匕首攻防那档子事,眼斜斜地看着,似乎有点怀疑,这位领导会不会是专程上门报一匕之仇了?不过不太像啊,余罪觉得老头场上认输那样子,很有几分光明磊落,绝对不会下阴手。
这下余罪蒙了,真紧张了,讶然问着:“有吗?”
许平秋眼睛一愣,瞪着余罪。余罪怕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告辞,趋步出了局长办。许平秋想起这其中的不对时,已经从楼上看到余罪离开了,坐下来时,他喃喃地自言自语着:
余罪一抬头,却不料许平秋蓦地一笑道:“你一定以为我会用这些理由来要求你吗?如果我猜测正确的话,那么你就错了,刚才所说的这些东西,连我也不太相信,大部分的警察都是为一份工资和一个职位活着,现在是一个忠诚和荣誉都已经贬值的年代,它的价值远没有利益和欲望带给人的刺激更大,你同意九九藏书网我说的话吗?”
“我也不知道。”许平秋严肃道,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直接告诉你,只能告诉你选拔后将经过数月的训练,训练中还要淘汰一大批人,不是谁都能进到这个规划里的。”
这种沉默对许平秋来说是最棘手的,他无从判断这位学员的真实想法究竟怎样。他认为余罪比他的同龄人少了几分热血和莽撞,多了几分过度的成熟和忧虑,防备心很强。许平秋把这些用“没娘的孩子早当家”来解释,丝毫不用怀疑,再过几年,这家伙将是位城府很深的人。
“全校大部分男生体能都可以呀。”余罪道。
“你不觉得你有优势吗?”许平秋问道。
“她?”
“好,那我们来点实际的,此次被省厅选拔走的学员,将来的工作会安排在省城,最差的待遇也会在市局直属的各刑侦大队工作,不是合同制的,而是直接入警籍,没有工作实习期,生活上的问题省厅也会优先解决。当然,从事的工作也将是最艰苦和最危险的一线工作。”许平秋道,放出这么多待遇,看着余罪好像根本不动心的样子,他接着续道,“即便在选拔中被淘汰,你们也会优于普通学员,最低程度回原籍也可以进入地方刑警队和派出所工作,合同制警察,省厅也会优先协调地方给你们解决。”
很明显,一个招警员的处长,不远百里到另一座城市,余罪知道来意,可他想不出原因。自己是同学口中的人渣,总不至于组织上来人要交付自己重任吧。他为难地撇撇嘴道:“许处长,我知道您要找人去干什么活,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找上我。”
“职业素质也是一个重要部分,最起码你能打倒我,我可在全省刑事侦查总队当过总教官。”许平秋笑着道。
哎哟,这话听得余罪好一阵牙疼,他诚恳地说道:“不是那么回事,我是为了加学分呢,不够学分不是让留级就是让反省,加得少,扣得快,逮着一次夜不归宿,一扣就是五分,当志愿者,干一星期活才加一分,我也是没办法。”
“还有,你们学校江主任向我介绍过你,他说你年年参加藏书网学校的公益和义务劳动,这说明你的思想政治素质还是很好的。”许平秋咧着嘴说着这话,使劲找着余罪的优势,似乎生怕这个逆反心理很强的孩子走不进这个圈子。
这个问题好难。余罪低了低头,明显离“理解”的要求相差甚远。许平秋心里暗暗一笑,沉声道:“抬起头来。”
余罪笑着反问:“我非要意外吗?”
“她不需要您去扶贫,她只是需要一个机会而已。”余罪也有点不悦地说道。
敲门声起,刘局亲自把余罪请进了办公室,让他先坐着,寒暄了两句就出去了。等的时间不长,余罪刚看清这个一桌一书柜一套沙发的办公室,许平秋就夹着一摞资料进来了。余罪抬眼看了看,安安静静地坐着,比在教室的时候乖多了。
他鼓了鼓勇气,回头看着许平秋,轻声问了句:“许处长,我能提个要求吗?”
余罪有些紧张地进了公安局大院。即便是警校生,对这种有可能是下半生工作的环境还是有点陌生,庄严的国徽、林立的警车,进出表情肃穆的警察,都会让来到这里的人肃然而生一种敬佩。
“我觉得她行。”余罪道,很肯定。
沉默了片刻,许平秋正正身子。在这一瞬间,他看到余罪脸上掠过了一丝不屑,似乎已经揣摩到自己的邀请和说教即将开始。确实也是如此,许平秋张口严肃问着:“你入警校已经三年了,警察的荣誉和责任、忠诚和使命,你有自己的理解了吗?”
“你要搞清楚,公安机关不是慈善机关,我也就是个小处长,不是人事局长,全国需要帮助的贫困家庭,少说也有几千万吧?”许平秋嘴上说着这些,心里却很反感这种走后门的作风,却没想到这种时刻,有这样的人走他的后门了。
“她家里很困难,和我差不多,从小也是个单亲家庭,而且是个很穷的家,她上学都是自己打工,学费都是贷款。”余罪道。
“怎么样,你有兴趣吗?”许平秋停了半晌又问。
“能给我点考虑时间吗?我想想。”余罪小心翼翼道,抬眼看着这位老警,他想起了在学校的见面,步步是坑,万一跳下去出不来可就郁闷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