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余罪就是个人渣
人外有人
目录
第一章 神秘的选拔
第一章 神秘的选拔
第二章 余罪就是个人渣
第二章 余罪就是个人渣
人外有人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三章 菜鸟和处长的谈判
第四章 让人崩溃的任务
第四章 让人崩溃的任务
第五章 猫鼠游戏
第五章 猫鼠游戏
第六章 出乎意料的选拔结果
上一页下一页
众人唱着,跺脚拍桌哈哈大笑。
吴光宇起的叫“尼马肯得”,听得有人在桌底踹他;郑忠亮起的叫“灵界合体大神”,名副其实,这位宿命论的严重支持者,平时就被哥们儿叫“大仙”;狗熊熊剑飞起的叫“加州惊魂”,这哥们儿虽然叫狗熊,可却是一张标准的猪腰子脸,横肉丛生,而且有暴虐倾向,就喜欢血腥类电影。
“我叫西区杰克,比你的拽。”张猛瞪着大眼,果真吓众兄弟一跳,这货脑子有点一根筋,他转头对着这拨害虫下命令,“都报报自己的笔名,说不定咱们中谁已经进了选拔名单了……烧饼,你叫什么?”
下午没有测试项目,不过班长欧阳擎天接到了教导员的临时通知,要求到三层阶梯教室集合。那拨喝得倒东倒西歪的好在还有点纪律意识,都硬撑着去了。余罪本来不想去,可在宿舍也是孤家寡人实在没意思,于是也跟着大队伍,到这个所谓的精英选拔的现场了。
“切!”汪慎修不悦了,一抹锃亮的汉奸发型道,“哥叫风骚无罪,有内涵吧?”
“买单的总是你。”
余罪一说,这一伙嗤笑着拿着筷子勺子,敲着桌子瓶子,在余罪的领唱下一起用沙哑而低沉的嗓音唱道:“兄弟呐,我的兄弟,最亲的就是你。”
“受伤的总是你。”
有人笑着,有人听着,余罪却是皱着眉头,比对着史科长所说,这两个名字是汪慎修和董韶军的,汉奸汪慎修总觉得他风骚得应该惊动党中央,而不太说话的董韶军正憋着劲想考警官大学研究生继续深造,隐隐间,这两个人在性格上,似乎还真有和史科长所说的契合的地方。
“一边去,哥的风骚,你不会懂的。”汪慎修对余罪不屑于解释,拉拉身边张猛问着,“牲口,你呢?”
那甩发动作,让人直想踹他脸,余罪笑着道:“那你就有罪了,你这不是风骚,是发骚。”
西区杰克、加州惊魂,一个是碎尸手、一个是电锯杀人犯。这两人在史科长眼中,有个人英雄主义的倾向,是热血、好战、性格99lib.net爽直的人,之所以会表现出心理失衡,很大程度是因为这种个人英雄情结在现实中没有生长的土壤,所以转向关注这类血腥、暴力和刺激的情节。
余罪听得牙疼了,就连平时不怎么爱显摆的骆家龙也起了个“月高风黑”的名字。余罪小声道:“都乱写什么呢?这是警察班吗?整个一犯罪团伙……我告诉你们啊,别以为那许老头老眼昏花了,每个不经意的细节都可能是他的选拔标准,我现在几乎已经能判断到,你们要全军覆没了。”
这一刻,不用史科长分析,余罪感觉得到自己的心理有点失衡……
“兄弟呐,我的兄弟,最爱的就是你。”
“马洛斯的需求层次论大家都知道,除了温饱一类的生理需求,人总是有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比如权力、地位、尊重、名声,等等,这个我就不讲了,我要讲的是,当这种追求受挫的时候,就可能引起一个人心理的失衡。”史科长道。
不少脑袋瓜凑一块了,精选出来的有十一份。第一份心得署名“烈焰玫瑰”,内容是有关恶性犯罪的心理倾向研究,洋洋洒洒写了若干页,几乎不用细看,肯定是最优秀的;第二份是署名“冰山骑士”的习作,观后感是对警察自身队伍建设的建议,用史科长的话说,这叫高屋建瓴,很有借鉴意义。其余已经被整理打印的学员心得涉及到技侦、犯罪心理、警队自身建设、侦破中需要规避的“人治”现象等若干问题,这些似乎让史科长对这干未出茅庐的学员刮目相看了。他在台上时不时发表意见,对写出这些心得的学员不吝溢美之辞。
“好了,同学们,这几份就留在你们班,我现在正式邀请范文的作者到省厅犯罪研究室做客,我们的研究员将和你们进一步深入探讨……当然,如果想在我们处实习的,热烈欢迎。”
“我是酱油党一号。”鼠标努着嘴道。
简单的理论叙述之后,史科长又回到黑板的实例上,三组名字,优秀的是正态、普通的常态,那稀奇www.99lib.net古怪的名字,就是偏态了。他举例讲着,酱油一号、二号同学,名字上反映出了一种自卑的心态,应该是在学业、家境或者其他方面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而且在实际生活中经常被人忽视,继而失衡。至于风骚无罪、强撸烟灭是心里有一种期待被认可的渴望,当这个渴望得不到发泄时,会变成很强烈的愤世嫉俗。
“哥的名字才酷,叫丁字裤,牛吧?我估计呀,没人敢把我的名字念出来。”是同学孙羿在显摆,立志当鉴黄师的李二冬也汗颜不已。
当笑吟吟的服务员把账单递他手里时,他怒目圆睁朝着没走远的兄弟们大喝一声:“嗨!吃了喝了不行?谁他妈还拿了五包烟?不能我赢了一毛钱没落着,还得倒贴吧!”
只不过让余罪奇怪的是,仅凭一个随手的代用名就判断出这么多,这得经过多少经验和思考的沉淀?
很明显,黑板上写的第一拨是出类拔粹的,肯定是试图在选拔中一展身手的;第二拨是默默无闻的,知道希望渺茫的;第三拨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那帮调皮捣蛋的,破罐破摔、哗众取宠的。
“不知道,是够邪的,猜得有那么点意思。哎,他说咱们俩有自卑倾向,你有吗?”豆包问。
最后余罪保持着贱笑的表情离开了,离开时还不忘嘲笑一干兄弟都是问题学员。他出门时,恰恰看到了解冰和安嘉璐、欧燕子等几位女生说说笑笑,她们在追问解冰“冰山骑士”是谁,解冰笑而不答,不过那得意的样子基本就是答案了。余罪的出现,就像个不和谐的景物一般,那几位女生自动敛起笑容,安嘉璐有点尴尬地侧过了脸,解冰也故作未见,几人转过楼梯角,快步走了。
“你不废话吗?你爸好歹是个村长,我爸下岗工人,把咱们放省城这地方,能不自卑吗?”豆包道。鼠标翻了翻白眼,小声道了句:“别跟人说咱是酱油党一号二号啊,免得人笑话。”
两人贼头贼脑一说,旁听的几位都喷笑出来了。豆包却显得十分无所谓,敲99lib•net着桌子道:“笑个屁呀,哥从生下来就是打酱油的命,好事从来就没摊上过。汉奸,你呢?不会叫汉奸吧。”
是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从容,还是一种仕途得意的雍容?到现在余罪对这位剖析心态的史科长只知姓不知名,不过他却给自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豆包,这人什么警种?有点邪门啊。”鼠标小声问老伙计。
“兄弟呐,我的兄弟,最亲的就是你。”众人边起哄边打着节奏唱道,唱得鼠标直捂脸。这帮兄弟表达感情的方式,一般人还真受不了。
这一节课,在史科长深入浅出的分析中渐渐走到了尾声。就像是一次就业前的心理指导,分析实例后,史科长又现场解答了学员们不少提问,问者满意而归,答者轻描淡写,史科长那气定神闲的神态,没来由地让余罪觉得好一阵羡慕。
又是一道白线划上,“酱油一号”“酱油二号”的大名出来了,跟着西区杰克、风骚无罪、强撸烟灭、名字要银当、月高风黑、加州惊魂、灵界合体大神等等也一一上榜。坐在后面的那些害虫不敢笑了,这恐怕要被当反面典型的,等着丁字裤、尼马肯得上黑板时,一个系哄堂大笑。后面那群害虫低着头,捂着脸,生怕被窥破似的。
“吃喝。”
“我是酱油党二号。”豆包翻着白眼道。
不说还好,这一说余罪领着那帮货反倒跑得更快了。鼠标叫苦不迭地为这帮贱人兄弟买了单,那帮人早跑得好远了,连等他都没等。
一个烈焰玫瑰、一个冰山骑士、一个红色绝恋……虽然是随意起的代用名,可此时在大众场合说出来,那作者八成是得意至极了。余罪是局外人,他看着鼠标和豆包哥俩小声问着:“你俩什么名?”
众人四散坐下,讲台上的史科长就开始了。他先分发了数份装订好的精选心得,说道:“我大致看了下,有几份很有价值,给大家一点时间,先传阅一下。”
“掌声并不热烈,不过没关系,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人生大舞台,谁都会有演出机会的。”史科99lib•net长清清嗓子,笑着道,“今天利用这个闲暇时间我给大家讲一讲警察心理学,相对于体能和技能,心理健康已经被提到一个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保持一个健康的心态对于你们将来的工作将会很有益处,特别是刑事警察,在这一方面,首先要有常人所不能及的心理承受能力。一个人的心理,就像他的指纹一样,是独一无二的,所不同的是,指纹不会变,可心理通过环境、情绪或者其他条件的改变,是可以调整的……”
“就算我们不起这个名,有你捅老头那档事,我们也得全军覆没。”董韶军道,他是团伙中学业最优的一位,不过因为出身边远山区的问题,只能忝列到余罪这个小团伙安身了。
史科长起身,刷刷在黑板上写着,漂亮的板书,第一排写的就是烈焰玫瑰、冰山骑士、红色绝恋、无声的誓言等等几个范文上的名字,然后他划了一道白线,下面写的是一些再普通不过的名字,有的是随意编的字,有的是用数字和字母代替的,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意义。
余罪笑了笑,没回答。此时范文传过来了,除了鼠标和豆包、汉奸之类根本不入流的,其他人总是还抱着一丝希望的,说不定能在范文里看到自己的名字。不过翻来翻去,郑忠亮终于有点懊丧地道:“妈的,还真让余罪这乌鸦嘴说着了,全军覆没……选拔的太不长眼了,咱们兄弟十几个,居然没挑上一个。”
不过从安嘉璐和解冰脸上会心的傲色,很多人已经差不多猜出来了。心得渐渐往后传递着,后面被人遗忘了的角落,一群喝得稍有点高的哥们儿看着其他同学这么兴致高昂,自己一个个却是士气极度低落。模范心得这事自然难有这群兄弟的份,倒是中间有几位曾经写检查被公开张贴过。
“好,下面我们通过实例来探讨一下,就从这次随机抽样的‘代用名’说起。稍等,我给大家写一下我收到的名字。”
现场没见到许处长的身影,只有史科长在。原来是趁着休息时间,要来堂理论课,上课内容就是上午学员交的九九藏书那份心得。
众人皆笑,扪心自问都知道,这个结果才正常,要有脱颖而出的那才不正常。
这几句倒是拨到学员们的心弦了,警校里有普通心理学、行为心理学和犯罪心理学的选修课程,所学都是枯燥的条文,也没有实践的机会。此时听来,倒觉得颇有值得玩味的一番滋味。
不知不觉间这节课结束了,史科长在学员们的掌声中布置了明天的测试项目,前排学员陆续离开时,余罪回头瞅瞅身边的难兄苦弟,个个蔫了吧唧的抬不起头,估计是被史科长说的心理失衡给郁闷上了。
当余罪直着眼倒完酒瓶里最后一滴时,桌上十二三位学员都已经是酒嗝连连,因为心疼输给鼠标的钱和饭卡,所以吃得特别狠,更有人被撑得当众解了两颗裤子扣。到这份上,大家的“仇富”心态终于平衡了不少。
史科长的话引起了一阵掌声。省厅犯罪研究室实习,如果能每天出入那个代表全省犯罪研究权威的地方,对于憧憬未来的菜鸟来讲,肯定是一种殊荣了。
“我叫强撸烟灭……”董韶军道,惹得有人笑了。
“来来,最后一杯,来支团歌,感谢兄弟。”
“哦,上午赢了许处,出去庆祝了啊。”史科长看到一群面红耳赤的人走进教室门时,笑着问道。但他对此事也没有深究,“坐下吧,将来上班这个样子,等着督察收拾你们吧。”
余罪又举着杯子吼着:“兄弟呐,我的兄弟,最爱的就是你。”
鼠标激灵一下,不确定回问着:“那你有吗?”
下面观摩的,窃窃私语的不少了,大部分是在猜测这位排到显眼位置的“烈焰玫瑰”“冰山骑士”“最后的游骑兵”以及“红色绝恋”究竟是何人,似乎没发现身边还是藏龙卧虎之地啊。
“搞基。”
“嫖赌。”
他不敢小觑这次来招聘的两位了,认真地倾听着。
总是谁呢?谁掏钱就是谁呗,一张张喷着酒气的嘴对着鼠标,甚至还有人直接上来啵了他一个,更多的却是一顿酒足饭饱准备开溜。鼠标一兜子赢来的钱没暖热,基本就得全赔上了。
“泡妞。”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