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二节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中午他们休息。他们把车停在路边,靠近一台滑雪升降机,吃了些饼干和小蛋糕当午餐。尽管山坡上有积雪,但太阳直射着他们,他们并未感到寒冷。泰勒取出柯纳克白兰地,但酒都漏光了,酒瓶空了——科伯恩怀疑西蒙斯偷偷拧松了瓶塞。他们只好喝水。
科伯恩觉得拉西德多半会继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是他的处事风格。
他们向西行驶,朝雷扎耶湖南端进发。路虎揽胜的越野性能极佳,在烂路上他们也能保持四十英里的时速。他们一直在爬坡——温度持续下降,乡野覆盖着白雪,但路面还算干净。科伯恩觉得他们也许今晚就能抵达边境,而不是计划中的明天。
守卫有条不紊地搜查着排在前面的车。一名守卫打开某辆车的后备箱,取出一张卷好的床单。他打开床单,发现了里面藏着一支步枪。他高喊了几声,举枪摇晃。
最后,他们开进一条小巷,在一座不大的民宅外停下来。
他们被带入一个大房间,里面只装饰着一张漂亮的波斯地毯。西蒙斯轻声告诉大家该坐在哪儿。他让大家围成圈,中间留下缺口给伊朗人,拉西德坐缺口右边,拉西德右边是泰勒、科伯恩和西蒙斯。西蒙斯自己正对缺口。西蒙斯的右边是保罗和比尔,他们的位子稍靠外,那里最不容易引人怀疑。盖登坐在比尔右边。
拉西德买了一桶油。
科伯恩观察守卫的枪,发现了苏联和美国的自动武器。
他们在卡兹文外遇到了第二个路障。
走陆路的这组悄无声息地离开
藏书网
了德黑兰。
领头的车停下来。保罗还没有把第二辆车停稳,拉西德就跳了下来,确保去交涉的是自己,而不是美国人。他立刻开始用波斯语大声而迅速地说起来,还不时做各种姿势。保罗摇下车窗。在他们看来,拉西德似乎没有使用既定的脚本,而是在说记者什么的。
他们经过机场,沿高速公路向北行驶,走的是科伯恩和西蒙斯之前侦察时走的路线。西蒙斯的不少计划都落空了,但这一次没有。但科伯恩仍然十分担忧。他们将遇到什么情况?暴徒仍旧在城市和村庄中横行吗?革命结束了吗?或许农夫都放下武器,重新去放牧种田了。
两辆路虎揽胜加入了长队。
伊朗国道在赞延突然结束。第二辆车里的科伯恩看见拉西德的路虎揽胜一下子消失了。保罗急踩刹车,他们下车查看。
“他在干什么?”盖登问。
在距德黑兰三十英里的卡拉杰,他们遇到了第一道路障。同大多数路障一样,把守路障的是携带机枪的男人和男孩。
他们全返回车上,两个库尔德人分别上了两辆车,引导他们进入小镇。
他们接近了第二个检查点。拉西德没有停车,而是直接摇下车窗对守卫嚷嚷起来。守卫回了几句,拉西德加速驶离,保罗紧随其后。
几百码开外就是一个加油站。他们驶入加油站——西蒙斯想尽量让油箱里加满油。
过了一会儿,拉西德让他们全都下车。“他们想搜查我们是否携带武器。”
遇到下一个路障后,拉九-九-藏-书-网西德说服守卫用记号笔在他的挡风玻璃上写下了通行许可。结果接下来三个路障的守卫直接让他们通过了。
“他到底在干什么?”盖登问。
穿西装的年轻人跟了进来。他似乎受过良好教育,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你们即将去见一个被关押了二十五年、刚从监狱里逃出来的人。”他说。
他观察着围观者脸上的表情。他们只是散漫而好奇?是否怀着怒气?是否可疑?是否抱有恶意?他看不出来,但他想离开。
“没问题。”拉西德说。
在沥青路面消失的地方,拉西德把车开下了一条约八英尺高的陡坡,车头栽进淤泥中,而右侧就是一条未铺筑的山路。
他高兴得太早了。
比尔差点儿接话:那好啊,我自己也刚从监狱逃出来!但他及时将话咽回了肚子。
泰勒坐下后才发现自己袜子大拇趾的位置穿了个大洞,百元美钞露了出来。他暗暗咒骂,连忙将钱塞回脚跟。
“他以为自己在干啥?”盖登说,“旅行吗?”
科伯恩让保罗跟上。
他又想干什么?
科伯恩记得他上次侦察的路上被搜查过许多次,于是将一把戈博牌小刀放在车上。
保罗如遭雷击,心中叫苦不迭,我们折腾了这么久,结果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科伯恩开始乐观起来。目前还没遇到什么麻烦——也许整个国家都平静下来了。说到底,伊朗人为难他们有什么好处?外国人离开这个国家有什么问题?
科伯恩等着拉西德说“我们可以走了”,但这次他们却等藏书网了很久。拉西德同库尔德人争论了几分钟,然后说:“我们得去见这里的老大。”
到目前为止,一切如常。他们被逐个搜身,但这一次搜查更仔细。他们发现了基恩·泰勒的折叠刀,不过没有没收。他们没有发现科伯恩的小刀,也没有发现钱。
拉西德重新点燃引擎,开启四轮驱动,将车子一点点倒回到路上。
他们在明显是医院的建筑外再次停下,并搭载了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伊朗人。
科伯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盖登在鞋里藏了数千美元的百元大钞。脱鞋的时候,他疯狂地将钱塞到鞋尖里。
一小群伊朗人聚过来看外国人。科伯恩紧张地环顾路人。他们并非充满敌意,但他们的注视却让人相当不自在。
接下来的七十英里,他们没有遇到阻碍。新的伊朗国道路面状况很好。他们穿过一条山谷,旁边是一条单轨铁路,两侧山峰的顶部覆盖着积雪。阳光灿烂。
整个城市就像是一个人人都回家了的战场。雕像被推倒,车被焚烧,树被砍倒充当路障,然后路障被清除——车被推到路边,雕像被砸碎,树被焚烧。有些树是经过四十年人工灌溉才长成的。
路虎揽胜浑身都是泥。拉西德打开刮雨器,把挡风玻璃刮干净。但淤泥刮走的同时,用记号笔写的通行许可也被刮掉了。拉西德倒是可以重新写,但却找不到记号笔。
但路上没有冲突。他们只看见零星几个人,几乎没见到行驶的车。或许革命已经结束了,或许革命者去喝茶了。
科伯恩松九九藏书网了口气。拉西德就是这样——他总是出人意料,总是心血来潮,不计后果,但不知为什么,他总能成功。这让他周围人的心总是悬着的。
他们穿过了宁静而干净的小城赞延。科伯恩和西蒙斯上次侦察的时候曾同这里的警察局局长交谈过。
他们进了屋。拉西德让他们脱鞋。
拉西德付了钱,两辆车缓缓地驶出加油站。
黄昏时分,他们就要抵达马哈巴德城郊。道路两边分布着零星的小木屋和泥砖房。两辆路虎揽胜绕过一个弯,紧急停下来——路被一辆卡车和一大群明显受过训练的人堵住了。那些人都穿着传统的宽松裤子、黑背心,戴着红白相间的方格头巾,腰间缠绕着子弹带。他们是库尔德部落武装。
“你们将会被审判,这个人就是你们的法官。”年轻的伊朗人继续道。
拉西德从人群中一点点往前挪。人群为路虎揽胜让出了一条道——他们都对被查出藏步枪的人感兴趣。保罗让第二辆车紧跟第一辆。他们穿过了第一个检查点。
这个路障并不正规——守卫都没穿制服——但较之上一个,这个更大也更有组织。两个检查点前后相连,已经有一大排车等着接受检查。
不一会儿,两辆路虎揽胜便沿着山脉脚下以七十英里的时速飞奔起来。他们左侧是一片旷野;右侧是蓝天下的群山,山巅覆盖着积雪,山坡峻峭葱绿。透过前一辆车的后挡风玻璃,科伯恩看到了泰勒在用傻瓜相机拍照。“看泰勒。”他说。
他将后备箱里的油罐搬出来,里面放着被子弹加重的塑料藏书网袋,他们大部分的钱都塞在塑料袋里。他把汽油倒进了油罐,把钱藏起来。这主意不赖,科伯恩想,但做之前应该通知西蒙斯。
拉西德将车开出了队列。
基恩·泰勒开着头一辆车,在一条长长的蜿蜒山路上行驶,遇到两辆并排行驶、把路堵死了的重型卡车朝他们冲过来。泰勒连忙猛打方向盘,陷入路边的沟里,保罗也做出同样的规避动作。两辆卡车并排驶过,大家都在抱怨泰勒是个糟糕的司机。
“咱们会遇上麻烦的。”科伯恩说。
“所有人都下车。”拉西德说。
拉西德从打头的车里跳下来,立刻展开行动。
后排的盖登探过身子说:“大家都没想到会这么容易。我们得编造一些惊险故事,回家了好显摆。”
其他守卫跑了过来,包围了司机。司机受到审问。一个守卫将他打翻在地。
车加油的时候,泰勒取出一瓶柯纳克白兰地,大家都喝了一口,除了西蒙斯和拉西德——西蒙斯反对饮酒,而拉西德的信仰禁止他饮酒。西蒙斯还在生拉西德的气。拉西德没有说他们是要回家的商人,而是前去塔布利兹报道冲突的记者。“按剧本演。”西蒙斯说。
伊朗人搜了他们的身,然后马马虎虎地搜查了车子——他们没有发现科伯恩的刀,也没有发现钱。
保罗和比尔拿的是假护照,当局正在追捕他们,这就是问题所在。
几分钟后,拉西德说:“我们可以走了。”
他们被勒令在一个粉刷了白色涂料的建筑外停下。一个守卫进入建筑,一分钟后出来,未做任何解释就上了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