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二节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她笑道:“哦,太好了!”
“罗斯,我是汤姆·沃尔特。保罗和比尔出狱了。”
这简直就像去麦当劳一样容易!
“当然可以。我们给你一幅五百英尺高度的雷达图。”
最近的六个星期,他都觉得憋屈抑郁,仿佛被装在了爆米花机里。他做了所有能做的事,但仍然一无所获。坏消息总是接踵而来——他没有取得任何进步。现在,事情终于取得了进展。
“这些事非常复杂。光是保险就……”
“目前就这些。”他说。
“是的。”
后来T.J.了解到,这些事确实非常复杂。这笔交易的独特性没有打动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也讨厌被催促。很难判断EDS公司要遵守哪些规定,因为EDS公司并不是航空公司。奥米尼公司要求EDS公司在一家美国银行的离岸支行存入六万美元。这些问题由EDS公司驻华盛顿的经理加里·费尔南德斯以及达拉斯的律师克劳德·普查利尔解决了——合同是销售示范租赁合同,在当天快结束时执行。奥米尼公司在加利福尼亚找到了机组成员,将他们送往达拉斯,驾驶飞机飞往华盛顿。
“那雷达呢?能不能避开伊朗人的雷达飞到那里?”
“星期天下午我怎么找得到他?”
“让他们去叫他。泰勒知道电话号码。让他们离开酒店!”
“嗨,艾米丽。”沃尔特拉长腔调说,“保罗和比尔出狱了。”
T.J.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如此走运。
“伊朗在半个地球之外,而且还在革命当中。”一位将军说,“你自己动手可不容易。”
佩罗和T.J.下楼,分别上车。他们离开EDS公司总部,在弗雷斯特街上右拐。几秒钟后,T.J.瞟了眼速度计,发现自己开到了八十迈,而前方驾驶妻子玛戈的捷豹的佩罗已经不见了踪影。
第二天早上七点三十分,T.J.给奥米尼公司总裁打电话,当时后者正在洗澡。总裁已经同副总裁通过话,他觉得这笔生意可以做。
听完后,克莱门特说:“你可以同一
九_九_藏_书_网
个人谈谈。我把名字给你写下来。”
“谢谢,汤姆。”艾米丽说,“谢谢你!”
“好。”T.J.说,“那机组人员、地面设施和保险——”
“好的。”
他又给副总裁打,对方在。
T.J.开始打电话。他联系了两个得克萨斯州的包机公司,但他们都没有可以飞越大西洋的飞机。但第二家公司建议他联络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商用飞机公司。如果这家公司都不能帮忙,那他们就不知道谁可以帮忙了。
“看看卫星图片就明白了。”
“好的。”佩罗说,他大概猜到了这个回答,“那我就自己动手。”
“哦,感谢上帝!”鲁丝说。
佩罗困意顿消。他坐起来说:“太好了!”
她听见走廊里传来脚步声。电话铃声停了,吉姆·尼费勒的声音说:“喂?她在睡觉。”
“不行。”一位将军说,“我们在德黑兰非常被动。我们的多申·托佩空军基地被革命者掌控。加斯特将军藏在美国军事援助顾问团总部的地下室里,被一帮暴徒包围。我们无法联系上他们,因为电话线被切断了。”
艾米丽抓起电话,拨打了EDS公司的号码,找沃尔特接电话。
斯托弗拿起话筒。
“我们是做电脑生意的,对航空公司一无所知。”T.J.说,“尽管你一般不做这些事,但你能不能帮我们提供所有的设备和人员?我们会付给你们钱的。”
斯托弗说:“我不知道星期天有没有从达拉斯-沃斯堡机场到华盛顿的飞机——”
“当然。”
佩罗不禁叹息:T.J.就是这样爱争辩,但他是对的。“好。我回家自己做。你跟我来,我打包的时候,咱们好继续谈。”
鲁丝·恰帕罗恩躺在床上,但却没睡着。这里是达拉斯,她在尼费勒家。突然电话响了。
“我要立即去华盛顿。”佩罗告诉他们,“我们最好能搞到一辆军用飞机。”
“别扯了。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克莱门特咧嘴笑道。
“当然有。”
“我九_九_藏_书_网醒着。”鲁丝大叫。她跳下床,披上睡袍,走入走廊。
“我有一架707,一架727。”那人说。
T.J.马尔克斯拿起电话,是佩罗打来的。
“好。”
罗杰斯知道华盛顿一家名为“奥米尼国际”的公司可以租飞机。他将那家公司的总裁和副总裁的家庭电话号码告诉了T.J.。
“707在沃思堡的米彻姆机场——”
将军们开始打电话。
他在弗雷斯特街上飞奔,不惜闯红灯、超速。将保罗和比尔弄出监狱还算简单,他想,现在他必须将他们弄出伊朗。这最困难的部分还没开始。
接下来的几分钟,达拉斯参与营救行动的人都聚集在了弗雷斯特街的EDS总部:汤姆·沃尔特、T.J.马尔克斯、梅夫·斯托弗、佩罗的秘书萨利·沃尔瑟、汤姆·卢斯律师,以及米奇·哈特——他已经不再为EDS公司工作了,但他一直在利用自己同民主党的关系帮助保罗和比尔。
“汤姆,太好了!”
T.J.创造了奇迹。
佩罗挂断电话。他下床穿上衣服,亲了亲玛戈,跑下楼梯。他穿过厨房,冲出后门。门卫惊讶地看到他如此早起床,说:“早上好,佩罗先生。”
T.J.松了口气。
“那很危险,汤姆。西蒙斯在那里吗?”
“都在什么地方?”
星期一午夜,飞机、机组成员、后备飞行员,以及营救队的剩余成员都到华盛顿与罗斯·佩罗会合。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需要秘书在这里二十四小时看守。”佩罗继续道。
“是的。”
汤姆·沃尔特说:“监狱被革命者攻陷,保罗和比尔就逃出来了。”
“我是来做生意的。”佩罗说。
“知道了。”
克莱门特有时间。于是三人坐下,佩罗将保罗和比尔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你们有能飞越大西洋的飞机吗?”T.J.问。
两人走到一部付费电话旁。克莱门特投入一枚硬币,拨打了国防部的总机,表明了身份。他要求将电话转接到这个国家最高级的一名九九藏书网军官的家中。他说:“得克萨斯的罗斯·佩罗同我在一起。他是我的朋友,也是军队的好朋友,我要你帮他。”然后他将电话递给佩罗,走开了。
“是的。我们有两架。”
玛戈睡眼蒙眬地问:“他们出狱了?”
“我去找他。”
“还有别的要求吗?”
“就像是打出租和租车的区别。我们的业务是后者。”
他们沸腾起来。“他妈的,佩罗!”一位将军说,“这对伊朗人来说可太不公平了!”
T.J.打查询电话,但罗杰斯的电话没有记录。他又给玛戈打电话,结果她有。他终于找到罗杰斯,但对方说飞机已经卖了。
“呃,我同他们对话的时候,西蒙斯不在。”
“有什么区别?”
“好。”
到目前为止,同德黑兰谈判组的沟通都在五楼的比尔·盖登的办公室进行,而梅夫·斯托弗在七楼悄悄地同非法的营救队联络,并予以支持,他打电话都用的是密码。现在,他们都认识到西蒙斯是德黑兰的关键人物,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可能是非法的。所以他们都转移到斯托弗的办公室,那里也更加隐秘。
T.J.给总裁打去电话。对方不在家。
“太好了。”佩罗说,“我已去过国防部,他们无法用飞机把我们的人运出来——美军被困在了德黑兰。但我搞到了各种地图,我们能自己飞进去。我现在需要一架能飞越大西洋的喷气飞机,机上人员齐备,并且装备有单边带无线电通话器,就像我们在老挝用过的那种,可以让我们从飞机上打电话。”
T.J.想到了欧洲。他给卡尔·尼尔森打了个电话。尼尔森是EDS公司的管理人员之一,正在欧洲给马丁航空公司做一套方案。尼尔森回话说,马丁航空公司不愿飞伊朗,并告诉了他一家愿意飞的瑞士航空公司的名字。T.J.给瑞士打去电话,结果发现那家公司今天也停飞伊朗了。
“发生了越狱事件。他们很安全,保护他们的人训练有素。”
“我找到飞行员了。”T.J.告诉他九*九*藏*书*网,“我给拉里·约瑟夫打了电话,他曾是大陆航空公司在越南和老挝的负责人,如今在华盛顿。他找到了合适人选——迪克·道格拉斯和朱利安·卡诺齐。他们明天就到华盛顿。”
“但你会帮我们,对吧?”
艾米丽·盖洛德从教堂回来后,她母亲说:“汤姆·沃尔特从达拉斯打来电话了,我说你会打回去的。”
“罗斯,我认为这不是个好主意。”T.J.说,“玛戈也许会被吓到。”
“马上叫大家到公司去。我过几分钟就到。”
他从未见过这些将军,但他觉得他们是朋友——他们全都知道他发起的关注越战战俘运动。
T.J.对装饰不感兴趣。他询问了价格,副总裁说这由总裁做主,总裁晚上出去了,但T.J.可以在第二天一大早就打电话找他。
她还没有想到保罗该如何离开伊朗。
“太好了!”
“好的。”萨利离开了房间。
“军方答应帮我们,但我们不能靠他们——他们可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最有可能的选择是,所有人驾车到土耳其。如果实施这个方案,我们就得在边境等他们,或者——如果有必要的话——飞到伊朗西北部,将他们救回来。我们必须组建土耳其营救组。博尔韦尔已经在伊斯坦布尔了。舒维巴赫、斯卡利和戴维斯在美国——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在华盛顿见我。我们可能需要一个直升机飞行员、一个固定翼飞机飞行员,以防我们需要潜入伊朗。萨利,给玛戈打电话,让她给准备好行李——我需要便服、一个手电筒、一双晴雨靴、保暖内衣、一个睡袋,还有一顶帐篷。”
“他们什么时候回家?”
T.J.又给住在巴黎的布兰尼夫国际航空公司的副总裁哈里·麦基罗普打电话。麦基罗普出去了。
斯托弗放下电话说:“一架里尔喷气式客机已经在拉弗机场等您了。”
T.J.让EDS公司副总裁、前越战飞行员杰夫·海勒同海勒的两个朋友去检查飞机。海勒的朋友一个是美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另一个是随九-九-藏-书-网机工程师。海勒说,飞机看起来不错,但要飞行过后才知道有没有别的问题。“装饰太奢侈了。”他笑着评论道。
“鲁丝,好消息。保罗和比尔获释了。他们出狱了。”
佩罗说:“‘公牛’西蒙斯在那边帮我。”
“在酒店。”
T.J.只好向佩罗承认失败。
“我们不包租飞机。”总裁说,“我们只租飞机。”
“是啊。”佩罗咧嘴一笑,“我可能需要自己飞过去。你们能给我德黑兰和土耳其边境之间所有机场的名单吗?”
“还不确定,但我们会继续向你通报最新消息。”
佩罗大脑飞速转动。“他们在什么地方?”
佩罗想到了一个主意。他依稀记得,博蒙特的得克萨斯州光学仪器公司总裁索尔·罗杰斯有一架BAC 111或者波音727,他不确定是哪种。他也没有罗杰斯的电话号码。
“早。”佩罗决定开玛戈的捷豹。他跳上车,沿着车道开往大门。
“我在麦迪逊酒店。”
“你有时间吗?”
“包一架。”佩罗说。
在华盛顿的佩奇机场,佩罗碰到了两个老朋友:比尔·克莱门特及其夫人莉塔。克莱门特是得克萨斯州州长,也是前国防部副部长。克莱门特说:“嗨,罗斯!你星期天下午到华盛顿来干什么?”
“我想把两个人从德黑兰救出来。”佩罗说,“你们能用飞机把他们运出来吗?”
鲁丝说:“你好,珍。”
半个小时之后,佩罗来到国防部地下室的作战室里,被电脑终端所包围,同六名将军谈话。
“是汤姆·沃尔特的妻子珍。”说着,他将电话递给了她。
“我来办。”T.J.说。
“这架飞机装饰得非常豪华。”副总裁说,“本来是一位科威特王子订购的,结果他没有要。”
“好。”
“太好了,就在附近!”T.J.说,“那飞机上有单边带无线电通话器吗?”
罗斯·佩罗同玛戈躺在床上。电话铃声将两人都惊醒了。佩罗伸手拿起话筒。“是我。”
“你们能查出那些机场能起降吗?”
“我马上去办。”T.J.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