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一节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没有,我不抽烟。”波赫说。
随西蒙斯之后进来的乔·波赫开始拉上窗帘。
“达德加说:‘你知道美国人都逃出监狱了吗?’阿波尔哈桑说:‘不知道。’达德加说:‘找到EDS公司的人,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找到了恰帕罗恩和盖洛德,他们必须将他们押送回来。还有就是,我愿意重新商量保释金的问题,我愿意将其降到更合理的水平。’”
几分钟后,西蒙斯走进来,说:“挂断该死的电话。”
西蒙斯拿起电话说:“喂?”
西蒙斯仍然很不安。凯悦酒店靠近美军入住的艾文酒店,以及艾文监狱和一个军火库——这些都是容易被革命者攻击的目标。达德加的电话也令他忧心。有许多伊朗人都知道EDS公司的人住在凯悦酒店——达德加可以轻而易举就查到,并派人来搜索保罗和比尔。
革命者朝门卫跑去。
保罗说:“喂。”
其中一个革命者朝路虎揽胜走来,波赫摇下车窗。
“检查一圈,乔。”西蒙斯对波赫说。科伯恩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营救队在等待的这几周里已经探查过酒店及其周边,波赫现在要去看如今是否有异样。
波赫沿着瓦纳克高速公路行驶,这条路经过凯悦酒店和希尔顿酒店。透过汽车引擎声,他们听见持续不断的机关枪声音。行驶了一英里,在高速公路与巴列维大道的交叉口上,他们遇到了一个路障。那里距希尔顿酒店不远。
“好。”科伯恩挂上电话。
“我去阿巴斯·阿巴德我岳母的家。”波赫说。
保罗没有力气给沃尔特讲述完整的经过。“基恩有一天给我们留下了很多钱。藏书网
他顿了顿。
他回到盖登的套房。
科伯恩为保罗和比尔点了两份牛排套餐。他让酒店的人将套餐送到盖登的套房——没有必要让闲杂人等进出新的房间。
盖登对着话筒说:“有人想同你说话。”他将话筒交给保罗。
电话又响了。
“好吧。现在我让比尔同你们说话。”保罗将话筒交给比尔。
保罗耸耸肩,返回卧室。
西蒙斯接起电话。
“万能的上帝啊。”保罗带着疲惫和放松的语气说。
保罗穿衣服的时候,西蒙斯来到楼下盖登的套房。他将盖登和泰勒拉到角落里,压低声音说:“对外宣称,保罗和比尔要在这儿过夜。你们明天早上全都到我们那儿去。早上七点离开,装作去上班的样子。不要提行李包,不要退房,不要付账。乔·波赫会在外面等你们,他会找到一条安全的路径。我现在就要带保罗和比尔离开——在明天早晨之前,不要对任何人说这件事。”
“我们都很激动。哦,上帝啊,听到你的声音简直太好了!”
西蒙斯、科伯恩和波赫,以及保罗和比尔,一同转移到了科伯恩在上一层开的房间。
“孩子们都还好吧?”
他下楼到服务台,要求在十二楼开一间有两个卧室的套房。这很容易——酒店里有几百个空房间。他用了个假名,而办事员没有让他出示护照。
“我是杰伊。他们回来了。”
不过,这还是不妨碍他享受牛排套餐。
下楼的时候,西蒙斯说:“现在,我们要泰然自若地离开这里。”
这时,保罗穿着睡衣进来了。西蒙斯说:“换上你的衣服。我们要离开了。”
九_九_藏_书_网
盖登去打电话了。
他挂断电话。“没有人说话。”
五人继续前进。
保罗洗了个热水澡。他已经期待很久了,毕竟他已经有六个星期没洗澡了。他在安静洁白的浴室里狂欢。热自来水,芬芳的香皂……他再也不会视这些幸福为理所应得了。他将加斯尔监狱的味道从头发里洗掉,等着他的是干净的衣服——有人从希尔顿酒店取回了他的行李箱,被捕之前他一直待在那里。
保罗喝下六个星期以来的第一口酒。
“为什么?”保罗抗议道。
“你跟他们是一起的?”一名革命者问。
“另开一间单独的房。我们马上过来。”
他们到达了底层,走过宽敞的门厅,进入前院。两辆路虎揽胜就停在那里。
他听见汤姆·沃尔特那甜腻的声音:“你好啊,伙计!”
保罗环顾自己的朋友,意识到他们之所以甘愿冒险留下来就是为了救他,不禁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终生难忘的一刻。
盖登放下话筒,过来同保罗和比尔握手。保罗眼中噙泪,说:“盖登,我刚给你省下了一千二百七十五万美元——我想你应该请我喝一杯。”
比尔想:上帝啊,这是多么白痴的谎言。
“鲁丝怎么样了?”保罗说。
“他有点激动,但总体还好。”
科伯恩开着第二辆车停到革命者旁边。
西蒙斯转身对盖登说:“给美国大使馆打电话,嚷嚷起来也无妨,就说是他们将保罗和比尔送进监狱的,而现在监狱被攻陷了,我们不知道保罗和比尔在什么地方,但我们认为大使馆应该为他们的安全负责。说起来要可信。大九九藏书网使馆里肯定有伊朗间谍——我敢打赌,达德加会很快就知道我们给大使馆说了些什么。”
西蒙斯重复道:“换上你的衣服,我们要离开了。”
“太好了。上帝啊,保罗!比尔怎么样?”
西蒙斯说:“杰伊。”
盖登说:“让他滚。”
汤姆·沃尔特回答了这个问题。他们一定用的是电话会议系统,保罗想。“保罗,她很好。我刚同她通过话。基恩正在给她打电话。她在用另一部电话。”
“嗯,都好。鲁丝听到你回来的消息一定会很高兴!”
“你去哪儿?”革命者用流利的英语问。
有人大喊道:“我们打败了他们!我们打败了那帮王八蛋!”
“我们正在想你们跑哪儿去了呢!”
另一个革命者上来用波斯语说了几句。第一个男人翻译道:“你们有烟吗?”
“是的。”科伯恩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想摇出一支来。他的手在发抖,烟老不出来。
房间里阒然无声。
每个人都在尖叫,没有人听得清对方在说什么,他们都想同时拥抱保罗和比尔。
科伯恩耸耸肩。
波赫拉开第一辆路虎揽胜的车门,保罗和比尔钻了进去。波赫发动汽车,迅速开走。西蒙斯和科伯恩进入第二辆车,紧跟其后。
西蒙斯回到楼上。保罗和比尔已经准备好了,科伯恩和波赫正在等西蒙斯。他们五人朝电梯走去。
“这里非常不安全。他们电话里使用真名,大家走来走去,还有伊朗员工也来了……”
胡拉姆的到来让杰伊·科伯恩担心起来。科伯恩有好几分钟因为激动和喜悦而忘了思考别的事,但现在他恢复了自己的身份——西蒙斯的副九_九_藏_书_网手。他静静地离开了套房,找到了另一扇打开的门,进入房间,给德沃兰奇克家打去电话。
波赫停下车。比尔环顾四周。几个小时前,那对将他们送到凯悦酒店的伊朗男女的车也曾穿过这个路口,但那时这里还没有路障,只有一辆被焚毁的轿车。而现在,这里多了几辆正在燃烧的汽车、一个路障,以及一帮手持各种武器的革命者。
“好,走吧。”
“是的。”
“听到了吗,达德加!”
盖登给他倒了一杯烈性苏格兰威士忌。
“过去三小时里,我也在想同样的问题。”
革命者进入了酒店。
科伯恩将整包烟都给了革命者。革命者挥手让他们离开。
“我们成功了!”
科伯恩嘟哝道:“哦,浑蛋。”
波赫驶上沙汉沙希高速公路。
不可思议,西蒙斯突然成了发号施令者。EDS海外公司的总裁是这里职位最高的人,一个小时前,他还告诉汤姆·沃尔特,“阳光男孩们”——西蒙斯、科伯恩和波赫——似乎毫无用处、效率低下。但现在,他却想都没想就服从了西蒙斯。
比尔也冲了个澡。他的喜悦感已经消失了。走进盖登套房的时候,他认为噩梦已经结束了,但他渐渐意识到,自己仍处在危险之中。没有速度达音速两倍的飞机等着将他送回家。达德加通过阿波尔哈桑传递的消息,西蒙斯的出现,新的安保措施——转移到这个套房,波赫拉上窗帘,食物需要中转——都让他认识到,逃亡才刚刚开始。
布菲像疯了一样狂吼起来。
他们穿过前院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大轿车开过来,四五个衣衫褴褛的人手持机关枪跳下车。
九*九*藏*书*网魔鬼及其使徒,比尔想。
“把整包烟都给他。”
“很好。”
“你们是怎么回到酒店的,保罗?”
话筒里传出另一个人的声音。“保罗?我是米奇。”米奇·哈特是EDS公司的前总裁,“我就说嘛,咱们的意大利街头斗士一定会出来的。”
“是的。”
豪威尔笑着点了点头,开始对阿波尔哈桑说话。
盖登对着电话咆哮:“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奇迹啊!他们就这么走进了门!奇迹啊!”
保罗刚才说话的时候,一个名叫胡拉姆的伊朗员工也到了。他听说发生了越狱,就去监狱附近的街上找保罗和比尔。
西蒙斯盯着电话。
与达拉斯保持通信畅通的鲍勃·扬放下了话筒。
电话响了。约翰·豪威尔接起电话。“是阿波尔哈桑。”他对其他人说。他听了两分钟,然后说:“稍等。”他捂住话筒对西蒙斯说:“阿波尔哈桑是我同达德加会面时的翻译。他的父亲是达德加的朋友。他在他父亲家,刚接到达德加的电话。”
“你有香烟吗?”
保罗别开脸,望向别处。
“喂?”
“好的。”盖登说。
“谁他妈知道我们在这儿?”西蒙斯说。
比尔觉得难以置信。他们又要开始逃了!不知道为什么,外面都乱成了那样,达德加还在公事公办。可是谁会为他工作呢?警卫逃出了监狱,警察局被焚毁了,军队投降了——谁还能执行达德加的命令呢?
“好吧。”西蒙斯说,“让阿波尔哈桑给达德加说,我们正在寻找保罗和比尔,但我们认为达德加本人应该为他们的安全负责。”
西蒙斯、科伯恩和比尔在客厅商量这件事的时候,电话响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