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二节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好吧。那我能包一架飞机吗?”
那天晚上,他们都吃了伊朗风味的羊肉拌饭作为晚餐。一同吃饭的还有教授的房东,此人碰巧是海关官员。马吉德小心翼翼地从房东口中打探消息,得知色罗边境检查站很少有人活动。
“好吧。”
两人走下山,选择沿一条煤渣支路进入山区。大概走了一英里,他们进入了一个小村,村里只有十多座用木头或泥土砖搭建的房子。西蒙斯用磕磕绊绊的土耳其语询问村长,一个穿着肥大的裤子、马甲,戴着头巾的中年男人现身了。科伯恩听着他们的交谈,却一个字都听不懂。西蒙斯同村长握了握手,然后同科伯恩离开了。
西蒙斯、科伯恩、波赫、保罗和比尔将乘两辆路虎揽胜从德黑兰到雷扎耶。他们会带着马吉德和教授作为翻译。他们在雷扎耶会住在教授家。教授的别墅是理想的居所——没有别人住在那儿,同其他房子相距甚远,而且邻近车流稀少,有通往城外的公路。从德黑兰到雷扎耶的路上,他们不会携带武器——根据他们穿过路障的经验,带枪会给他们带来麻烦。但在雷扎耶,他们会购买武器。马吉德已经在城里找到贩枪者,他们可以从他那里以每把六千美元的价格购买到布朗宁12号口径霰弹枪。这个家伙还可以给他们搞到骆玛手枪。
科伯恩恢复了呼吸。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又见过几次面。“菲什先生”起初的冷漠消失得无影无踪,博尔韦尔认为他们成了朋友。“菲什先生”机警而善辩。虽然他不是罪犯,但如果高风险能带来高回报的话,他也会触犯法律。博尔韦尔对此心有戚戚——在适当的条件下,他也会做同样的事。“菲什先生”还是一个精明的讯问者,博尔韦尔一点点地向他透露了全部实情。他承认,保罗和比尔很可能没有护照,但一到土耳其,他们就会在最近的美国领事馆拿到新护照。保罗和比尔也许会在离开伊朗时遇到麻烦,他说,他要做好亲自穿越边境、将他们接回来的准备——也许是乘轻型飞机。但这些在“菲什先生”看来都没什么,最让他忧心的是穿越土匪横行的山区。
杰克逊考察了北起伊拉克、南至沙特阿拉伯的边境线。他在海滩上待了好几个小时,收集冬天的贝壳。他得知,一般情况下,海岸巡逻都比较松懈,但伊朗近期的难民潮改变了一切。数以千计的伊朗人同保罗和比尔一样渴望离开那个国家。那些伊朗人同西蒙斯一样,也能在地图上发现南方波斯湾对面就是友好的科威特。这些情况,科威特的海岸警卫队都了解。在海岸线上望出去,常能看见至少一艘巡逻船,它们对所有小船都进行拦截。
“没有。”
他们在赞延做短暂停留。他们已经从德黑兰驶出了两百英里,距离雷扎耶还有两百英里。他们同当地的警察局局长交谈,后者是教授的亲戚(科伯恩一向弄不清楚伊朗的家族关系——“表兄”这个词似乎没有严格的界定)。这一带还算安宁,警察局局长说,但到了塔布利兹地区他们就可能会碰上麻烦。
这两人本来要从伦敦经哥本哈根到德黑兰,但伊朗人又关闭了他们的机场,于是斯卡利和舒维巴赫到伊斯坦布尔同博尔韦尔会合。待在酒店等待新消息的三人得了幽闭烦躁症。舒维巴赫又恢复了特种兵的角色,建议大家在酒店楼梯上跑上跑下,以保持健康。博尔韦尔试了一次就放弃了。他们对西蒙斯、科伯恩和波赫渐渐丧失了耐心,他们似乎在德黑兰什么都没做——他们怎么还没动静呢?接着,西蒙斯又命令斯卡利和舒维巴赫返回美国。他们将无线电通话器留给了博尔韦尔。
西蒙斯这次又指着他们的头顶说:“很容易就能把警卫与外界的联系切断。”科伯恩抬起头,看见一条电话线从检查站沿山坡而下。只消轻轻一剪,警卫就会沦为信息孤岛。
“对不起。”博尔韦尔说,然后给了“菲什先生”十张百元美钞。
1968年圣诞节那天,杰克逊的冷静沉着受到了极大的考验。那天他执行了在NASA的最后一项任务——飞越月球。宇宙飞船从月球背面现身时,宇航员吉姆·洛弗尔汇报了飞行数据及偏差值,杰克逊以此判断飞船与既定航线的差距。杰克逊被吓了一大跳——数据远远超出了可接受的误差范围。杰克逊让太空舱通讯员请宇航员再报一次数据,再次核实。然后他告诉飞行指挥员,如果数据是准确的,三名宇航员就死定了——没有足够的燃料来纠正这么大的偏差。
“这可以。在没有班机的情况下,你可以包机。”
科伯恩寻找用飞机将保罗和比尔运出去的方法。他在机场的仓库里转悠,试探是否能将保罗和比尔当作货物运出去。他同每个航空公司的人谈话,试图建立关系。他最终同泛美航空的安保主管谈过几次,将实情尽数相告,除了保罗和比尔的真名。他们探讨了让两名逃犯穿上乘务人员制服随班机离开的可能性。安保主管想要帮忙,但航空公司不愿承担过大的风险。科伯恩九九藏书网只好转而考虑偷一架直升机。他侦察了城南的直升机基地,发现偷盗是可行的。但在伊朗军队动乱的情形下,他怀疑直升机没有得到充分保养,他还知道伊朗军队零件短缺。何况,有人也许污染了燃油。
“为什么?”
正确的数据报上来,显示飞行轨道几近完美。
“我告诉他,我要同一些朋友在夜里骑马通过边境。”
“菲什先生”非常神经质。去见伊尔斯曼的路上,他带着博尔韦尔上演了一部谍战片——不停地换车,最后换上一辆公交车,就像要甩掉追踪的人一样。博尔韦尔看不出这么做有何必要,因为他们要去见的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公民,只是碰巧在情报部门工作罢了。但博尔韦尔是陌生国度来的外国人,他必须同“菲什先生”一起走,并且信任“菲什先生”。
电话是梅夫·斯托弗打的,他是佩罗的得力助手,现在则是西蒙斯同分散的营救队之间的纽带。斯托弗去睿侠无线电用品商店购买了六部五频道双向无线电通话器、十个充电器、一组电池,以及可以通过仪表盘上的点烟器运行无线电通话器的装置。他将这些东西交给博尔韦尔,让他在伦敦同斯卡利和舒维巴赫会合,然后一同去伊斯坦布尔。
“有班机到边境地区吗?”
行驶到塔布利兹北部几公里的时候,他们遇到了第一个麻烦——他们被一个路障拦下来了。路障做得很业余,只是将两棵树横放在路上,车不能高速通过,但可以减速绕行。路障旁站着手持斧子和棍子的村民。
然而,“菲什先生”毕竟是小商人。博尔韦尔理解小商人——他的父亲就是——小商人只认两种东西:实话实说和真金白银。拿出真金白银可以破解“菲什先生”对EDS公司的“守财奴”印象,而实话实说则可以否认他们是罪犯。
科伯恩盯着男孩发白的指节想,但愿这小流氓不会扣下扳机。
让科伯恩恐惧的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用枪指着他。科伯恩不敢动弹。
只剩下土耳其一个选择了。
他们下车转了一圈。空气清新冷冽。西蒙斯指着山坡说:“看见车辙印了吗?”
“菲什先生”在给博尔韦尔难堪,博尔韦尔猜得出为什么,原因有二:首先,上一次撤离行动中,“菲什先生”贡献很大,但唐·诺斯沃西只给了他一百五十美元小费,在博尔韦尔看来,这点钱少得可笑(“我不知道该给他多少!”诺斯沃西说,“他做的单子是两万六千美元。我该给他多少小费?百分之十?”)。
事到如今,伊尔斯曼似乎是博尔韦尔可能找到的最佳人选。博尔韦尔同意了报价,伊尔斯曼打开了一瓶苏格兰威士忌。
“菲什先生”摇头道:“在土耳其,个人拥有飞机是犯法的。”
他们最终来到了城市陌生区域一座破破烂烂的大型公寓楼前。楼里没电——就像德黑兰一样!——“菲什先生”花了些时间才在黑暗中找到正确的房间。一开始没人应门。他本打算无声无息,但现在却功亏一篑,因为他不得不在门上用力拍打半个小时,整栋大楼的住户都出来看到了他们。博尔韦尔站在那里,感觉自己就像是哈莱姆区美国纽约市的一个区,居民大都为黑人。的白人。最后,一个女人开了门,他们进了屋。
“我们不会做任何违法的事。同样,我们也不想招惹他们来调查。就这么定了:包机。去确认价格,以及什么时候可以包,但要阻止别人预订。同时,我想要进一步了解陆路去那儿的方法。如果你不想护送我,那随你,但你得给我找一个愿意护送我去的人。”
不过,杰克逊似乎永远没机会越狱了。他在巴黎空等了一个星期,终于接到了西蒙斯通过达拉斯方面下达的指令:让他去科威特。
“菲什先生”是一个能耐非凡的商人,博尔韦尔边取出行李边想。在这个极度贫穷的国家,他必须足够聪明,才能在兴旺的旅游业中分得一杯羹。上次的撤离行动表明,他有足够的胆识去做比发机票和订房间更多的事。既然他能将所有人的行李弄过海关,那他显然就认识能打通政府关节的人。他还帮忙解决了被收养的伊朗婴儿没护照的问题。EDS公司的错误是,认清了他是唯利是图的商人,却忽略了他非凡的能力。这种能力被他的外貌所掩盖——他很胖,穿着土褐色的衣服。博尔韦尔认为,在吸取过去的教训的基础上,他能对付“菲什先生”。
结果,营救队最后决定通过陆路逃走。
也许伊尔斯曼是在赚外快。八千美元在土耳其是一笔大数字。伊尔斯曼甚至可能告诉他的上级他要干什么。毕竟,如果博尔韦尔所说是真的,那帮助美国人就没错;如果博尔韦尔在撒谎,那确认他真实目的的最佳方法就是随他去边境。
他判断逃亡的最佳用车是英国路虎揽胜,这种车介于吉普和旅行车之间。德黑兰现在没有汽车专卖店或二手车店,所以科伯恩把弄两辆路虎揽胜的工作交给了“摩托男”。“摩托男”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一如既往的巧妙。他在藏书网纸条上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和一段话:如果你想卖你的路虎揽胜,就打这个电话。然后骑摩托车全城转悠,一看到街上停着路虎揽胜,他就将一张纸条压在刮雨器下面。
“不,我是美国人。”科伯恩说。
一个村民开始搜科伯恩的身,男孩终于放下了枪。
马吉德停下车,他们全都下了车。
房间异常宁静。
博尔韦尔很生气。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走到这一步——难道西蒙斯认为找到这些人很容易?如果你要经过强盗横行的山区,除了强盗还有谁肯护送你?但西蒙斯是老大,博尔韦尔只能让“菲什先生”另觅人选。
“这没什么大不了——”
几天之后他回来了,报告说,只要给钱,你就会一路通畅。你可以到波斯湾,然后购买或租一条船。他不知道在科威特下船之后会发生什么。
他们坐下来,那个女人——博尔韦尔猜她是伊尔斯曼夫人——端上茶来,跟德黑兰的习俗一样!通过“菲什先生”的翻译,博尔韦尔解释了他遇到的问题。伊尔斯曼半信半疑。他反复询问博尔韦尔关于两名美国逃犯的事。博尔韦尔怎么肯定他们是无辜的?为什么他们没有护照?他们带什么东西进土耳其?最后,他似乎判定博尔韦尔对他实话实说,没有欺瞒,于是答应把保罗和比尔从边境弄到伊斯坦布尔,价钱是总共八千美元。
“什么都没有。”
路上西蒙斯都在同马吉德和教授交谈。尽管听上去只是随便聊聊,但科伯恩早已熟悉西蒙斯的手段,他知道,上校是在试探这两人,看他们是否值得信任。目前看来,他们似乎过关了,因为西蒙斯开始不时暗示此行的真实目的。
斯托弗还给了他四万美元现金,用于日常开销、贿赂和其他用途。
这是一个又小又脏的房间,塞满了古老的家具,昏暗的房间中只点着两根蜡烛。伊尔斯曼是一个矮胖的男人,与博尔韦尔年纪相当,三十五岁上下。伊尔斯曼已经有好多年站起来的时候看不见自己的脚了——他太胖了。他让博尔韦尔想起了电影中典型的胖警察形象,穿着过小的西装和汗湿的衬衣,一条皱巴巴的领带缠绕在原本脖子所在的地方——他的脖子短得都看不见了。
同第一个一样,这个路障也很业余,被村民把守,但这一次,站在树干后面的衣衫褴褛的男人和男孩都拿着枪。
“他们是我的搭档。我没什么好对他们隐瞒的。”
“我需要同你谈谈。”博尔韦尔说。
博尔韦尔答应扔掉无线电通话器。西蒙斯无穷无尽的耐心会造成一个问题:越是拖延问题越是多。现在斯卡利和舒维巴赫都无法返回伊朗了,西蒙斯手上仍然没有无线电。不过,西蒙斯始终按兵不动。“菲什先生”指出,从伊朗可以通过两处边境进入土耳其,一处是色罗,另一处是巴扎干。西蒙斯选择了色罗。“菲什先生”说,巴扎干是一个更大、更文明的地方,大家在那儿会更安全点儿。西蒙斯说不行。
西蒙斯一直最看好土耳其。到土耳其边境的距离比到科威特的少。西蒙斯了解土耳其,他五十多岁的时候,曾在那里服役,训练土耳其军队。他甚至能讲一点土耳其语。
科伯恩可以乘一辆路虎揽胜合法穿越边境,与博尔韦尔会合。博尔韦尔已在土耳其一侧准备好了另一辆车。西蒙斯、波赫、保罗和比尔将跟着走私者骑马穿过边境。所以他们需要手枪——以防走私者在山中决定“丢弃”他们。他们将在另一侧同科伯恩和博尔韦尔会合,一同驶往最近的美国领事馆,给保罗和比尔办理新护照,然后飞往达拉斯。
那是一把骆玛手枪。男孩看上去十六岁。他很可能今天才第一次手持武器,科伯恩想。拿着枪的业余枪手是危险的。男孩捏得很紧,连指节都发白了。
“菲什先生”大惊失色。“你不知道。”他说,“那里相当危险,住着库尔德人和阿塞拜疆人。他们是野蛮的山里人,不服从任何政府。你知道他们在那边是怎么谋生的吗?走私、抢劫、谋杀。我个人绝没有胆子去那儿。你是美国人,如果你去那儿,你就永远也回不来了。永远。”
出科霍伊后,他们转而南行,绕过湖的顶端,然后沿着西岸驶往雷扎耶郊区。
他们发现了一个小边境检查站,只有两个警卫。那里有一个海关仓库,一个称货车重量的地秤,以及一个警卫室。路上拉着一条低矮的铁链,一头固定在岗哨上,一头固定在警卫室的墙壁上。铁链外面是两百码无人之地,然后是土耳其一侧的小边境检查站。
这是个好计划,科伯恩想。现在他意识到,西蒙斯坚持选择色罗而不是巴扎干是对的,因为从一个更文明、人更多的区域偷偷越过边境会很困难。
他去了机场,观察移民局官员。他很快就发现,他们非常严格。数百没有护照的伊朗人飞入科威特,然后被他们戴上手铐,装进下一趟回伊朗的飞机。杰克逊判定,保罗和比尔无法乘飞机进入科威特。
也许是因为他留着红色络腮胡,戴着黑色羊毛小帽。
村民搜九-九-藏-书-网了西蒙斯、马吉德和教授的身。紧盯着男孩的科伯恩听见马吉德说:“他们是在检查我们是否带有武器。”他们携带的唯一武器是科伯恩藏在背后衬衣下的一把带鞘的小刀。
“不过,包机实在太不寻常了,肯定会引起当局的注意……”
不知道他们发现小刀后会怎么办?
“好,我们从头开始谈。”博尔韦尔说,“EDS公司的人在这儿的时候,你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善待孩子,为我们做了不少工作。他们离开时,我们没有恰当地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对此我们非常羞愧,我必须加以弥补。”
现在,“菲什先生”认为,EDS公司的人是守财奴,而且是危险却业余的罪犯。
第二,帕特·斯卡利曾经用“走私录像带”的谎言来欺骗“菲什先生”。博尔韦尔猜,“菲什先生”不是笨蛋,也不打算犯罪,他当然拒绝参与斯卡利的计划。
博尔韦尔离开前的晚上,他的妻子在钱的问题上跟他吵了一架。他在去巴黎之前,背着她从银行取了一千美元——他喜欢带现金——她随后发现账户上只剩很少的存款。博尔韦尔不想向她解释为什么他拿了钱,以及这些钱是怎么花的。玛丽坚称自己需要用钱,博尔韦尔对此并不太关心——她同好朋友住在一起,他知道她会得到照顾。但她对他的漠不关心并不买账,而他不想惹她不高兴——每次她一坚持他就会退让。他走进卧室,取出装着无线电通话器和四万美元的箱子,从中拿出五百美元。玛丽也进了屋,看到他在数钱,还有箱子里装着的东西。
他们一大早就离开了德黑兰,后备箱里放着一罐五十五加仑的汽油。刚开始的一百英里,在到卡兹文之前,都可以走现代高速公路。卡兹文之后,就是一条两车道沥青路。山坡覆盖着白雪,但路本身是干净的。如果接下来的路都是这样,那他们一天就能开到。
在科霍伊郊外,他们又遇到了一个路障。
“我要入住喜来登酒店。”博尔韦尔说,“也许我们能谈谈。”
他选择从色罗穿越边境,而去色罗有两条线路。他之所以选择色罗,是因为它是位于一个小镇的乏人问津的边境检查站。那里人很少,防守也非常薄弱,而“菲什先生”推荐的另一个选择巴扎干要更繁忙。离色罗最近的城市是雷扎耶。从德黑兰到雷扎耶的路上横亘着雷扎耶湖,此湖长一百英里——你只能开车绕过它,要么朝北,要么朝南。朝北的线路经过更大的城镇,路要好些。所以西蒙斯倾向于朝南的线路,前提是路可以走。他决定,在这次侦察行动中两条路都试试,去时走北线,回来时走南线。
格伦·杰克逊是猎人,也是浸礼会教徒,还是“火箭男”。他高超的数学头脑和在压力下保持镇静的能力让他进入了NASA,在休斯敦的载人宇宙飞船中心的任务控制中心担任飞行控制员。他的工作是设计和操作计算飞行运动轨迹的电脑程序。
“菲什先生”在一个开放式办公室同他会面,旁边还坐着三四个其他人。
他们又找到一个人护送博尔韦尔去边境。“菲什先生”有一个同事,此人的姐夫在土耳其国家情报组织工作,该组织相当于土耳其的中情局。这名秘密警察叫伊尔斯曼。他开了证明信之后,博尔韦尔就可以在强盗横行的地区得到军队的保护。“菲什先生”说,如果没有这样的证明信,普通民众不仅会遭到强盗袭击,还有可能受到土耳其军队的威胁。
博尔韦尔认为他也许在夸大其词。“就算再危险我也必须去。”他说,“我能购买一架轻型飞机吗?”
不一会儿,马吉德挥手叫停了对面来的一辆车。教授同这辆车的司机聊了几分钟,然后告诉他们说,下面一个叫科霍伊的镇子是反国王的。西蒙斯从挡风玻璃上摘下了国王照片,以阿亚图拉·霍梅尼的照片替代。此后,他们经常拦下对面来车,根据当地的政治倾向改换挡风玻璃上的照片。
“你们说了些什么事?”科伯恩问。
“看看你周围。”西蒙斯说。
教授指引他们绕远路进城,所以没遇上路障。从德黑兰开到这儿用了十二个小时。再行驶一小时就能抵达色罗的边境检查站。
“够了。”她看了看箱子,然后看了看她丈夫,“我不会问你要去干啥的。”她说,然后出去了。
营救队的其他成员在世界各地焦躁不安的时候,西蒙斯和科伯恩正驾车从德黑兰赶往土耳其边境。
上午,马吉德和教授驾车前往边境,回来报告说,路上没有路障,相当安全。然后,马吉德进城找人买武器,西蒙斯和科伯恩去了边境。
“我名叫拉尔夫·博尔韦尔,我为EDS公司工作。”博尔韦尔开口道,“我想你认识我的女儿,斯泰茜·伊莱恩和凯夏·妮可。”撤离者停留在伊斯坦布尔时,他的两个女儿同“菲什先生”的女儿一起玩耍过。
“我同你谈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假设他们乘船过来,但他们没有护照,到了之后能获准离开吗?杰克逊去见美国领事,说他的一个孩子把护照弄九_九_藏_书_网掉了,并询问补办程序。美国领事不着边际地同他聊了很久,说科威特人在发放出境签证时,会有办法检查你是否是合法入境的。
这个问题要问格伦·杰克逊。
“一样。”
他亲自帮博尔韦尔登记入住,还帮他要了个好房间,然后答应晚上在酒店咖啡馆共进晚餐。
往北是苏联,一个不友好的国家。往东是阿富汗,同样不友好,还有巴基斯坦,但它的边境太远了——几乎有一千英里,主要的路途在沙漠之中。南边是波斯湾,经过五十到一百英里的水路便是友好的科威特。他们看好这条路。西部是不友好的伊拉克,西北部是友好的土耳其。
“我跟你去。”“菲什先生”说。
他们回到路虎揽胜里,开车返回雷扎耶。那天晚上,西蒙斯向科伯恩解释了他的方案。
西蒙斯让科伯恩派一个可靠的伊朗员工驾车驶往波斯湾,去确认路途是否通畅,行经的乡村是否安宁。科伯恩让“摩托男”——因他骑摩托车在德黑兰飞驰而得此绰号——担当这一任务。“摩托男”同拉西德一样,是系统工程师,大约二十五岁,身材矮小,反应灵活。他在加利福尼亚的学校学过英语,能用任何美国方言讲话——南方口音,波多黎各口音,等等。尽管他没有大学学历,但EDS公司还是雇佣了他,因为他在能力测试中得分极高。EDS公司的伊朗员工参加大罢工后,保罗和科伯恩召开了一次大会,同他们商量此事。“摩托男”的发言震惊了在座的所有人,因为他强烈抨击了伊朗同事,坚定地支持公司管理层。他毫不隐瞒自己的亲美立场,但科伯恩非常肯定,“摩托男”同革命者有联系。某天他找基恩·泰勒要一辆车,泰勒给了他一辆,第二天他又要一辆,泰勒也满足了他。“摩托男”总是骑他的摩托车——泰勒和科伯恩非常肯定,那些车是借给革命者用的。他们不在乎——让“摩托男”感激他们,这更重要。所以,为了报答以前的恩惠,“摩托男”答应去波斯湾走一趟。
“你怎么知道那个村子有走私者?”
男孩的枪口依然对着他。
他在空军的九年里从未亲临战斗,尽管他大体对此满意,但也让他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具备实战能力。营救保罗和比尔的行动给了他找到答案的机会,但西蒙斯将他从巴黎派回了达拉斯。他以为自己又要当地勤的时候,新的命令下来了。
西蒙斯打出的口号是:侦察。他要在同保罗和比尔开始逃亡前熟悉每一寸逃亡路线。那一带是否安宁?警察力量如何?冬天路能走吗?加油站开不开?
他飞到科威特,搬进鲍勃·扬的房子。扬去德黑兰协助谈判组了,他的妻子克丽丝和刚出生的孩子在美国度假。杰克逊告诉代替扬担任执行经理的马洛伊·琼斯,他是来协助EDS公司为科威特中央银行进行初步研究的。他像模像样地做了点“研究”,然后就开始四处打探。
检查并不彻底,他们没有发现小刀。
马吉德和教授同村民谈话。教授出示了他的大学身份证,还说车上的美国人是来帮助他们做研究项目的。显然,营救队同保罗和比尔逃亡时,需要也带上几名伊朗人,以处理诸如此类的问题。
他从机场直接来到旅行代理人“菲什先生”的办公室。
然后,他将拉尔夫·博尔韦尔派去伊斯坦布尔。
“那就对了,这里没有农业,没有工业。你认为这些人是靠什么过活的?他们都是走私者。”
博尔韦尔扫了一圈房间。“我想同你私下谈谈。”
他意识到他与同龄的男生大不一样是在进大学之后。同龄男生因为能赌博、喝酒、同女人约会而兴奋不已,而他对赌徒、醉鬼和妓女早就司空见惯了。于是他退了学,加入了空军。
前提是,他们能开始逃亡。
“你看见了什么?”西蒙斯说。
科威特和土耳其是他们中意的目的地。
“好,说吧。”
“菲什先生”看到无线电通话器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他告诉博尔韦尔,在土耳其拥有无线电发射器是违法的。即使持有普通的晶体管收音机也必须到政府登记,以防其被恐怖分子用于制造无线电通话器。“你不知道自己是多么引人注意吗?”他对博尔韦尔说,“你每个星期的电话费是两千美元,而且你用现金支付。你看上去就不像是来这儿做生意的。女佣肯定已经见过无线电通话器,而且有所议论。你现在肯定已被监视起来了。别想营救你在伊朗的朋友了——你在这儿就会被投入监狱。”
博尔韦尔第二天就走了。他在伦敦同舒维巴赫和斯卡利会合,将五部无线电通话器交给他们,将另一部留给自己,然后飞往伊斯坦布尔。
他认为我是俄国人,科伯恩想。
博尔韦尔不知道伊尔斯曼是否真是情报人员。对真的情报人员来说,将美国人“走私”进来只不过是有趣的消遣。假设伊尔斯曼真是国家情报机构的人,在他们来这儿的路上,“菲什先生”为何担心有人跟踪他们呢?
他们第二天回到了德黑兰。他们出发得很晚,大部分行程都在晚上,为的是九九藏书能在宵禁解除后的早上抵达。他们这次走南路,经过了名叫马哈巴德的小镇。那是一条穿越山区的泥泞单行道,他们遇到了各种糟糕的天气——雪、冰、大风。然而,路毕竟是能走的,西蒙斯决定逃亡时走这条路,而不是北边那条路。
“菲什先生”并不怎么热情。
他们继续上路,在狭窄但路况不错的乡村道路上行驶了一下午。一百英里后,他们进入了塔布利兹。那里正在举行示威,但同他们在德黑兰常见的暴力冲突不同。他们甚至觉得去市场上转转也是安全的。
不过,几天之后他就向博尔韦尔介绍了一个有亲戚在山区做土匪的人。“菲什先生”小声说,此人是罪犯,而且他长相不善——刀疤脸,小眼睛。他说他可以确保博尔韦尔安全抵达边境并返回,还说如果有必要,他的亲戚可以带博尔韦尔穿过边境去伊朗。
陆上有六条逃亡线路。
杰克逊让洛弗尔第三次报上数据。结果是一样的。洛弗尔说:“哦,等等,我好像读错了……”
科伯恩现在还不知道西蒙斯脑子里在想什么。西蒙斯同佩罗和拉西德聊天的时候他不在场,而西蒙斯也没有主动提供多少信息。据科伯恩已掌握的情况,三种替代方案——藏入汽车后备箱,软禁在家时脱逃,攻陷“巴士底狱”——似乎都不靠谱。而且,西蒙斯根本没有去推进这件事,只是一个劲儿地坐在德沃兰奇克家里无休无止地讨论细节。但科伯恩却没有因此而不安。他毕竟是一名乐观主义者,而且他同罗斯·佩罗一样,认为不应该质疑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营救专家。
他们重新钻进车里。
“我去想办法。”
博尔韦尔数给了她五百美元,对她说:“这么多钱够用了吧?”
村民们让他们通过了。
这些都不能同越狱同日而语。
前途黯淡。杰克逊给达拉斯的梅夫·斯托弗打电话,报告说科威特这条路走不通。
博尔韦尔打电话给达拉斯,将计划告知梅夫·斯托弗。斯托弗用密码将消息转告科伯恩,科伯恩告诉了西蒙斯,但西蒙斯否定了这一方案。他指出,如果这家伙是罪犯,那我们就不能相信他。
村民相信了科伯恩和西蒙斯是来做科学研究的。“他们为搜老人的身道歉。”马吉德说,“老人”指的就是西蒙斯,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一名年迈的伊朗农民。“我们可以走了。”马吉德补充道。
“俄国佬。”男孩说,“俄国佬。”
“那直升机呢?”
他们在教授家里过夜。那是一座位于城郊的两层别墅。
科伯恩随西蒙斯的手指望过去。边境检查站背后不远处的雪地中,一辆小篷车刚刚穿越边境,与检查站相隔之近,简直是没把警卫放在眼里。
“他怎么说?”
在酝酿三种方案的同时,西蒙斯集中精力研究了“逃出伊朗”的路线。
同时,斯卡利和舒维巴赫也飞到了伊斯坦布尔。
拉尔夫·博尔韦尔在酒吧中长大。他的父亲本杰明·拉塞尔·博尔韦尔是一个坚强而独立的黑人,经营许多小生意:杂货店、房屋出租、走私酒水,但占比重最大的是酒吧。本本杰明的昵称。·博尔韦尔养孩子的理论是:如果他知道孩子在哪儿,他就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所以他将儿子们都置于自己的视野之内,也就是说,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待在酒吧里。这谈不上是像样的童年,拉尔夫觉得自己好像从一开始就过着成年人的生活。
他以每辆两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两辆路虎揽胜,他还为几乎所有可能出现的大修购买了工具和备用零件。
这是个问题,但并非不能解决:一旦进入科威特,保罗和比尔就能脱离达德加的掌控,美国大使馆当然会把护照还给他们。主要问题是:如果他们能抵达伊朗南部,登上小船,那在登陆时是否不会被发现?
科伯恩害怕了。他在越南曾数次遭遇枪击,但现在让他害怕的是,他可能不明不白地死于擦枪走火。
那晚用餐时,博尔韦尔告诉“菲什先生”,他想去伊朗和土耳其边境接一些从伊朗过来的人。
科伯恩看了一圈,周围都是白雪覆盖的山坡。
教授说,塔布利兹周边的农村是支持国王的,所以在开拔前,西蒙斯将一张国王的照片贴在了挡风玻璃上。
西蒙斯和科伯恩带了两个伊朗人同行:马吉德和马吉德的一个堂兄,后者是雷扎耶当地某农业大学的教授。教授来德黑兰是为了将他的妻儿送上飞往美国的飞机——西蒙斯骗他说,可以送他回雷扎耶。
“他说他可以安排。”
他将这些情况都报告给西蒙斯。西蒙斯对机场已经产生不安,科伯恩发现的困难强化了他的偏见。机场周围总是有警察和军队,一旦出了岔子就会无路可逃——机场本来就被设计成能阻止人们去不应去的地方。在机场,你总是将自己置于他人手中。而且,如果通过机场离开,最大的敌人就是逃亡者本身——他们必须非常冷静。科伯恩认为保罗和比尔有能力应对这种事,但将自己的判断告诉西蒙斯是没有意义的——西蒙斯总是独立判断一个人的品格,而他从未见过保罗和比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