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三节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他不禁怀疑,一个人的运气是有限的。他觉得自己的运气就像沙漏里的沙,正在缓慢却稳步地消耗掉。要是他的运气用完了该怎么办?
他们曾在伦敦度过欢乐的时光。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将住在沙威酒店(玛戈喜欢克拉里奇酒店,但佩罗不喜欢——那里的暖气开得太大,而开着窗户睡的话,会被外面布鲁克街彻夜不绝的来往车流声吵醒)。他和玛戈将观看戏剧和音乐会,前往玛戈最喜欢的伦敦夜总会安娜贝尔。那几天他们将乐享生活。
他想起了玛戈。她在这场危机中的表现与多年前她在关注战俘运动中的表现一致——她理解丈夫的责任意识,从不抱怨。所以他可以集中精力处理必须处理的事情,排除一切导致不作为的消极思想的干扰。能有她为伴是他的幸运。他想起了自己有幸得到的一切——好父母,进入海军军官学校,遇到玛戈,孩子聪明可爱,创建EDS公司,招募到优秀的员工,就像那些留在伊朗的勇敢的志愿者……
“倘若保罗和比尔拿着这些护照通过边境,他们肯定会犯法。”
他拿着佩罗的护照,在一个为泛美航空公司工作的伊朗朋友的陪同下,前往护照检查点。那个伊朗人解释说,有一名非常重要的人物要过来,希望能提前检查完护照。检查点的官员殷勤地翻了翻装着“扣押名单”的活页夹,说佩罗先生的护照完全没问题。加拉格尔带回了这个好消息。
其中一个柜台后面负责的女孩正在专心看一本平装书。佩罗朝她走去,将自己的护照和黄色出境表递过去。出境表顶端写着他的名字。
飞机驶入跑道,慢慢加速。
他坐下来,但却如坐针毡。女孩随时可以读完书,或者厌倦读下去,开始核对扣押名单和黄色表格上的名字。然后他们——警察、士兵或者99lib•net达德加的调查员——就会来抓他,把他关进监狱,而玛戈会像鲁丝和艾米丽一样,不知道自己是否还会见到自己的丈夫。
“我告诉所有撤离者,我需要他们的护照,以便将他们的财物从德黑兰运回来。我搞到了一两百张护照,我选出了最合适的八张。我伪造了一封美国的某人写给德黑兰的某人的信,说:‘你让我归还八张护照给移民局看,现在我托人带给你了。’这样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带了八张护照,我就把这封信拿出来。”
身材魁梧的西蒙斯蜷在扶手椅里,下巴上布满雪白的胡须,头发也长得很长。他一如既往地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满足地猛吸着烟头。
飞机晚点了。
“你见过新监狱了吧?”佩罗说。
飞机朝科威特降落。他离开了伊朗领空——他脱逃成功了。
他融入人流,朝登机口走去。那里将进行安全检查。他被搜了身,然后被示意前进。
“方案三,”西蒙斯继续道,“这个国家正在爆发革命,而革命是可预期的。每次都重复同样的事。你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发生这些事,但它们早晚都会发生。而其中一件事就是,暴徒会袭击监狱,释放里面所有的囚犯。”
“那你们是怎么做的?”
“好。”佩罗站起身。在失败看似不可避免时,西蒙斯鼓励佩罗坚持再多做一次努力,佩罗有时也如此激励员工,“我明天就走。”
“好吧。”这个问题就留给西蒙斯自己决断吧,佩罗很乐意委托他负责。实际上,佩罗甘愿全权委托西蒙斯。西蒙斯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合适做这件事的人,佩罗完全信任他,“我能做什么?”
那天晚上,佩罗前去见西蒙斯。
盖登的行李箱里有八张护照,这些护照的主人都是与保罗和比尔相似的EDS公司管理人员。
九九藏书网西蒙斯点头,说:“这就是我说的三个替代方案。当然,当前我们还没法选定采用哪一种——三者我们都必须做准备。不论哪种情形首先出现,我们都必须做好应对。只要保罗和比尔落入我们手里,我们所有人就立刻离开这个该死的国家。”
EDS海外公司的总裁、和蔼可亲的比尔·盖登将来德黑兰,代替罗斯指挥谈判组。盖登之前从达拉斯来过一次德黑兰,但在听到邦妮·弗雷沙克的警告之后撤到了巴黎。现在,他同佩罗一样,决定冒一冒险。他的航班碰巧在佩罗等待起飞的时候抵达,于是两人做了交谈。
“方案二,谈判组。如果他们能将保罗和比尔从牢房放出来,软禁在家中或者达成类似的目标,我们就能强行将他们带走。让泰勒等人集中精神策划方案二。即便答应伊朗人提出的任何条件也要将他们弄出监狱。假如他们被软禁在家中并受人监视,我们就设计新的营救方案。”
“到那一步的话,我们都会犯法。”
舱门关闭,飞机开始滑行。
他每隔几秒就会扫一眼信息牌,上面仍然显示“延误”。
陪他去机场的里奇·加拉格尔去询问当局是否打算为难佩罗。这种事加拉格尔之前干过。
为了尽量缩短在机场耗费的时间,他直到最后一分钟才离开酒店。他打电话给机场,询问飞机是否能按时起飞,机场说能。
“我也这么看。”
“他们?”西蒙斯说,“我不是说他们不诚信,只是他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我不会太依赖他们的承诺。”
为安全起见,他等到天黑了才出发。他穿着慢跑服,脚蹬网球鞋,外面套着一件黑色商务大衣。基恩·泰勒替他开车。
他首先穿过一扇乘客专用门,机场工作人员检查了他的登机牌。他沿着一条走廊来到一个小房间,支99lib.net付了一小笔机场税。然后,他看见右手边有一排检查签证的柜台。
是吗?佩罗心中犯疑。
佩罗好奇地问:“是吗?”
飞机加油的时候,他来到打开的舱门旁,站在那里,呼吸新鲜空气,对不停催他返回座位的空姐全然不顾。跑道上吹来一阵宜人的微风,摆脱坐在他两侧的胖子让他舒服多了。空姐终于放弃,去做别的事了。他看着夕阳西沉。真不知我的运气还剩多少呢,他想。
广播通知,佩罗的航班即将出发。他对盖登和泰勒告别。泰勒开车把他送到机场,等会儿又要开车将盖登送到凯悦酒店。然后,佩罗就去验证自己有没有被列入“扣押名单”。
“是的。你的一个伊朗员工正在写这个人的简明报告。”
佩罗走进候机室。
佩罗点头。“言之有理。”
我马上就要成功脱逃了,他登机时想。他坐在两个胖子中间的经济舱座位里——这架飞机上全是经济舱。他想,我成功了。
佩罗说:“我还以为我们要给他们弄假护照呢。你有办法搞到吗?”
前提是,他能离开伊朗。
佩罗依然保持着警醒。如果他们要逮捕他,就会狡猾地欺骗加拉格尔。
“莫哈利将军。”
根据德黑兰的传统,德沃兰奇克的家被安排在一座两层楼房的底层,楼上住着房东。泰勒和营救队的其他人离开房间,留下佩罗单独和西蒙斯相处。佩罗厌恶地打量着客厅。显然托妮·德沃兰奇克在的时候将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但现在住这儿的五个大老爷们儿都对打扫房间没有兴趣,房间肮脏而混乱,空气里弥漫着西蒙斯的雪茄味儿。
佩罗的好心情很快消失了。他进监狱探视了,藐视了达德加,鼓舞了保罗和比尔。然而,所有的牌依然握在达德加手上。在德黑兰六天之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对华盛顿施九*九*藏*书*网加的政治压力无效了——伊朗的旧政权已经摇摇欲坠,无力控制局面。即便他支付了保释金——要做到这一点还必须解决许多问题——保罗和比尔也无法离开伊朗。而西蒙斯的营救计划也因为保罗和比尔被转移到新监狱而派不上用场。现在似乎全无希望了。
午饭时间过去了,下午时光也渐渐流逝。他开始相信他们不会来抓他。
下午六点,终于通知登机了。
他头一小时都焦急地坐在椅子边缘。
佩罗心情好转。这个大块头的男人总能带给周围的人信心。几分钟前,佩罗还几近绝望——现在西蒙斯却在冷静地列举解决问题的新办法,仿佛转移监狱、天价保释金、伊朗政府的崩溃只是小困难,而不是大灾难。
“是的,我们有办法。”盖登说,“如果你立刻就要护照,那你可以带着所有材料去达拉斯的法院,他们会把所有材料装进信封,你再拿着信封去新奥尔良,那儿的人就会发放护照。那种信封只是用透明胶封口的普通政府信封,你可以在去新奥尔良的路上打开,取出照片,用保罗和比尔的照片替换,再重新封上信封,然后,保罗和比尔的假护照就搞定了。但这么做是违法的。”
“见过了。”西蒙斯用沙哑的声音说。
飞机起飞了。
西蒙斯继续道:“方案一,我知道监狱里停着车。我们可以将保罗和比尔藏在一辆车的后备箱里带出来。作为这个方案的一部分,或者作为其预备方案,我们可以贿赂或者敲诈管理监狱的将军。”
这里就是有“扣押名单”的地方。
“我们预先设想的正面袭击现在已经不值一提了。”
“你有什么看法?”
然后他开始听天由命。如果他们要抓他,那就来吧,他对此无能为力。他开始看杂志。接下来一小时,他读完了公事包中的所有东西。然后他开始同www.99lib.net坐在他旁边的人交谈。佩罗了解到此人是英国工程师,在伊朗为一家大型英国公司做项目。他们聊了一会儿,然后交换了杂志。
“嗯。”
他一向走运。
“回美国去。首先,你在这儿很危险。其次,我需要你在美国配合。我们最终可能不是乘预定的航班离开伊朗。我们甚至可能根本不会坐飞机。你得在边境接我们——伊拉克、科威特、土耳其或者阿富汗——而这需要组织协调。回家吧,做好支援的准备。”
他打电话给玛戈,约她在伦敦见面。他想同她单独待几天——一旦营救行动展开,他们可能就很难单独相处了。
他在十点前几分钟办理手续。
“不错。”佩罗担心自己该如何离开这里,而把保罗和比尔弄出去的风险要大得多,“美军答应帮忙——”
“接下来可以采取几种替代方案。”
营救队已经搬离了泰勒的房子。泰勒同达德加见过面,达德加开始审查EDS公司的资料——西蒙斯推断,达德加有可能突袭泰勒的房子,寻找罪证。所以,西蒙斯、科伯恩和波赫现在住在比尔·德沃兰奇克和托妮·德沃兰奇克的家里,德沃兰奇克夫妇已返回达拉斯了。营救队的另外两名成员——帕特·斯卡利和吉姆·舒维巴赫——也从巴黎飞到了德黑兰。这两个身手不凡的矮个子原本承担侧翼防卫的任务,但现在,原来的营救方案都没用了。
佩罗站起身。如果他们现在来抓我……
女孩拿起黄色的表格,打开护照,盖了章,把护照还给了他,然后又接着看书。整个过程中都没有看他一眼。
几个小时后,佩罗想,我就会和玛戈同处一间漂亮的宾馆套房——或者我会被关进伊朗监狱。他将这个念头赶出脑海。
他订到了英国航空公司200号航班,1月20日上午十点二十分出发,从德黑兰经科威特到伦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