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一节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比尔看着保罗。保罗瞪着两名大使馆工作人员,气得都快炸了。“你们不打算把我们从这儿弄出去吗?”保罗问。
他环顾四周,开始感觉好点儿了。这个牢房比地下室文明多了,更清洁,也更明亮,尽管墙壁和地毯都是灰色的。各牢房的门都没锁,囚犯们能自由走动。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
十点,电视节目结束。囚犯返回各自的牢房。狱友们将毛巾和布条挂在床铺上阻挡光线——这里同楼下一样,电灯会亮一晚上。勒伽巴说,保罗和比尔可以让来访者给他们带床单和毛巾。
他们跟随警卫穿过院子。乔丹和洛伦森是大使馆的低级职员,比尔暗忖。为什么戈尔兹没来?大使馆似乎认为将他们弄出来是EDS公司自己的事——派乔丹和索伦森来就是想告诉伊朗人,大使馆关注这个案子,但同时也想让保罗和比尔知道,美国政府不可能提供多少帮助。我们是大使馆不愿理会的麻烦,比尔气愤地想。
勒伽巴对他们被捕的原因有一个假设:“国王拿我们当替罪羊,向民众显示他在切实打击腐败。但他选中了一个没有腐败的项目。他没什么好打击的,但如果释放了我们,就会显得他手软。倘若他去查查建筑行业,就会发现多得难以置信的腐败……”
保罗耸肩道:“我还指望你能告诉我呢。”
比尔用薄薄的灰毛毯盖住身子,平静下来,努力入睡。我们得在这儿待一段时间了,他无奈地想,我们必须努力活下去。我们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勒伽巴九*九*藏*书*网将保罗和比尔介绍给其他狱友,这些人看上去都很友好,比地下室的囚犯善良得多。房里还有几张空床位——这里没有楼下的牢房那么拥挤——保罗和比尔被分配了门口两侧的两个床位。比尔睡中铺,保罗又要睡在地板上。
保罗和比尔用索伦森和乔丹带给他们的电动刮胡刀刮了胡子,然后到了中午的吃饭时间。走廊的墙壁上有一个被帘子遮住的凹槽。囚犯从那里取出油毡垫子和廉价的餐具,将垫子在牢房地板上摊开。午餐是煮米饭,一点羊肉、面包和奶酪,还有茶和百事可乐喝。他们在地上盘腿就餐。对向来注重饮食品质的保罗和比尔来说,这是一顿凄惨的午餐。但比尔觉得自己胃口不错——也许是更干净的环境所致吧。
比尔站起身。
希望在比尔心中陡然升腾,他们终于要被释放了。
“我不需要什么。”保罗说,“我并不打算在这里待很久。”
沿着长长的走廊往回走,他们经过自己的五号牢房和另外两间牢房,然后进入大厅。比尔先前瞥见有书架的房间原来是警卫办公室兼图书室,既有英文书,也有波斯语的书。图书室旁边是另外两个牢房。牢房对面是浴室,有水槽、淋浴室和卫生间。卫生间是伊朗式的——就像中间开着排泄孔的冲水槽。比尔发现不能享受期待中的淋浴,因为通常这里不提供热水。
乔丹说:“那就到这里吧……”他转头看着警卫。
“你们必须通过伊朗法律系统的审判。你们的律师—
www.99lib.net
—”
“我给你弄来。”索伦森保证道。
六点钟,他们返回牢房吃晚饭。晚饭很粗陋,不过是中午的剩饭捣碎后抹在面包上,只是茶更多了。
午餐后,又有人来见他们——他们的伊朗律师。律师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被捕,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他们。这是一场毫无条理、令人沮丧的对话。反正保罗和比尔都对这些律师没信心,因为正是他们告诉罗伊德·布里格斯,保释金不会超过两万美元。保罗和比尔返回牢房时,依然困惑而抑郁。
“上帝啊!”保罗厌恶地说。
“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万分抱歉。”乔丹说,“我们也完全没有料到。我们被告知达德加对你们怀有好感……大使馆正在提出严正抗议。”
“你们有没有采取行动,把我们弄出来?”
昨晚糟透了。比尔躺在薄薄的床垫上,断断续续地打着盹儿,其他囚犯的任何微小动静都会让他惊醒,在电灯彻夜未熄的昏暗光线中焦急地张望。一个警卫端着他们的早餐——茶和大块的面包——进来时,他才意识到天亮了。他不觉得饿。他一直在摸着念珠祈祷。
比尔觉得这些消息鼓舞人心。巴赫提亚尔就任首相将有助于国王继续执政和维持稳定,但反叛者终究能在如何治理国家的问题上发言了。
“我们给你们带来了一些东西。”乔丹说,“一个电动刮胡刀——你们得共用——还有几件粗蓝布衣服。”
“哼,谢谢!”
“恐怕我们不能这么做九九藏书网。”
他们在查塔努加室度过了剩余的下午时光,同勒伽巴、托里阿提和帕沙聊天。保罗详细描述了达德加讯问他的过程。三名伊朗人对自己的名字在讯问中被提及都备感兴趣。保罗告诉托里阿提博士,达德加提到博士时,暗示他在EDS公司领工资有利害冲突。托里阿提说自己也被达德加问过相同的问题,然后就被投进了监狱。保罗回想起达德加还问过帕沙写的一份备忘录。这只是为保存数据而做的例行操作,谁也不明白这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们未受指控。”保罗说,“昨天我们接受了达德加先生的讯问,这个法官正在调查你们的前卫生部长舍科博士。他逮捕了我们,没有指控我们。据我们理解,我们应该是‘重要证人’。”
这些都是粗线条的假想。保罗和比尔想要知道细节:谁下令打击腐败?为什么选卫生部入手?打击者认定卫生部出现了什么样的腐败?是谁告发了如今锒铛入狱的这些人?勒伽巴并不是想回避问题,他只是不知道答案。他的闪烁其词是典型的伊朗风格——问一个伊朗人早餐吃了什么,十秒钟后他就会阐释自己的生活哲学。
比尔说:“我需要一些眼药水。”
乔丹用波斯语对警卫说了两句,后者示意保罗和比尔去门边。
勒伽巴说,铁门之外是前来给囚犯看病的医生和牙医的办公室。图书室总是开着,电视整晚都放着,但节目都是波斯语的。每周两次,这里的囚犯都会被带到院子里,绕圈散步半小时,作为锻炼。刮胡子是必九_九_藏_书_网须的——警卫允许囚犯留小胡子,但不能留络腮胡。
“浑蛋,是你们把我们弄进来的!”
他们起身跟随警卫上楼。看到从窗户射入的阳光的感觉好极了。他们来到室外,穿过院子,朝大门口旁的一座小平房走去。新鲜的空气让他们如同置身天堂。
国王还否认了自己将离开伊朗的传言。
主楼里,警卫打开了一扇他们从未走过的门,他们从接待区进入走廊。他们右侧是三间办公室,左侧则是正对院子的窗户。他们来到一扇由厚钢铸成的门前。警卫打开门锁,领他们进去。
路上他们又遇到了两个熟人。一个是托里阿提博士,卫生部的数据处理顾问,达德加曾问过他的问题。还有一个是侯赛因·帕沙,勒伽巴在社保组织的财务。
在那座平房中,有一个摆放着简单桌椅的探访室,两个人正在里面等待。比尔认出了其中一个是阿里·乔丹,在大使馆为洛·戈尔兹工作的伊朗人。他同比尔和保罗握了握手,介绍了他的同事鲍勃·索伦森。
晚饭后,他们看了电视,勒伽巴翻译了新闻。国王让反对派领袖沙赫普尔·巴赫提亚尔组建文官政府,代替十一月起开始统治伊朗的将军们。勒伽巴解释说,沙赫普尔是巴赫提亚尔部落的领袖,他一直反对同国王政权合作。不过,巴赫提亚尔政府能否终结混乱取决于阿亚图拉·霍梅尼。
比尔扫视房间,牢房两侧都放着两张三层的上下床,窗户旁还有两张,总共有十八个床位。同楼下牢房里一样,这些床位都垫着薄薄的泡沫橡胶床垫,九九藏书最下面的床铺不过是垫在地板上的床垫加上一张灰色羊毛毯。不过,这儿的一些囚犯似乎还有床单。从门对面的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院子。比尔看见了花草和树木,以及可能属于警卫的汽车。他还可以看到刚才同乔丹和索伦森见面用的那座平房。
比尔缓缓坐下,心情沮丧得无法发怒。
勒伽巴带他们转了转。牢房旁边就是厨房,有桌椅,囚犯可以在这里泡茶、冲咖啡,或者只是坐着聊天。出于某种原因,这里被称为查塔努加室。走廊尽头的墙上开着一个窗口。这是小卖部,勒伽巴解释说,你可以不时从这里购买肥皂、毛巾和香烟。
索伦森问:“你们还需要什么?”
他们沿着走廊继续走,经过右侧的两间牢房和左侧像是浴室的房间——昨晚在楼下待了一宿后,比尔渴望好好洗洗。经过右侧最后一道门时,比尔瞥见了书架。警卫左转,带他们穿过长而窄的走廊,进入最后一间牢房。
比尔首先看到的是一台电视机。
他们在那里见到了一个熟人——雷扎·勒伽巴,卫生部负责社保组织的副部长。保罗和比尔都认识他,同他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直到他在九月被捕入狱。他们热情地握手。遇到熟人,而且是能说英语的熟人,比尔感觉轻松多了。
一个警卫打开牢门,扫视一圈,指着保罗和比尔,朝他们点了点头。
现在,他的祈祷似乎得到了回应。
勒伽巴惊讶地问:“你们怎么在这儿?”
“你们被指控犯了什么罪?”
乔丹说:“我们已经叫他们把你们挪到更好的牢房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