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节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佩罗已经把前往德黑兰的事都忘掉了。过去一小时他听到的消息让他备受鼓舞,开始觉得自己没必要去德黑兰。“你也许是对的。”他对T.J.说,“我们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沟通协调。目前我不会去德黑兰。”
佩罗转过身,看见T.J.马尔克斯,说道:“你好,汤姆。”T.J.又高又瘦,四十岁,西班牙血统,长相英俊——橄榄色皮肤、黑色短卷发,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他是佩罗雇佣的第一个员工,他的存在是佩罗知人善任的证明。T.J.现在是EDS公司的副总裁,他个人持有的公司股票已价值数百万美元。“上帝待我们不薄。”T.J.总是说。佩罗知道,T.J.的父母好不容易才将他送进了大学。他们的牺牲得到了不菲的回报。而对佩罗来说,EDS公司的迅速成功给他带来的快乐之一,就是同T.J.这样的人分享成功。
佩罗对同基辛格的谈话很满意。“罗斯,我知道你是谁。”这句话比黄金更宝贵。出名的唯一好处是,名气有时候会帮你把事情搞定。
“我是基辛格。”话筒中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混杂着美国式的元音和德国式的辅音,听着非常古怪。
“萨莉?”
“把详情写成报告发给我。”
佩罗狂喜。“太感谢了!”
“我会想想办法的。”基辛格说。
“汤姆·沃尔特呢?”
“很好。”佩罗总结道,“国务卿、国务院伊朗事务负责人、大使馆、伊朗大使都被我们动员起来处理这件事。这很好。现在谈谈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基辛格博士,我是罗斯·佩罗。我是得克萨斯州达拉斯的一名商人——九_九_藏_书_网
佩罗拿起话筒。“我是罗斯·佩罗。”
“如果他们不愿意,你是无法强迫他们回来的。”盖登说。
T.J.坐下,语速飞快地说:“我同克劳德谈过了。”
“好。”盖登说。
佩罗不知道基辛格可能在哪儿过圣诞——萨利需要费点时间才能找到他,佩罗也需要时间思考要说什么。他跟基辛格的关系并不亲密,他需要调动所有的游说本领才能引起基辛格的关注,并在短短的通话时间内获得基辛格的同情。
“谁在起草?”
“她精神不错,谢谢。”
佩罗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不知道基辛格是在什么地方同他通话的——可能是伦敦、蒙特卡洛、墨西哥……
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办公室的墙上镶着木板,地上铺着昂贵的地毯,书架上摆满了古籍,看上去更像是英国乡村别墅里维多利亚时代风格的图书馆。他置身在纪念品和艺术品中。玛戈购买了印象派画作装饰在家中,但佩罗更喜欢在办公室里布置美国艺术品:诺曼·洛克威尔的画作和弗雷德里克·雷明顿的“狂野西部”铜雕。透过窗户可以看见老高尔夫球场的斜坡。
T.J.走进办公室。“我找到了你的护照。”他说,“里面已经有去伊朗的签证了,但罗斯,我觉得你不应该去。这儿的人都能处理这个问题,但你是我们的首脑。在我们必须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候,决不能同你失去联络——无论你是在德黑兰还是在飞机上。”
“联系大使馆,调查这件事,诸如此类。”
盖登拿起话筒。“我把T.J.叫来。”他拨通了T.J.马尔克斯的电www•99lib.net话,说:“罗斯来了……是,在我的办公室。”他挂上电话说:“他马上下来。呃……我同国务院通过电话了。伊朗事务的负责人名叫亨利·普雷希特,他一开始还不回我电话。最后我告诉他秘书,如果他不在二十分钟内给我电话,我就会通知CBS、ABC和NBC,在一个小时内,罗斯·佩罗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告诉全世界有两名美国人在伊朗被捕,而他们的祖国却袖手旁观。那家伙五分钟后就回电话了。”
“我今天就给你送去。”
佩罗的心狂跳起来。基辛格的声音温暖、友好,而且不拘礼节。这太好了!佩罗开始向他述说保罗和比尔的事:他们如何不设防地前去同达德加会面,国务院如何辜负了他们的信任。他向基辛格保证,保罗和比尔都是清白的,而且没有被指控犯下任何罪行,伊朗人也没有提供一件能证明他们有罪的证据。“他们是我的人,是我把他们送到那里去的,我必须把他们弄回来。”佩罗说。
佩罗给司机付过钱,走进大楼,乘电梯来到五楼,进入盖登位于拐角的办公室。
基辛格正在纽约东52街临河别墅区的高档公寓里。透过窗户就能看到东河。
“我会给赫尔姆斯打电话。”佩罗说,“我还会给阿尔亚历山大的昵称。·海格和亨利·基辛格打电话。我要你们两个集中精力将我们的人都从伊朗撤回来。”
“什么事,先生?”
佩罗坐下,问道:“说说吧,保罗和比尔的事情怎么样了?”
桌上的电话响了,萨莉说:“已为你接通亨利·基辛格。”
“马上为你接通亨利·基辛格。www•99lib•net
“太好了。”
基辛格相信他们都是无辜的。伊朗正处在内战爆发的边缘——正义和合法程序如今在那里毫无价值。他也拿不准自己能否帮上忙。他想出手,因为这是该做的。他虽然已不是国务卿,但他还有朋友。他决定一收到达拉斯发来的报告就给阿尔德希尔·扎赫迪打电话。
“谁想留下来?”
“你查到基辛格在哪儿了吗?”
他乘电梯前往七楼,经过他的秘书萨莉·沃尔瑟的办公室。萨莉正在工作。她跟了他很多年,参加过关注战俘运动和旧金山的宴会(那个周末她带了一名突击队队员乌多·沃尔瑟上尉回家,而上尉现在成了她的丈夫)。佩罗对她说:“打电话给亨利·基辛格、亚历山大·海格和理查德·赫尔姆斯。”
“克劳德同国务卿万斯的顾问马修·尼米兹交好。我觉得克劳德可以让尼米兹同万斯本人谈谈。尼米兹不久后打来私人电话,说他愿意帮我们。他打算以万斯的名义给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发电报,让他们行动起来。他还会就保罗和比尔的情况给万斯写一封私信。”
沃尔特是一个高个子的亚拉巴马人,声音甜若糖浆。他是EDS公司的首席财务官,而且可能是公司中最聪明的人——如果只考虑智商的话。佩罗说:“让沃尔特去处理保释金的事。这笔钱我不想给,但万不得已的话,也只能给出去。沃尔特应该明确我们该如何付钱。我打赌他们不会接受美国运通的支票。”
佩罗等对方开口。
“他们打算怎么做?”
“谢谢。”
电话挂断了。
佩罗喜出望外。基辛格记得他,态度友好,而且愿意帮忙。他要一份
九九藏书网
报告,EDS公司今天就能送给他——
基辛格曾被称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他认识伊朗国王本人。但他会不会不记得罗斯·佩罗了呢?关注战俘运动搞得很大,但基辛格的目标更大——推进中东和平,恢复与中国的邦交,结束越南战争。
“我会联系你的,罗斯。”
基辛格清楚地记得罗斯·佩罗。佩罗外表粗鲁,但内心善良。他资助的活动——通常同战俘有关——赢得了基辛格的同情。越南战争期间,佩罗勇敢地发起了关注战俘运动,尽管有时候基辛格觉得佩罗做得有点过。如今,佩罗的两名朋友在异国入狱。
“我知道。好吧,布里格斯和加拉格尔留下。其他人一个都不准留。”佩罗站起来,“我要去打电话了。”
盖登叹气道:“罗斯,他们的基本态度是,如果保罗和比尔被关进了监狱,那他们肯定干了坏事。”
“你好,罗斯。我知道你是谁。”基辛格说。
“是的,先生。”
罗斯·佩罗从达拉斯-沃斯堡机场乘出租车前往位于弗雷斯特路7171号的EDS公司总部。在总部门口,他摇下车窗,让门卫看到他的脸,然后靠回椅背。车在四分之一英里长的车道上行驶,穿过了总部花园。总部所在地曾是一家乡村俱乐部,而总部花园曾是高尔夫球场。EDS公司七层高的总部大楼浮现在前方,大楼旁是一座防龙卷风的碉堡,碉堡内存放着巨型电脑以及数千英里长的磁带。
“罗斯,你母亲还好吗?”
“看来,我们得震一震这个普雷希特。”佩罗怒道,“交给汤姆·卢斯去做这件事。”卢斯是一名强势的年轻律师,休斯和希尔律师事务所达拉斯分99lib•net所的创办人,EDS公司的法律事务大都由他负责。佩罗多年前就已聘请他做EDS公司的顾问,主要是因为佩罗觉得这个离开大公司自主创业但起步艰难的年轻人跟自己很像。结果休斯和希尔律师事务所发展神速,同EDS公司一样。佩罗从未后悔雇了卢斯。
“我们还给摩尔将军打过电话。我们向他咨询了护照的问题,他对整件事也有了大致的了解。摩尔将会同阿尔德希尔·扎赫迪谈谈。扎赫迪不仅是伊朗驻华盛顿大使,还是国王本人的女婿,他现在回伊朗了——有人说他回去执掌政权了。摩尔将请扎赫迪为保罗和比尔做担保。我们正在起草一份给扎赫迪的电报,扎赫迪收到电报后将送到伊朗司法部。”
盖登说:“卢斯就在公司。”
“他怎么说?”
佩罗点头——克劳德·查普利尔是公司的常驻律师。
“汤姆·卢斯。”
“撤不撤不需讨论。”罗斯说,“我们必须撤。现在,罗伊德·布里格斯必须留在伊朗处理问题——保罗和比尔不在,他就是负责人。其他人都得回来。”
盖登坐在办公桌后。盖登总是衣衫不整,尽管EDS公司对着装有严格的规定。他脱掉了外套,松开了领带,敞着衬衫领口,头发乱蓬蓬的,嘴角叼着一根烟。见佩罗进门,他站了起来。
“他也在。”
T.J.说:“汤姆·卢斯和汤姆·沃尔特明天将同摩尔将军见面。摩尔还建议我们联系理查德·赫尔姆斯——他从中情局辞职后曾担任过驻伊朗大使。”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好,罗斯!”
“里奇·加拉格尔,他的妻子——”
“很好。”
盖登说:“罗斯,我觉得这可能并不必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