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目录
尾声
上一页下一页
“他的死大概牵扯到圣国市的腐败大案吧?”
“我不累。俗话说得好,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累什么?”洪钧正说到兴头上。
“做什么?”
外面的门开了,洪钧走了进来,拍打着身上的雪花,对宋佳说:“航班晚点了,又赶上堵车。你着急了吧?”
“孟济黎跑了,那其他人呢?”
宋佳点了点头,“她给金老师留下一封信,说是要按她爸的话去做。”
“这回可彻底——她出家啦!”
洪钧沉默片刻,又问:“你知道佟琳到什么地方去出家了吗?”
“噢,孟济黎跑了。”
“是的。圣国市的官场已经发生了大地震。市委书记退了。市长曹为民被上边调走了,听说是另有任用。省里来的纪委副书记担任了圣国市委书记,上边又空降了一个市长,现在是代理,等待人大通过。郑晓龙说,圣国市的干部都人心惶惶,因为要彻查腐败问题,至少得有一半官员进监狱。”
洪钧看了宋佳一眼,继续说:“郑晓龙告诉我,圣国市在做一次非常重要的改革实验。他们戏称为:大赦贪官!”
“It is Friday again!”宋佳一字一句地说。
“啊,又到星期五啦!”洪钧愣了一下,终于明白了宋佳的意思。“那好,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然后再陪你去打保龄球吧。”
“你说的这些都属于坏消息吧?那你就再说说好消息吧。”
“哪一句?”
“Yes?”洪钧的反应有些迟钝。
“Thanks God,it's Fri
九_九_藏_书_网
day again。(感谢上帝,又到星期五了。)”
“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该下班了,宋佳仍独自坐在办公室里,焦急地等候洪钧。她的目光从窗外回到面前的《北京晚报》,心不在焉地看着那篇关于达圣健脑液事件的报道。自从《深圳特区报》率先披露了佟文阁那封信并作了相关报道之后,圣国市和达圣公司已经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各地媒体纷纷进行持续性报道,使该事件成为了“中国食品药品安全第一案”。
“你不是说那可能是他杀吗?”
“我还以为你回家了呢。”
“是啊,北京太需要下雪了。”
“后退半步,海阔天空啊。她说经过反复思考,她认为后退半步是最为明智的人生选择。她说,人活着等于是前进,后退一步是自杀,后退半步就是出家。她认为自杀太残酷,所以选择了出家。咳,金老师真是太可怜了!丈夫的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治好,女儿又出家当了尼姑。我看她的样子木呆呆的,连眼泪都没有了!”
“他跑哪儿去了?”
“检察院已经就绑架佟琳案和伤害佟文阁案提起公诉。被告人有七八个,包括贺茗芬和罗太平,还有那个假画家。”
下雪了,是北京罕见的大雪。天空是灰蒙蒙的。空气是湿漉漉的。枯叶和干草都已被白雪覆盖。城市交通又瘫痪了。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宋佳瞪大了眼睛。
“我又没赶路,有什么www.99lib.net可着急的呢?”
“嗐,佟琳又离家出走了!”
“这是个好消息。不过,这个好消息大概也不能让金老师高兴了。”
“去哪儿了?”
“他们说那只是一种推测,没有证据。我看呀,关键是有人不让往下查了。”
“圣国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宋佳摆摆手,一本正经地对洪钧说:“我记得你曾经教过我一句英文,你说是非常重要的。”
“真的!圣国市从明年开始建立经济特区,中央鼓励圣国市进行大胆的改革实验。圣国市的领导已经决定,从1996年1月1日开始,要求所有科级以上的市管干部公开申报家庭财产,截止时间是1996年9月30日。这也是向国庆节献礼的工程!你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把干部财产申报制度列入立法规划,圣国市就是按照这一精神推进改革的。考虑到圣国市官员中具有‘灰色财产’的人太多,要想真正推行这项制度就必须制定给出路的政策。圣国市委决定,只要在1996年9月30日之前如实申报家庭财产的,而且在此之后没有新的犯罪行为,纪检部门和检察院就不再调查这些官员的财产来源问题。这就是说,只要你如实申报而且不犯新罪,以前的非法所得就不再追究了。每个官员的家庭财产申报都是向社会公开的,而且要包括直系亲属名下的全部财产。作为保障措施之一,圣国市检察院也进行了体制改革,把反贪、法纪部门整合起来,成立职务犯罪侦查局,市院对区县
九*九*藏*书*网
院实行垂直领导。职务犯罪侦查局负责审查核实官员财产申报的情况,而且每月随机抽查10%的申报人员。一旦发现没有如实申报的情况,就要对其财产进行彻查,如有犯罪,严厉惩罚。同时,圣国市政府设立一个专门的廉政扶贫基金,鼓励官员在申报之前把多余的财产捐赠给这个基金,实名捐赠和匿名捐赠都可以。郑晓龙说,他估计这个基金在明年收到的捐赠数额一定非常可观。我想,这就相当于附条件的大赦贪官嘛!我很欣赏圣国市领导的勇气!但是,我不知道他们的这项改革实验能走多远。我希望他们能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反腐败之路!”
“按自杀结案了。”
“那更不容易了!咳!事情怎么会是这样?”洪钧皱着眉头,似乎在苦苦思索。
“出家啦?”洪钧大吃一惊。
“有人会高兴的。”
门外终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宋佳站起身来,向外走了几步,又退回来,靠在自己房间的门边。
“不是这个意思吧?”
“罗太平真有问题呀?那天晚上去救佟琳,我觉得就是他告的秘。”
洪钧也眨动了两下眼睛,认真地说:“就算咱俩的第一次约会吧!”
洪钧和宋佳走出商务楼的大门,手拉着手,沿着树林下的小路,向友谊宾馆中区的友谊宫走去。他们在身后的雪地上留下了两趟弯弯曲曲的脚印……
“算啦,别愁眉苦脸的啦!咱们也不是观音菩萨,甭老想着那普度众生的事儿!”宋佳不愿意看着洪钧那忧心忡忡的样子,99lib•net便转了话题,“对了,吴风浪的案子怎么样了?”
“那是肯定的。这次我才知道,孟济黎在圣国可是个不得了的人物,而且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一方面,他是著名的民营企业家,人大代表,在政界和商界都有很多有分量的朋友。另一方面,他是当地的黑社会老大,靠走私起家,靠欺行霸市发财。他至今还控制着圣国市的地下色情业,包括圣国宾馆。他还进军房地产业,已经拿到了很有油水的项目。他甚至能左右一些政府部门中干部的任用。你想想看,他有这么大的能量,肯定得去行贿吧。用他的话说,就是用钱去‘攻关’。据说,他被抓起来之后,许多官员都坐卧不宁,四处打听消息。后来他失踪了,那些人也就踏实多了。我估计,就算政府知道他逃到了美国,也很难引渡回来。”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肯定是有人帮他跑的。”
“这有什么说法吗?”宋佳看着洪钧,眼睛眨动了几下。
“什么?他不是被抓起来了嘛,怎么跑了呢?”
“能不能找回来,我不知道,但总得去找找吧。她会不会去圣国寺呢?”
“打住!打住!”宋佳见洪钧越说越慷慨激昂,便打断了洪钧的话,说道,“您歇会儿,累了!”
“为什么?”
“他并没有参与绑架佟琳的活动,那是由贺茗芬负责的。但是他参与了伤害佟文阁的事情。他和佟文阁是老朋友,却干出这么缺德的事情。这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出国了,可能是美国,也可能是加拿大。”
1995藏书网年12月15日,又是一个星期五。
“有这种可能。但是我有一种感觉,无论她在哪里,金老师的生活中都没有女儿了!我倒希望能帮助她把佟文阁的病治好。”
“回家也是在路上堵着,还不如在这儿赏雪呢。这场雪真好!”
“那怎么办?难道就不查了吗?”
“就是,吃苦在当官之前,享受在当官之后。老祖宗就说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说吧!”
“那就先听坏消息吧。我这个人,喜欢先苦后甜。人家都说我跟领导干部一样,属于吃苦在前,享受在后。”
宋佳摇了摇头,“金老师说,她可能去五台山了,因为金老师曾看见她的枕头边上有一张五台山的旅游地图。怎么,你还打算去把佟琳找回来?”
“法院考虑到本案的社会影响和被害人的具体情况,作出了先行给付的裁定,60万元人民币从已经扣押的孟济黎财产中执行。你知道,这事儿的难度挺大。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遵循先刑事后民事的原则,法院得先判被告人是否有罪,然后再判是否赔偿。而且,我国的刑事诉讼中没有缺席审判制度,不能对在逃的共同犯罪人进行缺席审判。虽然《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下落不明的共同侵权人可以适用缺席审判制度,但是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中,法院一般只允许被害人先就到案的被告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其他共同侵权的犯罪分子待归案后再另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如果是那样的话,金老师恐怕就很难拿到这笔赔偿金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