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最后的推理
目录
第三十章 最后的推理
第三十章 最后的推理
上一页下一页
“所以,我们只要尽力了,也就该心安理得了。”
金亦英又想起了洪钧曾经交给她的那封“九天佛祖”的信,便问道:“洪律师,您上次给我的那封‘九天佛祖’的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它和老佟的病有关系吗?”
宋佳已经把那句谶语输入电脑。洪钧看了看,点点头,继续讲道:“简单地说,他那封信中前一半的意思可以概括为:我和公司的人吵了一架;此事很难办;我要告诉你;但也可能无法当面告诉你;它与古画有关。按照这个逻辑,他下面就应该告诉金老师在他无法当面告知的情况下如何去查明此事。因此,他的这句谶语就不是讲一般的人生哲理,而是给金老师的具体指示。再下面这句话非常重要,但是开始时被我忽视了。他说:‘此话语义颇深,你需尽你所学,反复参悟。’按照上面的逻辑,这句话也应该是具体的指示,而不是泛泛之言。那么,‘尽你所学’指的是什么呢?显然应该是金老师的专业知识,也就是计算机的知识,换句话说,就是要运用一定的计算机知识来查明这谶语的含义。”
金亦英已经在宋佳打来的电话中得知佟琳回家的消息。她一再嘱咐自己不要责怪女儿,不要感情冲动,要高高兴兴地迎接女儿回来。但是当女儿站到她的面前时,她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然而,佟琳并没有母女重逢的那种激动,也没有历尽磨难之后想投入母亲怀抱的欲望。她只是声音平淡地叫了一声“妈”,又说了一声“对不起”,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并固执地把母亲关在了门外。
“洪律师,您老说‘他们’,孟济黎还有同伙儿吗?”金亦英问道。
“孟济黎为什么要这幅古画呢?难道他也知道老佟把那份报告藏在了画上吗?”金亦英问。
“当然有了。不过,孟济黎是个‘独裁者’,他的同伙儿都是听他命令的人。其中的重要人物有贺茗芬,可能还有罗太平。”
洪钧用手梳拢了两下头发,“首先,他让贺茗芬诬陷佟总强奸,使佟总身陷牢笼。然后,他又让人找机会使佟总感染‘一号病毒’。同时,他还让人去北京查找那份复制的报告。我们知道,他是个深谋远虑的人。按他自己的说法,是个能预先看出‘四步棋’的人。因此他平时早有准备,对公司重要人物的家庭情况都了如指掌。于是,他把突破口定在了佟琳的身上。佟总果然感染了感冒病毒。从某种意义上讲,佟总也是自己研究成果的受害者,因为他肯定是达圣健脑液的忠实消费者。这大概也可以进一步证明他那实验结果的正确性。当然,这种证明实在是太残酷了!不过,即使他没有因此而丧失记忆的话,孟济黎也还会用其他方法来封住他的嘴。从孟济黎后来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我对他的这种魄力毫不怀疑。”
金亦英的眼睛里又充满了泪水。她被丈夫的话感动了。她仿佛突然理解了丈夫这几个月来的心境。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用颤抖的手指翻了翻后面的几张照片。那些都是实验报告,她看不太懂。于是,她用手指慢慢地擦了擦眼角,抬起头来,看着洪钧,好像在等待
99lib•net
着洪钧继续说下去。
“那么信封是谁拆开的呢?”
“应该是孟济黎派去检查佟总办公室的人拆开的。他们发现了那封未被拆开的信之后,大概认为它虽然没有发挥原定的作用,但是还可以有其他功能,那就是干扰我们的调查。因此,那封信实际上又变成为我们准备的了。于是,他们不仅拆开了信封,而且还在信封上添写了日期,以便让我们误认为佟总的遭遇是‘九天佛祖’的报应。不客气地说,他们这步棋走得不太高明!难道我是那么容易上当的吗?”
孟济黎董事长兼总经理:
洪钧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种情况,就是在计算机上打中文字的时候,输进去的字有时会在屏幕上莫名其妙地变成别的字,特别是在打到屏幕右端的时候。开始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还以为是计算机出了毛病呢。后来我才搞明白,这是因为我设定的屏幕宽度和字的大小不相匹配,使得有些字是在半格的位置上输入的。我们知道,在计算机上,一个汉字是由两个字节组成的,或者说,一个汉字要占两个字符的位置。因此,一个汉字在计算机内是可以被拆为两半的。但是这种拆开和英文不一样。英文字就是由一个个字母组成的,拆开来仍然是字母。中文字是由不同笔画组成的,分成两半往往就不是独立的字了。而且计算机的汉字合成也不是按照左右两半相加的方法,所以一个汉字拆开之后显示在屏幕上的就是完全不同的符号了。当人们进行文字处理的时候,计算机内的字号、字距、行宽等都是设定好的,无论是你自己设定的还是计算机自动给你设定的。这就是说,你输入的每一个字在屏幕上都有一个固定的位置。这就像在方格稿纸上写字一样。如果我们在半格的位置上输入汉字,那就等于说,这个字没有写在方格内,而是写在了两个格中间的格线上。但是,计算机和稿纸不同。在稿纸上,我们跨格线写的字仍然能保持自身的完整性。但是在计算机上,这个跨格线输入的字就被分成两半,并且在屏幕上显示为两个不同的字或符号,当然也有什么都显示不出来的时候。如果这个跨格线输入的字两旁还有别的字,或者说跨格线输入的不是一个字而是一组字,那么,每一个字的左一半就会和相邻字的右一半组成另外一个字。于是,这一组字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组字了。金老师,我的计算机知识很有限,不知我说得对不对?”
我知道达圣健脑液是达圣公司的命根子。我也从内心感激董事长这些年对我的信任和关怀,因此,我不愿意在未经您同意的情况下公布这一结果。不过,我真诚地希望您考虑我的建议。让我们把事实告诉公众吧。我们可以重新开始。我相信我们还会成功的!
洪钧满意地看了看两位女士脸上的表情,继续说道:“很显然,这里所说的‘右下角’,指的就是他上面反复强调的那幅古画的右下角。不知你们九_九_藏_书_网发现没有,那幅画的右下角确实有一个黑点。用肉眼看的话,那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墨点。但是在放大镜下仔细观看,就会发现那墨点的中间还镶着一个芝麻粒大小的东西。那是什么呢?这时就该用到信中的最后一句话了——‘日后若有难处,可请老猫帮忙’。按照前面讲过的逻辑,这句话也不是一般性的对家庭生活的嘱托,而是具体的指示。这就是说,金老师在解读那个黑点上的内容遇到困难时,可以去找他的老同学戴华元帮忙。还记得吧,那天你们问我拿那幅画干什么去了,我就是到光学研究所找戴华元帮忙去了。”
“我想是这样的。他是个聪明人,咱们能想到的东西,他当然也能想到。别忘了他手下还有电脑专家呢。再说,他掌握的情况比咱们多,他知道佟总写那封信的真实意图,因此他比咱们更容易得出正确的推论。不过,他这个人太自信,而且容易过低地估计对手的能力!”
“您怎么知道老佟没有看到呢?那封信不是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现的嘛,而且信封已经被撕开了呀。”金亦英有些不解。
洪钧想了想,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措辞,“关于佟总的病嘛,我开始曾怀疑他是装的。后来才得知他确实是因为感冒病毒侵害大脑而失去了记忆。不过,我的脑子里还有一个疑问。据我所知,感冒是一种流行病,感冒病毒的传播也是有季节性的,而八九月份在圣国那个地方似乎不应该是流行感冒的季节。那么他是怎么传染上感冒病毒的呢?我在佟总的计算机里发现了一些用病毒在老鼠和猴子等动物身上做实验的记录。其中有一种代号为‘一号’的病毒,就是专门侵害大脑的感冒病毒。我当时就怀疑有人以某种方式将病毒放入了佟总的体内,但是想不出这一切是为什么和怎样发生的。现在看来,整个事情的经过都已经很清楚了。”
“我认为那个信封并不是佟总撕开的。金老师,您知道佟总拆信封的习惯吗?”
“有。”
洪钧很谦虚地说:“我也是费了很多时间才找到了答案。我当时想,计算机的知识很广,我应该从那方面入手呢?我想,佟文阁的信是用计算机打的,那么,这主要是个文字处理问题。因此,我一方面要考虑文字输入的问题,一方面要考虑文字编辑的问题。当然,这都要以佟总使用的那套软件为基础。我记得佟总的计算机上使用的文字处理软件是‘利方中文’和‘微软6.0’。我对‘微软’比较熟悉,因为我自己也用。但是我对‘利方中文’不太熟悉,所以我就让宋佳买了一套。”
宋佳说:“他得不到上边儿的指示,当然就没法再给你打电话啦。我估计他现在早跑回圣国了,也可能跑到其他地方藏起来了。这些坏家伙,绝不能饶了他们!”
洪钧老老实实地点头笑了。宋佳觉得这倒是洪钧的又一个可爱之处。
“对!我当时猜想佟总很可能是利用这一原理来给您写了一组密码。也就是说,他用这种字与格错位的方法把另外一句话变成了这句谶语。他大概怕金老师一时想不到这点,所以又给了一句提示
藏书网
语:后退半步,海阔天空。这等于在说,后退半个字就全明白啦!”
附上有关的实验记录和数据。
金亦英点了点头,“在‘汉字无空格’的方式下输入是会出现这种情况。因此,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计算机软件一般还设计了‘汉字有空格’的输入方式。就是在输入的每两个汉字之间都加上一个空格,以免相邻的两个字出现错误的组合。洪律师,您的意思是说,老佟利用这个写的那句谶语?”
“能让我们用一下您的计算机吗?那样解释起来比较方便。我不是说您听不明白,主要是怕我自己说不明白。”
金亦英的脸上呈现出非常复杂的表情。
洪钧深有感触地说:“有些事情,咱们是无能为力的!”
“您这儿有四通公司的利方中文软件和美国微软公司的英文文字处理软件吗?”
“您别着急,这正是我要向您解释的。”洪钧站起身来,“您家里有计算机吧?”
洪钧转身问宋佳:“你还记得那句谶语吗?”
宋佳很快地把计算机屏幕上的光标移到那句偈语第一个字的一半处,然后按动具有消字功能的退格键。只见屏幕上“驮谟蚁陆堑暮诘闵稀”九个字在一阵闪动之后奇妙地变成了另外八个字——“在右下角的黑点上”!金亦英和宋佳都情不自禁地惊叹了一声。
我深知这一实验结果的关系重大,所以我一直秘密地一个人进行。我也清楚地知道这一结果的公布对达圣健脑液意味着什么。人们有时开玩笑说,达圣健脑液是我的“宝贝儿子”。虽然我一直说达圣健脑液是达圣公司全体科研人员的集体研究成果,但是我并不否认它凝聚了我的大量心血。因此,您应该知道我对它的深厚感情。有时候,我真的把它看成自己的孩子!然而,我们研究健脑液是为了提高人类的大脑健康水平,是为了让我们的后代更加聪明。如果我不将这实验结果告诉公众,如果我继续让人们去喝那实际上对他们有害的所谓“健脑液”,那我就将成为中华民族甚至全人类的千古罪人,我的良心就永远也无法得到安宁!
我经过反复思考后决定给您写这份报告。经过一系列的动物实验,我得出了一个让我非常苦恼也非常不安的结论,那就是我们的达圣健脑液,实际上对人脑具有潜在的副作用!虽然达圣健脑液确实具有一定的补脑功能,也确实可以提高大脑中的可的松含量,但是却使荷尔蒙含量减少了,而这就会大大降低人脑对某些病毒的抵御能力,并且会增大患失忆症和老年痴呆症的可能性。
“这我倒没注意。”
“那就麻烦你把那九个字打到屏幕上,请按‘汉字无空格’的方式输入。”洪钧等宋佳坐到计算机前,才开始用他所习惯的那种讲课的语气不慌不忙地说道,“坦率地说,我在这个案子的调查中确实走过一些弯路。就说这句谶语吧,我开始认为它一定和佛教有关,后来经过反复思考才终于找到了正确的答案。从表面上看,佟总这封信中的语言似乎九-九-藏-书-网不太连贯,好像是东一句西一句的,跳跃性很大。让人觉得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甚至有些前后矛盾。但是,在反复研究了他那些话的含义之后,我发现它们之间其实有着相当严谨的内在逻辑。”
“不用客气,金老师,我们都很理解您的心情。”洪钧觉得应该换个话题,便问道,“金老师,那个绑架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我看他主要是过低地估计了您的能力吧?”宋佳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听着。她觉得洪钧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在案件调查中总爱“守口如瓶”,让别人心里觉得有些别扭。因此她不失时机地揶揄了洪钧一句。
“但是‘九天佛祖’的那个信封不是这样拆开的,而是在右边撕去了很不整齐的一条。虽然拆信封的动作比较简单,但是它也能反映一个人的动作习惯特征,或者叫‘动力定型’,而且这种特征也是比较稳定的。根据这一点,我推断那个信封不是佟总拆开的。”
“我看了佟总办公室里的其他信件。我发现他有一个独特的拆信习惯。他总是先在信封的右上角撕去一个很整齐的小三角,然后伸进一个手指把信封劐开。这也反映了他办事井井有条的性格特点。金老师,您没注意到他的这个习惯吗?”
“那么,老佟的那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金亦英接过照片,看着上面那密密麻麻的字迹,在心中默念起来——
“当然可以。”金亦英带着洪钧和宋佳来到旁边的房间,打开计算机的电源开关,并很快地调出了那两套软件。
“那上面是佟总写给孟济黎的一份报告。他运用显微点照相技术拍摄下来,再贴到画的右下角上。这种技术可以把一张大地图缩微到一个芝麻粒那么小呢!”洪钧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张照片,递给金老师,“这是戴华元帮我放大还原后的照片,我又按顺序剪接了一下。”
“那上面到底有什么?”金亦英急切地问。
洪钧和宋佳带着佟琳回到了北京。出机场后,他们先坐出租车回到律师事务所,然后再开上洪钧的汽车送佟琳回家。在这一路上,佟琳几乎一言未发,而且经常看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发呆,如飞机上的紧急救生按钮、出租汽车内的计价器、洪钧汽车内固定座椅套的带子等。开始时宋佳还试图用各种话题去改变佟琳的心境,后来因佟琳的反应消极,她也就无可奈何地放弃了努力。
“噢,那天晚上,那个人果然又打来了电话,告诉我要改变交画的地点。我按您说的告诉他,我同意用画换我的女儿,但是我必须先确信琳琳平安无事。我让他送一盘有琳琳说话的录音带来。开始他不同意,还威胁我。但我坚持不见录音带不交画。他最后没办法,只好同意了,并约好第二天下午再给我打电话,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露面儿。”
“倒背如流。”宋佳说。
“您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他是有这么个习惯。”
“有,利方中文环境和微软6.0。这两套软件是老佟习惯用的,所以我在家里也用。”
1995年6月30日
佟文阁http://www•99lib•net
洪钧看了一眼金亦英,见其听得很认真,便继续说:“为什么这封信会让人觉得内容不连贯呢?我认为主要是因为信中的一些话很抽象,意思不明确。大概佟总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就估计到不仅金老师一个人能看到它,而且信中有些话是他绝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所以他才使用了那些隐晦的语言。我们在分析这封信的内容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确定佟总写这封信的目的。这是一封普通的家信呢,还是一封具有重要使命的信呢?我认为它属于后者。具体来说,佟总写这封信的目的就是要告诉金老师一件重要的事情,或者说一个秘密。因此除了开头的问候语外,他信中的每一句话都是为这一目的服务的。明确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根据信中的逻辑关系,分析他所要表达的真实意思了。”
宋佳费了很大力气才把泪流满面的金亦英扶到客厅的沙发上,又花了很长时间才劝得这位心碎的母亲止住了哭泣。金亦英终于擦干了脸上的泪水,低着头对洪钧说:“请您原谅,洪律师,还有宋佳。你们为救琳琳,吃了那么多的苦,还冒了那么大的危险。我真不该这样,可是……”
金亦英说:“您讲得很有道理,可我一下子还是没弄明白。这句谶语和计算机有什么联系呢?也许我现在脑子里太乱了。”
洪钧停顿一下,继续说:“佟总是个有良心的科学家。他不愿意为了金钱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而出卖科学,更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良心。在当前这种金钱至上、物欲泛滥的社会环境中,这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了解孟济黎的为人。大概他估计到孟不会轻易同意他的要求,因此他先利用回北京休假的机会把这份报告制作成显微点照片并贴在古画上,然后才将报告交给孟济黎。孟当然不会同意将实验结果公布出去。要知道,达圣健脑液对他来说意味着每年数千万元的收入,而且在合资扩大生产之后,这一数字还可能翻上几倍!他怎么舍得放弃这么巨大的收益!开始,他大概试图说服佟文阁,说那实验结果不一定可靠,顶多也就是一种可能性。但是,佟总比较固执。为了说服孟济黎,他一定还告诉孟说他已经复制了一份报告,藏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于是,孟软硬兼施,让佟总交出那份复制的报告。在香港时,二人终于争吵起来。孟还带着佟总去看了苏志良,其目的是向佟总显示他的能力,或者说,那是一种恐吓。他可能还对佟总说了一些威胁的话。至于他具体说了什么,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佟总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良心。孟见无法说服佟文阁,便严密监视佟总与外界的联系,包括电子邮件,并着手制定了罪恶的阴谋。他是个不惜一切手段来达到个人目的的人。”
金亦英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真是这样!”
“大概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当然,那封信可能是孟济黎为说服佟总交出那份报告副本所采取的措施之一。他知道佟总经常去圣国寺,而且对佛教很感兴趣,所以想借助‘九天佛祖’的力量说服佟总。但是佟总并没有看到那封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