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和尚的噩梦
目录
第二十章 和尚的噩梦
上一页下一页
“有,我已经预订了圣国宾馆的房间。”宋佳不无戒备地看了徐凤翔一眼。
洪钧还要说话,只听一阵楼梯响,又有两个和尚跑了下来,而且手中都拿着棍棒。宋佳见状忙说,算了,咱们走吧。洪钧说,和尚不能不讲理!然而,洪钧的话音还没落,一个和尚抡起棍子就朝洪钧打去。洪钧没有准备,被棍子打在头上,鲜红的血水顺着脸流了下来,遮住他那双愤怒的眼睛。另一个和尚也用棍子去打洪钧。宋佳急了,拼命想冲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洪钧,但是那个推磨的和尚一把抱住她,并用手捂住她的嘴,使她迈不动腿,也喊不出声。眼看着两根棍子交替落在洪钧身上,自己又不能去阻挡,她真要急疯了……
……案子办完了,宋佳和洪钧一起外出旅游。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们来到一座不太高但是林木茂密的山上。他们手拉着手,沿着弯弯曲曲的小石板路往山上走去。周围没有游人,只有小鸟那婉转的鸣叫声陪伴着他们的脚步声。宋佳的心情非常好,但是她不想说话,因为她害怕语言会打破这美好的心境。
“宋小姐,我没有别的意思嘛。因为圣国不是旅游城市,宾馆不多,我怕你初来乍到不好找。既然你预订了圣国宾馆的房间,那就没有问题啦!圣国宾馆是我们圣国市最好的旅馆嘛。好,我就欣赏你这样的年轻人,会生活啦!”
“那你愿意到电视台来工作吗?我认为,根据你的气质和形象,还有你这标准的普通话,你很适合担任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嘛。很巧啦,我是圣国市电视台的。我们台成立时间不长,正在招聘节目主持人,报名的人很多啦。有些女孩子长得也很漂亮,但是她们都缺少你的气质呀。这是我的名片,欢迎你来试一试啦。我告诉你,机不可失啊!”
和尚笑道:“和尚都是秃子,哪有发?躲在这地下室里,哪有天?”
那门里面有一个很窄的楼梯,通向下面。他们走了下去。这里没有灯,很黑。他们来到底下,见前面有一盏油灯亮着,便走了过去。他们看见一个和尚正在像推磨一样推着一个圆盘。
“小姐是学什么专业的?”
窗外,雨下得很大。
10月18日清晨,宋佳赶到首都机场,坐上了飞往圣国市的航班。此时,她的九_九_藏_书_网心情已不像昨晚那么焦虑不安了。她更多地想到的是:万一洪钧没出事,她该怎么办?如果洪钧责问她,她该如何回答?她的心中比较坦然。她是为了洪钧,她不怕洪钧错怪她。而且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坐飞机。她想,即使到圣国之后发现洪钧平安无事,她也不虚此行,顶多算个自费旅游呗!想到此,她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她要好好体验一下坐飞机的感觉。
“宋小姐,根据我的经验,你要是当了电视节目主持人,很快就能红起来,而且绝不仅仅是在圣国市啦。我可以专门为你设计一套节目,让你去参加省里的比赛。说不定你还可以去参加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大赛呢!这都是有可能的啦!”
飞机降落之后,宋佳背着包走出机场。出了大门,她刚要找出租车,只见一辆捷达牌轿车停在身边。徐凤翔从司机旁边的座位探出头来,对宋佳说:“宋小姐,你不是要去圣国宾馆吗?坐我的车去吧。”
宋佳思考应如何去寻找洪钧。她想,不能仅凭自己的感觉和猜测,必须首先确定洪钧确实又回到了圣国。怎么去核实呢?她想到了航空公司。于是她给飞机场打了个电话,查到10月16日下午从深圳飞到圣国的航班。然后她给航空公司打电话,得知确有一位叫洪钧的男士坐了那趟航班。这样,她就知道洪钧确实回到了圣国市。那么洪钧此时会在什么地方呢?思来想去,她认为洪钧可能去的地方除了圣国宾馆就是达圣公司。换言之,她手头有两条可供查找洪钧的线索:一条是圣国宾馆,另一条是达圣公司。
宋佳没有说话,心想,住圣国宾馆就是会生活,那要是住北京饭店贵宾楼呢?什么逻辑!
两人换了座位之后,宋佳把脸贴在玻璃窗上,透过薄云,看着下面的大地。她觉得人类确实很伟大,居然把这么大的飞机弄到这么高的天上。她又把目光投向无垠的蓝天,让自己的思维也变成一片无拘无束的畅想。
宋佳走进圣国宾馆的大厅之后,转圈看了看,然后来到前台,办理住宿登记手续。当服务员为她选择房号时,她随便问道:“你们这里有410号房间吗?我家的房号就是410,所以我出外旅行也总爱住410号房间。这能给我一种九-九-藏-书-网住在家里的感觉。”
窗外的天是阴沉沉的,看来就要下大雨了。俗话说,天气好心情就好。在这种阴云密布的天气里,人是很难心情愉快的。宋佳颓然坐到床边,愣愣地看着这空空的光线昏暗的房间。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缓慢但执着地袭上心头。她仿佛闻到一种奇怪的味道,仿佛感到一种潜在的危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她有点害怕,很想逃出这凶多吉少的房间。然而她拼命克制自己的恐惧感,因为她深知自己一旦逃出去,就再也不敢迈进这个房门了。她安慰自己,别胡思乱想,别害怕,这都是幻觉的作用。她站起身来,打开房间内所有的灯,然后学着洪钧的样子,右手握拳按顺时针方向用力绕了两圈。她感觉好了一些,便开始把带来的衣物放进柜子里。
和尚说:“骗了,你怎么着?”
这一天,宋佳坐立不安,心神不定,什么事情都干不下去。她分析了几种可能性:第一,洪钧可能去秘密调查了;第二,洪钧可能去参加一项临时的活动;第三,洪钧可能遇到了什么麻烦。在这三种可能性中,最让宋佳不安的就是第三种。她想,洪钧能遇到什么麻烦呢?她又想起了410房间里接电话的那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以及前台服务员那前后矛盾的回答。她觉得非常奇怪。她不愿意去想那些让她不寒而栗的可能性,然而,那些想法却执着地萦绕在她的脑海中。她在办公室里一直等到晚上10点多钟,仍然没有洪钧的音信。她一跺脚,决定自己去圣国市找洪钧。
当空中小姐送来饮料时,秃顶男子主动帮宋佳放下小桌板,然后笑眯眯地问:“小姐,你是到圣国出差吗?”
洪钧说:“你们不能这样无法无天!”
“不用客气啦。我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也很想坐在窗子边上,可是我的座位是在中间嘛。我当时就很希望能有人跟我换个座位,让我坐到窗子边上去看看啦。可惜没有人理解我当时的心情啊。后来我经常坐飞机,也就无所谓啦。”
晚上,宋佳又往410房间打了电话,但是接电话的是个陌生男人,说那里住的人不叫洪钧。宋佳又给前台打电话。小姐说没有错,让她再打410房间。然而当她再打时,410房间里又没人了。她心99lib.net里觉得有些奇怪,便再次请前台小姐给查一下。小姐查完之后告诉她,刚才弄错了,洪钧没有住进410房间,而且根本就没有住进圣国宾馆。小姐抱歉说,刚才她把客人姓名的拼音给看错了,把“黄君”看成了“洪钧”。听着小姐那一连串“对不起”,宋佳无可奈何地放下了话筒。真的是那位小姐看错了吗?她不相信,觉得此事十分蹊跷。她又给410房间拨了几次电话,但听到的都是有气无力的“嘟——嘟——”的声音。一种不祥之兆从她的心底油然升起。
“不,旅游。”宋佳随口答道。
宋佳看了一眼那位男子,高兴地说:“那就谢谢您了!”
“旅游?圣国可没有多少观光的地方啊。”
洪钧对那个和尚说:“什么‘开花见佛’,就是你在这里搞的鬼把戏!”
他们来到山顶。宋佳没有想到在这座不起眼的小山上还有这么雄伟的庙宇。她有些喜出望外。但是洪钧不喜欢这个地方,不愿意进去。她硬拉着洪钧走进了寺门。很大的院子里没有人,静悄悄的。他们走进正面的大殿,里面也没有人。宋佳心中有些纳闷,和尚都到哪里去了?
10月16日,宋佳决定给洪钧打个电话,因为她知道洪钧当天从香港回到圣国市,而且还会住在圣国宾馆。下班之前,她拨通了圣国宾馆的电话。前台小姐查了一下说,洪先生已经回来了,住的还是410号房间。她往410房间打了几次电话,但是都没有人接。她估计洪钧出去吃饭了,便悻悻地开车回家了。
晚上,宋佳又给金亦英打了个电话,确认北京仍然没有洪钧的消息。她决定明天上午先在圣国宾馆查一查,如果没有结果再去达圣公司。这一夜,宋佳躺在洪钧曾经睡过的床上,辗转反侧,胡思乱想,直到窗帘上透出淡淡的晨曦,她才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
“有410号房间,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人住。让我给您查一查啦。”服务员熟练地按动计算机的键盘,然后说,“正好是空的。那我就给您安排在410号房间,好吗?”
“那你这次就一定要抓住不放啦!宋小姐,你到圣国有地方住吗?”
洪钧说:“你们不能为了赚钱就骗人!”
“没有问题啦!生活中很多事情都要靠机遇嘛。现在机遇来了,就看
九九藏书
你能不能把握的啦!”
“小姐很有眼光啦!我可不是自吹自擂,我们圣国确实很有发展潜力。听说中央政府已经同意把圣国市作为经济特区啦。过不了几年,圣国就会成为第二个深圳,而且会比深圳更漂亮啦!小姐,你想在哪个方面发展呢?”
飞机起飞了。宋佳坐在机舱右边靠过道的座位上。她右边靠舷窗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秃顶,小眼睛,厚嘴唇,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男子见宋佳不住地侧过头来向窗外张望,便问道:“小姐,你是第一次坐飞机吧?要不要我跟你换个座位呀?这边看窗外很方便的啦。”
第二天上午,宋佳再次给圣国宾馆打电话,得到的回答仍然是“查无此人”。她又给达圣公司的办公室打电话,但对方回答说洪律师早就回北京了。她又怀着一线希望打电话问金亦英,但后者也没有洪钧的消息。放下电话之后,她愣愣地望着墙上的钟,心想,如果今天还没有洪钧的消息,她该怎么办?她是否应该到圣国市去找洪钧?
“就算中文吧。”
“徐台长,您说得我都有点儿动心了!”宋佳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半真半假。
“徐台长,不瞒您说,我这个人碰上的机遇确实不少,可就是把握不住!真的,后悔一辈子的事儿都有!”
和尚冷笑:“这关你什么事?”
“宋佳。”
对佟文阁的几次治疗都不见成效,宋佳的心里不禁有些急躁。她本想向洪钧显示本领,现在看来是白费力气,弄不好还会在洪钧的口中留下笑柄。然而,她并不甘心。直觉告诉她,佟文阁的记忆是可以恢复的,只不过她目前还没找到“开锁的钥匙”。思来想去,她觉得还是早一点向洪钧请教为好。虽然她嘴上经常和洪钧抬杠,但心里对洪钧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一次,她开玩笑地说,她真想看看洪钧的大脑是用什么特殊材料做成的。
“我正在考虑,我还不知道圣国市究竟能给我提供什么样的发展机会呢。”
“噢,我顺便也想找找发展的机会。我听说圣国是个很有前途的新兴城市嘛!”
“谢谢!”宋佳接过房间钥匙,拿着东西向电梯走去。进入房间之后,她放下背包,在屋里巡视一番。这是标准的双人客房。两张单人床,一张写字台,一套沙发,还有电视、冰箱和床头柜。卫九-九-藏-书-网生间在门口,旁边是很大的壁柜。她确信这是洪钧曾经住过的房间。她说不出为什么,但她有这种感觉。突然,一个念头滑过她的脑海,于是她开始到处翻找。床上床下,柜里柜外,台灯座底下,抽水马桶后面,她希望能发现洪钧留下的东西。然而,转了一圈,她什么也没有找到。
宋佳犹豫了一下,开门钻了进去。
出门后,洪钧有些闷闷不乐。宋佳问他怎么了,他说那些和尚在骗钱,他们不该上当。宋佳说谁都知道那是假的,只不过是求个心情舒畅,何必认真呢!然而,洪钧上来那股固执劲儿,非要去揭穿和尚们的鬼把戏。他绕到房子的后面,找到一个小门,走了进去。宋佳叫他回来,他不听,宋佳只好跟了进去。
“你相信我的眼光,就不会有错啦!我干了这么多年的编导,看人很准的啦。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穿过大殿,来到后院,发现后院的一个角落处站着两个和尚。他们便走了过去。只见那里有一间侧房,门上有一块黑匾,上面写着“开花见佛”四个字。他们走到门口,一个和尚向他们要钱:每人100元。洪钧说不值,但是宋佳想看,便交了钱。进屋后,只见在屋子中间有一个挺大的圆盘,圆盘上有一朵荷花,大概是金属做的,红花绿叶,颜色很鲜艳。但是那花瓣都合拢着。一位和尚说,他们可以在花前许愿,如果佛祖听见了,花瓣就会自动打开,他们就能看见里面的佛。不过,那就要每人再交100元钱。宋佳认真地把双手合在面前,闭上眼睛,许了一个只有她自己知道的心愿。许完愿后,她睁开双眼,只听“吱吱呀呀”一阵响,那荷花转了起来,而且花瓣慢慢打开,露出中间一个不太大的金色佛像。宋佳又掏出200块钱。
宋佳接过那个人的名片,只见上面印着:圣国市电视台副台长徐凤翔。她心想,我这里随便一说,这个人还就认真起来了,而且说得有声有色,真是热心得有点过火!不过,她也不能失礼,便收起名片,“徐台长,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当电视节目主持人的事儿。不过,我一定会认真考虑您的建议。”
宋佳终于醒了。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让被子缠住了,而且出了一身汗。她掀开被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而,那可怕的梦境仍在眼前晃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