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古怪的墨点
目录
第十四章 古怪的墨点
上一页下一页
金亦英对丈夫说了一句“这个不能玩儿”,也走到窗前。她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一下宋佳。
“那您想要的是什么呢?”
佟文阁终于吃完了雪糕。金亦英掏出手绢给他擦了嘴和手。宋佳让佟文阁坐回椅子上,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催眠,但仍然毫无效果。
“这种事情是很难预料的。金老师,你不必苦恼自己。不过,你当时为什么没有去圣国呢?”
金亦英点了点头。
“唉!我也不知道她最近是怎么了,经常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屋子里,连电视也不看了。开始我还以为她在看书,复习功课,可昨天下午我去学校给她开家长会才知道,她这次阶段测验的成绩在班里排倒数第四名!你知道,她的成绩在班里从来就没有下过前五名。我也知道,这都是她爸的事儿影响的,可是我该怎么办呢?我说她,她根本就不听,老说她自己知道该怎么做。有时候我也想,算了!不管了。反正她也大了。考不上大学还可以干别的嘛。可是我心里又不踏实。他爸病了,没法儿管她。我这当妈的再不管,万一孩子以后受了罪,我对得起谁呀?!你说说,我现在是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我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金亦英的眼圈又红了。
此时,佟文阁愣愣地看着计算机,似乎在想什么,他的手试探着伸向了计算机的键盘。
“现在不能玩儿,咱们该走了!”金亦英转身对宋佳说,“宋小姐,我们也该回去了。要不然大夫又该不高兴了。”
“唉!如果仅仅是文阁一个人的事儿,那也好多了!”
“一方面是为了琳琳的学习,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我自己的工作。我喜欢教书,不愿意离开学校。”
“你早就知道了?”
“金老师,我真的很佩服你。遇到了这么多不幸,你还能这么理智地面对人生。真是不容易!”
“我想,我想吃冰棍儿!”
佟文阁一直在旁边听着妻子和宋佳的谈话,他脸上的表情很专注,似乎他已经听懂了两个女人的对话,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听懂。忽然,他从坐着的椅子上站了九九藏书起来,指着计算机说:“我要玩儿那个东西。”
金亦英说:“别灰心。我觉得他今天还是挺有进步的,至少他在认真地回想。”
宋佳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金亦英忙说:“宋小姐,真是难为你了!我看这事儿只能慢慢来,不能着急。”
“我原谅他了。”
宋佳看着面容有些憔悴的金亦英,十分同情地说:“金老师,您可一定得注意身体,要休息好。我相信佟总的病会慢慢好起来的。”
“那也不一定。谁赶上了这种不幸的事情,也得硬着头皮挺下去。你不行也得行啊!唉,我现在就是后悔当初没听大家的话。我要是跟文阁一起去圣国,可能就不会有今天这种结果了!”
“画上留下一个墨点,有什么可奇怪的?”金亦英不以为然。
“那您得到了吗?”
然而,宋佳和金亦英都没有注意到他。宋佳看着窗外,有些懊恼地对金亦英说:“我刚才觉得咱们好像就要成功了,结果又是一场空欢喜。”
“对。”
“我真的想吃冰棍儿!”佟文阁把头转向金亦英,又说了一遍,“我真的想吃冰棍!”
“什么错误?”
“刚开始我也很气愤,还想要跟他离婚。但是他向我忏悔,我也冷静下来。我发现自己是离不开他的,因为我爱他。尽管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的心里仍然爱着他。我想,这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这么漂亮的画上不是也有个黑点嘛!人怎么能没有缺点呢?再说了,这件事情上也有我的责任。如果我当初跟他一起去了圣国,他大概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了。现在后悔也晚了!”
“问吧。虽然咱们认识的时间不长,而且你比我小很多,但是我觉得你这个人很善良也很热情。说心里话,我很希望咱们能成为朋友。”
“怎么,佟琳又出事儿啦?”
“好吧,我送你们回去。”宋佳说着,把墙上那幅画摘下来,交给金亦英。金亦英说,先放在这里吧,反正下次还要用。宋佳说也可以,就收到保险柜里。然后,他们一同走了出去。
藏书网
“什么想法?”
“啊,我在看这个小墨点儿。你不觉得它有些怪吗?”宋佳回过身来。
“你别灰心,我看还是有成效的。”金亦英此时最不能放弃的就是希望。而只要有人和她一起努力,她就觉得这希望是实实在在的,她就可以向前走,不去考虑那残酷的现实。
屋子里鸦雀无声。佟文阁睁大眼睛看着计算机屏幕上的字。他的嘴唇张了张,又闭上了。过了一会儿,他抬起手来指着计算机,很认真地问:“这是什么呀?我可以玩玩吗?”
“现在大学老师的待遇很低,工作条件也不好,所以很多人都走了。我就认识好几个大学老师,都不干了。下海的下海,出国的出国。留在学校里的人也都千方百计地搞第二职业。真的,像您这样甘心做教师的人确实不多了!”
“为什么?”
“宋小姐,你看什么呢?”金亦英走过去推了宋佳一把,“我都叫你好几声了!”
“那我可太高兴了。”宋佳回头看了一眼佟文阁,只见其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墙上的画,很像个专心听讲的学生。“金老师,通过这几天的接触,我觉得你是个性格坚强的人,而且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可是,我还有一种感觉,就是你和佟总的关系好像有点儿……”
宋佳和金亦英走回佟文阁的身边。她们俩都惊呆了——佟文阁的手指熟练地敲击着键盘,只不过那屏幕上显示出来的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符号。
“是一种宁静和谐的生活。既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惊心动魄。哪怕……它带着一点难耐的寂寞。”
宋佳失望地叹了口气,明白这次“治疗”又失败了。她默默地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
“就那么简单?”
“每个人想要的东西不一样,得到的东西也不一样。”
“为什么不能玩儿?”佟文阁的脸上带着天真的困惑。
“看来,今天只能到此结束了。”宋佳叹了口气。
“金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问。”
第二天下午,宋佳又把金亦英和佟文阁接到律师事务所,http://www•99lib.net而且拿来了那幅古画。她拉上窗帘,把画挂在墙上,让佟文阁坐到椅子上,然后按上次的样子开始催眠。待佟文阁慢慢闭上眼睛之后,她拿出那封信,用轻柔的声音说道:“你坐在计算机前面,给你爱人写信。你的手指敲打着键盘,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宋佳说话的同时用手指轻轻地敲打着键盘,“你想到了家中的古画,就在信中告诉妻子:‘无论如何,你都要保管好咱家的那件东西,那是咱们的传家宝,不能给任何人拿走。’这确实是一幅很美的画。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子在一棵柳树下弹琴,一对蝴蝶伴随着优美的琴声飞舞。佟文阁,你睁开眼睛,站起来,慢慢地走过来。慢一点,很好。你看这幅画。这就是你们家的那幅古画。请你回答:你为什么在信中提到这幅画呢?有什么人想要你这幅画吗?他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灰心,金老师,你放心吧。咱们明天再接着做。”宋佳想了想又说,“金老师,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也很佩服你。真的!我觉得你很坚强。说老实话,如果换了我,恐怕早就垮了。”
“佟总在信中对那幅画再三叮咛,说明那幅画对他非常重要。我想,也许那幅画可以成为唤醒他记忆的东西。金老师,您能把那幅画带来试一试吗?我知道,那幅画非常贵重……”
“我……我发现他有了外遇。”
佟文阁站在画前,皱着眉头,似乎在极力回想着。宋佳看了看佟文阁的眼睛,发现其目光注视着画的右下角。她也把目光移了过去,但那里是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小小的墨点。她轻声问道:“佟文阁,你在想什么?”
10月9日下午,宋佳又开车接上金亦英和佟文阁,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她拉上窗帘,让佟文阁坐到椅子上,然后拿起一支钢笔,微笑着对佟说:“今天咱们做一个游戏。你把双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对,放松,尽量放松。很好。看着我手中的笔。看着,很好。如果你觉得眼睛累了,就慢慢把眼睛闭上。很好,你今天的表现非常好。闭着九九藏书网眼睛,直到我让你睁开的时候。很好,不要重复我的话,就认真听,但是要服从我的命令,要想象我说的东西。好,抬起你的右手,一点儿就可以。很好。再抬抬你的左腿。对,非常好。现在,你走进了一个花园,很大很美的花园。你周围有很多的花儿,有红的、黄的、蓝的,还有紫的,好看极了。啊,还有蝴蝶,各种颜色的蝴蝶,红的、黄的、蓝的,还有紫的。有一对蝴蝶互相追逐着飞出了花园。它们飞过一片草地,来到一个工厂,一个很大的工厂。工厂门口有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达圣公司’。还有一个大广告牌,上面写着:喝了达圣,人人成大圣;喝了达圣,事事都大胜。喝了达圣,人人成大圣,喝了达圣,事事都大胜。”宋佳重复着,她说得很轻,很慢,并仔细地观察着佟文阁的表情和反应。
金亦英忙走过去说:“那个不能玩儿。”
“是啊,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宋佳自言自语。
“以前我认为,夫妻天天在一起,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事情,而且谁都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所以,夫妻适当地分开一段时间是有好处的。以后你结婚就知道了。两个人天天守在一起,不可能老是那么浪漫。男人很奇怪的!你老是守在他身边,他对你的那种劲头就小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但是在分开一段时间之后,他对你的那种劲头就大了,见了你就想亲热。为了这个,我宁愿和丈夫分居两地。虽然分开的时候挺难熬,但是见面的时候很快活。俗话说:久别胜新婚。这话很有道理。不过,后来我发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佟文阁抬着头,身体微微前倾,很认真的样子。宋佳的嘴角浮上满意的微笑。她一边轻声说着,一边慢慢地把佟文阁的椅子推到计算机前,启动机器,把那封信调出来,然后用很大的字体把那谶语显示在屏幕上。
“有点儿什么呢?”
“我?”金亦英摇了摇头,嘴边浮上一丝伤感的笑容。
宋佳也无能为力,只好用一些连她自己都觉得空洞无力的话语劝99lib.net慰金亦英。佟文阁则在一旁无忧无虑地嘬着雪糕。宋佳看着佟文阁的样子,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冰棍和这幅画有什么联系吗?冰棍和那个小墨点又有什么联系呢?她走到那幅画的前面,仔细地看着那个小墨点。忽然,她觉得那个墨点的样子有些怪。她也说不清究竟是什么地方怪,但就是觉得怪怪的。也许,是它的形状太圆了?还是它的色泽与整幅画不太和谐?宋佳愣愣地看着,竟然没有听见金亦英叫她的声音。
“那你后来怎么办了?”
“佟总在那封信中提到了你们家的传家宝。您说那是一幅画,对吧?”
“当然可以。只要能唤醒他的记忆,我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再说,我本来就不喜欢那幅画。”
“这怎么说呢?幸福就是一种感觉。我一直觉得挺幸福的,但是后来我发现那是个错觉,但是已经晚了。”
“你跟着蝴蝶来到工厂里,走进一栋乳黄色的大楼。”宋佳尽量回想着在那广告中看到的东西,“楼道里很干净。你继续往前走,来到一间很大的实验室。实验室里有很多仪器,还有穿着白大褂的人。你也穿上了白大褂,走进你自己的办公室,来到你自己的计算机前。你已经写好一封信,是给你爱人的信。你很想念你的爱人,而且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你给她写了一句很重要的话,可是你忘了是什么意思。你写的是:驮、谟、蚁、陆、堑、暮、诘、闵、稀。你睁开眼睛,看着屏幕上的字。你想啊,想啊。是什么意思呢?你终于想起来了!它的意思是……”宋佳和金亦英都不无紧张地盯着佟文阁的嘴,期待着。
“佟文阁,咱们的游戏还没有做完,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刚才在想什么?”
“我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有些怪。虽然我还没结婚,但我也是女人。我想,你们长期两地分居,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可你还对他这么好。你觉得自己的婚姻幸福吗?”
“金老师,我还有个想法。”
“是的。”宋佳点了点头,走到外面的冰箱处,取来一根雪糕,递给佟文阁。佟文阁高兴地吃了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