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丢弃的佛信
目录
第十二章 丢弃的佛信
上一页下一页
李秘书说:“为了保证佟总有一个安静的工作环境,这两间实验室是佟总专用的,别人一般都不到这里来。”
“我这一趟也算有收获了。你说对吗,李小姐?”
“是呀!是呀!”
贺茗芬面带微笑说:“洪律师,我们已经见过面啦!”
“当然可以啦。他住在公司南面那片小区,应该是5座12号,离这里不远。用不用我带你去呀?”
“那就没有问题啦!”
“是吗?那我们也算志同道合的啦!哈哈!”
“我听说这都是无聊的人编出来的,根本不能信。”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不知道佟总的密码呀。不过,我可以给你找一位电脑专家来,他能帮你查。”
“在达圣公司成立10周年的大会上,你不是坐在嘉宾席上嘛。我记得,你是和市检察院的郑检坐在一起的吧?我在台上就看见你啦!”
“你可不能这么说呀!我听说这种信是很灵的啦。”
“为什么?”洪钧饶有兴趣地看着孟济黎。
这间办公室既宽大又气派,摆放着清一色的紫红色硬木家具,墙上还挂着几幅名人字画。洪钧说:“孟老板的办公室真够高级的!”
“金老师让我去拿点东西。可以吗?”
“李小姐,哪些东西我可以动呢?”
“都可以的啦!不过你要拿走什么东西的话,请告诉我一声啦!”
洪钧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在判断着这间办公室在大楼中的位置。
孟济黎笑道:“这都是别人布置的啦。要是按照我的意思,一张办公桌,一把藤椅,就可以啦!坐在这个位子上,身不由己嘛!说心里话,有时候我觉得当这个大公司的董事长还不如当个渔民呢,或者自己开个小铺子。一个人干自己的事情,少长多少白头发!咳,没有办法的啦!”
洪钧跟着李秘书从另一条路走回办公楼大厅,正遇上从门外走进来的贺茗芬。李秘书连忙给二人做了介绍。
洪钧的目九-九-藏-书-网光落在墙边的一张硬木棋桌上,桌上摆着一盘象棋的残局。他走过去看了看,问道:“孟老板喜欢下象棋?”
“噢,你就是大会的主持人吧?幸会!”
“金老师希望能一次性拿到那笔钱。”
“那我就过一个小时来接你。”李秘书转身要走,但是被洪钧叫住了。
洪钧目送贺茗芬离去后,带着心满意足的表情向李秘书道谢,走出达圣公司。虽然需要他破解的谜团越来越多,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答案。
“没有问题啦!我是和你开玩笑嘛。哈哈!”孟济黎很快收起笑容,认真地说,“关于佟总的事情,我早就说过,医疗费我们包到底,工资照发一年,至于奖金嘛,就不好再发啦。一年以后如果佟总的病还不好,那就只能按照公司的规定办了。”
“怎么,想和我们断绝关系?”
“李小姐,我还有个问题。”
“你去他的房子干什么呢?”
“我也说不准,可能得用几十分钟,或者一个小时吧。”洪钧看着屋里的陈设。
“我没有什么特别要找的东西。不过,我想把那些带给金老师。你看可以吗?”他指了指写字台上的信件。
“不知道现在方便不方便?”
“不是那个意思,金老师主要是不愿意一次次地老麻烦你们。当然啦,一次把钱拿到手,她心里也比较踏实。”
洪钧把信纸放回信封,又仔细看了信封上的字。信封上写着“达圣公司佟文阁收”,没有邮票也没有邮戳,但右下角写着日期——1995年7月6日!
“佟总住在什么地方?我是说,他的房子在什么地方?”
“我还在纸篓里发现了一封莫名其妙的信。”
这条楼道两旁是一个个实验室。在几扇打开的门里,洪钧看到一些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他们默默地做着各自的事情,连走路的脚步都很轻。楼道中间还有一道门,过去之后是http://www.99lib.net两间很大的实验室和佟文阁的办公室,再往前就到了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扇关着的门,上面有紧急出口的标志。
“她有提到的啦。”
“她的心情倒是很好理解的啦。”孟济黎话中有音。
“谢谢,不用了。我还得先到别的地方去办点儿事情。”
你一定要照办,否则你必将大祸临头!
“喜欢,就是下得不好!”
洪钧正看着,门一响,李秘书走了进来。她问道:“洪律师,找到你要找的东西了吗?”
佛事降临,我是老佛爷。收到此信是一种吉祥。请在9日内复制9封寄给你的朋友。不要怕花钱,也不要留在手中,否则对你不利。此信起源于英国,已经绕地球走了12圈。有一天,圣国市的一位姑娘在北圣山麓遇见一位老翁。他给了她这封信,让她9日内发出。她照办了,结果9日后她考上了大学。她的一位朋友收到信后也照办了,结果9日内发了一笔大财。而她的另一位朋友没照办,结果9日后突然死亡。这些都是真事!不可不信!
“没有问题啦!你稍等,我去看一看嘛。”孟济黎走出门,几分钟后就回来了,“一会儿就可以让李小姐带你去佟总的办公室。只要是佟总个人的东西,都可以啦!洪律师,你还有别的问题吗?”孟济黎看了看手表。
“我看你洪律师就不好理解了嘛!”孟济黎的眼睛不停地眨动。
“是呀!是呀!”
李秘书走后,洪钧站在办公室中间,看了一圈。他没想到达圣公司会这么合作。这究竟是孟济黎的指示还是李秘书的自作主张?他无暇细想。他必须充分利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打开计算机,先查看了佟文阁使用的中英文软件的名称,然后打开一些文件,快速地查阅。他不时在小本上记下一些内容。www.99lib•net查完之后,他看了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他关上计算机,打开写字台的抽屉,看到佟文阁的一些信件,便拿了出来。然后,他站起身来,向四周环视。他的目光停留在门后的废纸篓上。他快步走过去,俯身从纸篓里捡起一个信封。他从已经撕开的信封口抽出一张纸,只见上面打印着下列文字——
“那什么不好理解呢?”洪钧随口问道。
“没有问题啦!不过,这件事情要做,就快一点搞定嘛。夜长梦多的啦!”
孟济黎沉吟片刻才说:“一次性支付不太好办呀。虽然我是董事长,但这种事情也不能我一人决定嘛。钱不是问题,主要得有个名目啦。这样吧,我听说佟总有一幅明朝的画,能值20万。我有一个香港朋友喜欢收藏古画,一直让我帮他买嘛。我出60万,把佟总那幅画买下来,多付的钱嘛,就算我们给佟总的啦。这样一来,我也就不用拿到董事会上去讨论了嘛。”
李秘书嫣然一笑,接过信,很快看了一遍,认真地说:“这种信很灵的呀!佟总怎么能把它随便扔掉呢?”
10月9日上午8点半,洪钧准时来到达圣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孟济黎的办公室。秘书通报之后,孟济黎来到门口迎接:“洪律师,我就喜欢和遵守时间的人打交道嘛。不过,要真是碰上不守时间的人,我也真没办法的啦!哈哈!请,洪律师。”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洪钧面带困惑。
“不用了。金老师把密码告诉我了。”
“太谦虚了吧?洪律师这么聪明的人,下象棋一定是个高手。哪天有时间,我跟你学一盘啦。”
“哪里?是我眼拙。”洪钧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又补充说,“也许是我给记混了。上周五的晚上,贺小姐有没有去过圣国宾馆?我在大厅里看到一个人,跟您长得很像。”
“孟老板一定知道我是佟文阁的辩护律师,顺便代理金老师来签个协藏书网议。孟老板认为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您的这个主意很不错,但是我不知道金老师愿不愿意卖那幅画,所以我得和金老师商量商量。”
“没有问题啦!”洪钧学着孟济黎的语调说了一句,起身告辞。
请珍惜这封信!
“当然可以啦。”洪钧学了李秘书的语调。
“是吗?长得像的人有很多嘛。洪律师,我还有事情要办啦。你下次见面时可一定要记住我哦!”
“难怪孟老板的生意做得这么红火!不过,我比较喜欢研究象棋的残局,因为它跟我的工作性质差不多。我们律师接手的案件,一般都是残局。”
“这是我保留下来的唯一爱好啦!我这个人哪,过去也很爱玩的啦。打篮球、打乒乓球、打扑克、打麻将,我都很喜欢的啦。现在不行啦,没有时间嘛!不过,象棋的爱好我是不会丢的。再忙也要下。洪律师喜欢下象棋吗?”
洪钧从孟济黎的办公室出来时,李秘书已经在门口等候。她微笑着和洪钧打了个招呼,然后带路去佟文阁的办公室。他们坐电梯下楼,穿过长长的走廊,再坐电梯上楼,拐了好几个弯,又过了一道有密码锁的门,才来到一个很安静也很干净的地方。
“那就不行啦。下棋关键要看步,谁看出的步多,谁就能赢嘛。好像说,咱们两人下棋,你每走一步之前能看出三步棋,可我能看出四步棋,那我当然是胜券在握啦!因为无论你怎么走,我都有对付你的招法嘛。做生意也是同样的道理啦!”
“你可以问啦。”李秘书靠在门边,用探询的目光在洪钧的脸上扫来扫去。
“我真的下不好。我有一个朋友下得不错。他说我的主要问题是看不出棋步,就知道走一步,看一步。”
洪钧说:“金老师说,孟老板对她丈夫非常好,不仅医疗费全报销,还照发工资。不过,她认为佟文阁的病很难治好,所以让我来和您谈www.99lib.net谈,希望能达成一个书面协议。我想,孟老板一定能理解她的心情吧?”
九天佛祖
“是啦,像你这么有名气的大律师,又专办刑事案件,怎么会对这件小事感兴趣呢?”孟济黎的脸上挂着让人难以捉摸的笑容。
“看来,我这个人可不像洪律师那么引人注意哦!”
“这么说,我也应该把这封信带回去给金老师看看啦?”
你一定要在9日内复制9封信寄出,而且要把你最心爱之物送给你的一个朋友,一定不可以寄钱!
“佟总的信?当然可以啦。”
“我也有同感。有时候,我也真想一个人跑到深山老林里去过闲云野鹤的生活。准保能长寿!”
“我更喜欢从头开始下。开局的时候双方站在相同的起点上,怎么用兵,全凭你调遣啦。残局嘛,终归是别人给你留下来的,变化余地不太大。还是从头开始下能够表现出一个人的真正水平。公平竞争嘛。不过,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孟济黎请洪钧坐到沙发上,转用谈判的语气说,“洪律师,金老师的信,我已经看过了。你先说说金老师的意见吧。”
李秘书打开房门。这是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面除了必要的办公设备之外,就是各种书——中文书和外文书。李秘书站在门口,对洪钧说:“洪律师,你需要多长时间呢?我没有别的意思,因为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想知道什么时间来接你。”
“什么信?我能看看吗?”
“我可以看佟总的计算机吗?金老师让我看看有没有佟总的个人文件。”
“好吧。”洪钧觉得孟济黎办事很痛快,但不知他对自己的另一个要求反应如何,便用婉转的口气说,“金老师说她上次来的时候非常匆忙,没来得及收拾佟总的个人物品,让我帮她收拾一下,带回去。金老师在信中大概也提到了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