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夸张的广告
目录
第七章 夸张的广告
上一页下一页
“什么事儿?”宋佳莫名其妙。
洪钧认真地说:“我记得就看过达圣健脑液的广告,正想去找呢,没想到你给录来了。真行!”
“你真伟大!”
“我想,您可以代表我去和他们谈一谈老佟的医疗费和生活费问题。就说我希望能签一份书面协议。其实,我也确实想要一份书面协议。虽然他们现在说得很好,但是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还是有一份书面的东西心里才踏实。”
“不敢!”
“我感觉,金老师不是那种人。”
“你一看就知道了。”宋佳不无得意地说。
“那除非是医生与他同谋,而且他要有高超的表演才能。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没问题,咱们提前办。你说过,这友谊宾馆里你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友谊宫。今天晚上,我请你到友谊宫去吃海鲜,然后再打一个小时的保龄球。怎么样?”
洪钧站起身来,走到窗前。他喜欢在思考时观看窗外的景致。这时,那个问题又浮上他的脑海——佟文阁真的丧失记忆了吗?如果金亦英的话是可信的,那么佟文阁就不仅在欺骗外人,也在欺骗他的妻子。他真有这么大的本事吗?一个声音在洪钧的心中响起——你正在被人利用,你已被卷入一个阴谋之中。这个念头搅得他心神不定,使他无法集中精力去分析那封信的内容。
“一位精神病学的专家。”然后,洪钧便把去安定医院的经过讲了一遍。
老教授看了洪钧一眼,反问道:“他是在精神病医院里接受治疗吗?”
“有律师的帮助,更容易掩人耳目嘛!也许,他们认为这样就可以逃避审判了。一切都有可能啊!”
“当然没有。不过,他们也可能看到了,因为内行人可以破解密码。他们有电脑专家。”
“是的。”
“什么计划?啊,所庆!”洪钧恍然大悟。
听完之后,宋佳若有所思地问:“你怀疑佟文阁在装病?”
“不过,我们的计划……”http://www.99lib.net宋佳欲言又止。
“那么,一个正常人能不能伪装成失忆症的人呢?”
“你呀!肚子饿了就直说,还用绕那么大个弯儿!算你有口福。我刚才买了一份儿盒饭,有你爱吃的红烧排骨。”
“第一次,她就说,是你让她打的。第二次,她又说,让你给她打。”
“噢,我去找老师请教问题,拿着‘大哥大’不像话。”
洪钧带着复杂的心情走出安定医院的大门。律师的直觉让他怀疑佟文阁,但是老教授的话是不能怀疑的。不过,万一佟文阁就是一个具有高超表演才能的人呢?再小的可能性也是可能性嘛!他是辩护律师,他不能成为当事人造假的帮手。但是,他又不愿意相信金亦英和佟文阁是联手欺骗他的人。
电视里播放的是电视连续剧《包青天》。洪钧看了一眼,不以为然地低下头去吃饭。但是,他很快又抬起了头,因为那电视里的话语引起了他的注意——“喝了达圣,人人成大圣;喝了达圣,事事都大胜。”他忙说:“哎,再放一遍!”由于说得太急,他嘴里的饭粒都掉了出来。
“金老师,您说我以什么名义去拜访达圣公司比较合适呢?”
洪钧又问:“这种失忆症能用仪器诊断吗?”
洪钧此时知道自己昨天在医院为什么看着佟文阁的那个动作眼熟了。他对宋佳说:“再放一遍。那个男的就是佟文阁。”
“你不是说你能遥感吗?”
“看来,这封信对他还是有刺激作用的。”洪钧认为,金亦英的话是可信的。如果金亦英和佟文阁联手欺骗他,那她就不该这样说了。洪钧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既然老佟不说,那我就只能去圣国了。正好,我下个礼拜要到香港城市大学去做个讲座,那我就提前两天走,先到圣国,到法院去问问老佟的案子,再拜访一下达圣公司。您没有跟他们说过这封信吧?”
两点http://www.99lib.net钟,洪钧给金亦英打了电话。“金老师,您给老佟看那封信了吗?”
宋佳没说话,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端来一个白饭盒,放在洪钧面前的茶几上。洪钧高兴地吃了起来。宋佳又从屋里取来一盒录像带,打开沙发对面的电视机,放了起来,洪钧抬起头,问道:“什么节目?”
“谢谢您的信任。这对我的工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再问您一个问题,在达圣公司有没有我可以信赖的人?”
“谦虚呗!特别是您!”
“差什么?”
“什么老师?”
“什么真行假行?还不是老板一句话!”宋佳一边倒带一边说。当电视屏幕上再次出现那段广告时,两人就都安静了。
“那好,我明天去圣国。我不在北京的时候,您有事可以和宋佳联系。”
“两点钟以后,往她家里打。”
中午,洪钧回到律师事务所。一进屋,宋佳便问道:“你这一上午去哪儿了?金老师两次打电话来找你,都找不到。我打你的手机,可你没开机。”
洪钧放下话筒后,走到宋佳的办公室门口,他听见宋佳已经在打电话为他订飞机票了。
“我又没看见佟文阁,怎么感觉。”
“女人的感觉比男人的感觉更准确嘛!”
“可以,我一会儿就可以到你们所里去办。”
“那就说说你的感觉。”
“没有。我问他为什么撕信,他也没回答。”
“那您得给我写一份委托书,最好再给那位孟老板写封信。”
“另外,我还需要您授权我去清理一下老佟的私人物品。我希望能找到一些有利的证据,或者是线索。您看可以吗?”
“我也不愿意相信她是那种人。不过,即使她真的那样做,我们也不能说她就是坏人。总之,我们现在谈的只是各种可能性。我们的任务就是去查明究竟哪一种可能性是事实。我以前说过,调查案件事实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开放性思维,特别是在开始阶九九藏书段。因为在复杂的现实生活中,各种情况都是可能出现的!对了,金老师打电话说什么了?”
电视画面上首先出现的是一个似乎有些弱智的儿童,正在喝一瓶达圣健脑液,随后那儿童就变成了孙悟空,并说:“喝了达圣,人人成大圣!”接着,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实验室,一个中年男子喝了一瓶达圣健脑液,手指向前一伸说:“喝了达圣,事事都大胜!”最后,画面变成了一栋乳黄色的工厂大楼,门口的铜牌上写着:圣国市达圣食品有限公司。
“我这肚子里怎么老叫唤呢?”
“那你呢?”
“他毫无反应?”
“太棒啦!老板万岁!”宋佳轻盈地一转身,跳着出去了。
“什么难得?”
“我有这种感觉。你昨天跟我一起去医院就好了。”
“不,他把那信给撕了!”
听了洪钧介绍的情况之后,老教授慢条斯理地讲道:“导致失忆症的原因很复杂,既有器质性的,也有功能性的。比如讲,某些撞击造成的大脑损伤,某些疾病造成的大脑损害,或者长期食用某些镇静类药物,都有可能是导致失忆症的器质性原因。另外,巨大的心理压力,歇斯底里的情感震荡,也有可能成为失忆症的功能性原因。而且,器质性原因和功能性原因也会相互影响。根据你讲的情况,这位病人的记忆丧失很可能就是由病毒性感冒造成的。感冒病毒的种类很多,有些就专门侵害人的大脑组织。当然,并不是所有得了这种病毒性感冒的人都会丧失记忆。一般来说,人的大脑组织有相当强的抗病毒能力。但是对那些大脑抵抗力较弱的人来说,或者对那些高烧持续时间较长的人来说,造成这种结果就不足为奇了。”
洪钧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出那封怪信,放在面前,一字一句地分析着。他想,佟文阁显然遇到了什么难题,而且是“很难预料的”和“很难让人接受的”。这难题是什么呢?99lib•net是生活中的还是工作中的?他认为,信中有两句话很重要。一句是“我和公司的人吵了一架”,另一句是“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前者应该是整个“事件”的发端,因此查明和佟文阁吵架的人具有重要意义。后者表明佟文阁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究竟预感到了什么?是有人要害他吗?这封信是在强奸案发生之前写的,显然他没有预感到贺茗芬要害他。那么,这个人又是谁呢?是和他吵架的人吗?洪钧在大脑中列出几个人的名字,但是无法得出明确的结论。佟文阁显然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妻子,但是不便在信中明讲,因为他大概知道电子邮件并不能保密。他为什么又提到那“传家宝”呢?而且要强调“任何人”呢?最后的谶语和前面的话有没有联系呢?这谶语是一般的人生体验还是有具体含义呢?于是,他把注意力集中到那9个似乎毫无关联的字上——“驮谟蚁陆堑暮诘闵稀”。这应该是佟文阁要告诉金亦英的话。但是,这句话是什么含意呢?这是一句佛教用语吗?他不知道。他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来寻找这9个字之间的联系,但是都失败了。他又试着在这9个字之间按规律添加一些字,但是也没有结果。他觉得,佟文阁的思维跳跃很大,他努力去捕捉那背后的线索,但感到力不从心。他喜欢钻研疑难问题,但此时却感到有些烦躁。
“功能性的失忆症,不可能用仪器诊断。器质性的失忆症,也得看具体情况。如果是外伤造成的大脑损伤,一般可以通过CT检验出来。如果是疾病或者药物造成的大脑损害,那就很难用仪器检验了。”
轻轻的敲门声传进他的耳鼓,他回过头来,见宋佳站在门口。
电视屏幕上又出现了儿童和健脑液,伴随着那颇有诱惑力的声音——“喝了达圣,人人成大圣!”当佟文阁又出现在屏幕上时,洪钧叫了一声:“停!”宋佳连忙把佟文阁定格在那http://www.99lib.net微微颤动的屏幕上。洪钧的目光紧盯着佟文阁的动作和表情。过了一会儿,他从宋佳手中要过遥控器,操纵着佟文阁的形象前进后退几次,然后才继续吃饭。
“真是难得!”
宋佳笑道:“哎呦,真够夸张的,都让您‘喷饭’啦!”
“洪律,我给你订了明天上午去圣国的飞机票。”宋佳慢慢地走了过来。
“洪律师,我非常感谢您!我也代表老佟感谢您!”
“你怎么知道金老师不知道呢?”
“啊,是啊!但是那得看感什么,对吧?那好,我现在就感觉感觉。佟文阁嘛,我感觉他不是装的。要是装的,那金老师怎么会不知道呢?”
“是啊。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讽刺我?”
“你还记着哪!”宋佳的眼睛亮了。
“那就是罗太平了。您可以去找他。”
“那怎么诊断呢?”
星期四上午,洪钧开车来到德胜门城楼北侧护城河畔的北京安定医院。这是北京最有名的精神病医院,去年成为了首都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经人介绍,洪钧找到一位老教授。他想了解病毒性感冒导致失忆症的可能性。按照他的理解,在感冒和记忆丧失之间似乎难有联系。
“那还有一个多小时呢。”洪钧在屋里转了一圈,皱着眉头说,“宋佳,你说奇怪不奇怪?”
“主要根据病人的临床症状和行为反应模式。”
“给撕了?”
“别甜言蜜语!我有自知之明,再伟大也就是个小秘书!不过,我这可是全方位的秘书,就差……”
“看了。”
“可以,我相信您。我这次去圣国接老佟的时候太匆忙了,没来得及整理他的东西。老佟在圣国有一套房子,我一会儿就把钥匙给您。”
“谢谢!”洪钧仔细看着宋佳,他感觉宋佳的神态有些忧郁。
“为什么?”
“让我什么时候给她打?”
“他什么话也没说?”
“我今天没食欲,吃几块儿饼干就行了。”
“难道是他们两口子一起装?那她干吗还来找咱们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