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免费的午餐
目录
第四章 免费的午餐
上一页下一页
“有这种可能,所以,我这个辩护律师就成了个摆设。你这话倒是解答了我心中的疑问。”
“你打电话到底有什么事儿?”
“希望你为祖国建设多作一些贡献啦!”
“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要来给我……按摩!”
回到房间后,洪钧洗了个热水澡,坐在床上看电视。
“你这个人呀,就爱给我出难题。”
“是的。沈先生去过吗?”
洪钧看了郑晓龙一眼,没有说话。
“过错只是一时的遗憾,而错过则是终生的遗憾。”
洪钧说:“算了吧。我一直在想,在佟文阁的案子里,这位孟老板扮演的是个什么角色啊?”
“洪律,开个玩笑,你别生气哦。”
“你怎么知道的呀?”
“你找到金老师了?”
9月30日上午,达圣公司门前一派节日景象。大门两边各有一个彩色大氢气球各拉着一条大红绸带,在空中随风飘动。右边的绸带上写着“发扬达圣精神”,左边的绸带上写着“创建圣国辉煌”。铁栅栏墙上插满了彩旗。办公楼门前的平台上呈八字形摆放着其他单位致贺的大花篮。四位身穿乳黄色西服裙、肩披红黄两色彩带的礼仪小姐正用不知疲倦的微笑迎接着来宾。
“我会遥感!你不懂了吧?”
还有一位老船长……
“那不是很时髦吗?咯咯咯!”
“当然是重要的情况,而且是你最想知道的。”
正在这时,港商沈福官走了过来,笑容满面地对郑晓龙说:“这不是郑检察长吗?你没有穿制服,我差一点就没有认出来呀,真是眼拙的啦!”
郑晓龙把洪钧送回圣国宾馆时,天色已经黑了。洪钧向老同学表示了由衷的感谢。郑晓龙说第二天上午9点钟来宾馆接他。分手后,洪钧意犹未尽地在大厅里走了一圈,然后才走进电梯。电梯里有一个身穿白大褂的青年女子,饶有兴趣地注视洪钧,看得他有些不好意思。
“隔着十万八千里,请问你是怎么感觉的呀?”
“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请我去做个讲座。”
“看过的啦。所以我才知道芝加哥的犯罪很厉害呀。那些黑手党,比香港的三合会还要厉害的啦。洪大状师,以后我在北京遇到麻烦,就去找你啦。”
“他们现在怎么样?”
其他人讲话之后,曹为民代表市政府授予孟济黎“圣国藏书网市光荣市民”的称号。此时达圣公司管乐队在后面奏起了“达圣之歌”,会场气氛达到高潮。洪钧也被这如火如荼的场面所表现出来的集体荣誉精神所感动了。
“佟文阁是不是跟她在一起?”
“你别起哄!”
“沈先生一定看过《罪恶的芝加哥》吧?”
“哎,我说洪律,你可别得了健忘症。这可是你说的,到圣国以后跟我通电话。昨天晚上我在所里等到9点多钟!你不来电话,我就打你的‘大哥大’,可是你不在服务区。”
“宋小姐,我已经向您道歉了,您就别卖关子啦!什么情况?说吧。”
9点整,台下座无虚席,台上嘉宾入座,庆祝大会开始。主持人是达圣公司的总经理助理贺茗芬。此人长得娇小玲珑。由于她的上身比较短,下身比较长,而且大腿比较瘦,再加上紧绷在身上的黑色尖领短袖衫和深蓝色弹力牛仔裤的勾勒作用以及玫瑰色高跟皮凉鞋的衬托作用,所以她的身材并不显矮。她留着一头蓬松垂肩的卷发,脸上的皮肤很白净。她的嘴唇比较厚,被涂成了黑紫色。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她那牙齿不太洁白的缺陷,而且显得很和谐。她脸上最好看的是那一双大眼睛和那又黑又长而且上翻的睫毛。大概她深知自己相貌中的优劣,所以在讲话时,眼部的动作要比口部的动作更为引人注意。
“你上大学的时候就经常说一些至理名言。我至今还记得你在毕业分手时对我说的那两句话。”
天气晴好,又逢假日,海滩上人很多。他们站在沙滩上,眺望蓝色的大海,顿觉心旷神怡。他们没有下海游泳,而是坐了一回渔船。
“那你就给我加班费呗。不过,我要的加班费可不是钱哦。你知道的,对吧?晚安!”
“没有错哦,你就是从北京来的洪先生嘛。”
“这位是我的老同学,北京来的洪钧大律师,很厉害的啦。”
忽然,电话铃响了。他拿起话筒,只听一个女人嗲声嗲气地说:“先生,你一个人旅行,一定很寂寞的啦。要不要我来陪陪你呀?我可以给你按摩,是那种全身按摩,你懂的呀。我一定会让你很开心的啦!”
“一定的啦。郑检察长,把你的朋友也给我介绍一下吧。”
介绍嘉宾之后,贺茗芬请达圣集团的董事长孟济黎讲话。孟济黎99lib•net回顾了达圣公司这10年的历程——从最初三个人合伙卖水果,发展到今天有近千名员工的大企业,公司产品已销售到全国绝大多数省、市、自治区,年利润已经达到数千万元人民币。然后他又描绘了公司的发展前景,特别谈到了即将与港商进行的合作。他要让达圣健脑液“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他要让达圣公司的年利润上亿元,还要在三年内成为上市公司;他要让达圣公司的员工都成为公司的股东,都住上自己的房子,都开上自己的摩托车甚至小轿车!孟济黎的讲话很有水平,虽然是大实话,但很有鼓动性和冲击力,不时赢得热烈掌声。
洪钧听出是宋佳,不好意思地说:“噢,是宋佳呀,我还以为又是……”
“这我就不得而知喽。”
“一定是的啦。我们香港也要回归祖国了嘛,也要过国庆节了嘛。”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啦。”
“那是很厉害的啦。我们一言为定,你到香港,一定要给我打个电话啦!”
澎湖湾,澎湖湾,外婆的澎湖湾,
“你找错人啦!”洪钧已经生气了。
洪钧看着手中的话筒,还想说什么,但是宋佳已经挂断了。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没有啊。不过,我听说,那个地方的犯罪是很厉害的啦!所以大状师也都很厉害嘛。哈哈哈!”
“这确实是个问题。这个案子刚发生的时候,非常轰动的啦,也有不少传闻嘛。有人说,这本来是第三者插足,没插好,闹翻了。还有人说,这是达圣公司的权力之争,可给孟老板出了个难题啦。你知道,佟文阁是达圣公司开发健脑液的功臣嘛,贺茗芬是孟老板起家时的帮手嘛,都很厉害的啦。虽然这强奸是个人的事儿,给达圣公司的打击也很大呀。后来,这个事情平静下来了。我估计是孟老板给摆平了。孟老板这个人,能量大得很呀!”
“我?”郑晓龙对着洪钧的耳朵说,“今天这个场合可轮不到我上台哦。你等着瞧吧,圣国市的很多头面人物都会出场的啦。”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今天上午,金老师给我打电话。她说,她已经回到北京,想见你。我说你去圣国了。她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说,还不知道。她就说,佟文阁也回来了。她希望尽快见到九-九-藏-书-网你,因为情况很复杂,她要当面对你讲。我感觉,她有些心神不安,而且很疲惫。那你什么时候回北京呢?”
“我知道你有时间的啦!先生,你不用担心哦,没有人会知道的啦!”
“对不起,小姐,我没有时间。”洪钧的语气有些生硬。
“没有问题啦!”洪钧学着广东话说道,“我下个月要去香港,就去找你啦。”
贺茗芬首先介绍在主席台上就座的嘉宾,包括圣国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的主要领导,还有来自香港和澳门的商人,当然还有达圣集团的董事长孟济黎。孟济黎四十多岁,身材魁梧,黑红脸膛,花白头发,五官都不太大,但下巴很大,给人留下干练坚毅的印象。贺茗芬每介绍一位嘉宾,台下就会响起热烈而且整齐的掌声。
“宋佳,你说什么哪?”
郑晓龙问:“你想不想认识一下孟老板啊?”
洪钧和郑晓龙在路边的海鲜大排档买了一些烧烤和啤酒,坐在沙滩的木椅上,吃着,喝着,看着夕阳洒在海面上的金光。洪钧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校园歌曲《外婆的澎湖湾》。郑晓龙也加入进来,两人的歌声在沙滩上飘荡——
此时,他已归心似箭。
“我也会遥感啊。”
“我明天就回去。这样,你约金老师后天上午9点到所里来吧。不过,那又得让你加班了。”
“应该说是她找到了我。”
洪钧和沈福官握手之后,交换了名片。沈福官笑呵呵地说:“洪大状师,幸会,幸会!我的普通话说得不灵光,请你多包涵的啦。”
“别的倒没什么,就怕染上艾滋病什么的,麻烦!”
“什么话?”
“什么都做一点啦!只要是大家有钱赚,就很好的嘛!”沈福官看着洪钧的名片,说,“啊,洪大状师是在美国读的法律?西北大学法学院,是在芝加哥吧?”
“谁瞎说了?你不给我打电话,也不告诉我住哪家宾馆,你让我怎么跟你联系呀。幸亏我这人聪明,凭着感觉就找到了你的电话号码。而且,我感觉你在那边儿玩儿得很开心哦。”
洪钧挂断了电话。他既感到愤怒,又感到厌恶。他走到房门边,挂上了安全链。这时,电话铃又响了。他抓起话筒,只听里面一个女子说了声“喂”,他便大声喊道:“我已经说过了,没有时间。你再捣乱我就报告公安局啦!九-九-藏-书-网
洪钧给郑晓龙打了个电话,取消了第二天的旅游计划。
那是真正的小渔船,只能坐四五个人。船夫是个面颊清瘦、皮肤黝黑的老头,穿着连靴的橡胶裤。没有码头,游客必须走过一段不深的水面才能上渔船。洪钧刚要脱鞋,被郑晓龙拦住了,只见老船夫从船上取来两个方木凳,放在水边。郑晓龙站到木凳上,老船夫交替移动木凳,郑晓龙便脚踩木凳上了船。然后,老船夫用同样的方法,把洪钧送上渔船。穿好救生衣后,洪钧和郑晓龙坐在小木凳上,老船夫站在船尾摇橹,渔船慢慢驶离岸边。风浪不大,他们在海里航行了将近一个小时,洪钧没有丝毫晕船的感觉。回到岸边,老船夫为了节约时间,要把郑晓龙和洪钧背到沙滩上。洪钧不好意思让老人背,但老船夫坚持说他每次都这样做。到沙滩后,洪钧额外又给了老船夫100元钱。
“当然有了。不过,既然你这么忙,那我就不说了。”
“一定是可以的啦!那么,洪大状师到香港去做什么公干呢?”
“是谁呀?惹得你生这么大气!”
“我呀,查了一下圣国市星级酒店的名字。凭我的感觉,你肯定住在圣国宾馆。打电话到服务台一问,果然有你的名字!不过,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你都不在房间,真把人急死了!现在好容易找到你了,你还问我有什么事儿?就算你是老板,也不能对人家这个态度吧!”
有我许多的童年幻想,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
孟济黎讲话之后,贺茗芬请市长曹为民致词。曹市长很有口才,说出话来不仅头头是道,而且非常风趣。他讲了达圣公司对圣国市的贡献,然后便讲了自己来到圣国市的一些经历。他特别谈了自己学习广东话的趣闻。例如,他第一次在市政府餐厅买饭时,把“例饭”说成了“离婚”,让卖饭的小姐笑了半天。还有一次,公安局长吴风浪请他吃饭,饭前在开水中烫筷子,吴局长对他说“请市长先滚”。他很不高兴地说,“要滚也得你先滚呀”。饭后吃西瓜,最后盘子里还剩一片大的和一片小的,吴局长对他说“请市长吃大便,我吃小便”。这可把他气坏了,那“大便”能吃吗?他的讲话不时博得满场笑声,而坐在旁边的吴风浪笑得最为开心。
99lib•net
你学得倒挺快!”
“他怎么摆平?难道他能把佟文阁给捞出来?”
庆祝大会结束之后,多数领导纷纷离去,员工们分班组聚餐,留下的来宾则被请到一个大餐厅吃自助餐。洪钧和郑晓龙一起来到餐厅。郑晓龙遇到一些熟人,谈笑寒暄,洪钧便去了洗手间。回来后,他和郑晓龙取了饭菜,坐在窗边的一个小桌旁,边吃边聊。
“我有说过吗?”
郑晓龙小声向洪钧介绍了台上的重点人物。第一位是圣国市市长曹为民。此人五十岁左右,长得仪表堂堂,据说是能够“一手通天”的高干子弟。由于市委书记身体不好,而且临近离休年龄,所以圣国市的大政方针主要由曹市长决定。第二位是圣国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吴风浪。他已年近六十,但是红光满面,一头黑发,而且身材保持很好,看上去只有五十岁左右。第三位是香港宏发公司的董事长沈福官,四十多岁,戴一副黑边眼镜,颇有学者风度。
“那就说说你是怎么遥感的吧。”
“宋佳,真是对不起!我刚才是让那个女的给气蒙了。我告诉你,我已经去过法院,看了案卷,但是还没有见到佟文阁。我正在想办法,看来得等到国庆节以后了。你那边有什么新情况吗?”
午饭后,郑晓龙开车拉着洪钧去了金海滩。
沈福官走后,郑晓龙对洪钧说:“这位沈老板正准备跟达圣公司合资办厂,还要联合投资兴建‘圣国广场’,那将是圣国市最大的建设项目,就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圣南大道旁边嘛。那可是块大肥肉啊!”
洪钧说:“哪里?沈先生的普通话说得很好,比我的广东话强多了!宏发公司,好名字!不知道沈先生主要做哪方面的生意?”
“这个地方没有移动的信号,‘大哥大’没用,所以我就没开机。”
……
洪钧跟着郑晓龙走进大门,穿过整洁的长廊,来到能够容纳数百人的大礼堂。礼堂内除前三排外都已坐满了穿乳黄色衣服的人群,显得非常整齐。洪钧跟着郑晓龙坐到第三排的边上。他小声问道:“你不到台上去?”
电话那边的女子愣了一下才说:“喂,洪钧,怎么啦?你这是跟谁较劲哪?”
郑晓龙站起身来,与沈福官握了握手,眯着眼睛说:“沈老板,你这次是回来过国庆节的吗?”
“别瞎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