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科学的测谎
目录
第二十五章 科学的测谎
第二十五章 科学的测谎
上一页下一页
“不。”
“第五个问题:你是在替别人承担投毒杀人的罪名吗?”
“第五个问题:你是不是拿过公家的东西?”

“不。”
“第三个问题:那些呋喃丹是你放进感冒胶囊里的吗?”
“是。”
老魏微笑道:“怎么样,你对测谎仪的初步印象还不错吧?也许你怀疑我搞了什么鬼,或者这是我瞎蒙的。但我告诉你,这是科学。你不信?我可以让你自己看。”老魏站起身来,拿着那张记录纸,走到李艳梅身边。“你自己看看。这是你回答前五个问题的曲线,一、二、三、四、五,形状都差不多,对吧。但是再看你回答第六个问题的曲线。这里,呼吸线有个明显的基线上升,皮肤电的峰高增加了将近一倍,心跳频率和血压也都有明显的变化。对吧?那么第六个问题是哪张牌呢?红桃5!”
“第九个问题:你是不爱孙飞虎吗?”
测谎仪上的纸终于停止了移动。老魏站起身,走到李艳梅身边,替她拆下身上的测谎触头。李艳梅活动了一下四肢,抬起头来看着老魏,等待其宣布测谎结果。但是老魏没有说话,回到自己的座椅上,撕下记录纸,放到面前的桌子上,仔细地查看着,测量着,并且不时用红笔画上一些记号。
“是。”
老魏从一个文件夹中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他事前准备好的问题。他说:“这次咱们要进行正式的测谎了。我来告诉你怎么做吧。我将问你一些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对每一个问题,你的回答只有两种选择,‘是’或者‘不’。你明白吗?对任何一个问题,甭管它跟案件有没有关系,你都只能回答‘是’或者‘不’。如果你不回答,或者用别的方式回答,那只能证明你没有说实话,没有接受测谎审查的诚意。你的身体可以往后靠一点,尽量坐得舒服一些。我告诉你,其实我本人总是希望测谎结果能够证明被测谎者是一个诚实的人。”
当老魏再次回到室内时,他严肃地对李艳梅说:“测谎结果表明你在关键问题上说了假话。你可以自己来看一看。你对3、5、8、10这四个相关问题的反应都非常明显。这说明你根本不知道那些呋喃丹是在哪里买的,你根本不知道那些呋喃丹是在什么时间被装进感冒胶囊的,你实际上是在替别人承担投毒杀人的罪责。李艳梅,你不要自作聪明啦。我劝你还是讲出案件的真实情况吧。”
“第七个问题:你是不是在重要的问题上说过假话?”
“……”
郑建军说:“老魏,给我们讲课哪?你不说这些术语,我们也知道你是专家。”
本来已见曙光的侦查工作,一下子又陷入僵局。99lib•net郑建军和王卫红只好另寻破案途径了。
“是。”
“第八个问题:你是知道谁毒死了你丈夫吗?”
“是。”
测试结束了,老魏按了测谎仪上的一个按键,记录纸和记录笔都停止了移动,那“沙沙”的声音也消失了,屋子里格外安静。老魏把记录纸撕下来,放在眼前仔细地查看,还不时用手中的尺子测量着。
老魏的目光终于离开了测谎记录图。他看了看神情恍惚的李艳梅,站起身,拿着那张图纸走了出去。
“第四个问题:孙飞虎是你的丈夫吗?”
老魏有条不紊地重复着拿牌的动作和相同的问题,李艳梅也不慌不忙地重复着相同的回答。当她看到那张红桃5的时候,她的心中甚至浮起了一种恶作剧的感觉。
“李艳梅,请注意,我现在开始提问了。第一个问题:你现在是在接受测谎吗?”
李艳梅看着老魏和那台神秘的仪器,心中难免有些紧张。但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这台仪器说不定也和这个人一样,就会估计来估计去的。她尽量让自己想象这是一次科学实验,她是实验的对象。渐渐地,她的内心平静下来,而且她对这台仪器产生了兴趣。这个东西真能测出人的谎言吗?她仔细地看着那台测谎仪,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扮演的角色和面临的处境。
老魏从桌子上拿起几张扑克牌,在手里洗了几遍,然后对李艳梅说:“为了使你对测谎仪的工作程序有一个亲身的体验,以免在正式测试的时候心里产生不必要的紧张,我们先来做一个小游戏。你看,我这里有七张扑克牌,你从中任意选一张,但是不要告诉我你选的是哪一张,也不用拿出来,就把它记在心里。对。过一会儿,我要一张一张地问你。每一次你都要回答‘不’,包括你心中选定的那一张。你明白了吗?”
“对,一般人对测谎第一个问题的反应都比较大,所以它不能算。我们把它叫做牺牲问题。”
面对一言不发的李艳梅,老魏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出去,叫来了郑建军和王卫红。
“是。”
“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可就真得跟你们收学费啦!”老魏一本正经地说。
“你这里的相关问题是3、6、8、10。好像只有第十个问题的反应比第五个问题的反应还大。”王卫红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比画着。

“这测谎可不是1加1等于2的问题,我必须得给你们解释清楚,以免你们产生误解。”老魏的态度非常认真。“你们看,我采用的是‘准绳问题测试法’。一共用了11个问题。其中,1、2、4、7、9、11都是中性九*九*藏*书*网问题,就是与案件无关的问题;3、6、8、10是目标问题,就是与案件有关的问题;5是准绳问题,就是作为被测人反应模式的对照标准的问题。”
老魏看了一眼记录纸,然后拿起一张扑克牌,举到面前,用毫无感情色彩的语气问道:“是这张吗?”
“得,破案之后我请你喝酒。”
“你选好了吗?”
“就是嘛。所以对一般的人来说,如果你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么你说的多半是假话。而你在测谎时对这种问题的反应就可以当作评断你对相关问题的反应标准,所以叫做准绳问题。”
“第四个问题:你是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吗?”
“第八个问题:你是知道那些呋喃丹是在哪里买的吗?”
王卫红照着纸上念道:“第三个问题:你是知道孙飞虎怎么死的吗?第六个问题:是你害死你丈夫的吗?第八个问题:你是知道谁毒死的你丈夫吗?第十个问题:那些呋喃丹是你自己买的吗?”
郑建军一直在旁边听着,此时插言问道:“那几个问题都是什么?”
郑建军说:“老魏,别卖关子啦,这玩意儿我们哪儿看得懂啊!你就说结果吧。”
李艳梅点了点头,尽量平缓自己的呼吸。
“这个嘛……那得看你怎么说了。要是说连公家的一张纸、一杆笔都算的话,那谁没拿过呀?”
老魏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着李艳梅,神态严肃地说:“测谎技术是非常科学的。我提醒你,我们刚才做的还仅仅是一个小游戏。你在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对吧?但是这台仪器都能把你的谎言准确地识别出来并记录下来。你想想,当你回答与案件有关的问题时,你的心情会这么轻松吗?当然不会啦。那么你说的假话还能逃过测谎仪的审查吗?你是绝对没有机会的。所以,我劝你最好实话实说吧。怎么样?”李艳梅看着老魏,没有说话。她已经拿定主意要坚持到底。而且,她很想看看测谎仪到底有多灵。
老魏说:“李艳梅,由于刚才的测谎结果中还有一些不太明确的地方,所以我需要你再回答一组问题。你同意吗?”
“哎哟,老魏,你就痛快说吧!”
“有点意思。”老魏走到办公桌旁边,把那张记录图铺到桌子上,说,“你们来看看。”
王卫红点了点头,“老魏,那就再测一次吧。”
“她对第五个问题的反应比较明显。”王卫红对照着那张写有问题的纸,说:“这个问题是‘你是不是拿过公家的东西’。这是什么意思?”
李艳梅看着那七张扑克牌,在心中选了那张红桃5。
老魏走到桌子旁边,先拿起一个类似血压带的东西,固定在李艳梅的胳膊上;又拿起一个由电线连接在测谎仪上九九藏书的金属触头,固定在李艳梅的手上;最后拿起两条有弹性的黑色橡胶圈,分别套在李艳梅的胸部和上腹部。他一边调整这些东西的松紧度,一边问李艳梅是否觉得很紧或者不舒服。当他认为一切都妥当之后,就坐到桌子后面的椅子上,打开了那台测谎仪的开关。
“一言为定。那我继续给你们讲课。”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65条的规定,侦查人员在对嫌疑人进行讯问过程中发现不应当拘留的,必须立即释放,并发给释放证明。郑建军和王卫红商量之后,认为不宜继续拘留李艳梅,便办理了有关手续,把她送回五云仙宾馆。
“不。”
“第二个问题:今天是星期一吗?”
“第六个问题:你是知道武夷山市公安局有多少人吗?”
“是。”
“是。”
郑建军说:“从她的反应来看,她就是在回答第十个问题时说了假话。这能说明什么呢?”
“怎么问?”老魏拿起那张写着问题的纸。
“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在欺骗测谎仪吗?”
“第七个问题:这是你第二次来武夷山吗?”
“谁开玩笑?你刚才说的嘛,破了案就请我喝酒。怎么,又想反悔啦?”
“是。”
“不。”
“老魏,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实际上,我认为李艳梅并不是真正的凶手。不过,你的测谎结果和我们分析的情况还是基本吻合的。李艳梅说她知道孙飞虎是怎么死的,说她害死了她的丈夫,还说她知道谁毒死了她的丈夫。测谎器说这些都是真实的回答。对不对?”郑建军一边思考一边说,“我看这结果也还说得过去。如果她不是毒死孙飞虎的凶手,她这些回答也可以是真实的。对不对?她当然知道孙飞虎是怎么死的,也可以知道谁是毒死她丈夫的人。对不对?至于‘害死’嘛,这个词儿的含义很广。即使她没有投毒,那个投毒者也可能是因为她的缘故才投毒的,因此她也可以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孙飞虎。对不对?老魏,你看咱们能不能换一种方式来问她?”
李艳梅的回忆被老魏的声音惊醒了。她有些茫然地看着老魏,似乎忘记了自己是在接受测谎。
“第三个问题:你是知道孙飞虎怎么死的吗?”
“好,咱们开始。”老魏按了一个开关,测谎仪上那张印满格线的记录纸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四支记录笔也时快时慢地上下移动着,在记录纸上留下四条高低不齐的峰状曲线,并且发出“沙沙”的声响。
男子关好门,回过身来,语气平和地对李艳梅说:“你好,你叫李艳梅?我姓魏,你可以叫我老魏。你以前接受过测谎吗?没有。跟我估计的一样。确实,测谎仪在咱们国家还是个新鲜玩意儿,一般人都没有见过它。你也是第一次见到测谎仪吧?跟我估99lib.net计的一样。那么,你了解测谎仪的工作原理吗?不了解吧?跟我估计的一样。那我得给你讲讲,因为这有助于你对测谎的配合。简单地说,每个人在说谎的时候都会有一定的生理反应,而且这些反应是由人的植物神经系统传导的,是人的主观意志所无法控制的。测谎仪就是用科学手段把这些生理反应记录下来的仪器。用不用我向你具体解释一下它的工作原理呢?不用啦?也好,你是有知识的人,一听就能明白,我就不多说了。”

“是。”
李艳梅默默地看着老魏,她的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的微笑。不过,她也有些急切的感觉,因为她很想知道这次测试的结果。
“……”
“不。”
“老魏,你开什么玩笑?”
男子终于把仪器调试好了。他直起身子,看了看李艳梅,然后和两名刑警小声说了几句话,郑建军和王卫红便走了出去。
“破案?怎么破案?”
“从这测谎结果来看,李艳梅显然就是凶手嘛。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些呋喃丹可能不是她自己买的,但是这并不影响认定她是凶手啊,因为她完全可以让别人替她去买嘛。怎么,你对这个测谎结果还不满意?”老魏莫名其妙地看着愁眉不展的郑建军。
老魏补充了一句:“她的回答都是肯定的。”
“对。这正是我要和你们讨论的地方。从问题3、6、8的反应来看,李艳梅说的很可能是实话。但是从问题10的反应来看,她说的很可能是假话。”老魏说。
郑建军和王卫红一直坐在旁边的办公室里等待着。看见老魏,他们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异口同声地问:“怎么样?”
“第十个问题:你是知道那些呋喃丹在什么时间被装进感冒胶囊的吗?”
5月11日下午,郑建军和王卫红又把李艳梅带到那间审讯室。此时,审讯室里还有一个五十多岁戴着眼镜的男子,正在桌子旁边调试一台仪器。原来放凳子的地方改放了一把扶手椅。王卫红让李艳梅坐在那把椅子上。
“根据你对第一组问题的回答,你肯定知道谁是投毒杀害孙飞虎的凶手。那么,你就应该告诉公安机关。”
老魏没有说话,坐到椅子上,开始编写问题。
“第九个问题:你是孙飞虎的老同学吗?”
“是。”
“我认为,查清李艳梅究竟是不是凶手,关键的问题在于她是否知道那些只有投毒者才能知道的作案细节。比如说,那些呋喃丹是在什么地方买的,那些呋喃丹是在什么时间放进感冒胶囊的,那些呋喃丹是怎么放进感冒胶囊的。小王,你说对不对?”
测谎器又发出了“沙沙”的声响。李艳梅全神贯注地等待着老魏的问话。
老魏终于抬起头来藏书网,看了一遍桌子上的七张扑克牌,非常认真地对李艳梅说:“你刚才选中的那张扑克牌是红桃5。对吗?”
老魏用审视的目光看了李艳梅一会儿,继续说:“郑队长已经把你和案件的基本情况告诉我了。我相信他也向你解释了我的工作性质,我今天的任务就是要审查一下你昨天说的那些话。我想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昨天对他们说的话中有不实之处,那你最好在测谎开始之前就讲出来。这台测谎仪的性能很好,而且跟我配合得非常默契。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愿意接受测谎吗?你在测谎之前还有什么要对我说明的吗?没有啦?跟我估计的一样。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嘛。好吧,咱们就一起来看看这台科学仪器怎么说吧。”
第二轮测谎又结束了。老魏又伏在测谎图上认真地查看起来。这一次,他看得比较快。然后,他又出去和两名刑警讨论了测谎结果。
老魏等了一会儿,问道:“怎么样?你还想继续做下去吗?你还是那么自信?好,跟我估计的一样。当然,也可能你说的确实是实话。那就让测谎仪来帮助我们回答这个问题吧。”
“是。”
“是。”
老魏又把那些触头固定在李艳梅的身上,让李艳梅做好准备,然后打开测谎仪,用平和的声音问道:“第一个问题:这个房间的墙壁是白色的吗?”
“第六个问题:是你害死你丈夫的吗?”
老魏微微一笑,说道:“这说明你该请我喝酒啦。”
“这是那11个问题。”老魏拿出那张写着问题的纸,放在测谎图旁边,“这是我今天上午根据你们介绍的案件情况编排的。你们看,李艳梅对2、4、7、9、11这五个问题的反应曲线都比较平稳,因为这都是与案件无关的问题。”
李艳梅的思维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时间似乎停住了脚步,室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李艳梅有些焦躁起来,她看着聚精会神研究测谎记录图的老魏,一种莫名其妙的悲哀从心底油然升起。她的眼睛有些模糊了,一件多年前的往事模模糊糊地浮现在眼前……
“是。”
“第二个问题:现在是上午吗?”
李艳梅确实对测试结果感到惊讶。
然而,无论两名刑警怎么问,李艳梅始终一言不发。最后,郑建军只好结束问话。
“不。”
李艳梅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不。”李艳梅的声音也很平稳。
“是。”
“但是她对第一个问题的反应很大呀。那不也是无关问题吗?”王卫红一直在仔细地看着测谎图。
“是。”
“是。”
“最后一个问题:你是研究佛教的吗?”
“这是准绳问题。小王,我问你,你是不是拿过公家的东西?”
“第十个问题:那些呋喃丹是你自己买的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