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惊恐的叫声
目录
第七章 惊恐的叫声
上一页下一页
众人走后,孙飞虎站在窗前。他觉得感冒基本上好了,只是身体还很虚弱,偶尔会感到头晕目眩,而且肚子也有些不太舒服。他知道自己目前最需要的是睡眠。他真想吃两片安眠药,但是艳梅说不用吃,因为感冒胶囊里就有帮助睡觉的成分。他觉得妻子的话有道理,就按最大剂量吃了感冒胶囊。

“这有什么难的?”孙飞虎说着,果然拿出练功的姿势,屏气收腹。那效果还真挺明显,大肚子一下子小了许多。众人鼓掌叫好。
医院正在抢救孙飞虎。一些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急匆匆地进出急救室。李艳梅五人焦急不安地等候在走廊里。
前面的李艳梅和周驰驹费了一番周折才退下来。他们在狭窄的岩缝中扶起孙飞虎和赵梦龙。钱鸣松和吴凤竹则站在上面不停地询问。
钱鸣松连忙拦住孙飞虎,“就算您要当好汉,也别打头阵呀。万一您卡在里面,我们也都过不去啦。那可真是‘一虎把关,万夫莫开’!绝了!”
赵梦龙只是胳膊上有点擦伤,但孙飞虎昏迷不醒。众人决定从原路退回。于是,以赵梦龙和周驰驹为主,众人连抬带抱,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孙飞虎弄了下来。
李艳梅问丈夫:“老孙,你身体不太好,就别爬一线天了吧?”

六位老同学跟随一名女导游走过“长廊”,来到“大厅”。导游说,沿着大厅后面的小洞走过去就到一线天了。不过,一线天的路很难走,又窄又陡。最窄的地方只能容一人侧身通过,而且太胖的人不行。导游说到此特地看了一眼孙飞虎的肚子。众人都笑了。导游说,她不去一线天,游客中不愿意去爬一线天的人可以跟她走洞外的小路,到一线天的出口等候。
“那好,我们就明天去一线天吧。”李艳梅转身往楼里走,嘴里还高兴地说,“今天这天气多好啊!难
九九藏书网
得。”
“没问题,夫人,你就放心吧。我今天是不过一线天非好汉!”孙飞虎说着就要带头往前走。
快到中午时,急救室里安静下来。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医生走出来,语音沉重地告诉李艳梅,虽然他们尽了一切抢救的努力,但是孙飞虎的心脏还是不可逆转地停止了跳动。
“那咱可不敢当,只能说是一种追求。”
李艳梅伏在病床边上,泣不成声。吴凤竹和钱鸣松也留下了眼泪。赵梦龙和周驰驹则默默地站在一旁。
“差不多吧。”
孙飞虎笑道:“你们别小看我这肚子,其实它可大可小。平时,我让它大,为的是能容天下难容之事。”
在前面,周驰驹紧跟着男孩子,还不断催促。男孩子说,你别着急,这两边还有好看的东西呢。随后,他站在石阶上,蹲下身来,用手电筒的光指着斜上方的岩穴,小声说,你们看,那里是什么东西。就在周驰驹把头靠过去,侧身观看的时候,男孩子一把抓住他胸前的项链,猛力一拽,然后飞身向前跑去。周驰驹大叫一声“我的项链”,刚要去追,只见那岩穴中飞出一片白色的东西,呼啦啦从众人的头上掠过。
武夷山的一线天很有特色。它位于一个山洞的里面。这个山洞分为三部分:前部是一条狭长的岩下石洞,犹如一条长廊;中部是一个高大的洞穴,很像个大厅;后部是一个越来越向上而且越来越狭小的长洞,仿佛是一条通向山体内部的地道。这“地道”的尽头就是一线天。
5月4日早晨,孙飞虎决定跟大家一起行动,以便察言观色,见机行事。虽然他感觉身体虚弱,但是强打精神,和李艳梅一起到餐厅去吃早饭。钱鸣松等人见到孙飞虎,都很高兴。他们谈论了昨天去天游峰的趣事,并约好早饭后就出发去一线天。
天终于亮了,孙飞虎的心情好了一些,但他的头仍然是昏沉沉的。他决定出去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促进身体的新陈代谢。
孙飞虎想99lib•net,怎样才能让对手暴露身份呢?毫无疑问,对手就在他的周围,就在这家宾馆里。这个人是谁呢?也许,他应该假装心神不定,惊惶失措,让对手以为得逞,在得意之时暴露身份。也许,他应该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参与大家的活动,让对手急于采取下一步的行动。这个对手究竟要干什么呢?是恐吓,还是要……想到此,孙飞虎的心又颤抖了一下。
孙飞虎死了?
汽车把孙飞虎送到武夷山医院。听说受伤者是来自北京的局长,医院领导非常重视,立刻组织人员抢救。经过检查,医生认为孙飞虎头部的伤势并不太重,可能还是身体虚弱造成的昏迷,便一边用药,一边观察。
“这么说,您是弥勒佛喽!”女诗人快人快语。
下面,孙飞虎惊叫一声,身体摇晃两下,从那块巨石上仰面朝天摔了下来。赵梦龙猝不及防,被砸倒在地上。
孙飞虎在心中为自己开脱。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这样为自己开脱,才能保持“高昂的生活姿态”。这是他很喜欢说的一句话。人就是人,不可能不自私。大难当头,一个人首先要考虑如何保护自己。这有什么错?要说亏心事,谁没有做过?他就不信这世上真有一辈子都没做过亏心事的人。绝对没有!他敢跟任何人打赌。再说,他做过的亏心事也不只那一件啊。后来,他还做过比那更大的亏心事呢!但那是第一次。有了第一次,再做第二次、第三次就不那么困难了。现在看来,他过去做的那些亏心事并不都是必要的。有些就是因为年轻时太荒唐,太欠理智。他有些后悔。然而,如果他当年不那样做,他能有今天的地位和生活吗?想到此,他又心安理得了。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竞争,不,应该说是“斗争”。这也是他喜欢用的词语。强者生存,适者生存,因为优胜劣汰是自然界最基本的生存规律。
现在,有人又找上门来与他“斗争”了。他不怕斗争,甚至有点喜欢斗争。毛主席说过,99lib.net与人斗,其乐无穷嘛。他算不上身经百战,但也有相当丰富的“斗争”经验了。他觉得自己过去在面对“斗争”的时候都很勇敢很自信。然而,这一次他却有些心虚,甚至有些恐惧,因为他不知道对手是谁,也不知道对手在什么地方。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站在明处,对手躲在暗处。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已经处于劣势了。他必须改变这种形势。
这一天,孙飞虎就在这样的思考与忧虑中度过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我也不愿意耽误大家。”
孙飞虎故作轻松地说:“呼吸新鲜空气嘛。”
服务员清扫房间之后,楼上一片寂静。孙飞虎躺在床上。然而,睡意好像在和他作对,迟迟不来光顾。他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他的心情又开始烦躁起来。他想到一句俗语: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然而,他做的是亏心事吗?他那时还很年轻,又是那种特殊的处境。他当时也没有想到自己那几句话就会给蒋师傅惹来那么大的灾祸呀!当然,他从心里觉得对不起蒋师傅,因为蒋师傅毕竟救过他的命。无论怎么说,他的行为都不高尚。即使算不上恩将仇报,也得算自私自利。其实,他当时就觉得愧对蒋师傅,并且大哭了一场。不过,他那样做也是无可奈何呀。为了保护自己,为了自己的前程,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太阳还没有出山,只在东边的天际染上一抹红晕。孙飞虎走出黑云仙楼,站在门口,贪婪地呼吸了几口略带潮湿的空气。他的大脑清醒了许多。
来到下面的大厅,光线明亮了。他们把孙飞虎放在地上,只见他双眼紧闭,头发中流出鲜红的血水。这时,大家都不禁有些慌乱。赵梦龙还比较冷静,他让吴凤竹去找导游,又让钱鸣松到公路上去拦截汽车,然后他和周驰驹、李艳梅一起把孙飞虎抬下山去。
藏书网在小洞的入口处站着几个当地的孩子,拿着手电筒,纷纷劝说游人用他们带路,因为里面很黑,而且石头很滑,容易出危险。于是,周驰驹就掏钱雇了站在最前面的男孩子。
“你去吧。我没问题,休息休息就好了。”
李艳梅仍然有些不放心,“老孙,你可别逞能。”
傍晚,李艳梅见孙飞虎的情况比较稳定,认为没有必要都陪在这里,就让大家回宾馆去,自己留在医院守护。吴凤竹坚决要求在医院陪伴李艳梅。别人也觉得李艳梅应该有个伴,以便关照。于是,赵梦龙、周驰驹和钱鸣松就返回五云仙宾馆。
“绝路?”周驰驹故意打岔,“那不能够!只要有我老周在,就没有过不去的路!来,还是我打头吧。”周驰驹绕过孙飞虎,大步向前走去。
孙飞虎走到黑云仙楼的东头。他抬起头来,看着那间神秘小屋的窗户。他发现那个小屋的窗户竟然是开着的。他愣愣地站了一会儿,迈步往回走去。
“难怪艳梅让你给弄到手了,原来你沾了佛祖的光呀!”
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说话的周驰驹大声说:“飞虎,你别净说大话,先把你那肚子变小一次,让咱们开开眼。”
他们穿过小洞,来到一线天入口。这一线天是两块非常巨大的山岩之间的缝隙,高约百米,长近二百米,中间最窄处宽不到一米。众人仰头观望,只见黑暗中一条窄窄的蓝天,都情不自禁地赞叹大自然的神奇。然后,他们沿着岩缝中由石块组成的台阶向上爬去。
“没关系,我们原来就计划今天去天游峰。那里的山很高,路也不好走,你就别去了。不过,如果你需要,我也不去,在家陪你。”
跟在男孩子后面的是周驰驹和吴凤竹,然后是钱鸣松,接下来是李艳梅和孙飞虎,寡言少语的赵梦龙断后。
李艳梅等人冲进急救室。然而,当她们面对病床上那个已然没有生命的身体时,都惊呆了。
“那太好了。昨天晚上他们还说,如果你好了,咱们就去一线天,反正也不用爬多少山。不过,我对他九九藏书们说,你至少还得再休息一天。”
岩缝越来越窄,路越来越难爬,人们都必须手脚并用才行。孙飞虎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速度也越来越慢,李艳梅不得不停下来等候,并且在脚下石阶太高时拉丈夫一把。赵梦龙则在后面不断鼓励。孙飞虎费了很大力气终于爬上一个将近有一米高的石阶后,感觉有些头晕,便靠在石壁上休息。
在黑云仙楼的门口,孙飞虎遇到了李艳梅。李艳梅不无惊讶地说:“老孙,你这么早出去干什么了?”
没等孙飞虎回答,钱鸣松抢先说:“咱们孙局长的身体倒没有什么,就是那个肚子大了点儿,恐怕卡在一线天里,就出不来啦!”
游客们大都沉浸在睡梦之中。宾馆的工作人员还没开始工作。孙飞虎没有往红云仙楼的方向走,而是跨出走廊,朝着他昨晚没敢去的方向,来到黑云仙楼的后面。这里杂草丛生,不远处的山坡上长着茂盛的枇杷树。他踩着露水,来到自己房间的窗户下面。虽然所有的窗户都让窗帘遮得严严实实,他还是不住地伸伸胳膊踢踢腿,作出深呼吸状,但他的眼睛在仔细地查看地面。他发现自己不是第一个到这里来的人,因为草地上有新近被人踩过的痕迹。然而,他没有找到那只小蝙蝠的尸体,不免心中有些怅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李艳梅坐在长椅上,面色苍白,目光疲惫。钱鸣松和吴凤竹不时地劝慰,但她们也知道那些话语没有太大意义。
次日上午,赵、周、钱三人来到医院,发现急救室门口的气氛相当紧张,李艳梅和吴凤竹的神态也不正常。钱鸣松忙问出了什么事情。吴凤竹说孙飞虎不仅一直没有清醒过来,还出现了心力衰竭的现象。
来时六个人,现在只剩下五个。他们都想到了那个纸签——黑云北飘雁南飞,六人同游四人回;一人乘云随仙去,一人追燕断魂归。签中的话语似乎已然应验,那么下一个人是谁?他们不约而同地摸了摸胸前的护身符。周驰驹愣了,因为他的护身符不见了。
“你好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