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五节
上一页下一页
操作着刘颖笔记本电脑的法警叫了一声,我循声看过去,就看到一张张照片正通过一个程序传送过来。照片正是从空中九十度角的俯视角度拍摄的此时的张静。
“那我们走吧。”
“哎。”老罗应了一声,躲在我的身后,慢吞吞地走到了办公桌边。
但是林菲却和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不久之后,老罗就亲自将林菲带进了律所,让她成了律所的一员。
“无人机?”老罗愣了一下。
我和老罗对视了一眼,眼中的狐疑更加浓郁了,但还是跟在这个工作人员的身后,走进了罗副检察长的办公室。
我脸上笑容洋溢,可电梯壁上映出的却是一张强颜欢笑的脸。果然,我还是逃不过那段回忆吗?
和他有着一样怀疑的还有检察官,此刻,他也正以同样的问题问着罗副检察长。
张静持着刘颖的手机,站到了她当天坠楼的地方。
校方此前已经接到了通知,对两栋宿舍楼进行了隔离。一名法警、一个警察和一个检察官携带着无人机登上了5号宿舍楼的楼顶,剩下的一组当场打开了刘颖的笔记本电脑,连接了无线网络,同时,我和老罗则分别对两组人进行全程录像。
我曾经竭力反对过这件事,但是老罗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我接受了这个事实。
尤其让我们难受的是,到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新发现到底是什么人,还是什么东西。
完成了任务的无人机已经返回了5号宿舍楼楼顶,而刘颖的笔记本电脑正在打开一个伪装程序,在自动填写了一个IP地址后,登录了林菲的社交账号。
我和老罗站在门边没有动,一脸震惊地看着这群人。
“罗副主任吗?”林菲愣了一下,“他是个英雄,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五、五叔!”老罗战战兢兢地叫道。99lib•net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罗副检察长的时候,这小子总跟做了什么事被发现了似的。
“随你。”老罗耸了耸肩,“我们代理的只是她涉嫌故意杀人的案子,至于故意伤害,我们管不着。不过,”老罗捏了捏鼻子,“故意伤害这种案子,定罪的标准是是否达到了伤残鉴定里规定的标准,现在刘颖的尸体已经火化,你们恐怕找不到什么证据了。”
张静的声音有些低沉,甚至还有些抵触。她打开了那个操作软件解释道:“这款软件共有两个作用,它会向外发射一条指令,当接收端收到这个指令后,软件就会启动另一个功能,对手机进行格式化,消除里面所有的数据。”
“赎罪?当然不是。”林菲犹豫了一下,“也许有一点吧。不过,我是在纪念我自己,她死的那天,也是过去的我死了的日子。”
罗副检察长点了点头,张静按下了手机上的发射键,片刻的工夫,5号宿舍楼楼顶传来了一阵嗡嗡的声音,那架无人机正如张静说的那样,悬停在了两栋宿舍楼的中间,机腹下的摄像头频频闪动。
“她报警也行,向学校求助也行,最差还可以告诉家长,反抗得再激烈一点,说不定林菲就不敢拿她怎么样了。”检察官说,“她却用自杀的方式想让林菲陪葬,副检察长,我想不通,这案子的真相绝对不是这样的,林菲就是杀死刘颖的凶手!”
“我宰了那个贱人!”
罗副检察长狠狠地瞪了一眼老罗:“这里没有你五叔,过来看。”
正在操作电脑的不是别人,正是张静,看到我们进来,她抬头看了我们一眼,迅即低下了头,脸上带着冰冷的神情。
小林就是除了我之外,这个律所唯一可以进入老罗办公室的另一个人。
诚如那个检
99lib•net
察官说的,林菲为她的恶行付出了足够的代价,尽管检察院最终没有起诉,但她并没有能够继续学业,学校拒绝接收她这样的人。
“她和当年的我很像,你都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为啥不能给她一个机会?老简,相信我,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也许!”我悚然一惊,不明白罗副检察长为什么要对我说这样的话,下意识地应道。
我好像忘了什么事,连忙按住了电梯说:“小林,看好我那几盆花,别让它们死了。”我喊道。
“是无人机。”张静瞪了一眼老罗,“这是我在被害人对面那栋宿舍楼楼顶找到的,看这里。”她将机腹展示给我们,一个小巧的摄像头显露了出来,“无人机在接到手机发出的指令后,会从5号宿舍楼起飞,悬停在两个宿舍楼的中间,机腹下的数码相机会对地面上的景象拍照,并将这些照片发往另一个地方。
至于刘颖的家人却更加窘迫,对于这个案子的结果,老人并不接受,开始了漫漫的上访之路。
“这么说的话,这场看似是林菲预谋杀人的惨剧,其实是刘颖预谋许久的栽赃?”刚跑回来的老罗难以理解地挠着头,“她为啥要这么干?”
紧接着,“嗡”的一声,刘颖的电脑陷入了黑屏的状态,任凭法警如何操作,这台电脑都不再有任何的反应。
张静动了动鼠标,她的手有轻微的颤抖,指尖泛着一抹苍白:“我们专门请电子方面的专家写了一套程序,对被害人的电脑、手机进行了数据恢复。在被害人的手机里,我们找到了一个操作软件。”
看着小林微笑地点了点头,我这才长出了口气。
“好了,详细的过程我已经给大家讲解了一遍,现在我要给大家展示一遍,只有这一遍。”张静说九*九*藏*书*网着,拿起了刘颖的手机。
“等下等下。”老罗皱了皱眉,“为什么只能展示一次?这东西我们需要拿到法庭上去的。”
“完成这些之后,无人机会返回5号楼一个隐蔽的角落,并启动另外一个程序,将数码相机的内存卡进行格式化,消除里面所有的数据。
“接收这些照片的,是刘颖的电脑。”张静继续说道,“电脑在接收到照片后,会通过一个伪装的IP地址登录林菲的社交账户,将照片上传,并发布一些激烈的言论。完成这一切后,电脑最终也会进行全盘格式化。
二十分钟,不过是抽几根烟的工夫,可对于我们来说,却是异常煎熬。老罗焦躁不安地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几次想抽支烟,却都被严肃的工作人员制止了,到最后,他干脆把烟丝抽出来,塞进嘴里慢慢嚼着。
“你……”检察官恨恨地看着老罗,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罗副检察长抬眼看了一眼我们,点了点头:“过来一起看看吧。”
我心中一动,看着她胸前的那朵白花说:“所以,你做这样的打扮,是在纪念刘颖,为自己赎罪吗?”
“嗯。有时候是吧。”我笑了一下,走进了电梯,思绪却不由得再次回到了老罗将林菲带回律所的时候,那是第二年的平安夜。
“主任,时间到了。”我正感伤的时候,林菲敲了敲门,微笑着说道。
荷兰,阿姆斯特丹,I'm coming!
“为了保证物证的完整性和可信性,”张静瞪了老罗一眼,“我们没有对程序进行任何修改,我说过,如果电子专家没弄错,所有程序的最后一个执行指令都是格式化所存在的硬盘。至于拿到法庭,”她冷笑了一声,“我并没有对专家的话进行过核实,不知道这个程序是否像他们说的那样,如果根本不是那么http://www.99lib.net回事呢?”
罗副检察长如约做出了不起诉的决定,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灼灼地盯着我,“也许,她是觉得老师的教育、警察的劝诫都不能完全弥补她受到的伤害。也许她对这个环境彻底绝望了。她要的不仅仅是惩罚,更是解脱!你说是吗,简律师?”
说完,张静就自顾自地上了车,驾车驶出了校门。我和老罗无奈地对视了一眼,也向自己的车走去。
“至于指令的接收端,则是这个。”张静俯下身,拿出了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主体部分是一个十字交叉的形状,其上却安放着四个螺旋桨。
张静合上笔记本电脑,由两名法警、两名检察官和两名警察携带着相关物证,我们一同驱车来到了刘颖坠楼的地方。
接着,这些照片出现在了林菲的社交账号上,而林菲的QQ账号也开始在QQ群里发言。
“如果就是那么回事呢!”老罗瞪着眼睛,“那这份重要的证据不就彻底消失了?”
“哈,她血还热着呢。”
“那时候我一直在想,我们成绩差不多,我长得也不比她差,可凭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她比我优秀,凭什么她要比我更受欢迎?那些东西原本应该是属于我的,是她抢走了我的一切。我恨她。”林菲坐在我的对面平静地说道。
我急匆匆地翻查着卷宗。
“人性之恶,竟能达到如此的程度吗?”我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可就在那时候,我们的身后却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和路人的惊呼。我和老罗回过头,就看到张静的车失控一般向路边的绿化带冲了过去。
那天,在法院和检察院以及警方的人离开了学校之后,我和老罗原本是打算缓解一下和张静之间渐入冰点的关系的,可是张静却目光冰冷地看着我们,语气森寒地说道:“我仅对我提供的鉴定报告的九九藏书真实性作证,这些鉴定是在省公安厅刑事技术鉴定部门的监督下完成的,结论真实有效。除此之外,我不想和你们说任何一句话,至少今天不想。今天我来这里,完全是出于职业道德,但从社会道德角度,我宁愿让被告人接受有罪判决!她应该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那可是张静留给我的最后的礼物,要是死了,我也没心情活下去了。
“罗律师说,人之初,性本恶!”对于我的无礼,林菲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感,依旧平静地说道,“人之所以为人,在于我们并不依靠本能行事,我们能够抑制住心底的恶,放大心中的善。”
我合上行李箱,走向电梯:“小林,你说,老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有了。”
“简律师,罗律师,罗副检察长请你们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我们正焦躁不安的时候,一个工作人员突然走上来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站起了身,这才注意到,不知不觉间,一天已经过去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别以为你们就这么赢了。”检察官不甘地说道,“我会要求警方对林菲故意伤害一事展开调查的,林菲必须为她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办公室里除了罗副检察长、法官和那个扮演公诉人的检察官外,还有两个人,正围在一台电脑前看着什么。
“你们没看到她掉下去时候的表情,恨我?恨我有什么用,抢了我那么多东西,到最后还不是没有福气享受!”
“不用看,这些话和卷宗里的一样,那个IP地址也和卷宗里提到的一样。”张静按住了我的肩膀,“你还记得,刘颖的父亲说过,她最大的爱好就是电脑吧?这些程序,看来只能是她写的了。”
“如果就是那么回事,这案子没机会上法庭。”罗副检察长狠狠地瞪了老罗一眼,他马上闭上了嘴。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