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校园霸凌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一节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一节
上一页下一页
无论对个人还是对社会,预防犯罪行为的发生要比处罚已经发生的罚罪行为更有价值,更为重要。
——李斯特

第一节

而刘颖坠楼后的照片也出现在了林菲的QQ空间及博客等网络社交工具中。
“嘿嘿。”老罗挠了挠头,“委托人来的时候你不在,我一听这数,手一抖,就签了。”
而伴随着她的死亡,一宗恶性的校园霸凌事件冲破了重重阻挠,血腥的罪恶终于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老简!”老罗无奈地叹了口气,“就当帮帮我好吧?咱们已经又连续好几个月赤字了,你想让我回到那个该死的地方?”
“做不到。”我简洁干净地说道,“多少钱我都做不到。”
事后,她更坦诚,是她将刘颖推下了楼。
直到这个时候,林菲才意识到自己将要面临的是怎样的麻烦,对于警方出示的相关证据开始一概否认。
林菲今年二十四岁,平时酷爱化妆,衣服也都是鲜艳的颜色,偏重于性感路线,随时随地都在散发着一股四溢的青春活力。
“你理解?”我看着老罗,愣了一下,随即无力地吁了一口气。
在酒、烟和对过去的回忆中迎接新一年的到来,可是我每年从年初一直盼望到年尾的事。
“哪来的约?什么时候签的约,我怎么不知道?”我不可置信地看着老罗。
“你真是钻钱眼里了,迟早有一天,你就死在这钱上!”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老罗,大脑却在飞速运转着,五十万的赔偿不是拿不起,只是拿完之后,我这个大股东,律所的主任就得光屁股上街讨饭了。
“理由不充分!”我笑了一下,“虽然连续几个月赤字,但是本年度我们还是盈
九-九-藏-书-网
利的!”
这个习惯从她到律所上班那一年开始,持续到今年,已经七年了。
我打开档案袋,入眼的是一张从空中俯拍的照片,鹅毛般的雪花随风飞舞,地面已经笼罩上了一层白色。就在这幅如诗如画的白色背景上,却突兀地涂抹着一片暗红。
我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对于杀害刘颖一事,公安机关从刘颖的指甲内发现了一些皮肤残屑,证实属于林菲。事后林菲在网上散布的言论也成了重要证据。且多名目击者证实,事发当晚,林菲确实再次将刘颖叫到了顶楼。
照片上的这个女孩儿叫刘颖,2008年的时候,十八岁,大学一年级,成绩优异、长相甜美的她被誉为该校的校花。那年的12月24日,星期三,也是平安夜。晚自习后,这个被家长和老师寄予了厚望的女孩穿着一袭单薄的白色睡裙,从宿舍楼顶的天台一跃而下。
一个年轻的女孩儿,穿着白色的睡衣,赤着脚躺在地上,一条腿不自然地扭曲着。那片暗红就是从她的身下流出的。鲜血汩汩地流淌着,转瞬间就铺满了我的整个视线。血泊中的女孩儿带着一抹冰冷的笑容,双眼死死地瞪视着我。
好吧,今天就来讲讲这个林菲的故事吧,下一次再给大家讲故事就是明年的事了呢。
我把行李箱放在办公桌上,打开,同时打开了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了护照、签证,一一塞进了行李箱。
人们发现,刘颖的大学生活并没有像她甜美的99lib.net笑容那样充满温馨。入学以来,她始终生活在某些人的阴影下。那同样是几个女孩子,和她同寝室的女孩子。她们打扮妖冶,出口成脏,对于一切既定规则均毫不犹豫地挑战。没人知道刘颖为什么会成为她们的目标,只是这些人兴致来了的时候就会把她叫到宿舍楼顶,打骂、侮辱,甚至扒光她的衣服拍照留念,威胁她不听话的话,就会把这些照片传到网上。
没有负罪,没有忏悔,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她将这件事当成了一个至高无上的荣誉,四处炫耀,最终也将自己送进了警局。
其实这不仅仅是威胁,这些人也确实这样做了。可她们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只是被老师叫到办公室教育几句了事,而事后,刘颖换回来的是变本加厉的侮辱。
“好吧。”老罗苦笑了一下,“我是觉得,这案子有点古怪。林菲入学的成绩和刘颖相差无几,同样也是被学校寄予厚望的人物,怎么可能就去杀人了?”
比如,对于体育比他好的,他会邀请人家比学习成绩;对于文艺比他好的,他会和人家比力量;对于学习比他好的,他就和人家比体育。
林菲认出,那把水果刀就是她平时用来威胁刘颖的刀。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刘颖将刀递到了她的手里,并抓伤了她。受伤的林菲离开了楼顶,回到了寝室,并不清楚刘颖是何时又是为什么坠楼的。
“五十万。”老罗深吸了一口气,“林菲的家里愿意出五十万请我www.99lib•net们给她作无罪辩护。”
对于出现在社交平台上的现场照片,林菲否认是她拍摄并上传的。这些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账号上,她表示并不清楚。
我会离开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律所的所有工作只是在惯性中维持着运转,我并不插手。要知道,每年,我可只有这一个月假期,能让我和老罗、张静三个人安安静静地聚在一起,度过一段快快乐乐的三人时光。
“嗯,谢谢!”我由衷地表示了感谢,“对了,今天平安夜,晚上你们玩得开心点。还有,别再穿这身衣服了。”
就像林菲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换上一身素服,戴上一朵白花,我也有一些习惯是无法改变的。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离开中国,远赴荷兰,去那个老罗曾玩笑说赚够了钱就和我一起移民过去的国家。
“可是……”老罗沮丧地说道,“一百万啊,就这么给别人了?真不甘心啊!”
总之,他的一条处事格言就是:我可以在一件事上不如你,但一定要在另一件事上碾压你,但你永远别想碾压我,因为,战场的选择权在我!
我们介入这个案子已经是案发后的第三个月,时间也已经进入到了2009年3月。公安机关已经完成了前期侦查工作,认定林菲对刘颖的殴打虐待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林菲本人也承认自己的确做下了这些事。
没错,他确实应该理解林菲。老罗这家伙,除了爱财,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却有一个嗜好,对于所有比他强的人,都要想尽办法踩在脚
九-九-藏-书-网
下,当然,我指的是字面的意思,只不过没有林菲那么血腥罢了,而且,在这上面,他还是肯稍稍动动脑子的。
对于事后宣称是自己杀害了刘颖一事,林菲表示,这些话不是她说的,她根本没时间,案发后学校先对她做了调查,然后就被警察带到了局里。
“多少?!”我一口水喷到了电脑屏幕上,“你不是说五十万吗?怎么变一百万了?”
那天的平安夜,那几个人中的老大,再次将刘颖叫到了楼顶。她强迫她在寒冷的冬夜换上单薄的睡裙,强迫她赤足踩在积雪里,然后,强迫她从楼顶一跃而下。
赌约就是输的人要被踩在脚下。
“我习惯了。”林菲低下了头,拢了拢额前的头发,安静地坐了下去。
这个人就是林菲。
今年稍微有一点不同,当我的手滑过保险柜里的一个档案袋时,它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
“完了你才问这是什么案子,是吧?”我靠进椅子里,仰头看着天花板,一股邪火在身体里乱窜,我却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每年的平安夜,她都会换上一袭黑衣,素面朝天,清纯中又不失成熟。胸前还戴着一朵小白花。
“老简,我这么说吧。”老罗严肃地看着我,“我理解林菲,她享受的是凌辱的过程,是把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踩在脚下的感觉,就这么杀了猎物,这不符合她的追求!”
一个年轻生命的消逝并没有让她感到恐惧,甚至没有感到一点点的不安。她将这一切用照片的形式记录了下来,并上传到了网络。
我大概藏书网是唯一没被他踩过的人,因为我睡他上铺,我警告过他,我不确定是不是哪一天不小心就睡穿了床板。
刘颖身上有多处利器造成的割伤,致伤工具是掉落在现场的一把水果刀。多名证人证实,这把刀属于林菲,警方在刀上发现了林菲的指纹。
“主任,机票订好了,您到机场凭身份证直接换登机牌就行。”一大早,我拎着硕大的行李箱,刚到办公室,前台的林菲就说道。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只是简单了解了一下案情,我就给出了这样的答复。这个案子里,不管林菲是否真的杀了人,单凭她曾经对刘颖做过的事,我就有足够的理由拒绝这个案子。
她称,当晚并不是她将刘颖叫到了宿舍楼顶,而是刘颖叫她过去,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但一到楼顶,刘颖却一句话都不说,而是拿出一把刀开始自残。
“新买的,老多钱了!”老罗心疼地擦拭着刚换的显示器,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违约的话,要再赔五十万。”
“而且,你也看到了,林菲承认,她对刘颖有过加害行为,这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清楚。她有动机杀人!”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无罪辩护几乎不可能成功。”
“学习好不代表性格就好。”我说,“相反,过于追求学习成绩的人,性格多少都有些缺陷。比如马加爵,从初中到大学,学习成绩一直很不错,还得过全国奥林匹克物理竞赛二等奖,被预评为‘省三好学生’,结果呢?”我竖起四根手指,“他杀了四个人!三天内连杀四人!
“不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