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五节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五节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由于这份关键证据的出现,几天后,王林和那几个年轻人被公安机关逮捕。至于朱亚文,检察院在掌握了这份材料后,也撤销了对他的指控。
审判长不敢大意,找来技术人员调取了硬盘内的资料。
一个年轻人从纸袋里拿出一摞钱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商业街里早已没有了人,只有路灯散发着昏暗的光芒。日升五金行门前,三个年轻人鬼鬼祟祟地靠了过来。
“你吓死人啊,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张静差点儿从沙发上跳起来,不满地说道。
那人指了指头顶的监控录像,示意他们小心后,钻回了自己的店里。
“这块硬盘就是唐琼电脑上的那块。买主拿到硬盘后,还没来得及做操作,只是删除了里面的数据。”老罗说。
“哦,那个啊,他们是邻居嘛。”我说,“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
“什么地方?”我从卷宗里抬起头,问道。
四夕罗家,罗家五虎,这些如雷贯耳的称号,一年前,张静的干爹也曾说过,只是我们这一代人,我们这一批与那个世界毫无瓜葛的人对这些并不感冒罢了。
王林离开后,几个年轻人用力敲响了日升五金行的大门,二楼的灯亮了起来,接着,卷帘门
http://www.99lib.net
慢慢上升,露出了唐琼肥胖的身体。
“但我也不能看着朱亚文去死。”老罗笑了一下,“我只是请他们帮个忙。”
“我知道。”老罗点了点头,“但是你放心,我就算去死,也不会回去的。我痛恨那个地方。”
“去找审判长。”老罗头也不回地说道。
对于我和老罗的辩护意见,我们都很清楚,法庭采纳的可能性很低,因为我们没有能够提供充分的证据佐证我们的观点,法庭只能在排除了非法证据后,依据检察院提供的证据和查明的事实拟定判决。
“可是,他明明说前几天他们俩还打了一架。”张静说,“他这么过去看,总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
老罗没有答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硬盘:“静,找人把硬盘的数据恢复一下吧。”
这个人,正是向我们提供了诸多线索的王林。而那几个年轻人,就是台球厅里的那几个人。
“还有,案发当天,王林关闭了店里的监控。巧合的是,朱亚文与混混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店里的监控也没有记录。在这个案子里,除了唐琼自己的监控,就属他的监控至关重要,可不偏不倚,他就缺失了这两天的监控,别的时
http://www.99lib•net
间都有。这不奇怪吗?”张静皱着眉说道。
“罗律师,我知道你的想法。”法官办公室里,本案的审判长给他倒了一杯茶,“可我也是没有办法。实话实说,我也愿意相信朱亚文是无罪的,我也愿意相信你们的辩护意见,但这有什么用啊?你们拿不出证据啊。
那时候,我和张静还在律所,研究着朱亚文一案的卷宗。
“你干吗去?”我喊道。
“对不起,小明哥,小骡子,我让你们失望了。”张静眼圈红红地说道。
“你尽力了。”我用力捏了捏张静的肩膀,疲惫地说道,“这案子和以往的案子不同,我们想要找到真凶都无从下手。我们都愿意相信朱亚文是无罪的,可是现有的证据对他太不利了。”
“是你们自己太投入了吧。”老罗笑了一下,可我却敏锐地察觉到,他笑得非常勉强,而且,我注意到,除了手上的伤,老罗的双膝上还有灰尘,一向爱干净的他却根本没有去清理。
不等卷帘门完全敞开,一个年轻人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刺了上去。唐琼愣了一下,摔倒在地,年轻人闯进了屋子,对着唐琼连刺几刀,看着唐琼渐渐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这几个年轻人上了楼。
“不用了。”老罗站九九藏书在医药箱前,从里面翻出创可贴,贴在了右手背上。
老罗究竟去找了谁,让张静动了这么大的肝火,老罗没有说,张静也没有说。只在一次醉酒之后,张静才说,为了拿回这块硬盘,老罗在外面整整跪了两个小时才得到了线索,然后单枪匹马地找到那个收购了硬盘的人,用拳头说服了那个人交出硬盘。
庭审的结果并不理想,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朱亚文犯有故意杀人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可能性非常大。
隔壁的店铺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一道人影钻了出来,和这几个年轻人协商着什么。说了几句,他转身回了店里,片刻后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纸袋。
“你去找他们了?!”张静提高了音调。
“小明哥,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张静皱着眉,“这个王林的证词。”
老罗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法院,可他并没有直接回律所,直到天色变黑,他才衣衫不整地回到了办公室。
直到有一次,我跟张静说,她不说话,对于老罗来说才是天赐的奖励后,她才恍然大悟,再次恢复到了以前的那种生活。
张静没有接那块硬盘,脸色却渐渐变得铁青:“你去找他们了?”
“没有证据,光凭一张嘴,是左右不了九*九*藏*书*网审判委员会的决定的。审委会只会依照双方提供的证据拟定判决。检察院出示的证据确凿,而你们的呢,大部分都是推测,我们启动了法庭调查取证,也还是没能证明你们的观点。”法官颇有耐心地说道,“一审这个死刑判决,目前来看,是没有什么争议的,不过我们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这个案子肯定是要走二审的,而二审改判的概率非常大。就算不走二审,最高法在死刑核定这件事上,现在也非常小心,发回重审的概率非常大。这可是审委会能为你们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这样一来,你们还有时间去调查取证。罗律师,我这么说,你总该明白了吧?”
三天后,一份特快专递放到了审判长的案头,里面还夹着一份打印的匿名信。
“是。”老罗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潭水,你一旦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了!”张静说,“你知不知道?!”
直到老罗退出了律所,我才知道,老罗的家世,我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你的意思是?”我也皱起了眉。
那天晚上,张静丢下了一句“我会想办法让这份证据合法化的”之后就离开了律所。
信中称,他无意中得到了这块硬盘,硬盘里的一份视频和眼下法官正在办理的一个案子有密切的关九-九-藏-书-网系。
“老罗,你这是?”
“也许,调用一些特殊的关系能找到。”张静想了想,“但是肯定会被作为非法证据排除掉的。”
就在这时候,朱亚文出现了,他走到日升五金行的门前,愣了一下,迅速冲了进去。
出狱之后,朱亚文特意让张静拍下了我们三个人的合影,就是老罗办公室里的那张。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尽管没能拍到朱亚文与那几个年轻人搏斗的场面,但这些已经充分说明,朱亚文并不是本案的凶手。
“你答应过我,永远不会和他们有任何交集!”张静的脸沉了下来。
“王林是第一个发现唐琼遇害的。”张静说,“但那天他不是第一个开门的。唐琼的店一直保持卷帘门半开,都没人过去看,怎么就他去了?”
尽管历经波折,索命的利刃都已经悬在了当事人的头顶,但总算在最后时刻,老罗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反败为胜。
“这只是我的推测,但是太巧合了,巧合得有点不正常。”张静说。
“不能就这么算了。”老罗腾地站起身,向外走去。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沉默了,“要是能找到唐琼电脑的硬盘,这件事就好解决得多了。”
可是,从那个晚上开始,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张静虽然隔三差五还会到律所,却始终不肯和老罗说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