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四节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本姑娘何时给你找过麻烦啊。”张静说,接着我们就听到了敲击车窗的声音。老罗放下车窗,就看到张静拎着勘察箱,笑吟吟地站在车边。
“看出来?”检察官目瞪口呆地看着张静,“凭一份并不清晰的监控录像,就能比对两把匕首是否是同一把?任何专家都不可能凭借肉眼和画质粗糙的录像进行这种同一认定吧?”
“张警官,你说在早前朱亚文与人搏斗的监控视频中,那几个年轻人手上的匕首正是本案中出现的匕首,你如何证明这一点?”这次的检察官换成了一个稳重的中年人,听说了我们的疑点后,皱着眉问道。
年轻人突然戒备地看着我们说:“你们是什么人?”
老罗只是摇了摇头,神秘地一笑,没有说话。
我玷污了当事人对我的信任。没有什么比委托的辩护律师不相信他无罪更让人绝望了。
几个年轻人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面对检察官淡定的回复,张静一时间竟也哑口无言。
对于老罗的这个经常出现的莫名其妙的动作,我有点难以理解,不过他既然喜欢,那就随他去了。
“你们想好骗我的后果没有?”老罗笑眯眯地问道。
而我,就那么傻傻地相信了。
“拉倒吧你!下车,去现场。”
在正式庭审的时候,我们的辩护意见没能取得任何效果,庭审的最后,我无力地站起了身,用力按了按老罗的肩膀,说道:“审判长,本案的重大事实实际并未查清,我的当事人身为乞丐,但是作案后却并没有带走店内的任何财物,难道这不值得我们深思吗?对于一个乞丐,还有什么比巨额财富更吸引他们的呢?
没办法,我们只能从与朱亚文搏斗的那几个混混身上入手,寄希望于他们能够作证。在经过了一番寻找后,我们确认那几个人就在这家台球厅里。
“凶手是在被害www•99lib•net人的身前刺杀的被害人,凶手一共刺出了五刀,意味着刀要从被害人的身体里拔出五次。”张静说。
“哥儿几个留着抽吧。”老罗微微一笑,转身走出了台球厅。
“我们再来换个角度考虑,即便法庭认定我的当事人真的杀了人,那么我们也应该考虑到他为什么要杀人。他曾多次阻止了劫匪、窃贼对被害人的不良企图,这些在检方提供的证据里也已经得到了证实。可是被害人是如何对待我的当事人的?侮辱、殴打、谩骂。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土性,何况我的当事人是个活生生的人?我希望法庭在拟定判决的时候能够充分考虑到这一点。”
“真的假的啊?”年轻人拿起软中华,翻来覆去地看了看,怀疑地看着老罗。
“这个不重要。”老罗说,“听说了吧?有人说了,他是见义勇为,和这片的几个兄弟发生过冲突。道上的规矩大家都懂,残废咱们不碰。我今儿来就是想知道,兄弟几个到底有没有打人。”
“假一赔十。”老罗呵呵一笑,捏了下鼻子,“那乞丐的事,兄弟们都知道了吧?”
“专案组提取了一部分监控视频,委托我们做鉴定。这份视频能够证实,被害人唐琼对被告人朱亚文进行过殴打,而且很惨烈,头都打破了。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这是想证明朱亚文有充足的理由杀害唐琼。”
老罗二话不说,当即拨通了罗副检察长的电话,告知了眼下发现的疑点。罗副检察长则邀请我们过去,和准备担任本案公诉人的检察官碰一下这件事。
“那怎么能叫麻烦呢?那都是业绩啊!”老罗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被害人当时就是趴在这里的。”张静走到地上画着人形的痕迹前,那里的地面已经呈现紫黑色,“被害人死亡原因是失血性休克,即
藏书网
失血过多。”张静边回忆边说道,“被害人一共身中五刀,都在前胸和腹部。”
“你想要什么,尽管说,上刀山下火海,我要有一句怨言……”老罗的赌咒发誓没等说完,就被张静打断了。
“走吧。”我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车门。
“下次,绝对没有这么容易就放过他!”张静哼了一声,“我看了专案组传过来的视频,有几个疑点。”
“这帮家伙动作倒挺快。”老罗笑了一下,“你告诉我,是因为你有想法了?我可不想只听麻烦啊。”
“简律师,罗律师,这个案子即便没有被告人的口供,本案事实也很清晰,证据确凿。你们要是没有其他证据提供,我这边就要着手起诉的事了。”检察官微笑着说道。
老罗把车停在了商业街的出口处,目光看着不远处一个闪烁的灯箱。
那一刻,我甚至不敢抬头看朱亚文。
“等等,老简。”老罗喊道,下了车,几步走到了我的前面,将我挡在了身后,才说道,“走吧。”
就像我看不穿张静,有时候,我发现连老罗我也看不穿。这个头脑简单、脾气暴躁,所有情绪都显露于外的家伙,我从来没想过,很多事情他都瞒着我,他肯给我看的,永远是不需要我担心的东西。
“哥……哥儿几个都是道上混的,知道规矩。”年轻人突然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结结巴巴地说道,“哥儿几个绝对没干那事。”
“行了行了,难得你也有不只想着钱的时候,姑奶奶我也发次善心。”张静仰着头,把勘察箱丢给了老罗,“哎,这可是绝佳的机会啊,老娘我就这么错过了。”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之前和老罗说话的年轻人摇头说道。
张静推开了卷帘门,房间里依然保留着案发当时的布置。
“没有。”
老罗没说话,又掏出一张票子,递了九_九_藏_书_网过去。
今天的取证,我们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从另一个角度证明朱亚文的确曾经见义勇为过,为他争取减刑。
“我们确实想过偷东西,被哑巴拦住了,可我们真没动过他。”年轻人慌张地说道,甚至还把刚刚打开的烟送还到了老罗面前。
“总会有下一次的!”我说。
“什么事?”其中一个瘦弱的年轻人斜着眼睛看着老罗,不耐烦地说道。
隔壁王林的店有一个监控探头是对着日升五金行的,王林热情地帮着我们找了好久,却遗憾地发现,那天的监控录像遗失了,同样遗失的还有案发当天的录像。
张静一把拉开了车门。见老罗神色为难,张静冷笑了一声,“别想着视频的事了,重要的那部分都被专案组拿走了。不过……”
“真的没干?”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日升五金行。案发后,作为案发现场,日升五金行已经封存,田红也被迫暂时住在朋友家。
“显而易见。”老罗点了点头。
“那你们就没想过,刀从被害人的身体里拔出来的时候,会有大量的血迹喷溅,站在他正面的人身上会沾上大量血迹吗?”张静侧着头看着老罗,“朱亚文被捕的时候,身上虽然也有血迹,但是我从照片上没有看到喷溅状的血迹。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由于有了特教教师的加入,朱亚文的审讯笔录无效,罗副检察长最终还是没有签署公诉书,而是要求警方补充侦查。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排除朱亚文杀人的嫌疑,毕竟警方还提供了那么多的证据。
“这个四夕罗是个什么东西?好像有两把刷子啊。”一上车我就问老罗。
老罗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张毛爷爷,放到了台球案上,微笑着看着这几个人。
老罗摸出一包软中华,丢给了年轻人说:“有个事,想跟几个兄弟打听一下。
99lib•net
“那几个混混和朱亚文第一次发生争执的时候,用的匕首和凶案现场的匕首是同一把。”张静皱着眉说,不等我和老罗表现出任何的兴奋,就一盆冷水浇了过来,“没有实物对比,只有视频,鉴定不具备科学性,法庭不会采纳的。我来这里,是想给你们证明另外一件事。”
“对。”我点了点头。
“我姓罗,四夕罗。”老罗突然说道。
“你给我们找的麻烦……”老罗正对着电话讲话,一看到张静,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没错,这三个人正是我们要找的人。
我们前脚刚离开台球厅,准备回办公室,张静的电话后脚就打了进来。
台球厅里一片昏暗,刺鼻的烟味弥漫在空气中,呛得人眼睛发红。
但是这次的取证并不顺利,我和老罗从相邻的几个店家调取了一部分监控录像,这些监控录像拍摄到了田红所说的,曾发生在她店门前的那场打斗,可这些录像只拍摄到了侧面,根本无法证实与那几个小混混搏斗的人是朱亚文。
年轻人的脸上不知怎么竟露出了一抹惧色:“你是四……”
对于没能帮到我们,王林表示很遗憾。不过对于我们质疑为什么会有录像遗失的事,王林坦然,开着监控是要用电的,偶尔他会关闭监控。
他说到了,也做到了,在补充侦查期限届满前,我们最终没能找到能够帮朱亚文脱罪的证据,尽管警方也没有,但证据已经足够了。
“我能看出来。”张静面不改色地说道。
“兄弟,帮个忙。”老罗说道。
“这很简单,假如凶手是在被害人倒地后进行的杀害呢?”检察官说,“这样一来,被害人的正面并没有阻挡的东西,而在这个姿势下,被害人要控制凶手,抓住的就是凶手的肩膀了吧?”
田红虽然为朱亚文进行了辩护,但她的话同样没有证据。那份监控视频随着电脑硬九九藏书盘的遗失也难觅踪迹。
那是一家台球厅,也是我们今天要去取证的地方。几天前的诉前预审辩论尽管激烈,但我和老罗也很清楚,我们提出的很多辩护意见更多的是推测,而没有真凭实据。
“还有,如果唐琼和朱亚文发生了搏斗,那么唐琼抓的应该是朱亚文握着匕首的手,可为什么他的手印是留在朱亚文的肩膀上的?”张静说,“这只能说,朱亚文是在唐琼倒地后,抱住他的时候,唐琼用手抓了他的肩膀。”
张静面不改色地笑了一下:“被告人身上的血迹你们打算怎么解释?”
看得出来,张静无比懊恼。而随着她这句话,老罗那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在最里面的一个角落,三个头发染成了黄色的年轻人一人嘴里叼着一支烟,摆弄着台球杆。
“我给你们找的麻烦怎么了?”张静忽闪着眼睛,一脸的无辜。
“大意了!”老罗懊恼地说道。
“我这个人呢……”老罗点上一支烟,喷了一个烟圈,将之前拿出来的两百元钱又放回了钱包,“我信奉这世界上所有的事都能用钱解决,一张解决不了就两张,但是你想从我这儿要三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哎,我可没说是,我只是个律师!”老罗打断了他的话,“怎么样?能告诉我了吗?”
对于我和老罗的出现,这三个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球台上。老罗却径直向他们走了过去。
“你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年轻人斜了我一眼。
“还没起诉呢,来得及。”张静说,“小骡子,你赶紧告诉罗叔叔,我们再碰一下这件事!”
“嗯?什么疑点?”老罗紧张地问。
说完,我坐了下来,不再说话。
“你知道。”我却冷冷地说道,“人在撒谎的时候,就会出现你这种动作和语言不协调的情况,话都说完了,脑袋还在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