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三节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以前,我也觉得他睡在我家店前,严重影响了我做生意,直到有一天,我在整理店里的监控时才知道,我一直错怪了他。”田红愧疚地看了一眼朱亚文说,“有一天晚上,大概两点多,有几个小混混到了我家店前,他们想撬开门,闯进店里。是他,是你们口中的被告人、杀人犯,阻止了这些人,他和这些人打了起来,他被打得遍体鳞伤,但他站在我家店前,坚持着不肯倒下去,那些人才走的。但是他从来没有对我们说过这件事。”
公诉人这一次请出的证人是田红,被害人唐琼的爱人。
“被告人依然没有走,是吗?”
说完,不等审判长说话,田红昂首挺胸地走出了法庭。
老罗本能地感到不太妙,然而还没等他反对,田红就已经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他每天晚上都睡在我家店门前,我丈夫觉得他影响了我们做生意,屡次赶他走都不走,就打了他。”田红说。
“公诉人,注意你的情绪!”审判长敲响了法槌,“不要对证人进行任何形式的威胁。证人,请向法庭陈述,为什么你认为本案的被告人不是杀害被害人唐琼的凶手。”
“我感谢法庭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能说出我的想法。”田红向审判席鞠了一躬,继续说道,“有人跟我说,如果我不指认被告人是凶手,那他们就不再管这个案子,让我丈夫白死。可是刚刚,我在外面,听到了被告人的陈述,我觉得,我不能那样做,那不是人藏书网该做的事!所以我坚持认为,今天的被告人并不是杀害我丈夫的凶手,法庭如果判他有罪,才是天大的笑话,你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帮凶。尤其是你!”她一指公诉人,怒斥道,“这个案子赢了,你一定有好处对吧?可是为了打赢这个案子,你连事实都不顾了,侮辱我、诬陷我,你的良心呢?我今天站在这里,我敢告诉你,我、被告人,甚至来旁听的这些人,都是知道感恩的!只有你这个不是人的王八犊子才不知道!”
“证人,你知道你今天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吗?”公诉人呵斥道,“你应该帮助我们给被告人定罪,将杀害你丈夫的人绳之以法。可是看看你都干了什么?身为被害人家属,你却在帮助凶手脱罪,为什么?”
“你丈夫下手重吗?”
“审判长,他是在侮辱我的人格!我请求法庭撤销辩护人的辩护权利!”公诉人脸色通红,怒吼道。
“可以。”审判长点了点头。
“我知道。”田红点了点头,“但是在法庭判决之前,他还不是犯人,也不能认定他就是杀害了我丈夫的人,不是吗?
“对不起,审判长。”老罗点了点头。
“你不敢说?好,我替你说!”看着愣住了的田红,公诉人语气急促地说道,“你巴不得唐琼死,是不是?他死了,你就不会再遭受家暴,就不用再受气。而他——”公诉人一指朱亚文,“他给了你这个机会,你帮助了他。
九九藏书
在他看来,你就是他的菩萨,他愿意为你付出一切,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他不止一次地听到过你被打骂。而且,我想,唐琼之所以殴打被告人,不仅仅是因为他影响了你们的生意,还因为你们之间的感情,对吗?!”
“辩护人,请注意一下。”审判长为难地说道。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下意识地想要起身,却被老罗死死地按在了座位上:“让他说。”老罗的嘴角带着一抹冷笑,“我要让全法庭的人都看到这个公诉人的卑鄙、丑陋。”
“不!”田红突然说,“他不会报复我丈夫,他不是杀害我丈夫的凶手。”
“不太好。”
“认识。”田红语气平静地说道。
“我胡说?”公诉人冷笑,“不,你的反应恰好证明了我没有胡说,你现在是被我戳穿了真相,恼羞成怒。审判长,我有理由怀疑,田红也参与了对唐琼的谋杀,这一切都是她和被告人串通好了的!审判长,请让法庭将证人逮捕,送上被告席!”
“你认为朱亚文留在你们家店门外不走,是不是在观察,等待一个机会对你的丈夫进行报复?”
“是。”田红点了点头。
“保护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见义勇为难道不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有的想法吗?”老罗马上反驳道,“公诉人,请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我的当事人,他可以穿破衣烂衫,可以几个月不洗头不洗澡,但人最可贵的,不就是他有一颗善良的心,永远不会九九藏书被污染吗?!只有那些内心肮脏的人,才会看每一个人都觉得是脏的。”
“感恩?”公诉人冷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审判长,先不说田红的说法是否有证据支持,那么我们假设一下,田红说的是真的,但是唐琼却屡次殴打被告人,试想一下,你屡次帮助别人,却遭到了侮辱、谩骂甚至是殴打,你不会怀恨在心吗?你不会报复吗?”
“但是我同样知道,我并不能因此就冤枉了一个一直帮助我们保护我们的人。”田红语气激昂地说道,“真凶不能被枪毙,才是我最无法接受的事。小孩子都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果连这点道理都不懂,那和毫无人性的畜生有什么不同?!有什么资格活着?!
这个时候,作为辩护人,老罗本应质疑公诉人,向法庭提出申请,可老罗只是坐在辩护席里,冷冷地看着公诉人。
“证人,你认识被告人吗?”公诉人问道。
“证人,我还是那句话,朱亚文为什么要保护你们?”公诉人趾高气扬地问道。
我同情地看了一眼公诉人,回应给他一个“我懂”的眼神,用力踹了老罗一脚。刚刚田红在发言的时候,这小子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兴奋。
“我冤枉啊!”公诉人一脸委屈地看着我们,“我这不也是想让她先接受一遍洗礼,等正式开庭的时候,就不会出问题了嘛。”
“我……我不知道。”田红摇了摇头。
“好,证人,既然你这样说,我请求法庭允许我继http://www•99lib.net续对证人问话。”公诉人说。
“你觉得朱亚文恨你丈夫吗?”公诉人问。
当她看到站在被告席上的朱亚文时,没有愤怒,没有恐惧,没有任何被害人家属对被告人应该流露出来的情绪。
“你入戏太深了!”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向审判长示意了一下。
“胡说!你胡说!”田红愤怒地喊道,就连朱亚文都咿咿呀呀地叫着。
“他每天在我家店前睡觉,不是为了让我们做不好生意,他是在保护我们啊!”田红说。
“请注意法庭秩序,保持法庭安静!”审判长敲响法槌,高声说道,脸上也带着无奈的神情,“证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们在审理的是你的丈夫可能是被被告人杀害的案子。”
这句话一出口,法庭里顿时传来了一阵喧哗,被害人家属当庭宣告被告人是好人,虽不说是前所未有,但也是极为罕见的。
公诉人愣了一下,厉声喝道:“证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之前可不是这么和我们说的!公安机关已经查明,被告人朱亚文就是杀害你丈夫的凶手,你现在却帮着被告人说话,你考虑过你死去的丈夫吗?你在怀疑公安机关的办案能力吗?!”
“审判长,这难道不奇怪吗?”公诉人不合时宜地插话道,“朱亚文与被害人、与证人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保护他们?”
证人席上的田红突然平静了下来,目光凛冽地看着公诉人:“法官大人,请让我说完。”
“有证人表示,你的丈夫唐
九*九*藏*书*网
琼和被告人朱亚文发生过争执,唐琼对朱亚文进行了殴打,这件事属实吗?”公诉人又问。
面对公诉人的诋毁,田红的情绪彻底崩溃了,她嘶叫着想要冲上去殴打公诉人,两名检察官赶紧冲上来死死地按着她,才没有让她成功。
“公诉人,请注意你提问的方式。”审判长提醒道。
“证人,请详细说明。”审判长愣了一下说道。
“是。”
“有几次都打出血了。”田红犹豫了一下说。
“证人,你再这样下去,我不得不请你离开法庭。”审判长看着我,点了点头,无奈地说道。
这个模拟法庭开得实在是太成功了,参与进来的每一个人都完全进入了角色状态。像这种激烈的对抗,是在正式庭审的时候才应该出现的。
“唐琼为什么要打被告人?”
“因为他是个懂得感恩的人。”田红厌恶地看着公诉人说,“我曾经给过他吃的。”
“他不会。”田红喊道,“他要这样做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这个时候。”
“反对,审判长,公诉人是在对证人进行诱导。”老罗赶忙举手说道。
说着,她不等审判长允许,就自顾自地说道:“我痛恨凶手,我比你们每一个人都恨他。他杀了我的丈夫,毁了我的家,我才是受害者,我的心情、我的感受,你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利评判。
“他打骂过你吗?”公诉人又问。
“证人,你丈夫的脾气怎么样?”公诉人问。
“因为……”田红咬了咬嘴唇,“我相信被告人是个好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