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五节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小明哥,不要小瞧了我,我可是二十四岁就成为主检法医师的天才学霸。”张静得意地说道,“忘了我刚才说的了?这几个混蛋就因为整天泡在网吧里才没钱的,以这些人的心理状态,作案后虽然会恐惧,但怕的只是鬼啊怪啊一类的,才不怕警察呢。我敢打赌,这几天,他们肯定一直在网吧,还没少挥霍!我记得,案发现场不到五百米就有一家网吧,小骡子,我们就去那儿!”
然而,就在2014年初,一场大火突袭了老旧的校舍,三个孩子无一幸免。
“小心,小心,静,别弄伤了自己。”我连忙说。
“人家出拳,你也出拳,有什么意思?”张静不屑地把那份报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这时候就应该一个大嘴巴子上去,直接打脸,而且要打到他妈妈都不认识!走!”
“T,顶上去啊。”
教育完了老罗,张静就一头扎进了卷宗里。我和老罗坐在一边,无奈地看着她,不时听她的吩咐,给她煮上一杯咖啡,或者捶背揉肩。
“你知道谁是凶手了?”我惊讶地看着顶着黑眼圈的张静。
“干吗?哼哼!”张静冷哼了一声,“俗话说骂人揭短,打人打脸。”
“俺爸说,孩子要是变成鬼,可厉害了!”女孩儿恐惧地说。
“你要干吗?”老罗战栗着问道,一脸心疼地看着刚买回来不到一个礼拜的小坦克。
但嫌疑人是几名未成年的孩子,这个案子在秦枫无罪释放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为了保护未成年人,媒体对这个案子甚至没有进行后续的跟进报道。
“卧槽,又被爆头了。”
“没有没有,静你说咋办就咋办!”我立刻说道。
张静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嘴角带着一抹冷笑:“本来还想给你们个面子,让你们自己去破案,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那几个孩子呢?”张静又问。
“你干啥?咋能杀人呢?”女孩儿吃惊地说道。
“这样不行,咱们也得弄点钱,把装备搞上去。”其中一个男孩儿说。
“房间里那些未能匹配到主人的足迹,有一组明显是女孩儿的。”张静说。
秦枫被释放后,义无反顾地去了山区,当了一名支九_九_藏_书_网教老师。在他的请求下,那几个孩子的家长也把孩子交给了他。
“是吗?”张静微微一笑,看着几个刚刚进来的孩子径直走到机器面前,打开了电脑,“好像不是所有人都需要登记嘛。”
“完了完了,被人抢先一步!”老罗痛心疾首,“不行,咱必须得联系报社。”
在张静的指挥下,老罗将车停在了案发现场不远处的一个网吧门前,我和张静下了车,径直走了进去。
在床上熟睡的孩子这时候醒了,开始哭泣,杀红了眼的男孩儿一把卡住了他的脖子。看着婴儿渐渐失去了呼吸,他竟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快感。
昏暗的网吧里,烟雾弥漫,一张张看上去青涩稚嫩的面孔坐在电脑前大呼小叫,一脸的狂热。
我和张静赶忙走出网吧,就看到三个孩子正夺路狂奔,她一眼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的手腕上戴着一副和她的年龄明显不匹配的硕大手镯。
“她都看到咱们了,不杀了,等着告诉家里挨收拾吗?”
“我怕……”女孩儿犹豫着。
“敢跟老娘对着干,老娘要让你们跪下唱《征服》!”张静一脚踹翻了一个坦克模型,拉回了我的注意力。
她活动着双手,命令道:“小骡子,把全部的卷宗都给我抱过来。”
“那咋整?”男孩儿说。
“警察同志,什么事?”吧台后面,一个猥琐的中年人眼神中带着慌张,小心地问道。
“可我们到哪里去找啊?”我苦笑了一下说,“那片的范围不小,少说也有几千人居住,就凭我们三个人?静啊,听我一句劝,别赌气,请求支援吧。”
“知道知道,”寒冷的冬季里,中年人却不住地擦着额头上的汗,“不正常的……对了,有几个孩子一下子充了三百块的游戏币算不算?
不过,那个网吧老板就没那么幸运了。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的张静亲自指挥了查封黑网吧的行动,直接给这个老板定了个上限的处罚。
“什么事?”张静冷哼了一声,“这群人都有身份证吗?你容留未成年人上网,知不知道这是违法www.99lib.net的?”
“第三,也是我之前就说过的,凶手的鉴别能力有限,分辨不出哪些是值钱的哪些是不值钱的。这表明了凶手的文化层次不高。但是,如果是老人的话,首饰材质的真假总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秦枫一案法庭并没有当庭宣判,但是从法官的目光中,我们却看到了一丝无奈。张静所做的证词,因为被公诉人一一驳斥,法庭采纳的可能性并不高。
“那好办。”男孩儿说着,割下了女性被害人的乳房,塞到了婴儿的嘴里,“这就行了。”
“这呢。”
我把这句话留在张静和老罗的语音信箱里,是在这个案子了结的一年后,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听得到,但是,我还是想让他们知道这件事的结果。
对于那场发生在棚户区的杀人案,这几个孩子供认不讳。
“你咋知道?”老罗下意识地问。
“警察同志你听我说。”不等张静发问,中年人就说,“绝对不是偷家里人钱来存的,那钱上,有血。”
张静可是气得不行。在那几个孩子离开警局的时候,要不是有老罗死死地抱住了她,我真担心,她会亲自动手了结了他们。
同在一个地方居住,被害人对他们的到来没有任何戒备,却没想到,这几个孩子会对她拔刀相向。甚至没有威胁,持刀的男孩儿一下子就划开了她的喉咙。
“千万别这么干!”老法官语重心长地说,“舆论绑架司法这种事出得太多了,现在我们都比较反感,你们要是对媒体曝光这个案子,审委会只会更坚定现在拟定的判决。”
另一边,老罗已经把散落一地的卷宗按照顺序整理好,送到了张静的面前,却又小心地说道:“静啊,今儿太晚了,要不,明天再来?”
“是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我小心翼翼地更正道。
“哼,你以为检察院的都是傻瓜?”张静白了一眼老罗,“我们在查,他们肯定也在查,只不过我们要找的是真凶,而他们要干的就是让秦枫永世不能翻身!”
“就是他们!”张静大喊了一声,拔腿追了上去。
“我问你,前几天这地方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你知道吧?那天晚
九*九*藏*书*网
上,你这里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张静盯着中年人,冷冷地说道,“你最好跟我说实话,要不然——”
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赶赴了山区,发誓就算赌上职业生涯,也要保住秦枫。幸运的是,当地警方查明,当时秦枫并不在学校。起火的原因是那几个孩子生火取暖,发生了意外。
一直到天色微明,我和老罗都已经承受不住,昏昏欲睡的时候,张静突然将手中的笔“啪”的一下摔到了桌子上:“成了!”
“简律师,请抓紧时间,我相信你们,也请你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休庭后,老法官和我有过一段简短的交谈,“你们放心,这个案子有二审的机会,一审拟判决死刑立即执行,这种案子,二审差不多都会改判死缓,如果你们做得再扎实一些,发回重审也不是没有可能。你们一定要挺住!不过,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在找到真凶之前,谁也不敢轻易作无罪判决。这案子,可能要拖很久。”
有了利刃在手,这几个人的胆气更大了。
“重要物证,征调了,回头去找杰明律所的罗杰要钱。”张静一把抢过了那几张纸币,我却为老罗捏了一把冷汗,不知不觉地就损失了一笔,他肯定要心疼死。
“而这些人在做事的时候,往往又是不计后果的。”老罗点了点头,说,“因为有《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存在,他们在作案的时候通常异常残忍,因为就算杀了人,他们也不会被判处死刑,甚至可能不会被判刑。”
“要是让他知道他跟他妈在一起就好了。”女孩儿说。
秦枫生死难料。
我和老罗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怕啥,你应得的!”男孩儿没好气地说道。
“小骡子说得对。”张静叹了口气,“所以,我们要找的人可能就是这些人。而且,可能还有个女孩子参与了本案。”
他们从被害人的身上翻出了那五百元钱,看着被害人身上的首饰,男孩儿毫不犹豫地砍断了她的手,把首饰撸了下来,丢给了女孩儿:“这个给你。”
那天晚上,两个男孩儿在网吧里打了一天的游戏,却因为装备不济,被人民币玩家血洗。
看着这一www.99lib.net幕,张静忍不住皱了皱眉。
评论员更是借此对秦枫展开了猛烈的批判,将他描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连弱女子和孩子都不放过的恶魔。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这三个孩子自然不是我们几个成年人的对手,很快就被带回了警局,在他们的家长到达后,警方对他们进行了审讯,并迅速查明,这些孩子全部未满十四周岁。
“哪有钱啊,家里一天就给那么点钱,包夜都不够。”另一个男孩儿沮丧地说。
“第二,我之前就说过,凶手的目的是劫财。被害人家中的首饰不见了,秦枫说的交给被害人的五百块钱也不见了,劫财的这个推论可以得到证实。从被害人当天的穿着来看,她是准备工作的,但她的身上没有佩戴首饰。我一直在想,凶手为什么要砍断被害人的双手?这两个线索联系到一起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凶手是为了摘下被害人手腕上的东西。这说明被害人在恐惧之余对钱财有着极度的渴望,换句话说,叫‘饥不择食’。
“警察同志,这你可冤枉我了。”中年人哭丧着脸说道,“我这是实名登记,人家都拿着身份证来的。”
“钱呢?”
就像张静说的那样,这一个嘴巴子抽得既准又狠,对秦枫的口诛笔伐还没等展开,就集体哑火了。
“不知道,不过,差不多了。”张静冷笑了一声,边走边说,“第一,凶手剜出了被害人的双眼,这很有可能是出于恐惧,害怕自己的影像留在被害人的眼睛里。这是一种很迷信的思维,这种思维要么出现在老人身上,要么就出现在未经世事的孩子身上。
“今天还没来。”
“咋了?”老罗戒备地问道。
中年人拿出了几张纸币,却并没有交给张静。“那个,这钱……”
报纸头版的位置刊登着一则庭审实录,正是我们刚刚开完的那个庭。但是,在这份报道里,却对我们在庭上提到的秦枫的过往只字未提,反而在被害人的身份上大做文章,将被害人描绘成了一个圣母般的存在。
“跟我去抓人!”张静冷峻地说道。
“给我来份报纸。”张静向老罗扬了扬下巴,老罗赶紧过去买了99lib•net份报纸回来。
“牧师加血啊,你跑什么?”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害怕的还并不是警察,而是平日里对他们漠不关心、动辄打骂的父母。
老罗和张静,这两个快意恩仇的人对这个结果一定不会满意,不过,他们所追求的对凶手应有的惩罚纵然迟到,但终归还是来了。
“喂,你们干什么呢?”网吧外,突然传来了老罗的叫声。
从网吧老板那里收缴回的部分现金上面发现了秦枫的指纹、被害人的指纹以及其中一个男孩儿的指纹。同时,几张染血的纸币也做了同一认定,证实正是被害人的血。
张静风风火火地下了楼,我和老罗紧随其后,路过楼下的超市时,张静“咦”了一声,停下了脚步。
中年人的脸一下子变成了死灰色。
“老娘偏要把他们抽成猪头,小明哥你有意见?”张静眉毛一挑,问道。
“综合这些分析,我觉得,凶手很有可能是生活在那附近的未成年人。”张静说,“而且是那种整天无所事事的未成年人。他们可能终日出入网吧,泡在网络游戏里。要知道现在的网络游戏可是很烧钱的,这决定了他们对钱财有着无比的渴望,可他们又没有收入来源。”
“为什么不报案?”张静呵斥道。
“我知道哪儿有钱。”刚刚走进网吧的女孩儿说,“我刚出来的时候看见有人给门口那家留了五百多呢。”
看着被害人大睁的双眼,好似在控诉着什么,男孩儿一怒之下将被害人的眼球挖了出来。
趁着夜色,三个人出发了。路上的时候,提议弄钱的男孩儿捡到了那把秦枫丢弃的砍刀,他聪明地并没有直接握住刀柄,而是戴了手套。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张静恼怒地摔打着她视线所及范围内所有的物品,我和老罗躲在角落里,一脸恐惧地看着这个发狂的女人。
“向媒体曝光吧。”老罗当时说,“以秦枫的过往经历,媒体肯定感兴趣。到时候,审委会也不敢轻易作判决。”
五百元钱对于这几个孩子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几个人一拍即合,决定抢了这笔钱。
“我哪敢啊,警察同志,再说,我也没想到和杀人案有啥关系啊。”中年人哭丧着脸说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