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三节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好消息呢?”我问。对于暂时找不到真凶,我早有心理准备,要是那么容易,秦枫就不会被送上法庭了。
“你不回家睡觉,跑这儿来干吗?”老罗讶异地问,“还有,你抱着这玩意儿干啥?”
“我……咯……是真饿了。”张静又灌了几口热水,才止住了打嗝。
“肯定?”我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紧张地问道。
我和老罗想来想去,决定还是从被害人的邻居身上入手。
“我怕死太早。”张静摆了摆手,“你们满屋子烟味,我才不在这儿呢。我订了房间,就在隔壁酒店,记得给我报销。”
我和老罗无奈,只好一家一家地找下去。这项工作进行得一点都不顺利。
日落西山,我和老罗才灰头灰脸地钻回了车里。尤其让我恼火的是,在问话过程中,老罗什么忙没帮就算了,还一直摆弄着他那部张静新给他买的带拍照功能的手机。
我和老罗久久无语,这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的可能。
“你放心,我们绝不会那样做的。”不等我说话,老罗就郑重地说道,“无论她是什么身份背景,都不应该被人杀害。她所做的事,值得我们每个人尊重。
“俺要是凶手,警察咋不来抓呢?”
“老哥,你这范围也太大了。”老罗苦笑了一下。
迎接他的,是张静手里那个精美的手办和她一声充满了正义的娇叱:“代表月亮消灭你!”
“嘿嘿,老简,这你可就不如我了。”老罗收起了手机,“你忘了静搜集了啥玩意儿了?我拍的这些东西,交给她一匹配,就知道这些家伙撒没撒谎了。”
“没良心。”张静嘟着小嘴,一脸的藏书网委屈,把毛绒玩具往沙发上一扔,说道,“我熬了大半夜做鉴定,还不算加班,夜宵都没人管。”
“条件是,住宾馆的钱得你自己拿。”末了,老罗一本正经地说。
“噎着噎着噎着!”老罗赶紧说道,“小祖宗,小心点,别噎着!这都凉了,你这真是……”
“嘁,胆小鬼。”张静接过手办看都没看,顺手丢到了一边,撇了撇嘴,“我有这个,谁要你那个脸上长了两个蛋蛋的东西啊!”
“电话?”张静皱了皱眉,“秦枫用的是什么电话?”
“检察院的材料里没提到吧?”张静冷笑了一下说,“很显然,他们怕我们在被害人的身份背景上做手脚,帮嫌疑人作减罪辩护。”
“为什么这么问?”我愣了一下。
“我有理由相信,这是一宗典型的抢劫杀人案。”张静说,“而且,凶手的文化程度不高,对财物的辨识程度不高,大概就是觉得那些首饰很好看,应该比较值钱。”
“百分之九十八。”张静说,“足迹鉴定这种东西,没人敢保证百分之百正确,但百分之九十八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她说着,从毛绒玩具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美少女战士的手办。看着这两个人都有些古怪的爱好,我还真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无奈地摇了摇头。
“要!”出乎老罗的意料,张静抢过那半块比萨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我晚饭还没吃呢!”张静一边说,一边躲避着老罗试图从她手里抢走那半块比萨的举动,“别那么小气。”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张静点了点头,“这样一来,要想帮秦枫脱罪
99lib.net
,只要证明他离开这里后就再没回来就可以了。”
“总有办法的。”老罗没有发动车子,而是继续摆弄着手机。
“太好了!”老罗用力握了握拳头。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先听哪个?”恢复了力气的张静从包里拿出了档案袋晃了晃说。
“五分钟,忍五分钟。你小明哥刚给你叫了外卖。”老罗喊道。
“秦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品位和鉴别能力不至于那么差。”老罗说,“有没有可能是被害人的客户?”
老罗打了个激灵,转身抓起桌子上的一个奥特曼手办丢给了张静:“我去了,怕没命出明天的庭了。给你这个,它会代替我守护你的!”
第二天就是开庭的日子,我和老罗都没有回家,就在办公室里准备着辩护材料。后半夜的时候,张静突然来到了律所,怀里抱着一个硕大的毛绒玩具,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疲惫。
“找到这个案子的真正凶手。”张静严肃地说。
“坏消息吧。”我想了一下说,“人生啊,总要留点希望才能活下去。”
“爽死老娘了。”
“被害人到底什么职业?”我问。
“所以,这些衣服,包括首饰,都是她工作必需的。”我的心猛地一沉,沉重地说道。
“俺不是那种人。”
“义不容辞。”我微微一笑说。
“巧了,我和你小明哥刚吃完。”老罗说,“还剩半块比萨,要不?”
“对了,小明哥。”走到门边的张静突然叫了我一声。
“律师怎么了?律师就兴胡说八道啊?”
“看看,我说啥来着,噎着了吧?”老罗一边拍着张静的后背九-九-藏-书-网,一边说道,“我就是逗逗你,你看看你急的。”
“难。”我摇了摇头,“从这个地方走出去到人烟密集的地方,要差不多十分钟。秦枫说过,一路上他没有遇到任何人,目击证人是找不到的。在这个过程中,他只和‘发哥’通过一次电话,但‘发哥’也并不能证明秦枫离开了这里。”
“好像是苹果吧。”老罗翻了翻卷宗,“对,秦枫的电话是苹果4s,我去,老贵了。”
“我跟你这么说吧。”老罗也劝道,“我们已经找到证据,能证明警察抓错了人。按理说,我们的工作到这一步就结束了,接下来破案那是警察的事。可是我们也不甘心啊,那还是个孩子啊。老哥,我们的心情和你是一样的。”
“你别误会。”我连忙说,“我们就是想查明事实。你想,万一现在抓到的不是凶手,那不就又多了一个冤死的人吗?真凶还在外边快活,你说,这个被害人她能瞑目吗?”
“那好,我回去鉴定痕迹,你们去帮我找被害人都有哪些客户。”张静说完,把设备搬上了警车,绝尘而去。
“好消息嘛,”张静打开了另外一份档案袋,“现场也没有发现秦枫的足迹。”
“你是说?”我看着张静,一脸的不可置信。
“看来这些人是不能指望了。”我用力晃了晃头,想赶走沉重的压力。
“你干啥呢?”我有点生气,“刚才你就在那儿摆弄你那部破手机,咔擦咔擦拍个没完,新手机就了不起了?那玩意儿能帮你破案?”
“职业?”我愣了一下。
“我考虑过一种可能。被害人单身,带着一个孩子,会不会是因为孩www.99lib.net子的亲生父亲和她争夺抚养权,或者她拿孩子威胁了别人,才造成了这个结果。”张静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我做了个鉴定,结果证实,孩子和被害人之间不存在血缘关系。”
一听说是问他们有没有“照顾”过被害人的生意,这些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张静点了点头。“她以前的同事也说,没见她有怀孕的迹象。那孩子是她捡来的。”
“咯……”张静打了个嗝儿,抓起老罗的杯子喝了口水,“小明哥……咯……可比你……咯……有良心……咯……多了。”
“你们看。”老罗说,“被害人的自然条件不差,但还是居住在这个地方,因为她得看着孩子,这局限了她接待的客户不可能是什么高端客户,也没几个钱可赚,否则她也不需要从‘发哥’手里借钱了。那这些人的眼光和品位就值得怀疑了。会不会是当晚秦枫离开后,被害人在接客的过程中,那个客人觊觎她的财物,动手杀人的呢?”
说着,张静突然回头,怀里抱着毛绒玩具,一脸委屈地看着五官都要皱到一起、满脸苦涩的老罗:“小骡子,人家一个人睡不着。”
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点上一支廉价的烟,吧嗒吧嗒地抽了几口,“罢了罢了,谁叫那丫头那么可怜呢。你们就在这片找吧,挑三十多岁的老光棍找,也就他们总来找这丫头。”
“你都快成饿狼了。”老罗又气又笑地说。
“什么事?”
“从未公开的部分资料看,被害人原本在超市做收银员,大概一年前有了小孩,就辞职在家专职带孩子。但是,你们也看到了,她生活在这种地方,孤身一人要支撑九九藏书起一个家庭。生活所迫,所以……”张静没有再说下去。
“还让我咋说?”男人眉毛一挑,“我还得在这片住呢,让他们知道是我说的,还不得弄死我?那几个都不是什么好鸟,手脚本来就不咋干净。”
“你这不是污蔑吗?”
“别高兴得太早。”张静适时泼了一盆冷水下来,“明天开庭的时候,你们千万别忘了申请查验被告人的手机,有大用,到时候让我出庭。”
五分钟后,外卖送到了办公室,张静风卷残云一般地消灭了一份肯德基套餐,这才摸着小肚子,打了个满足的饱嗝。
张静却露出了一抹微笑说:“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不过,你们也得帮我一个忙。”
“啥事?”老罗问。
她说着,打开了一份档案袋:“坏消息就是你们下午调查的那些人嫌疑都排除了,足迹对不上。换句话说,真凶现在还是没有线索。”
“留着好消息好要惊喜是吧?”张静笑了一下,“好吧,看在小明哥帮我叫外卖的分儿上,满足你这个小愿望。”
“你们想干啥?”这一次,这个邻居听说了我们的目的,明显露出了戒备的神情,“丫头虽然干那事,但你以为她想啊?还不是被逼的?!”
“杀人犯不是抓住了吗?你们还凑啥热闹啊。”
“没问题。”老罗说。
“你去哪儿?就在这儿凑合一宿呗?”我说,“沙发放倒当床,老罗那边有被褥。”
“如果,我是说如果。”张静的神情格外严肃,“明天的庭审陷入僵局,你们会拿被害人的背景作为减罪辩护的理由吗?”
“行了,我去睡一觉,明天早上叫我。”说着,张静抓起毛绒玩具,起身向外走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