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二节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我怎么不知道?”老罗将车转向一条辅路说。
“小秦是个好老师。”教务处主任接待了我和老罗,一听说我们是为秦枫的事来的,就打开了话匣子,“业务精,教学方法灵活,深受同学们的喜爱。”
“好久不见了嘛,想请你吃个饭。”老罗说。
“我是说我怎么不知道鸡汤是杀人利器。”
“我读书是少,但你也不能这么骗我啊。电视里演,毒是下在武大郎的药里的。”老罗说着,突然侧过头,“啥叫和我最接近的是武大郎?”
老罗瞪了我一眼说:“你划船不用桨啊。”
看着这个极品富二代,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
我和老罗对视了一眼说:“这件事,我们会考虑的。”
老罗看了我一眼,胆战心惊地说道:“这丫头好像早知道我们会找她?”
忍不住摇了摇头,我说:“法官不是说过他本来有个挺好的前途吗?结果因为打架斗殴丢了饭碗。真要是按他说的,还给被害人留了五百块钱,那他动手打人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得想办法扭转他在合议庭成员心中的印象。”
“咦?你要干吗?”听着老罗腻腻歪歪的声音,电话那头,张静骤然间警惕起来。
“自己想。”我笑了一下,沉下了脸,“老罗,你说,得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对一个婴儿下毒手呢?”
“帮你们破案啊。”张静把一个勘察箱丢给老罗,“你们一接这个案子我就知道,扬名立万的机会又来了,这种好事,我怎么能错过?”
“我觉得你被监视了。”我想了一下,说,“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密切注意之下,而且,她现在已经彻底吃透你了,完全知道你下九*九*藏*书*网一步要做什么。所以,杰啊,认命吧。每个人命中都有一个克星,静注定是你不可逃脱的红颜劫啊!”
“别灰心,至少,这个证人的证词并不能直接作为定罪依据。”老罗紧握着方向盘,吁了口气,“再加把劲儿,我们一定能找到更多的证据。”
“要说这个小秦啊,就是太冲动,干脆撂挑子不干了,说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说说,这叫我咋整?”教务主任一脸的委屈,继而又是一脸的惋惜。
她一边说,一边将房间里所有的足迹进行了拍照固定。
老罗一扭方向盘,随手拨通了张静的电话:“静啊,几点下班?”
“看来,秦枫说他给被害人留下了五百块钱这事,有可能是真的。”离开了学校,老罗就说道,“那五百块钱去哪儿了?老简,你不觉得这会是个突破口吗?”
“你真啰唆!”张静不耐烦地说道,“我已经看过了,屋子里有翻动的痕迹,凶手肯定找过什么东西。”
“可是你带这些东西来,有什么意义啊?”老罗还是不理解张静的想法。
“神经!”我翻了个白眼。
“到什么时候我都认为,秦老师绝对是个好老师,是个好人。”和秦枫发生过冲突的那个老师也叹了口气,说道,“他批评我有他的道理。我这个人,也是太着急了,教学方法有点粗暴,这事我也反省过。
“这也没什么用吧?调查报告里说了,足迹破坏很严重。”老罗皱着眉头说。
“这个衣柜是被人翻乱的。”张静说,“我刚刚就说过了,凶手找过什么东西。”
“看看这房间里缺什么。”张静的话让我眼前一亮,目光在房间里搜寻着。九九藏书网
“那他后来为什么离校了?我听说是因为和同事打架?”我问。
“这件事啊,别提了。”教务主任一脸的惋惜,“小秦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倔,看不惯的事,不管有关无关,都要插上一脚。就说他打架那事吧,本来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一个孩子因为没完成作业,被班主任要求放学后留下来多做两套卷子。小秦就看不过去,说这样对孩子不好。
看到我和老罗出现,她马上抬起了头,让刘海再次遮住了脸,小心地整理了一下,才呼了口气:“小骡子,小明哥,帮我把这些东西抬进去。”
“我只是想找到一组足迹而已。”张静说,“被害人死亡的地方在房间的最里面,这说明凶手必须进入过房间,但是卷宗里并没有提到这些,只有证人表示见到秦枫出现在了门口。”
“得嘞!”老罗踩下油门,驱车来到了一所高中。
“前一段,他开始推着车在学校门口卖鸡蛋饼。那可是个健壮汉子,为了生活,去做那种事了。对于学校教职员工和学生,他还一律半价。你说说,这样的人,怎么能是凶手?”这个老师说,“反正我是不信!不光我不信,我们全都不信!简律师,罗律师,你们可一定得帮帮他,需要我出庭作证你们就说,我肯定到!”
但这样的人却参与到了黑社会组织性质的活动中,检察院一定会在这件事上大做手脚。
“你说他一个教体育的,管人家文化课干什么?偏偏那个班主任也是个暴脾气,两人就这么干起来了。”教务主任摊了摊手,“你说这事我咋处理?班主任是我们学校升学率的保障,那我只能委屈小秦一下了。把99lib.net他调离了教学岗位,让他去管学校的保卫处。
老罗沉默了,过了许久他才说:“老简,以前我一直觉得,你和静做的很多事都太多余了,咱们的任务是帮当事人打赢官司,案子破不破和咱没关系。不过接了这个案子我才觉得,要是不抓到真凶,那咱们才是他妈的白活了。那是两条人命啊!搞不好,秦枫也得把命搭进去。你说,这事你想咋办,哥们儿无条件站在你身后挺你!要钱出钱,要力出力!”
“和你最接近的是武大郎,被潘金莲和西门庆在鸡汤里放了砒霜。”
“什么?”我和老罗同时问道。
“什么啊,这是我自己花钱买的,省得他们总说我在办公室干私活,不务正业。”张静说。
“她都住在这个地方了,哪还有钱买首饰啊。”我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小明哥啊,都打过这么多个刑事案件了,你咋就一点长进都没有呢?”张静一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检察院是不会把对他们不利的证据交给法庭的,所有的证据肯定都是指向被告人。对我们有利的东西,得靠我们自己去找。”
“结果没几天就又给我惹麻烦了。”教务主任说,“在学校门口抓了个小偷,把人打了个半死。你说你一个学校的保卫人员,你管社会上的事干吗?这回可好了,人家也是有帮派的啊,天天来学校闹事。
“全靠浪呗!”老罗翻着白眼,驱车再次回到了棚户区。远远地,就看到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那里。张静正费力地从车里取出一个勘察箱,额前的刘海垂了下来,露出了自2009年3月以后就一直遮挡着的右脸颊。
“那可不一定,你看这些衣服。九九藏书网”张静随手拿起了一件衣服,在身前比了比,“料子虽然不怎么好,但款式绝对是今年最新的。我可以肯定,被害人也是个爱美的人,所以,房间应该会很整洁才对。”
“嗯?怎么突破了?”我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随口应道。
张静说着,戴上了一副鞋套,又丢给我和老罗一人一副,走进了现场:“沿着我打开的通道走,别破坏了痕迹。”
在失业前,秦枫就在这里担任体育教师一职。在被捕时,他就在校门前摆摊。
但是我和老罗都知道,不管是教务主任还是这个老师,出庭都无法提供切实有效的证据。他们的证词只能从侧面证明秦枫是个颇有正义感、内心极为善良的人。
“之前的侦查也都发现这些了吧?”我也有些不解。
“小明哥,你们看,这可不像是女孩子的衣柜。”
他调整了一下后视镜,对镜子里的自己展露了一个笑容,用力握了握拳头:“加油,罗杰!加油,简明!你们是最棒的,你们一定能行!”
“你没听法官的话?”我侧头问。
“要说他杀人,我绝对不信。”这个老师笃定地说道,“我跟你们说个事你们就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了。秦老师父母去世得早,家里给他留了套房子,大概两年前,秦老师把房子卖了,搬到学校宿舍住。卖房子的钱,他都捐给山区几个孩子了。你说说,这样的人,能去杀人?
“太乱了,还不如我的柜子呢。”老罗说。
“小骡子,足迹勘察箱给我。”
“生活在这种地方的人,可能不太注意吧?”我犹豫了一下说道。
“哦,秦枫那个案子吧?行了,你们直接来现场吧。”说着,张静就挂断了电话。
“历史九-九-藏-书-网上,在鸡汤里下毒历来是杀人利器。去秦枫曾经任职的学校,法官不是让咱们查查他的过去?”
我就知道,让老罗出钱就跟要了他的命没什么两样。
“能是啥呢?”老罗眉头紧锁。
“你这是把实验室都搬来了?”老罗看着满车的设备,瞪着眼睛问道。
“首饰。整间屋子里我们没有发现任何首饰。”张静说着,脸色突然变得惨白无比,“你们不觉得,被害人死的时候太干净了吗?她穿着那么性感的衣服,可她的身上却没戴任何首饰。”
“可是……”
“谁拿走了钱谁有可能就是凶手啊!”老罗说,“不行,咱俩得找静去,看看她有啥想法。”
“怎么说?”
“少来这套,昨天我们还刚见过,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别磨磨叽叽的像个娘儿们!”张静吼道。
我惊讶地看着老罗,却听到老罗继续说道:“当然,要是能不出钱是最好的。”
这所高中在本市二十所省级重点高中里也能排上前五名,升学率达到了百分之百,每年都有多人考进清华、北大等著名学府。
他被捕的那一幕,很多师生都看在了眼里。
“好吧好吧,张静同志,组织上现在有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老罗严肃地说道。
“不。”张静也摇了摇头,“就算是地摊货,她也会给自己准备一点的。这是她所从事的职业要求她必须这样做的。”
“不用找了。”张静突然说,“我知道是什么了。”
随后,她走到了衣柜边,打开了衣柜,柜子里的衣服凌乱地堆放着。
“心灵鸡汤说,要时刻给自己打气,才能时刻保持最佳状态迎接即将到来的挑战。”老罗一扭方向盘,避开了一辆侧滑的车,“接下来去哪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