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五节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在这些证据之下,李刚痛快地承认了罪行。
“也没买过裙子,是吗?”
“要不……你去车里吧?”我鼓足了勇气说道,牙齿却也在不停地打架。
张静收好了影集,指挥着我们驱车来到了邵华的父母家。一路上,她紧锁的眉头没有一刻是放松的。
听到她这样说,我和老罗忙不迭地跑出了殡仪馆。这个地方,就算白天都阴气逼人,更不用说晚上了。
“不是就在这地方吧?”老罗看着黑暗中的殡仪馆,颤抖着说道。
打死我也不会想到,她的这个任务是要在那个鬼地方完成的。
当张静要求老罗停车的时候,老罗甚至下意识地踩下了油门。
“小明哥你这话说得对。”张静看了一眼老罗,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不过,这个地方我总觉得还有点问题。”
“这个,我带走了,没有意见吧?”她似是在征询,但手上的动作却是将影集收进了包里。
原本,当年李刚虽然身高差强人意,却有着非常优渥的家世,邵华的父母对他虽说不上满意,但也并没有阻止女儿与他交往。但李刚被判了刑,邵华的父母就无法认同女儿与他的交往了。邵华与刘鹏的结合,很大程度上是对父母一种无声的反抗。
“当然在。”张静神秘地一笑,“我跟你们说过,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擅自跟你们透露那么多内情。”
“托梦?”老罗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这也太吓人了。”
“哈,我就说不会无缘无故做那个梦的!”她把那几根头发放进了物证袋,“任务完成,这就回去鉴定一下。”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老罗说。
但是谁也不知道,在私下里,邵华与李刚一直保持着联系,李刚出狱后,两个人的联系就更加紧密了。
张静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不过张静藏书网说她没胆子泄露案情,这话我就不信了,用她自己的话:“我泄露给你们的机密还少了?”
“我怎么没想到呢。”张静拍了拍额头,“大意了,以为在酒店找到证据就够了。”
“他总不能成天待在酒店吧?”我皱了皱眉,“他是不是还有别的房产?”
李刚停止了哭声,慢慢地抬起了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说:“你有什么证据?”
那天晚上,当老罗在张静的指挥下,渐渐偏离了喧闹的市区,驶入一条宽敞却寂静得吓人的支路时,强烈的不安就开始笼罩着我。
“就跟你喜欢老罗一样。”我点了点头,“人嘛,总有眼瞎的时候。”
老罗没有说话,把那两本影集递到了李刚的面前,同时掏出了一个播放器,按下了开关。
张静刻意加重了“失手”这两个字。
老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拿出几本影集,递给了张静。她随手翻了翻,笑了一下。
房间里的设施保养得非常好,家用电器虽然型号有些老旧,但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全新的,而在窗户上甚至还贴着大红的“囍”字。
而在过去的十年间,李刚的身形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人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他竟然会看上邵华。
除了在酒店有一间客房外,李刚还有一处房产,只不过因为他独身一人,这处房产他只是偶尔回来收拾收拾。
“刘鹏,请你回忆一下,邵华平时穿裙子吗?”这是张静的声音。
老人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慌乱:“没有!”
“不认识。”张静摇了摇头,翻动着影集,我们发现,整本影集里只有这两个人,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女孩儿的身高慢慢固定,男孩儿也逐渐长到了一米七左右。但这两个人的容貌已经和邵华、李刚颇为相似了。
“瞧你
九_九_藏_书_网
们俩那熊样儿。”张静在助手的帮助下穿好了工作服,双手合十,对着邵华的尸体念叨了几句,戴上了一副奇怪的眼镜,拿着一台仪器从邵华的头部开始,慢慢向脚部移动。
“尸体还在?”我倒是愣了一下,这案子已经过去几个月了,按道理,尸体应该早已火化才对。
“你女儿最近十年的照片能给我们看看吗?全部!”张静说。
“你看,李刚跟小明哥身高差不多吧?”张静看着审讯室里的李刚,“身材魁梧,长相不说英俊,可也不算差吧,身价也不低,怎么会看上邵华的呢?”
“你的影集里,都是邵华和你的照片,我想不通,如果那个案子和邵华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要把那份剪报收藏在那里。”张静站起身,微笑着说道,“十年前,邵华是个很爱穿裙子的女孩儿,所有的照片都是穿裙子的。但是,从你被警方抓捕开始,她就再也没有穿过裙子照相,在她的家里也没有发现裙装。如果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一个人,不可能突然间发生这种转变!”
看守所的会见室里,当张静把调查来的邵华和李刚是青梅竹马一事和盘托出的时候,李刚彻底崩溃了。
照片里是看上去只有七八岁大的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儿明显要比女孩儿矮一头。
一个晚上的忙碌之后,张静成功地证实了李刚正是邵华腹中胎儿的父亲,而邵华食道里的那几根头发也是他的。警方随即对他在酒店的房间进行了搜查,发现了一套登山索。尽管水箱上的痕迹已经湮灭,但登山索上却留下了一些痕迹,经过鉴定,与水箱外表的材质吻合。
老人犹豫了片刻,长叹了一口气。正如老罗说的那样,这两个人还真是青梅竹马。
但就在这处房产里,我们却见到了令九-九-藏-书-网人吃惊的一幕。
老罗说我稳重,但稳重不代表不会犯错误。比如答应张静帮她完成任务这件事,就足以在我的错误决定排行榜上排到前三名。
张静已经推开了主卧室的门,就在床头,悬挂着一张硕大的婚纱照,女的正是一脸幸福的邵华,她身边的男人也正是本案的凶手李刚。只是照片上的李刚要比现在瘦弱许多。这张婚纱照好像在很久以前就拍好,悬挂在这里了。
“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张静戴上手套,拉开了床头的抽屉,一本影集静静地躺在那里。
“为什么不能是在纪念我呢?”
张静已经将影集翻到了最后一页,照片上的时间显示是十年前,也就在这页里,夹着一张十年前的剪报。
“怎么找啊?”我问,“之前法医不是都找过了吗?”
解剖台上那具全身赤裸的尸体让老罗两股战战,要在我的搀扶下才不至于倒下去。
老罗可没有这样的觉悟,他一双眼睛不安地巡视着四周,生怕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来到他的身后。
“裙子?”刘鹏的声音有些疑惑,“没有。这事说来也怪,她从来不穿裙子。我记得,我们照婚纱照的时候,她还在里面穿了条牛仔裤。”
“这俩玩意儿是青梅竹马啊!”老罗恍然大悟,“这个邵华也有意思,不管什么时候都穿裙子,个儿矮还穿裙子,难看死了。”
在我和张静连拉带拽,在老罗的哀号求饶声中,我们走进了司法解剖室,空调机发出的巨大轰鸣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既然你不肯说,那我说吧。”老罗笑了一下,“你在报复,对吗?因为你当年过失致人死亡不是为了别人,正是因为邵华,因为她险些遭人凌辱你才杀的人,而邵华的父母却不肯接受你,邵华甚至嫁给了别人。那时
九_九_藏_书_网
候你根本不知道邵华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真的就是你的!”
“而且,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她一直看着我干呕,大概在提示我什么。”
“那天她跟刘鹏闹了一场,偷偷跑回房间,跟我说这事成了,然后,她又告诉我她怀孕了,是我的孩子。”李刚说,“这事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那就麻烦了,她的计划就要受挫。我劝她把孩子打掉,她觉得我是不想要她了,觉得我不承认那孩子是我的。我们俩打起来了,我一失手就……”
这条线索是在我们询问李刚的秘书时得知的。
“我想过了。”张静说,“之前检查的重点在体表,对被害人的身体内部并没有进行过仔细的检查。万一她在生命受到威胁时藏了什么证据呢?
“这个人,你们认识吗?”张静拿出了李刚的照片,开门见山地问道。
助手上前几步,张静已经切开了被害人的食道,几根黑色的头发静静地停留在食道里。
“我们今天的任务是找出李刚作案的证据,是帮助她瞑目的,她感谢还来不及,怎么会来吓我们?”她说。
我倒是觉得,张静说“托梦”的话完全就是她顺嘴胡扯的,因为此刻,她手上的那台仪器正停在邵华胸部靠上的位置,没有继续向下移动。
稚气未脱、稍显瘦弱的李刚站在被告人席上。下面的配文告诉我们,十年前,十八岁的李刚在回家路上偶遇几个流氓骚扰一个女孩儿,李刚见义勇为,却导致其中一人死亡。最终李刚被以过失致人死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李刚真的打算和邵华结婚?”我怔怔地看着这一幕。
“因为,她对裙装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是怀念,而是恐惧!”张静冷笑道,“那只能说明裙装给她带来过某种致命的威胁。可她爱你,这件事却是无可辩驳的,而你……”
http://www•99lib•net里竟完全是按照新房来布置的。
“他和你女儿是什么关系?”张静问。
“最后一个问题,十年前,李刚杀人那天,你女儿有什么异常吗?”张静盯着邵华的父亲,问道。
这个动作持续了足有一分钟,张静才摘掉眼镜,把仪器丢给了助手,麻利地拆开了之前法医缝好的线,打开了胸腔,向举着摄像机的助手招了招手:“过来一点。”
我看了一眼老罗,恍然大悟,对这个案子持有疑问的看来不只是我们。只不过迫于舆论的压力,才不得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对!每次逛商场,她好像都很害怕看到裙子。我还记得我有一次给她买了条裙子,她大呼小叫地把裙子撕了,就跟见了鬼似的。”
“这是,李刚?”邵华的父亲戴上老花镜,仔细辨别了一会儿,惊讶地说道。
李刚耸动的肩膀停顿了一下,只有短短的几秒钟,随即便又恢复了痛哭。
“我是罪人,我有罪,判我死刑吧。”李刚痛哭着说道。
对于那个被骚扰的女孩儿,报道中并没有提到。
“这是……”我皱了皱眉。
“但是有一件事,我却想不明白。”张静冷冷地看着李刚,“按你的交代,邵华希望借助刘鹏出轨这一件事,取得更多份额的财产分配。而现在我们知道了,你原本是要在邵华离婚后和她结婚的,也就是说,你根本不在乎那点财产,邵华是否有婚内过错,你也并不在意。可你到底在害怕什么,甚至还‘失手’杀了她?”
张静一边从后备厢里取出设备,一边满不在乎地说道:“复检一下被害人的遗体,不在这地方在哪儿?”
她翻开影集,几张泛黄的照片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小华一直想跟刘鹏离婚,至于原因,我不太清楚。不过她想争取到更多的财产分割份额。”李刚说,“我就把他偷情的事告诉了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