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四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这案子现在我们接管了啊。”张静说,“你们那个什么模拟法庭一完事,罗叔叔就给我们领导打了电话。小明哥,陪陪人家好不好?”她抓着我的手撒着娇。
“检察院和你们不是一家的吗?咋他们吃瘪,你这么高兴呢?”老罗无奈地问,“再说,一个模拟法庭,有啥可开心的,搞不好,这个案子他们都不打算起诉了。”
我却下意识地察觉到了一丝危险,干笑着说道:“律师参与专案组工作,传出去,很麻烦啊。”
“是不是因为这辆车里隐藏着对检方不利的证据,所以你们并没有提出?”我看着公诉人冷冷地问道。
“审判长,我要重申,辩护人的言论完全基于他的主观推断,并无实际证据。而目前我们所掌握的证据已经证实今天的被告人刘鹏就是凶手。我请求法庭驳回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公诉人起身说道。
“看他们不爽呗,谁叫他们惹我了。”张静不屑地说,又兴奋地说道,“这案子你们又要拿下了,小骡子你的老婆本攒多少了?我都快要等不急了。”
张静却露出了笑容:“我们赚大发了,这车有行车记录仪。”
“那我要帮你们打赢了这场官司,你愿不愿意娶我啊?”张静窃笑着说道。
“抱歉,审判长,我有些激动了。”我微微一笑,“所幸,我们找到了这辆车。”
“有,在天网系统内。”张静在手提电脑上查了一下,说,“被害人的车要想不被人发现,就只能停在这个内部停车场。”
审判长与合议庭成员低声协商了一下,说道:“本案确有重大事实未能查明,公诉人,你方是否有新证据提交?”
“这是我们从机场和酒店拷贝过来的监控录像,法庭可以现在查阅。”我将U盘呈交了法庭,“同时,还有一部分天网监控系统的录像,鉴于我们的权限和取得证据的合法性,我们请求法庭调查取证。”
“那我们进去!”老罗说着,猛烈地轰着油门,发动机的咆哮伴随着老罗狰狞的笑容,保安的脸在瞬间就变绿了,一只手摸上了肩膀上的对讲机。
“我想,这也恰好说明了,被告人刘鹏更有杀害邵华的作案动机。”公诉人不失时机地插话道。
张静说着,不理会老罗讪讪的表情,钻进了副驾驶位:“小明哥,记录下时间。”
没错,就在昨天,按照刘鹏提供的车牌号码和车型描述,张静调取了天网监控系统的视频记录。
“不光是自然条件吻合。”张静说,“之前我就一直在想,被害人是怎么发现刘鹏偷情的?还能捉奸在床?刘鹏做这种事一定非常小心啊。最有可能的,要么被害人在隔壁听到了,要么有人向她泄露了消息。我们控制李刚后,查了一下,你们猜怎么着?”
“辩护人,你是否有证据证明你所说的?”审判长问。
“可以啊。”老罗一脸满不在乎地说道。倒是张静被老罗的态度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话我当然不敢说出来,要是说了,老罗的后半生和下半身可就麻烦了。
“是的。”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公诉人的话,“但是我也希望公诉人能够想一想,为什么不是胎九-九-藏-书-网儿的亲生父亲做下了这起案子呢?
视频里顿时传来了一阵暧昧的声音。
“不过这个身形倒是挺像的。”我皱了皱眉,“这人谁啊?”
我和老罗不明所以,但还是驱车赶到了机场,张静正在机场的停车场等着我们。她的手上拿着一张地图,上面用红笔勾勒出了一条路线。
“啪”的一声脆响,老罗的脑袋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张静怒目瞪着老罗说:“能不能动点脑子?!我们是来查案的,不是来打架的!”
“准许!”审判长说道。
“前面的停车场有监控吗?”我问张静。
“反对!”公诉人喊道,“以上这些都是辩护人的主观推测,并不能证明什么。”
“对不起,审判长!”我摊了摊手,说,“那我们来回忆一下案发当天都发生了什么吧。对于我的当事人刘鹏,警方已经查明了他当天的行踪。他借口出差,由邵华开车将他送到了机场,在邵华离开后,他离开机场,到了酒店。这些我不再作详细赘述。我想提醒法庭注意的一点是,邵华是开车送我的当事人去机场的,之后又驾车离开。这辆车现在在什么地方?警方的调查报告里没有提到,公诉方出示的起诉书里没有提到,相关证据里也没有提到。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嗯,我对你的情意岂是区区两百万能够收买的?我在等着你妈提价呢。”老罗一本正经地说道。
视频里,邵华犹如一个小女孩儿一般撒娇道。
“是这样的。”待我们落座后,罗副检察长的秘书清了清喉咙,“副检察长有个想法,为了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在正式起诉之前,他想请在座的各位先开一次模拟法庭,对这个案子进行审理。这样一来,一旦发现案子有问题,就不必起诉;案子如果没问题,正式审理的时候,也可以减轻大家的工作量,提高工作效率。副检察长把这个叫作‘诉前预审’。”
“对不起,先生,这里是内部停车场,你们可以把车停到前面的停车场去。”保安礼貌地说道。
“记那玩意儿干啥?”老罗叼着烟,踩下了油门。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没答应啊!”老罗哈哈大笑着说道,“两百万就想收买我?我是那种贪财的人吗?”
“走一遍就知道了。”老罗重新发动了车子,“警察有句名言叫走的冤枉路越多,距离真相就越近。”
“他出差了。今天你来陪我啊?……那我去找你好了……嗯,我就在你们酒店旁边啊……你下来接我,我不想让人看到啦……哎呀,不行,我没有停车卡……嗯,那好,待会儿见。”
“别闹了,到你房间去,他这次出差只走几天,你可得好好疼我。”邵华说,发动了车子,驶入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我说什么来着。”老罗猛地一拍方向盘,“办这个案子的警察肯定不是个勤快人。”
公诉人摇了摇头。
这天,我们刚到办公室,老罗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打来电话的是老罗的五叔,检察院的副检察长。
我和老罗前脚刚走进办公室,张静后脚就到了。
“小明哥,你们来机场。”电话里,九九藏书张静平静地说道。
“小骡子,可说好了,我帮你打赢这场官司,你得娶我。”她说。
打闹够了,张静掏出了一张照片说:“你们看看,这个人和行车记录仪里的那个男人是不是同一个?”
“做人呢,最重要是别惹麻烦,你说是不?”老罗像多年的兄弟一样搂着这个保安,微笑着说道,下一刻,却已经将这个保安推进了亭子,顺手在外面锁上了门,“对不住了兄弟。”
“带上你们找到的全部证据资料,现在到我这边来!”电话里罗副检察长严肃地说道。
我们三人顺利地进了这个内部停车场,刘鹏口中那辆红色的甲壳虫就停在角落里,已经落满了灰尘。只有前挡风玻璃上,一个蓝色的光点一闪一闪。
“那你赶紧找个人嫁了呗。”老罗说,“这案子现在可还没赢呢。”
一个小时后,在张静的指挥下,老罗在路边停下了车,一脸的郁闷。
这时候,案子移交到检察院已经一个月了,我们却还是没接到正式起诉的通知。看来检察院也学精明了,在彻底落实所有的证据细节或者到期限前,检察院不打算草率处理此案。
我却苦笑着摇了摇头,陷入爱情中的女人永远是愚蠢的,张静自以为了解老罗,却不知道,老罗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让被害人瞑目,是今天我们坐在这里的共同目标,这一点我想大家都不会有异议。”我深吸了一口气,“但是作为辩护人,我和我的同事,罗杰律师,还肩负着另一项重大的责任,即为冤者昭雪。
说着,张静下车出示了证件。保安本来还想尽责地向上面汇报一下,可张静却有意无意地露了露腰间的枪套,而老罗干脆走上前,一把扯下了对讲机,顺手把电话线也拔了下来。
“不知道。”我茫然地摇了摇头。
“你怎么也没得休息了?这案子和你又没什么关系。”老罗不解地问。
“停车停车停车!”车子刚开出了几百米,张静就喊道,“你们看那是什么地方?”
“小骡子,小明哥,恭喜恭喜,又让检察院吃瘪了。”
“这是被害人那辆车当天离开机场后的行动轨迹,我根据天网系统的资料画出来的。”张静说,“沿着这条路,我们就能找到这辆车。”
“时速控制在六十公里以下。”张静没有回答,“这是我根据几个摄像头之间的距离和拍摄时间估算出来的,我们得搞清楚,她用了多久,这段时间都干了什么。”
“自然条件吻合啊。”我说。
她又看了看我,我也是一脸的轻松,她更有点不知所措了。
法院的代表点点头表示认可,我也没有异议。唯有老罗,一脸愁容,这样一来,我们在正式的庭审中要想风光无限,就有点不太现实了。
“审判长,请允许我说完。”我举起手说,“从被害人与这个人通话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出,这个人长期居住在这个酒店,在酒店里有固定的房间。被害人提到没有卡无法进入停车场。我们就此进行了调查,发现需要使用停车卡的是酒店的内部车辆,被害人没有,但显然这个人是有的。这说明,这个人是酒店内部的人。
www.99lib.net在工作人员的操作下,视频投放到了大屏幕上。大约11点50分,邵华驾车来到了酒店旁的路口,拨通了一个电话。
“各位”见视频播放完毕,我说道,“这段视频能够清晰地证明一件事,即被害人并不是专门到酒店去捉奸的,相反,她也是和人约好的。
“怎么着?”老罗问。
“那么,和她约会的这个人是谁?”我说,“会不会就是被害人腹中胎儿的亲生父亲?”
秘书把我们引进了一间会议室,让我们意外的是,一名法官正坐在会议室里,和几名检察官研究着案情。
“是的,审判长。”我向老罗示意了一下,老罗拿出了一个U盘。
大约五分钟之后,一个看不到面孔的健硕男人出现在了车边,拉开车门上了车。
我晃了晃头,让自己从那场惊心动魄的回忆中清醒过来,深吸了一口气,从老罗手里接过照片,说道:“我们发现,这辆车一直停留在案发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停车场入口的监控记录证实,这辆车是在案发当天的中午12点驶入停车场的。这里有一个问题我请大家注意,被害人驾车离开机场是在上午11点,从机场抵达酒店,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被害人邵华离开机场后,就径直到了酒店。”
“反对有效,辩护人,请注意你的言辞。”审判长想了想,说。
“去死!”张静喊道,心里却感到一阵阵甜蜜。长久以来的猜测,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证实,他并不是不爱她,只是他不想就这样和她在一起罢了。
我转身从老罗的手中接过了一份档案:“这是我们委托省公安厅刑事技术人员张静做出的鉴定报告。”
“反对,审判长,辩护人说的这些和本案并没有关系。”公诉人反驳道。
“回办公室等我。”张静嚣张地笑道。
“李刚。”张静说,“那家酒店的老板,爱好登山运动,单身,平时就住在酒店里。”
“为了验证我的当事人是否有条件杀害被害人,我们曾做了一个实验,结果证实,真凶应该是一个身体强壮、身手灵活的人,对酒店禁止客人出入的楼顶非常熟悉。各位看看我的当事人,身体看起来的确很强壮,是吧?”我微微一笑,再次从老罗手中接过了一份档案,“但我的当事人却是左肾先天性缺失。
“你同意了?”张静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罗杰,你知不知道,我会恨你一辈子!”
在我们前方不足五十米的地方,就是本案案发的那家酒店。老罗二话不说,开车就想进入停车场,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我和老罗面面相觑,老罗这个五叔还真是个锐意改革的人物。模拟法庭这种东西在一些律所内部倒是有过先例,但是像罗副检察长这种把检察院、法院和律师三方弄到一起做诉前预审的可是前所未有。
“视频资料呢?有提取吗?”我问。
“这咋看啊?”老罗皱了皱眉,“行车记录仪里那个,根本没看到脸。”
“首先,这个李刚在酒店的房间就在刘鹏当天开的那间房间的隔壁;其次,李刚的房间里有一台电脑,酒店的监控录像从他这里都能看到。最最重九-九-藏-书-网要的一点,根据酒店服务生的回忆,邵华遇害的第二天,李刚就对房间里的所有设施进行了全套更换。”张静说。
“再往深一层想,警方在对酒店调查的时候,酒店服务员坚称没有见到被害人进入酒店,也没有开房记录。但是被害人明明出现在了这家酒店。为什么这些人要说谎?”我说,“只能是有人授意他们这样做,有这样大的势力的人,只能是酒店的高层管理人员。我之前说过,凶手熟悉酒店的结构,知道楼顶的水箱。还有人比这个人更适合当凶手的吗?这和本案可不是没有关系,而是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对这种病,我想大家和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有一样的想法,即我的当事人没有生育能力。但是,这是一个误解,一个肾完全可以满足人的正常生活,只是身体要比正常人弱很多。”看着审判长狐疑的眼神,我说,“我的当事人无法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提一桶水都费劲。所以,请大家不要忽略,被害人邵华的体重是五十公斤,在她不配合的情况下,我的当事人根本做不到将她塞进水箱。”
“对于公诉人提出的证据,我在这里不再赘述,也不作反驳,我的当事人已经承认,这些证据,尤其是被害人尸体上的痕迹,的确和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我话锋一转说道,“有些被检方忽略了的证据,我在这里却必须补充说明一下。审判长,我请求向法庭提交新的证据。”
“都在这里。”张静拍了拍包,“我可不像小骡子,我办事,你放心!”
“混蛋!”张静转眼间破涕为笑,用力捶打着老罗,“为什么不收下?收下了,继续和我在一起,那不就都是我们的私房钱了吗?”
我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手上传来的胀痛让我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是不敢吧?”老罗斜着眼睛看着张静。
“从公诉人提交的证据来看是这样的,被害人遇害前几日,曾与父母通话称,我的当事人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但是!”我深吸了一口气,“请法庭播放U盘里的第三份视频。这是我们从被害人的行车记录仪里提取到的视频记录。”
“审判长,辩护人是在对我们进行侮辱!”公诉人说。
“如果效果好的话,罗副检察长打算把这件事提请人大审查,形成一个固定的工作制度。”秘书补充道。
这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来调查这个案子,同时也给我们增加了不少压力,谁知道这段时间里会发生些什么变数呢。
“太可疑了。”老罗说,“去搜查他啊!”
“最后一次拍到那辆车,就是这里的摄像头。”张静指着头顶的一个监控摄像头,说,“随后车辆向东行驶,始终没有再出现在天网系统里。”
“放心啦,没人知道的。”想了一下,张静又补充道,“知道也不会说出去的。”
没等我们回到办公室,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拨通了厅里的电话:“警员张静,请求支援。”她报上自己的位置后,想了想,又补充道,“本案保密侦查,禁止向任何人透露情况。”
“小骡子,你没发烧吧?”张http://www•99lib•net静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啊。那你是对打赢这场官司没信心?”
模拟法庭当庭播放了监控录像,当看到监控录像上的时间和邵华的影像后,审判长点了点头说:“辩护人,你的申请我们会考虑,请继续。”
老罗不耐烦地敲打着方向盘,六十公里的时速对于老罗来说就是一种折磨,他向来是把车速控制在刚好不违章的程度的。
“你就从来没好好听过我说话。”张静冷笑一声,“我估计,这会儿他的DNA鉴定都已经完成了,最迟明天早上,就能知道他和被害人肚子里的孩子有没有关系,到时候就能进行进一步的搜查了。今天晚上我就没得休息咯,你们两个陪我吧?”
“你妈给我打过电话。”老罗突然说,“你妈说了,只要我离开你,愿意给我两百万。”
“审判长,我也提醒法庭注意,我刚刚所说的,是公诉方未能查明的重大事实。本案疑点重重,应继续侦查,排除疑点,再行审理。”我也说道。
“小明哥,小骡子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
“你有眉目了?”老罗一激灵,根本没去想张静抱着怎样的心理,“能打赢,啥条件我都答应你。”
我特意把“张静”两个字咬得很重,看着公诉人的脸色微变我才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证据呈给了审判长:“张静对被害人邵华腹中的胎儿进行了DNA鉴定,发现了一个检方忽略的重要线索,我的当事人刘鹏并不是这个胎儿的亲生父亲。”
刚一出检察院,张静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审判长,各位合议庭成员,公诉人,我非常荣幸能够成为被告人刘鹏的辩护律师。”诉前预审的程序基本还原了正式的庭审,大家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在公诉人出示了所掌握的证据后,我站起了身朗声说道,“检方在这个案子中的工作大家有目共睹,为了能让凶手服法,还被害人一个公平,检方细致入微地调查了所有能够调查的证据,将我的当事人推上了今天的法庭。
照片应该是偷拍的,是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正在健身房做着运动。他身高大概有一米八,赤裸的上身肌肉隆起,线条分明。留了一头寸发,脸上也是棱角分明,虽然算不上帅,但也没人会说他丑。
“谢谢审判长。”我点了点头说,“我想现在大家应该跟我有一样的疑虑,被害人为什么早于我的当事人抵达了案发酒店?她是知道我的当事人与人有约,而且就在这家酒店吗?
“辩护人,请注意,如果你继续发表这种不当言论,本法庭将请你离开。”审判长犹豫了一下,毕竟是模拟法庭,这种激烈的言辞好像的确不太合适,但要请我离开法庭好像也不太可能。但最终,审判长还是忠实地还原了真正的法庭上应该做的事。
我和老罗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带着所有的证据材料到了检察院。罗副检察长公务繁忙,出面接待我们的是他的秘书。
随即,她走上前,从包里摸出了一把形状古怪的钥匙,就在我和老罗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轻松地打开了车门。
“那也就意味着,这辆车现在只能停在这个路段内。”我说,“会是什么地方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