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好,好!”
这组警察也是张静打着他老爸的名义借来的,美其名曰:“拉练”。在她自己都朝不保夕的状态下,正规警察是无法调动了,亲自调查又可能会引起目标的怀疑,只好出此下策。
等待结果这段时间,张静又以拉练为由,找学校的负责人又借了一组痕迹鉴定专业的学生,直奔林菁家自有的修车厂。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胡可试图利用法律洗白自己的罪行,却不知道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法律并不能改变一件事情的本质。
林果果还是那个样子,一头非主流的黄发,眼睛里总是流露着一股让人厌恶的狂妄。当刑警出示了《刑事拘留通知书》,要求他签字的时候,林果果转身就跑,却被张静伸出长腿绊了一下,当即摔倒在地。
说到这里,张静突然叹了口气:“一失足成千古恨。可怜李淼的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在林菁的公司楼下,一组从警校借调来的实习警察已经上了楼,正在了解情况。
猴急的林果果和父母打了个招呼,就驾车离开,喝了酒的他一心想着徐菲那具诱人的身体,却没有注意到徐菲就站在路中间等着他。
砰的一声,林果果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徐菲已经躺在了地上,而他的车毫无停滞地从她的身上碾了过去,驶出一段距离,他才踩下了刹车。
“我不管,你不查,我就自己去查!领导,你可别忘了,纪检委的书记姓张!”张静靠在车边,优哉游哉地说道,“念在您跟我爸交情好,这案子,算我送您的功劳。”
胡可的脸上散发着的是一股狂热、兴奋。
“贱人,你也有今天!”胡九九藏书可哈哈大笑,“儿子,你做得好!”
我承认,面对这样一个女人,就算是我,也有点意乱情迷。
“你啊!”领导哭笑不得地在张静早就写好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上签了名,“还真是跟你爸爸一样。”
“咋回事?”看着胡可被警方带走,老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包庇罪、伪造证据罪我能理解,咋还出来个行贿罪?”
面对汹涌而来的警察,修车厂的工人们全无反抗之力,乖乖地配合着行动。实习生们从车辆上提取到了大量的痕迹,一并送到了学校的实验室进行鉴定。
此时,我们刚刚走出医院,张静到这里来是查一个人的,一个我们曾见过的、患有白血病的孩子。
当天晚上的宴会上,一向对女人毫无抵抗力、喜欢到处招蜂引蝶的林果果对打扮狂野的徐菲一见钟情。他知道她是自己老爸的秘书,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后,徐菲便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并提前退场,到路上等候。
胡可虽然痛快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但是谈到徐菲死于她的车轮之下这件事,她却依然一脸获胜后的激动:“那个贱人!狐狸精!杀她不是犯法,我是为整个社会除害!”
然而,他毕竟是个有着十几年警龄的老警察,做完这件事,他自己也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始终没有去动那笔钱。我们找上他,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们履行了承诺,现在你丈夫已经没什么事了,嗯,这么说不太确切,至少肇事这事掀过去了,剩下的危险驾驶和醉驾,拘留几天就能放出来。至于你儿子,那不在我们的协议里。”老罗藏书网耸了耸肩说。
“先管好你自己吧!”张静冷笑了一声,“胡可女士,现在你涉嫌行贿国家公务人员,伪造证据,包庇犯罪嫌疑人,这份是你的,麻烦你签个字吧。”
“这就是事实!”电话里,张静向领导汇报了自己的推理,不过她的领导显然不吃这一套。
不过这个罪行,远比我们推测到的要令人作呕得多。
从反馈回来的信息看,林菁被限制行动后,公司主持工作的人换成了胡可,胡可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彻底清理了林菁的秘书徐菲留下的痕迹,对外声称秘书辞职了。
在将肇事车辆送到汽修厂,交代工人更换轮胎、清理痕迹、修复汽车的损伤后,她又拨打了林菁的电话,告诉他家里有急事,要他马上回家。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说:“张静,事关重大,你给我老实点,我答应你去查,但是,要是查不出什么来,你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回来给我停职检查。”
到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胡可当初说的,要给林菁一个教训是出于什么。
她疯狂嚣张的笑声在审讯室里久久回荡。
“你回家去待着,这事就当没发生过,你放心,妈一定会救你的,这事和你没关系。”胡可看着挣扎的徐菲,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她上了车,目光瞪着后视镜中那个年轻的女孩儿,驾车慢慢向后驶去,当车轮压上徐菲的头时,车外传来了噗的一声。
“救……救命!”躺在路上的徐菲发出了微弱又饱含着痛苦的呻吟。
眼看着撞死了人,林果果吓坏了,给自己的母亲胡可打了电话。胡可匆匆赶到了现场,看着这一幕,她并没有出现林果果预想九-九-藏-书-网的责骂、恐惧或者紧张。
“才不一样呢。”张静仰着头,“我爸的话,早就把人抓回来了,还要什么通知书啊。”
“妈……她……她死了啊,警察会来抓我的!妈,你救救我!”林果果哭着哀求。
“李淼呗。”张静扬了扬通知书,“纪检的人查明,李淼的个人账户里有三百万资金,汇入方就是胡可。”
林果果到案后,在警方的强大压力下,一个小时都没有撑过,就痛快地交代了全部罪行。
张静在房间里提取了部分生活痕迹后,将检材送到了学校的实验室。她现在根本不敢回厅里,谁知道交警队的人是不是就堵在厅里等着她回去呢?
“妈,现在到底怎么办啊!”
胡可对儿子的哭声却充耳不闻:“儿子,你听着,这个贱人死有余辜,你以为她勾引你是为什么?那是你爸不同意和我离婚娶她,她才想着勾引你。呸!这一辈子都别想进我们家的门!”
说着她就挂断了电话。
“我还是有点不懂。”老罗挠了挠头,“胡可为什么要行贿?她这不是把自己老公往火坑里推吗?”
这条信息让并不知道本次任务真正目的的实习警察无比气馁,我们几个倒是情绪高涨,这意味着张静那个张叔叔的推测是正确的。在问明了徐菲的住所后,我们驱车来到了一间出租屋。
林菁不知有诈,匆匆驾车回家,却不小心沾上了徐菲的痕迹。或者说,这一切都在胡可的计算之中,包括通知交警的技术勘察员,林菁的车可能涉嫌撞死了人。
“你不是说没事了吗?你不是说肯定跟我没关系吗?贱人,你骗我!”林果果被刑警按在了地上,九*九*藏*书*网却依然努力转过头,看着自己的母亲胡可,破口大骂。
“你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胡可咬牙切齿地说道。
可惜,他遇到了张静,尤其是带着病中的孩子遇到了张静。
张静拿过那份材料,喜笑颜开:“领导,你知道这肯定不是最后一次,不过我保证,下次不给你惹这么大的麻烦就是了。给我份《刑事拘留通知书》吧?”
她又拿出了一份《刑事拘留通知书》,递到了胡可的面前。
屋子里落满了灰尘,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过。一张林菁与一个女人的合照放在床头,照片里的女人不是胡可,是一个身材窈窕、眉目含情的女人。
李淼的计划很简单,重新勘验肇事车辆,在工作中,因为车辆自燃,自己殉职。这样一来,他不仅能摆脱受贿的丑闻,还能完成胡可的委托,不至于惹到这个女人,甚至还可能争取到一个荣誉。
李淼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可就在一年前,他唯一的孩子患上了白血病,为了给这个孩子治病,他耗光了家产,又借了不少外债。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面对胡可提出的条件,李淼动摇了。
“简律师,罗律师,我给你们钱,是让你们帮我打赢官司,不是让你们来破坏我的家庭的。”胡可看着我们冷冷地说道。
“女人的报复心啊。”张静摇了摇头,“徐菲名义上是林菁的秘书,实际上,两个人还是情人关系,这个不难看出来吧?所以,你们懂的,惹什么都不要惹女人!”
能够帮上张静的忙,学校的负责人也是惊喜不已,这群还没正式工作的学员做起事来更是卖力。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查明,9月14日中秋节后九_九_藏_书_网,林果果就再也没有驾车出行过,而林家自己的产业中就有一个修车厂。林果果那辆车就一直停放在他自家的修车厂里。
尽管车辆已经经过了仔细的清理,但在微量物证鉴定面前,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胡可脸色铁青,却出奇地对儿子的责骂没有任何反驳。
就像张静说的,女人的报复心一旦发作,没人能想象得出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检查就检查。”张静仰着脑袋,“领导,我电脑D盘有个文件夹叫‘检查’,你要实在扛不住,就自己去里面找个合适的检查书打印出来,随便签个名,先交上去。”
“张静,你现在、马上给我回厅里,这案子和你没关系了!”电话那头,张静的领导咆哮着,“你还嫌惹的麻烦不够大?李淼好歹也是个警察,现在人死了,因公殉职,你还扯什么幺蛾子?”
在这个时候,胡可竟然笑出了声,抬手在通知书上潇洒地签上了名字,伸出了双手。
当张静把这一摞鉴定报告拍在她领导的面前时,这个领导一脸无奈地看着张静说:“最后一次,你要再这样,尤其是还跟那两个律师混在一起的话,我就申请把你调走。”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害人与徐菲的DNA同一鉴定完成,林果果的车上也找到了重要的物证。
他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调查记录,那是对事故勘察员李淼的调查材料。
这个声音在林果果听来是那么恐惧,以致他瘫坐在路边,尿了裤子。可在胡可听来,这个声音却无比悦耳。她开着车,不停地碾压着徐菲的头,直到徐菲的头成了肉饼,这才心满意足地拿走了她的包和手机,载着林果果离开了现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