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四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不会是被人投诉了吧?”老罗想起自己对李警官做的事,不由得一阵后怕。
“那么能,他咋不上天呢?”看着张静一脸的崇拜,老罗酸溜溜地说道。
对这个结果,张静倒是不太在意:“要是这么容易被我们找到,专案组不早就发现了?”
“小李?哪个小李?”张静问。
“不像是自燃,有助燃剂。”
下午三点,我揉着酸胀的脖子,从监视器前抬起了头。旁边的椅子上,老罗脑袋靠在椅背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鼾声,口水不受控制地流淌下来。而张静正很不厚道地举着手机拍照。
“老简,你还记不记得胡可说过的话?”过了一会儿,老罗问。
也难怪张静会说专案组的人肯定不会查到这里了。能够住在这里的人,权势肯定不一般。
“嘿嘿。”张静笑了一下,“张叔叔你把我当什么人嘛。”
“张叔叔好!”张静礼貌地说道,委屈地撇了撇嘴,“我可不是什么大姑娘,现在都叫剩女了。”
“一个礼拜吧,最快!”消防员想了想,“火灾事故勘验最麻烦了。”
张静毫不在意地向后指了指,一架直升机——真的直升机,不是老罗的那种玩具正缓缓降落在院子里。老罗黑着一张脸,不说话了。
张静到底没回办公室,怎么打发交警队的人,她想都没想,直接丢给他们领导处理去了。
李淼的意外死亡,肇事车辆遭大火焚烧,让整个案子充斥着诡异的氛围。
老罗猛地一打方向盘:“先送静回去,完了咱俩过去看看。”
“同志,你们刚刚说什么?”我连忙拉住他们,问道。
“这是怎么了?”老人愕然地看着张静,脸上微微带着怒火,“谁欺负你了?”
“知道了,知道了。”消防员摆了摆手,“报告出来我就安排人转给你们。”
“明确的结论什么时候能出来?”我问消防员。
离开交警队后,张静就带着我们来到了这个地方,出示了证件,现场填了一份介绍信后,我们获准对连接小路的那条主路上的监控视频进行查看。
“停车场!”我和老罗对视了一眼,没错,冒出浓烟的地方正是我们不久前才去勘验过的交警队停车场。
“到底你是领导还是他是领导啊?”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藏书网我不管你在查什么案子,现在、马上,给我回厅里来!”电话那头,一个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低吼道。
“那你帮我看看这个,那天有几辆这样的车?”
“有个交警队的人死了,他们非说和我有关。”不等老人继续发问,张静就把刚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末了扑到老人的怀里大哭起来,一只手却悄悄对我们打出了胜利的手势。
张静说着,伸了个懒腰,完美的曲线暴露无遗。
消防员戒备地看着我,我赶紧从张静的包里掏出了她的证件:“我们是省厅的,这火灾有问题?”
“罗家一门五杰,四个在商,一个在官,在商的和我没什么交情,在官的,也算是老相识了。”老人笑道,“不过到了你这一辈,几个兄弟都从了商,本来指望你从政,结果你非得去当什么律师,为这事,老罗没少跟我抱怨。”
“领导说,我们走后,李淼就申请说要对肇事车辆重新勘验,然后就出了这档子事,交警队觉得是我们捣的鬼,找我们领导要人去了。”张静咬着嘴唇,“这回完了。”
“他好得很呢,天天念叨张叔叔,可惜工作太忙了,都没时间来看看您。”张静不好意思地说道。
“回什么啊!”张静脸色惨白,“领导找我,没准儿就是这事。咱先过去看看。”
说着,她卷起地图,刚要上车,手机却响了起来。
老人的目光如剑一般盯向了老罗,老罗毫不退让地和男人对视着,不过只片刻,便已经大汗淋漓。
“破了这个案子,自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张静说,指挥老罗把车开上了小路,直奔小路尽头。
“这女孩儿姓什么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不过那天晚上,她和老林的儿子果果交往密切,聚会还没结束,女孩儿就先走了,没过五分钟,林果果也开车走了。大概十分钟吧,老林的老婆接了个电话就走了。然后又过了有半个多小时,老林就接到电话,也走了。”老人说,“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我可就不知道了。”
“这事恐怕另有隐情啊。”老人皱着眉说。
“这是老林的车啊,我想想啊。”老人仰头想了一下,“两辆,对,老林对这车情有独钟,他家两辆车都是这种,一辆他自己99lib•net开,一辆他老婆儿子开。”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女孩儿应该就是老林带来的那个,好像是他的秘书吧。”老人突然皱了皱眉,“静静啊,我听说老林是肇事,轧死了人,不会就是这个姑娘吧?”
“接下来,就是重中之重了。”张静摊开了一份地图,在上面用红笔画了一道线,“既然在这一边找不到线索,那我们就到小路那边去。那个地方,我敢说,除了我们,专案组的人肯定是没法查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老罗突然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这案子,说不定还有什么隐情。”
“我哪知道啊。”管理员头都不抬地说道,“小李说要重新勘察个东西,才进去没五分钟就着了,这咋整啊,上头非开除我。”
“静静啊,你怎么穿这么一身啊?穿警服到我这个地方来,小心惹麻烦哦。”老人皱着眉说。
“看来火势不小啊。”老罗说,“咦?看这个方向。”老罗突然指着远处的浓烟,“那地方……那地方是哪儿来着?”
“身份还没核实,不过,要是您没认错的话,可能就是了。”张静说。
“张叔叔你那么厉害,要是见过,肯定认得出来啊。”张静说。
“他说的那些话,值不值得我们参考一下?”我问。
“我觉得,还是很有价值的。”张静说,“老头是搞侦查出身,眼睛毒着呢。他说是那样,一准儿就是那样。”
“按张叔叔的说法,他显然认为林果果才是肇事的真凶,要那样的话,舐犊情深,胡可没准儿真参与了掩盖真相。”张静说。
老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两个消防员从我们身边路过,好像是在讨论这场火灾。
张静脸色煞白,我和老罗也是一样。没想到一把火烧掉的不光是重要的物证,还有和我们密切接触的勘察员李淼。
老罗应了一声,将车速控制在不超速的范围内,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交警队的停车场。一看到浓烟冒气的地方,我们的心就沉了下来。
“我爸的战友。”不等老罗说出问题,张静就说道,“两个人一起执行过越境作战任务,那场战斗里,张叔叔以失去生育能力为代价救了我爸。转业后,俩老头一个从政一个经商,后来有了我,我就有九*九*藏*书*网了两个活宝爸。”
“肯定不是。”张静摇了摇头,也是眉头紧皱,“投诉那种破事,我们领导才懒得来烦我。”
“李淼?他人呢?”
“这条线索很重要,谢谢张叔叔。”张静站起身,鞠了一躬,“我得赶紧走了,要不把这个案子破了,找到真凶,看看那个警察到底和这案子有没有关系,我麻烦可就大了。”
“胡闹!”老人拍着张静的后背,“你张叔叔给你撑腰,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侄女!”
“你是老罗的侄子吧?我听老罗说过,他有个侄子,现在当律师呢。”老人淡淡地说道。
“完了。”张静挂了电话,垮着脸看着我们,“领导发这么大火,我肯定惹大麻烦了。赶紧送我回去。”
老人被张静这句时髦的词绕得有点晕,呵呵笑着说道:“你爸爸还好吧?”
“领导,我正在忙一个案子,有事快说。”张静看了一眼电话,接通之后快速说道。
“就知道张叔叔对我最好了,比我爸都好。”张静嘻嘻一笑,从包里拿出了照片,“林菁的事,张叔叔你应该都知道了,他说那天是参加一个宴会,肯定就是到你这里了,对吧?”
随即她下了车,走到保安室前说:“麻烦通知一下,就说张静来访。”
“怎么就那么巧,偏偏是林菁那辆车?”老罗恨恨地砸着方向盘。
“还有个火机的残骸,这事有点蹊跷啊!”
“嗯。”老人点了点头。
“下一句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翻了个白眼,老罗的语文老师跟我肯定不是同一个,我甚至怀疑,他的语文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
“问题大了去了。”消防员说,“这是人为纵火,根本不是什么意外事故。”
我和老罗对视了一眼,这个张静,嘴里叫着“领导”,我们可没听出她对对方有多尊敬。
“这个张叔叔……”老罗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着依旧站在门边的老人,微皱着眉。
老人不再说话,抽出一支烟,刚要点上,却被张静一把抢了下去:“医生说了,不让你抽烟。”
“你这丫头。”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想知道什么?现在就问吧,为了我这个小侄女,我也破一回例。”
“我可什么都不敢保证啊。”老人说,“就是我的直觉。”
说话间
九九藏书网
,几辆消防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
“他那个老家伙啊,整天惦记着工作,不来就不来吧。以他现在的身份,来了也不方便。”男人大手一挥,“这两位,是你朋友?一起进来坐。”
“看来我真得扒警服了。”张静痛苦地说道。
“我有最大权限的自主,但是呢,我要是不听他的,他就去找我爸告状。”张静说着,不屑地撇了撇嘴,“就知道找家长,他犯错的时候,我也没去找他爸啊。”
消防队的高压水枪已经将火势控制住了,但我们很清楚,要想再从残骸里找到帮林菁脱罪的证据,已经完全不可能了。一场大火后的大水,足以洗刷所有的线索。
“那这个人呢?”张静又递上一张照片。
“老头,有几个人进去?”老罗一把拉住了管理员问。
但我们就能进去吗?
“还能哪个小李?搞勘察的那个呗。”
“不过,我今天还真有事来求张叔叔。”张静说着,突然擦了擦眼角。
“到底出了什么事?”张静下了车,一把抓住蹲在路边兀自发抖的管理员问道。
“你哦,就知道欺负你张叔叔,这事找你爸才更好用。”老人哈哈一笑,“你这丫头,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
结果并不乐观,在这些视频里,我们没能发现被害人的任何影像。
“张叔叔的直觉肯定不会错的。”张静说。
“你这丫头啊!”老人苦笑了一下,“走吧走吧,我就不留你了。有空常来看看你张叔叔就行。”
“喂。”张静再次接起了电话,“嗯,我就在现场,我知道了。”她有气无力地应道。
她拉开车门,上了车。老罗不敢犹豫,快速发动了车子。
“山重水复疑无路啊!”老罗苦笑着摇着头。
“哪句?”
我和老罗却对视了一眼,真见了鬼了,难不成是李淼自己放火烧死了自己?
“一个……就一个!”管理员被老罗的架势吓到了,结结巴巴地说道。
“又一村?”老罗哼了一声,“给我瓶杏花村还差不多,一醉千年。”
“哟,你这是在考你张叔叔啊,这连脸都没有,我怎么看得出来啊?”老人呵呵一笑,但从他的语气中,却丝毫没有认不出来的意思。
张静马上摆出了一副聆听的架势说:“张叔叔,好好说说呗?”
“脑99lib.net子有毛病吧?”老罗眉毛一竖,“他自己要来重新勘验,关我们屁事?出事的时候我们又不在现场,跟我们有毛关系?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停车!”后排的张静冷着脸说道。
“不求无罪,只求少判几年。”老罗说,“这可和她肯定的林菁没肇事不太一样啊。你们说,她有没有可能和这个案子也有啥关系?”
我和老罗对视了一眼,局促地跟在老人的身后,走进了古堡。张静倒是难得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一言一行都十分得体。
“你认识我那几个叔伯?”老罗愣了一下。
“我不怕这个!”张静坐正了身子,“张叔叔,你不觉得这事太巧了点吗?我没去找他之前他怎么不觉得报告有问题?怎么他一重新勘验,就着了火,还把自己烧死了?”
“没出来,消防队的说,里面烧死了一个。”管理员揪着头发,“这可咋整!这可咋整!”
张静把调阅的时间限定在案发前后一个小时,合计三个小时的视频资料,我们每人负责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后,老罗就已经这副德行,一直保持到我把他那份也看完。
老罗用力向张静竖起了大拇指。没等他去开车,“古堡”里就走出来一个大腹便便的老人,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保安面露怀疑地看了看我们,抓起了桌子上的电话,说了几句,就忙不迭地打开了铁门。
“我无儿无女的,当然把你当我闺女咯。”老人宠溺地刮了一下张静的鼻子。
“静静,今天怎么有闲情到我这里来啊?”老人快步走了过来,热情地说道,“差不多五六年没见了吧?都出落成大姑娘了。”
带着这个怀疑,我看了一眼张静,却见她正揉搓着自己的脸颊,让面部的肌肉放松下来,展露出了一个诱人的微笑。
“有什么麻烦不是有张叔叔呢嘛。”张静甜腻地一笑。
“出来时能不能第一时间告诉我们?”见消防员不解地看着我们,我连忙补充道,“被烧的这辆车是一宗交通肇事案的重要物证,被烧死的人是事故勘察员,我们几个正在跟进这个案子。”
老罗依言踩下了刹车,我们这才注意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宏大的宅邸,主建筑是一座仿欧式古堡的建筑,院落的围墙足有两米高。铁门紧闭,隔绝了一切来访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