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二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对,有很大可能是抢劫。”老罗肯定地说道,“凶手劫持了被害人后,来到这个地方实施了抢劫,并杀害了被害人,抛尸在路中央,以这个路段的照明条件,过往车辆是很难注意到的,然后发生了碾压。”
说着,张静突然在车前躺了下去,慢慢地蹭到了车子底下说:“小骡子,手电。”
“肇事车辆绝对不是这辆车。”张静脸色阴沉地从车底钻了出来,“底盘上没有检测到任何血迹。把勘验报告给我。”
“你说得轻巧,怎么质疑?”老罗反驳道,“人家可是专家,我们俩连门外汉都算不上。”
“说人话。”
“叫你记你就记,哪来那么多废话。”张静一脸的不高兴,“在正常情况下,肇事车辆以一百二十公里的时速撞击到被害人,因为惯性,被害人会在瞬间向来车的方向倾倒,这时候死者的头部会撞击到肇事车辆的发动机盖或者前挡风玻璃,然后再向前抛出。这辆车的发动机盖你们也看到了,轻轻一按都会留下痕迹,更不用说撞上来。
“这有啥问题?”老罗挠了挠头。
“来例假了呗,女人这时候最是反复无常。”我说。
“请客我没意见,但是这案子你们俩不帮我的话……”张静双手握在一起,活动着手腕,“你们可以试试,老娘我在队里还真没遇到过几个像样的对手。”她看了一眼老罗,露出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我还没揍过黑带呢。”
“疑点?哪来的疑点啊?”老罗一脸的不解。
“静,你没事吧?”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宇宙燃烧的张静,小心翼翼地问道。例假期的女人容易暴怒,但是暴怒到这个程度的,至少我还没见过。
“可是我们发现的那些在勘验报告里都没有提出,你觉得,这个专家是那么有心的人吗?”我微微一笑。
“当时,死者是斜躺在路中央的吧?”肇事现场,张静拿着案发现场拍摄的照片说,“九九藏书网这条路这么窄,勉强能容纳一辆半的车通过,要是你们的话,会怎么开?”
“你还真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骂你几句脑袋马上开窍了嘛。”张静赞赏地点了点头,“那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死者躺在这个地方,刹车痕迹也是从这里开始的,这里有什么问题?”
“对涉案物证重新勘验是我们律师的权利。”我说。
“你是不是傻?”张静看着老罗,说道,“死者脑袋都没了,怎么篡改证据?再说,都有人知道我们来了,还敢篡改证据,你当他们和你一样傻?”
“你觉得,穿那么昂贵的衣服,打扮那么入时的时尚少女,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来,而且还是在晚上?”张静问。
“我刚刚注意到,这辆越野车的四个轮胎都是新的。”我想了想,说,“假如,恰好肇事车辆的车胎也是新的,和林菁的车用的是同样的车胎,而车型也恰好一样,你们说专家能不能分辨出来?”
“废话,我不得结合尸体的损伤形态来作判断吗?!”张静白了老罗一眼,“不懂就别说话,老实在一边看着。”
老罗愣了一下,从我手里抢过了卷宗,快速地翻动着。“现场没有发现死者的随身财物,是……抢劫?”
“你再废话,信不信我去民政局把你婚姻状况改成已婚?!你的钱就全是我的钱了。”张静哼了一声,“要不是为了让你身心都臣服于我,老娘早就这么干了!少见多怪。你以为这物证还有什么用?真搬到法庭去?人家只要照片和报告,也就你们,还来看这东西。”
“没错。”张静点了点头,“还有,看着这个地方,你们有什么想法?”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来到了市交警队的停车场,作为本案重要的“凶器”,林菁驾驶的那辆越野车就停在这里。张静在和有关部门打过招呼后,就带着全套的勘察设备,带着我和老罗一起来到了这99lib.net里。
“息怒息怒,姑奶奶息怒!”老罗一边喊,一边从张静的脚底下抢救着那份报告,“这玩意儿对我们老重要了,就算有问题,在我们律师手里也有非常重要的用处啊。”
“行了,老罗!”我扯出了一张笑脸,“静已经把我们需要的东西找到了,别那么小气。”
“聪明!”张静用肩膀撞了一下我,“现在送我去现场,我再给你们找几个疑点,给你们打赢这场官司多上几道保险。”
“说得容易啊,可是我们没有专业的鉴定报告啊。在这段时间里,如果有人篡改了证据咋办?”老罗叹了口气,“刚才要是拍下照片就好了。”
“是个合理的推断。”张静点了点头,“不过,我更正一点,凶手可能是利用交通肇事来杀人的。即抢劫之后,驾车撞死了被害人,撞倒被害人后马上刹车,调整姿态,反复碾压被害人。要证明这一点,最好搞清楚死者的身份和她当天的行动轨迹。”
说完,张静干脆用力一撑,坐到了发动机盖上,说:“小骡子,做好笔记,这是本案的第一个疑点。也幸亏是岛国的产品,换德国车,我还未必能发现。”
“我们是林菁的律师,正在对涉案的车辆进行勘验。”我迎上去说道。
“我没事。”张静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笑容,语气却森寒无比,“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份勘验报告漏洞百出,只是根据现场车辙和车轮上的血迹就断定这是肇事车辆。对于事发时理应留在车辆上的客观痕迹只字未提,做出这份鉴定报告的人,绝对有问题。”
我和老罗提心吊胆地等着张静的结论,紧张的老罗甚至在点烟的时候不小心拿倒了烟。可惜,对于痕迹勘察这种事,我和老罗上学的时候虽然也学过,不过他补考两次、重修三次,我也只比他少了一次。除了等待,我们什么忙也帮不上。
老罗竖起了拇指,一脸的钦佩九九藏书,说:“你牛,这玩意儿都能算出来。”
“我们是律师,凭啥不能在这儿勘验物证?!”老罗叫道。
“你……”我刚要发火,张静却突然走了上来,扯住了他的衣袖,“小明哥,走吧,他说得没错,我们没权利待在这儿。”
老罗从包里拿出尸检报告,递给她,满脸不解地问:“你看尸检报告干啥?”
“嗯,”我故作神秘地仰头看天,“老夫我掐指一算,方知今日静有血光之灾!”
“经过我们同意了吗?”白大褂冷笑了一声,“请马上离开这里。”
我赶紧递上了勘验报告,张静只看了几眼,就把那份勘验报告摔到了地上:“这是哪个王八蛋作的勘验报告?!这他妈的简直就是渎职!玩忽职守!应该拉出去枪毙!”她忍不住爆起了粗口,末了,还用力踩了几脚被她贬得一文不值的勘验报告。
“那是办案机关的事,我们俩只是律师,帮当事人打赢官司就行了,别的我们才不管呢。是吧,老简?”取得了关键性的线索,老罗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走了,今天晚上吃大餐庆祝,我请客。”
“在路中间走呗。”老罗晃动着车钥匙说。
“算了算了,我们走。”眼看着老罗又要发火,我连忙说道。
“故意的。”老罗脸色一变,“只能说肇事司机就是奔着她的脑袋去的。”
“把尸检报告给我。”张静站在车前,看了一会儿说。
“凶手杀害被害人的时候,致命伤可能就在头部,但由于遭遇车辆的反复碾压,头骨碎裂,法医也无法分辨被害人是否遭到了其他侵害。”我也说道。
“刚夸你几句就掉链子了。”张静无奈地摇了摇头,“刚才不是说过,车速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吗?撞到人之后,人会飞出去的。可是这个痕迹证明,肇事车辆的时速不足以把人撞飞!”
“现在我们去哪儿?”离开停车场,老罗没好气地说道。
“那顶多从被害九九藏书网人的身上骑过去,怎么可能碾压到被害人的头?”张静说。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确实是这样。”老罗蹲下身,仔细观察着车的保险杠,“神了,还真没有撞击的痕迹。”
“姑奶奶,我说不过你,你说说现在我们怎么办吧?”老罗耸耸肩说。
“如果那什么专家有心分辨,借助仪器,多角度,多耗费点时间的话,不是没有可能。”张静说。
老罗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悄声问我说:“她怎么了?今天脾气这么大呢?”
“这只是第一个疑点,更多的疑问还在后边呢。”张静从车上跳了下来,继续翻看着尸检报告,“交警说,发现尸体的时候,尸体是呈俯卧状的,法医在尸体的背部发现了剐蹭伤。从死者的身材来看,要想在这个部位留下伤痕,肇事车辆底盘的离地间隙不应超过二十厘米,但是这辆车。”她敲了敲林菁的车,“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型号的车最小离地间隙是二十二厘米。”
“没错。”我点了点头,“法医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车上并没有留下撞击的痕迹,就连保险杠上都没有。这些不值得怀疑吗?”张静说。
张静没有说话,戴上了一副手套,突然伸出手用力地在肇事车辆的发动机盖上按了按。啪的一声,发动机盖凹下去了一大块。
“所以,其实当时这里有两辆一样的车经过,其中一辆肇事,林菁的车在高速驶过后做过一次急刹车,他自己不记得了。”我说。
“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老罗说。
那孩子有点奇怪,皮肤是不正常的苍白,头上还戴着一顶和医院的病号服配套的帽子。
“这还用我教你?”张静瞪大了眼睛,“首先你们当然要质疑专家的权威性,然后申请对物证重新勘验啊。你这律师是怎么当的?”
“一看你就没仔细看物证,小明哥,你说!”张静没好气地说道。
“怪我。”张静歉疚地笑了一下,“我就是打www.99lib.net了个招呼,没办理正常的手续,现在人家撵我们走,一点毛病都没有。”
“喂,你们什么人?干什么呢?!”远远地,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人带着一个孩子向我们走了过来,边走边喊道。
“事故勘验报告里说肇事车辆当时的车速是多少?”张静问。
“小明哥,你看。”张静似乎没听见我们俩的对话,指着尸检报告的一页说,“法医证实,死者大腿部有因撞击产生的淤青。综合死者的身高,这个淤青应该是车辆的保险杠撞到她身上后留下的痕迹。”
“谁允许你们这么做的?”白大褂冷声说道。
老罗依言递上了一支强光手电,张静打着手电,仔细观察着车底。五分钟之后,她从车底下钻了出来,一言不发地从勘察箱里取出了几张试纸和一管试剂,重新钻回了车底。
“未必。”张静向前走了几步,俯下身,“这里还有一道刹车痕迹,这个痕迹显示,车速可能达到了报告里说的数据。但是这么短的距离,不可能从静止加速到百公里以上。”
“小骡子,不是每个律师都能有机会对物证重新勘验的,你们也就是遇到了我。”张静难得语重心长地说,“也不是每个鉴定人员都像我一样努力查明事实真相,有些害群之马只想尽快破案,给自己捞点功劳。”
“所以勘验报告里为了加重林菁的罪行,伪造了时速?”老罗皱紧了眉。
“这案子,另有隐情?”老罗掸着报告上的尘土把报告收回包里,说道,“这不太可能吧?这么明显的漏洞……”
“完了完了,这可是重要物证,静你惹大麻烦了!”老罗一脸的痛心疾首,“你咋那么不小心呢?这得赔多少钱啊?你搞的,你自己赔啊,我可不出钱。”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和算不算可没什么关系,老罗要是细心一点,静的一些事情他明明可以记得很清楚。
老罗看着土路两边丛生的荒草,想了想,说道:“荒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