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公诉人说得很有礼貌,但我和老罗却听出了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证人,很遗憾,你的愿望实现了。在你对被害人付大伟实施殴打后的几个小时,付大伟因心脏病发作猝死。目前我们有理由怀疑,他心脏病发作的诱因和你对他的殴打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审判长说。
“辩护人提出,陈明杰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主动供述了警方尚未掌握的部分犯罪事实,符合自首情节,应减轻处罚。对于此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辩护人称陈明杰是偷窃癖患者,应判定其患有心理疾病,应减轻处罚,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陈明杰多次作案,且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不符合缓刑的标准,对辩护人提出的缓刑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审判长,我的问题问完了。”公诉人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
归案后,汪文斌主动交代,自己对被害人实施了殴打,并在临走时拿走了付大伟的电话。
“有啊。”汪文斌痛快地承认道,“你想啊,一个大男人装女人出来卖,这事搁你身上你不来气?我当时就揍了他
九*九*藏*书*网
一顿,要不是怕吃人命官司,我当时非打死他!”
“辩护人,你还有问题吗?”审判长问,我摇了摇头,审判长又向公诉人示意道,“请公诉人提问。”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就因为这一句话,张静迅速向上汇报,本已解散的专案组再次集结,将汪文斌抓捕归案。
“一、被告人陈明杰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此款应在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二、违法所得责令退赔。
“请将证人带离法庭。”审判长说,“请公诉方发表最后意见。”
“这就是对某些人故意想气走我的报复!”张静哼了一声说。
“我们没有意见。”我和老罗对视了一眼,微笑着说道。
我和老罗一走出法庭,就看到张静鬼鬼祟祟地夹在人群里藏书网,试图躲过我们俩。
“看看小明哥这觉悟,小骡子,你好好学着点!”张静不满地说道。
“你还是第一个把坑人说得这么义正词严的。”老罗竖起了大拇指,“汪文斌碰到你,真是倒了血霉了。不过这个案子啊,倒是让我明白了一件事。”
我猛然想起,她的确这样说过,但是那之后,除了让我们申请新的证人出庭外,她再没传递过任何消息。
“啊?不是……我……我没想杀人啊!”汪文斌脸色死灰,颤抖着说道。
“这样在法庭上出其不意,他才没时间想怎么撒谎嘛。”对此,张静倒是满不在乎,“而且,你们没看公诉人当时那张脸,真是爽死老娘了!”
“这位证人,你都殴打了被害人的哪些地方?”公诉人问。
“什么事?”张静好奇地问道。
“静啊,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个人的?”我问,这可是刚刚在法庭上就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
那天回去之后,张静就让网监的同事破解了密码,查了这个QQ的聊天记录。在最近联系人里,她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电话号的主人就是出庭作证的汪文九九藏书网斌。
“那我哪记得,反正就是肚子、胸口吧。”汪文斌说。
张静拨通了电话,告知了对方自己的身份。她原本以为汪文斌会否认,没想到,他开口就说:“我知道你们为啥找我,我哪知道那是个男人啊!”
“不是,到底出了什么事啊?”汪文斌不解地问道。
“辩护人,对于公诉人提出的撤诉要求,你方有什么意见?”审判长问。
“出去嫖,谁知道会嫖到什么人呢?就像汪文斌,嫖到个男人,搞不好下半辈子都不举了。”我补充道。
“这小丫头片子。”老罗撸起袖子,钻进人群,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张静拎了出来,“你也太坑人了,这事不早打招呼,要不是老简反应快,差点儿让你整蒙圈了!”
“要我说,男人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好。”我说,“不记得哪个大神说过这么一句话,不幸的婚姻往往伴随着一方的出轨,而忠实却又是婚姻的所有权利中最重要的权利。”
半小时后,法庭重新开庭,审判长直接宣读了判决书:“陈明杰入室盗窃过失致人死亡一案,因公诉方提出撤诉申请,本合议庭经审查后认为,九*九*藏*书*网理由充分,同意撤诉。
“审判长,我方没有意见。”公诉人站起身,“我方刚刚从庭外获得了重要证据,显示被害人付大伟身上的伤痕都是由刚才的证人汪文斌造成的。非常感谢辩护律师对本案的深入调查,使得本案能够真相大白,避免了一起冤假错案的产生。鉴于本案在审理期间案件事实、证据发生新变化,我方现依法对陈明杰过失致人死亡部分提出撤诉申请,对陈明杰入室盗窃部分希望法庭依据已查明的事实,依法进行裁判。”
“对汪文斌过失致人死亡一案,不在本次审理的范围之内,公诉方可另案起诉。退庭。”
“没啊。”汪文斌说,“我走的时候,他就躺在床上,喘气有点费劲。”
“本法庭本次审理案由为陈明杰入室盗窃及过失致人死亡,现公诉人对陈明杰过失致人死亡撤诉。关于陈明杰入户盗窃一案,经本法庭审理查明,陈明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采用秘密手段入户窃取公民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证据确实充分,事实清楚,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予支持。
看着那沓发票藏书网上的数字,老罗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信不信老娘打断你的第三条腿?!”张静剽悍地说道。
“简单啊,我不是说我弄到付大伟的QQ了吗?”张静说。
我记得很清楚,我们一起行动的时候,她除了找到能够证明付大伟是“站街女”的证据外,并没有其他重要的发现。
“现在宣布休庭半小时。”审判长和其他合议庭成员协商了一下起身说道。
不过,在张静的策划下,警方并没有告知汪文斌付大伟已经死亡的事实。
“在你离开的时候,被害人是否已经死亡?”公诉人问。
“你……”张静彻底暴走了,“都什么人啊,你们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说着,她把一沓发票塞到了老罗的手里,“就冲你们俩这德行,这案子别想让我掏腰包!”
这个案子就这样戏剧性地结束了,甚至我和老罗都还没弄明白,怎么就突然出现了一个汪文斌,还成了本案的凶手?
“嫖娼需谨慎。”老罗一本正经地说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