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结果到那儿一看,我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她说话的声音太粗了,真人跟给我的照片比也壮实了不少。我留意了一下,你猜怎么着?嘿,这货竟然有喉结!”汪文斌恼怒地说道,“一看我发现了,他倒也没瞒我,痛快承认自己就是男的。
“证人,请向法庭说明你的身份。”不等我和老罗质疑,审判长已经说道。
和一般的女人相比,她的个头稍高了点,和我差不多。胳膊和腿也略粗,尤其胸前更是壮观。
张静幽怨地看了一眼女人,递给她一张照片。
吃完晚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不知道啊,我哥从来没说过。”张静说。
“谢啥,妹子,有啥困难就来找哥。”“女人”豪爽地说道。
那女人化了妆,但看上去绝对有四十岁了,一身浓重的劣质香水味熏得老罗头昏脑涨。看到老罗向她走来,她抛了个媚眼,吓得老罗差点儿转身就跑。
“就你这样,还想破案?”张静撇撇嘴,“看你姑奶奶的吧。”
“那还不简单。”张静一脸鄙夷地看着老罗,“你看他的骨架,明显比一般女性宽大,身高也过高,头发一看就是假的,再看他的胸,东方女性哪有他那么大的?”
“啥玩意儿啊,我不干了!”老罗把照片塞给张静,恼怒地说道。
直到快走到小路尽头的时候,张静才在一个身材略显丰满的女人面前停下了脚步,目光像挑选货物一样打量着这个女人。
就在公园小路的两旁,站着一排比较特殊的人,她们普遍穿着短裙高跟鞋,衣着暴露,浓妆艳抹,并不参与到散步的人群中,而是站在路边,不时搔首弄姿,抛出几个媚眼。
“嫖娼,行政拘留十五天。”汪文斌说。
“清楚。”汪文斌点了点头。
“准许。传证人到庭。”审判长说道。
“大姐,你认识?”张静问。
“哦。”老罗应了一声,推开了车门,九九藏书迈出去的腿突然又收了回来,戒备地问道,“谁去?”
庭审当天,履行完了必要的法律程序后,我把之前想到的那些疑点提了出来,并向陈明杰问道:“你当时为什么要往付大伟的银行卡里存钱?”
“大姐,你认识这个人吗?”老罗掏出了付大伟的女装照片,硬着头皮问。
“证人,你因为什么服刑?刑期多久?”我只好硬着头皮问道。张静把这么一个人送上法庭作证,甚至绕过了我和老罗,必然有特殊的目的,搞清他到底做过什么是眼下尤其重要的一件事。
“请辩护人提问。”审判长说。
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一个穿着囚服、戴着眼镜的平头男子出现在了法庭上。
听到这儿,我愣了一下,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张静,不仅对我们有意隐瞒了汪文斌的真实经历,对汪文斌,她也刻意隐瞒了一些事情。
“的确,我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陈明杰是偷窃癖患者。但是,这一点并不重要。审判长,我们都清楚,在法庭审理中,所有的证据链条和推测都必须具有排他性,即如果不能排除我提出的疑问,那么这个案子的事实就不能说是清楚,证据也不能说是确实充分。我方申请新的证人出庭。”我说道。
“当然是你咯。”张静笑眯眯地说道。
“哟,看你一脸羞涩,还以为是个雏呢,原来早有相好的啊。”女人不屑地撇了撇嘴。
这个男人我们并不认识,我原本以为,今天出庭的还是张静,我们提交的申请里指明的也是张静,现在却莫名其妙地换了个人。这让我和老罗有点措手不及。
“我就是想自己用那张卡。”陈明杰说。
张静这一查就查了好几天,直到开庭前一天,她才给老罗打了个电话,告诉他第二天的庭审别忘了申请新证人出庭,但对于证人的身份,张静却并没有说明。
老罗愣了一下,99lib•net狼狈地跑了回来。
“凭啥啊?”
“你咋找得那么准,一眼就看出他是男的了?”老罗目瞪口呆地问道。
“搞定。”张静钻回车里,一脸得意地说道。
“我叫汪文斌,目前正在服刑。”证人垂头丧气地说。
“打了,一直没人接啊。大哥,你帮帮忙,帮我找找他吧。”
“妹子原来有意中人啊。”女人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暧昧的神色,“能给姐看看不?说不定姐认识呢。”
看着这个男人,我张大了嘴,难掩惊讶。我看了一眼老罗,他也和我一样的表情。
“查案啊。”张静看着老罗,眼睛里燃起了一团小火苗,“付大伟要做那种事,这里是最方便的。说不定有人认识他。”
“没,没看什么。”老罗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觉得你是因为嫉妒。”
“滚!”张静骂道。
“啥帮不帮的,我们这些人,就靠抱团呢,小丽的妹妹,就跟我自己亲妹妹一样。啥也别说了,对了!”“女人”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哥有个QQ,做生意专用的,你知道不?”
张静指挥着老罗,开车来到了案发现场附近的一个公园。如今已经是夏季,出来散步的人多了起来。
“哦,咋找?”老罗终于收回了目光,“这么多人,总不能挨个去问吧?”
“现在还不能放松。”张静却摇了摇头,“别忘了公诉方的意见是入室盗窃引发的激情杀人,在找到真凶前,陈明杰的嫌疑还不能排除。你们送我回厅里,我找网监那边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来。”
“看什么呢?”张静俏脸一红,怒斥道。
“谢谢你,大哥。”张静记下了QQ号,千恩万谢地说道。
说着,张静踹了老罗一脚,老罗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女人。
我点了点头说:“审判长,我想,这应该能够说明一件事,那就是陈明杰是个偷窃癖患者。http://www.99lib.net对于偷窃癖患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他们偷来的东西或收藏或自己用或丢弃,有时候还会送还失主。其以偷窃的方式来满足一种自我缺失,这种人并不会去做额外的犯罪行为,尤其是杀人!”
“可是哥也没法啊。”“女人”露出了为难的神情,“你没打过你哥手机吗?”
“怎么样?手感不错吧?”张静一脸微笑,她的身上却正慢慢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我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老罗脸涨得通红,奋力抽回手:“不是……我……那个……我找人。”
“妹子,要服务吗?”女人向张静凑了凑,低声说道,声音却有些沙哑。
“这还不简单,你看我是个女孩子吧,怎么可能去干那种事?小明哥一脸正直,一看就不是那种会找小姐的人。”
“他为什么没来?”张静有些怅然若失地说道。
“我们到这儿来干吗?”老罗的目光在这些人的身上游荡着,漫不经心地问道。
说着,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缓步向前走去,目光在路边的站街女身上打量着,却并没有像老罗那样随便选一个就贴上去。那些女人面对这么一个靓丽的妹子也没什么兴趣。倒是几个不怎么识趣的男人盯着她那双修长挺拔的长腿评头论足,却在张静的目光下匆匆离开了。
“汪文斌,我问你,你和付大伟——就是你嫖娼的对象之间,”法官犹豫了一下,大概也在思考着怎么措辞,“在当天有没有发生肢体冲突?”
“还真就得挨个问,你以为我们搞摸排那么容易啊。”张静从包里掏出照片,塞到了老罗的手里,“不过你可别一上来就问,会引起人怀疑的。要讲究点技巧,最好就是套套近乎,比如做个交易啦,等对方放松戒备后再问。”
“妹子,妹子,别哭。这个小丽,也太不是人了。”“女人”咬牙切齿地说道,“咱们干这个都是九九藏书网迫不得已,还不都是想让家里人好过点。”
老罗发动了车子,瞟了一眼张静的前胸,形状虽然看起来不错,但规模就要小上不少了。
“别叫姐,叫我哥就行。”“女人”挤了挤眼睛,“我们俩可熟了,不过你也别等了,他可能不干这行了,我都好几个月没看见他了,跟哥走吧,哥的活不比他差。”
“审判长,各位审判员。”听完了我的质疑,公诉人站起身说道,“辩护人提出的疑点的确是目前我们没有排除的。但是,我希望法庭注意的是,在这起案件中,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被告人过失致人死亡的事实,现场证据、痕迹都已明确指明了这一点。因此,辩护人提出的疑问是否排除并不重要。至于辩护人说的,偷窃癖患者并不会杀人,这只不过是一般情况下,何况单凭被告人向被害人银行卡里存钱就断定被告人是偷窃癖患者,好像证据并不充分。”
面对这个女人突然转“性”,张静丝毫没有惊讶,而是换上了一副泫然欲泣的神情:“实不相瞒,我是他妹妹。我哥,我好久没联系上我哥了,听说他在这儿做那种事,我是特意来找他的。大哥,你能联系上他不?他都一年多没跟家里联系了。”张静抓着“女人”的胳膊,带着哭腔说道。
听他这么说,我心中一动,转身从辩护席上拿起了付大伟的照片。“你嫖娼的对象是不是这个人?”
“就你那贼眉鼠眼的样儿最像啊,刚才看得不是挺开心的吗?”张静歪着脑袋说,“别废话,快去。”
“哟,这不是小丽吗?”女人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就说,“原来妹子是他的顾客啊。”
“4月1日那天,你和这个人之间,发生了些什么事?请详细向法庭陈述一遍。”我压抑着激动的情绪说道。
“4月1日那天。”汪文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老婆怀孕七个月了,我差不多有大半九-九-藏-书-网年没过过夫妻生活,实在熬不住了,就在网上找了个应召女,就是刚才那个人。我们在网上谈好了价钱,留了电话,我就去她那儿了。
“你猜他怎么说?这小子还振振有词地说男的怎么了?男的更懂得男人要什么。说完上来就扒我裤子。我操,你说这他妈的恶心不恶心!”汪文斌嫌恶地干呕了几下,“法官大人啊,我承认我有嫖娼的意图,但对方是个男的,我们也没真做那事,我一看是男的,赶紧走吧,我可不干那恶心事。我这顶多算是嫖娼未遂吧?是,我走的时候,一来气把他手机拿走了,可他对我造成伤害在先,我这就是索取点赔偿,这不是什么大罪过吧?咱国家法律也没规定跟男人干这事犯法,咋就把我拘留了,还给我整法庭上来了?”
“对啊。”张静说,“不瞒你说,大哥,我上学的钱都是我哥挣来的,可这都开学好几个月了,我哥还没找我,我爸妈身体不好,一家子人就指着他呢。”
“叫谁大姐呢?我有那么老?”没想到女人却突然大发雌威,“滚一边去,别耽误老娘做生意。”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赶忙出来圆场道,“既然已经确认付大伟的职业是这个了,打赢这场官司,我们又多了几分把握,静功不可没。”
“小哥,头一回吧?”女人一把抓住了老罗的胳膊,嗲嗲地说道,“放心,这种事一回生两回熟,慢慢你就习惯了。”
说着,女人抓着老罗的手放到了自己身上:“摸摸,咋样,包你满意。”
“对。”汪文斌点点头。
果然,张静并不是无的放矢地把这个人推上法庭的。
“我也不是啊。”
“你是否清楚你的权利与义务?作为证人,你须如实向法庭陈述你所知道的事实,如刻意隐瞒或伪造证据,将承担法律责任,你清楚吗?”审判长问。
“我给你找找。”“女人”掏出手机,翻找了一会儿,“就这个。”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