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三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我……啊,这不是晚了嘛,我怕你还没吃饭,打算给你弄点吃的去。”老罗恬不知耻地说。
“你不懂!”老罗又叹了口气,“她家里,我惹不起,你更惹不起!”
“啊?”老罗愣了一下,“那不是说,我们搞错方向了?你咋还能这么高兴呢?”
张静没有答话,若有所思地站在卫生间门前。
“这个,我也看不太懂。”看着那上面密密麻麻的专业术语,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老罗答应得这么痛快,可不是他对这个案子有多上心。张静不止一次跟我们提起过,一份DNA鉴定的检材成本可不便宜,这笔钱可没理由她来出。老罗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她又搜集了多少材料,对于他来说,换算出来的数字能让他心疼死。
“老罗!”我低喝了一声,“静大概忙了一晚上吧,还不让她赶紧休息去?”
“没。”那人笑了笑,敲了敲墙,“这房子,隔音杠杠的。”
“啥也没听着。”
“这更不知道了。”那人说,“从来没见他们俩一起过。”
“哦,谢谢了。”
“好,就算这样,她家里把她当工具使,那你呢?咱们总不能也把她当工具吧?!”我微微有些发怒,“静愿意跟咱们混,愿意出来上班,不就是因为咱们把她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吗?可你看看现在,你干的那都叫啥事?!”
“老简啊。”老罗突然长叹了一口气,点上根烟,看了一眼自己的办公室,神情有些怅然,“你说我都这么对她了,她还能缠着我吗?”
“你说啥?”我瞪了老罗一眼,悄悄看了看张静,生怕这个敏感的话题让她不适应。
“我99lib.net不!”张静倔强地抬起头说,“把卷宗给我,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是我忽略了的。”
“哪能这样呢?静你没弄错?”老罗却有些焦急地问。
“门不当户不对的,她要的幸福,我可给不了啊。”老罗也叹了口气,“她对于她的家族来说,有着更重要的作用,而不是跟着咱这种人。”
“你……”我指着老罗的鼻子,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半晌才叹了口气,“静是个好姑娘。”
“我天天惹你也没看怎么了。”老罗不解地说。
“不太准确。”张静摇了摇头,“你们再想想,之前的调查说他无业,但是有一笔不算小的存款,白天很少外出,晚上却很少在家,在本市也没查到有什么熟人。他的钱是从哪儿来的?职业到底是什么?”
“不对劲?有啥不对劲的?”老罗问。
“我肯定没有!”老罗瓮声瓮气地说道,“你小明哥有没有,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一直没见他谈过女朋友。”
“你……”看着老罗不怀好意的表情,我真想掐死他。
“从前,世界上有两种男人,一种招惹女人,一种讨好女人,后来啊,第一种男人绝种了。”张静说。
“好了,静,你肯定还有别的发现,要不然不能还有心思开玩笑。”我忍着笑说道。
“今天的任务就是找到这里的确有女性生活的证据。”张静打开勘察箱说,“你们两个,去问问周围的人,看看有没有女性出入的线索。”
“你不是女人,当然不知道做女人有多麻烦。”张静白了老罗一眼,“我们女人呢,是一种很可怕的物种,每个月定期流血而不死九-九-藏-书-网。所以,惹什么都不要惹我们女人。”
张静抿了一口咖啡,微微一笑:“当然,本来我也没指望能查出女人的线索,专案组的调查不也说过,付大伟有可能是个异装癖吗?我这次只是去证实这件事。你们还记得昨天我在卫生间那儿站了很久吧,当时我就觉得不太对劲。”
“老罗啊,你说你们俩,纠结不?”我苦笑着说道,“明明都喜欢对方,你怎么还不如一个小丫头?人家都敢跟家里说不,你怎么就不敢呢?”
快下班的时候,老罗有点坐不住了,他不停地看着墙上的钟,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几次后,我终于不耐烦地抬起了头。“你能别在我面前晃吗?我轮回的路都被你堵死了!”
“有啥发现?”老罗凑上去问。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连连摆手,“这也太恶心了。再说,他也没那个功能啊。”
“老简啊,那个,我有点事,能不能先走?”见我说了话,老罗飞快地说道,满脸的哀求。
“谁也没说你们俩有啊。”张静耸了耸肩,“走,吃饭去,吃完饭我们就去核实一下这事!”
“我也希望自己弄错了。”张静说着,眼圈微微有些泛红。
“散伙就散伙!简明,我还真就不信了,没了你,这地球还不转了?”老罗的脾气也上来了,气冲冲地说道。
“我可没那个爱好!”我大声说道,“老罗,你倒是说句话啊!”
“好啊!”我微微一笑,“静我也带走。”
“小骡子说得没错啊!”张静倒是一脸的满不在乎,“我们厅里这样的档案多了去了。再说了,有古怪爱好的人有的是藏书网,没准儿有人就好这口呢。”
“哪有那么多时间呢。”老罗责备地看了我一眼,把卷宗塞给了张静。张静借了老罗的办公室,把自己关在门里研究起了卷宗。
“好吧。”张静甩掉了高跟鞋,盘腿坐在沙发上,调整了一下坐姿说,“我在卫生间里没有发现卫生巾,开始我还以为是侦查员带走了,回去查了一下,他们说没见过卫生巾,当时我就觉得,你们可能搞错了方向。专案组也都是精英警力,这种错误还不至于犯。结果一化验检材,果然如我所料,那些衣服啊饰品啊,都是被害人付大伟用的。”
“女的?”付大伟的邻居从门缝里看着我们,目光中充满了怀疑,但还是皱着眉回忆道,“别说,好像还真有。”
“这样啊。”我皱紧了眉,“你听过两个人吵架什么的吗?”
“哦,这样啊,没事。”我也有些沮丧,但还是尽可能平静地说道。
“异装癖啊,你刚才不是说了?”老罗这一次反应奇快地说道。
“太让我失望了。”张静无奈地摇着头,“简而言之,那房间里根本没有女人生活过。”
第二天上午,张静疲惫不堪地走进了律所,脸上带着淡淡的失落。
“这个……”老罗看了我一眼,犹豫着说道,“不太可能吧?”
“有点奇怪。”张静说,“等我鉴定完了再告诉你们结果,大概明天吧,我去找你们。”说完,她拎起勘察箱走出了房间。
“你……”老罗一下子垮了下来。
“这啥玩意儿?看不懂。”老罗并没去买什么麻辣烫,而是安排行政在饭店定了位子,他一把抓起了鉴定书,翻了翻说。
“你才不99lib•net能生育呢。”老罗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那案发那天,就是4月1日?”
“这丫头咋了?”老罗有点摸不着头脑。
“怎么了这是?”老罗放下了一个遥控潜水艇,有些心虚地问。
第二天一早,老罗就开着车,载着我和张静,带着全套的设备赶到了付大伟遇害的出租屋。鉴于此处是案发现场,案件还没有审结定案,这里依然处于封存状态。
“好消息是,这房间里可能真有一个女人,坏消息是没人知道那女的是谁。”一回到付大伟的房间老罗就说。
“叫你多读书吧?”张静翻了个白眼,“小明哥,你告诉他。”
“这个就不清楚了。”那人摇了摇头,“我就见过一两回,女的通常是晚上出去,也没见她回来过。”
说着,她的目光突然在我和老罗之间转来转去,看得我心里直发慌。
“哦,能生啊,那跟我生一个玩玩啊。”张静挑衅道。老罗面红耳赤地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好哼了一声,重新坐回到沙发里。
“不差这一天。”我连忙说,“静你赶紧好好睡一觉,起来再弄。”
“这时候才告诉你们?”张静幽怨地看了一眼老罗,“当然是为了报复某个不能生育的骡子咯。”
“等等。”我连忙抬起手,“我听你这个意思,你好像早就确认结果了,怎么——”
“老罗,你干什么!”我把老罗拉到了一边,“这案子再急,也不差这一天两天,静的身体怎能吃得消?再说,她没义务这么帮咱们。”
“你今天哪儿也不能去。”我瞪了老罗一眼,“你要是不把静哄开心了,咱就散伙!”
“长什么样儿?和付大伟的关系怎么www•99lib.net样?”我连忙问。
听到这儿,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了,静,你赶紧说说你的想法吧。”
“还是小明哥了解我啊。”张静夸张地叹了口气,“你们想想,付大伟为什么要穿女人的衣服,用女性的饰品?”
“得令!”老罗应了一声,拉着我出了门,留张静自己在屋子里搜集毛发等能够做DNA鉴定的检材。
“我先回去了。”张静突然推开门,走了出来,她低着头,说,“晚上我再来。对了,这个我先带走了。”她晃了晃手里的卷宗说。
“呸,你有那好心?也不知道是谁要赶我走来着。”张静撇了撇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去给我弄份麻辣烫吧,就你们楼下那个。小明哥,你来看,我有重大发现。”她拿出几份鉴定书放在了茶几上。
“没那个功能,不是还有别的嘛,价钱还便宜。”老罗突然嘟囔道。
“那是因为……算了,我先走了。”老罗说着,转身就走,却差点儿撞到一个人的身上。
“和付大伟的关系呢?”
“小明哥,对不起,我辜负了你们的期望。”张静低下头,小声说道,“我没找到那个女人的线索。所有的检材都鉴定了,都是付大伟的。”
“估计是有什么重大发现,要不然表情不会那么凝重。”我说,“我估计这个案子有眉目了。”
“小骡子,你这是想去哪儿啊?”张静笑盈盈地站在办公室的门口,上午的沮丧早就消失不见,脸上又恢复了平时的神情。
“有什么不可能的?”张静耸了耸肩,“为了钱嘛,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还敢保证,他绝对不是那种在夜总会坐台的,最多,就是站街的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