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节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这个地窖,恐怕不只是吴英关押林琼的地方,也是村子里的人关押被买来的女孩儿的地方。
“走吧。”他阴沉着脸说道。
老罗一把拉开了铁门,一股腐烂恶臭的味道扑面而来,老罗却顾不上。他摸出手机,当成照明的工具,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漆黑的地窖,角落里传来了沙沙的声音。
老罗这才注意到,这似乎是一个女人。他从梯子上下来,循着声音慢慢地走了过去,借着手机散发出的微弱的光芒,他终于看清,那是一个岁数不大的女孩儿,穿着单薄的衣服,双手却被锁链锁在了墙壁上。
我看着老罗,没有打断他深情的演讲,而是叹了口气。
没有收拾任何随身的物品,我们两人轮流开车,循着导航向吴英的老家驶去。五个小时后,当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的手机信号也时断时续。
“我就知道,你们俩肯定会来的。”一个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和张静愕然回头,就看到老罗在一个女孩儿的搀扶下,踉跄着向我们走了过来。
可惜,有一个女孩儿却再也无法离开了。那个被救出来的女孩儿在逃亡的路上告诉老罗,和她一起被关在那里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儿,只是那个女孩儿性子刚烈,不肯屈服在吴英的淫威之下,半年前,吴英亲手将她扔进了一口深井。
没等他这句话问完,就感到身后传来了一股大力,他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倒,一下子就跌进了地窖。接着“哐当”一声,地窖的门再次被合上了。
吴英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冷冷地瞪视着老罗;林琼脸色苍白,摇摇欲坠;旁听席上的人不可置信,眼中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你不想报仇吗?”老罗想了想说,“你不想亲眼看着他们被枪毙吗?”
“里面还有人?”老罗问。
尽管老罗已经明确告诉女孩儿,吴英和林琼都被捕了,可女孩儿在叙述这一段的时候,却还是难以掩饰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恐惧,说话的过程中不停地蜷缩着身子。
“这个……”老罗从身后拽出一个挎包,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那里面有饭碗,有锁链,甚至还有一些粪便,但那粪便并不完整,似乎被人咬过,而锁链上,更是血迹斑斑。
“小明哥,你看!”张静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
“我也是被关在这里的。”那个声音充满了痛苦。
她叫了一声,就停了下来,车里并没有人。
“我们得出去!”老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不仅要离开这个地方,他还得找到足够的证据,完成委托人交给他们的任务。
“你怎么搞成了这样?”我又问了一句。
“小骡子,你……”张静一下子捂住了嘴,眼里再次闪出了泪花。
她用这种方式掌握着老罗的一举一动。
老罗也受了不轻的伤,但是他说,他从来没有放弃过,他知道,自己一直不回去,我和张静一定会来找他的。所以,他一刻也没有离那辆车太远。
一向冲动的老罗,www.99lib.net这个时候却长了个心眼,他意识到光凭证人证词还不能为林琼作无罪辩护,因为证人只说林琼在这里生活过,但对于她是怎样生活的,这个证人却不肯透露只言片语。
在打开铁锁前,老罗就已经察觉到了身后的那个男人有问题。一直不肯开口说林琼生活状态的他,怎么可能好心带他来曾经关押林琼的地方?所以他才没有拆门,而只是打破了锁。现在,连门带框一起拆下来,就是他的想法。
“活该!”女孩儿咬牙切齿地说道,“她怎么没死在这里!”
“肃静!”审判长敲响了法槌,“法警,请罗律师出去冷静一下。”
“女孩儿对自己的命运彻底绝望了。她的这种表现让这群暴徒的头儿非常满意,将她据为己有。这一部分,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但是,这个女孩儿却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五年的时间,这五年她去了哪里?她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的时候,又为什么变成了一个人见人恨的人贩子呢?”
“她不住这里。”见老罗有些犹豫,证人说,黝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忍,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
“大约在十年前,一个年仅十六岁,风华正茂的女高中生在放学的路上被人劫持了。劫持她的是一伙穷凶极恶的暴徒,这些人劫持这个女孩儿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勒索,而是贩卖。但在将这个可怜的女孩儿出手之前,这些人渣却对女孩儿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虐待。他们轮流对她进行了奸污、殴打,直到这个还未发育完全的女孩儿怀孕。
“我们去找他吧,小明哥!”张静看着我,明明是在询问,可语气却是肯定的。
“不是任性的时候。”老罗不耐烦地说道,“赶紧的!”
可是老罗究竟做了什么,才会让这些村民聚集在一起?他的任务不过是查明林琼是否在这里出现过,以及在这里都发生了什么。
“各位,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儿,一个原本该享受幸福生活的女孩儿,一个原本应该在父母的庇佑下快乐成长的女孩儿,就这样被毁了,毁在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人贩子手里。”
在将从吴英的老家带回来的物证和张静做出的鉴定结论交给法庭后,老罗站起身说道:“审判长,各位审判员,在正式开始法庭调查前,请允许我先讲个故事。”
老罗神情一凛,戒备地问道:“你是谁?”
第十天的时候,法庭按原定计划开庭。我本打算让老罗在医院继续养伤,可这小子却坚决要求出庭,还要求主辩,脑袋上还缠着纱布呢。
“女孩儿的命运并没有因为怀了孩子而有任何的改观,相反,那些人渣对这个女孩儿的凌辱变本加厉,对她的哀求充耳不闻。等到她生下孩子后,还来不及看自己的骨肉一眼,那个孩子就被卖给了别人。
老罗威胁地向猴子律师挥了挥拳头,跟着法警走出了法庭。在他的身后,却是旁听席上如潮水一般的掌声www.99lib.net
“怎么弄成这样?”我小心地开着车,皱着眉,副驾驶上的老罗龇牙咧嘴。
“没有,还是没有小骡子的消息,小明哥……”
老罗走到女孩儿所说的那个位置前,也许林琼说的是对的,为了保持对被囚禁在这里的女孩儿的威慑,这个锁链上血迹斑斑,地面上也有一团紫黑。一个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的碗里,是一块已经发干却明显曾被人咬过的大便。
张静满脸的担忧,手死死地握着手机,茫然地摇了摇头。
张静没有说话,可车速又提快了一些,我只好将一只手放在车门上,另一只手放在了张静的安全带边。我打定了主意,一旦有事,就第一时间解开她的安全带,推开车门,把她扔出去。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一出法庭,我就向一直守在门边的张静问道,可看到她的样子,我又无力地摇了摇头。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一阵龇牙咧嘴。“这回是彻底毁容了,静那丫头,该死心了吧?”
也许老罗的笑容给了女孩儿足够的勇气,她沉思了片刻,终于说道:“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这里待过,不过,那个地方……”她指了指对面的墙壁,“那个地方从来没锁过人。林琼每次来的时候都会跟我们说,要是我们不听话,就会像她当初一样,被打断手脚,锁在那里,没有吃的只能吃自己的大便。永远别想从这里走出去。村子里的所有雄性动物都会来和我们发生关系,我们生下来的孩子也会被卖掉。她说,她自己就被卖掉过五个孩子。”
“他没事!”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至少现在还没被抓住,不过,他肯定惹了麻烦,才会让人在这儿等着。”
老罗笑了一下说:“我能进来,就一样能出去。我是律师,他们也太小看我这双眼睛了。你只要告诉我,林琼是不是在这里待过,待在哪个位置,就够了。”
循着她的目光,我看到一群人正站在那里,手里举着手电,而他们团团围住的,是一辆白色的本田车,正是老罗那辆七八年车龄的车。
强忍着恶心,老罗将这些收进了随身携带的包里。
说着,他已经钻进了副驾驶的位置,我看了一眼张静:“听老罗的。”
尽管张静最终同意开车带着那个女孩儿,但对于老罗,她可并没有放心,上车之前就已经拨通我的电话,并且严令我不许挂断。
“五年之后,女孩儿终于摆脱了那种地狱般的生活。或者说,她妥协了,向命运妥协了。她离开了地窖,重新回到了阳光下,但是这时候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单纯、对生活充满了幻想的女高中生了。她胆小、怯弱,对那个混蛋的话言听计从。因为她害怕,害怕死亡,害怕再回到那个地窖里。离开了地窖,她本来有很多次机会逃走,可是她不敢,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从眼前溜走。
老罗的伤恢复得很快,这得益于他强壮的体魄。第五天的时99lib•net候,他的腿已经没有大碍了,而张静那边的鉴定也有了结论。
这完全符合老罗一贯的作风,而且屡试不爽。当月光照进地窖时,老罗看到,女孩儿的脸上露出了他们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好!”我用力点了点头。
嘎吱一声,车子猛地顿了一下,停了下来。
“小骡子……”张静咬紧了嘴唇,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我要和你……”
“林琼被锁在什么地方?”老罗问。
我没有接话,目光四处逡巡着,老罗的车就停在山脚下。很显然,他应该没有被困住,但是他想要逃到这里的想法也被这些村民识破了,所以才会等在这里。
他打量着地窖的四周,入目的场景证实了他的推测。同样的锁链,在这个地窖里不下五个。
老罗决定去吴英的家里看看。这个提供证词的人犹豫了一下,便带着老罗来到了吴英的家。那是一个破旧的老宅子,一看就知道很久没有人在这里居住了。窗户的玻璃都已经破碎,却根本没人去管。锁上也布满了铁锈,处处透露着一幅荒凉的景象。
“小明哥,小骡子他……”
果然,证人说话了,他指了指那道铁门:“她那时候就关在这里面。”
走进院子之后,证人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绕过了房子向后院走去。
人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只片刻的工夫,这些人就消失了,只留下一地的烟头证明他们曾在这里待过。
“我们逃不出去,他们只要在外面锁上门,我们就逃不出去。”
张静咬了咬牙,钻进了自己的车,发动车子,调转了车头。
一个古怪的想法在老罗的脑海中浮现:林琼在这里的时候就生活在这个铁门之后。
他那滑稽的样子配上肃穆的神情,怎么看都无比诡异,然而在现在这个场合,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坐正了身子,静静地聆听着。
他的脸上糊满了血,腿也一瘸一拐的,尽管带着笑,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吓人。
那天,他抵达吴英的老家后,很顺利地就打听到了林琼的确曾在这里生活过,整整五年的时间。
“静,别做傻事。”看着她一脸的决绝,我连忙说道。
“怎么回事?”老罗问。
“有种一辈子别让老子出去,要不然我弄死你全家!”老罗一边喊着,一边不死心地推着那扇门。
女孩儿愣了一下,她没有想过,那个将她骗来这里,毁了她一生的人,竟然有过和她一样的命运。
一向怕鬼的老罗在这一刻却没有那么害怕了,他慢慢地探进头,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蜷缩在角落里的人。
“那姑娘又是谁?”
“不是说话的时候,赶紧走。”老罗说,“老简,你开我的车,我没法开车了。丫头,你带着这个姑娘走,先走,我和老简跟着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张静用力抽了抽鼻子,一把把面巾纸扔到地上,“反正我生是他罗家的人,死是他罗家的鬼。别以为这样他就可以逃出老娘的五指藏书网山。”
这一点微小的神情却没有逃过老罗的眼睛,他静静地跟在证人的身后来到了后院。后院中央的地面上有一个落了锁的铁门。
“小骡子,就冲你做的这些事,别说你毁容了,就算你残疾了,老娘也不会抛弃你的!”我的口袋里,突然传来了张静的声音。
我话刚说完,张静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一只手轻放在腰间,那个地方放着她的配枪。
“这叫灯下黑!他们打死也想不到,我们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老罗不无得意地说道。
老罗掷地有声地结束了发言,静静地等待着法庭情绪的发酵。
“等他们来了,我们就走不了了。”老罗笑了一下,重新爬上了梯子,开始用力撼动那道铁门,铁门连带着门框开始不安地晃动着。
“明天早上,他们会来送饭,那时是我们逃跑的机会。”女孩儿积攒了一些力气说道。
“你还活……”
老罗咬了咬牙,找了一块石头,用力向锁上砸去。“砰”的一声,铁锁应声而断,老罗却紧张了起来,他分明听到,就在门后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证人摇了摇头。
而他们逃离了地窖的消息也很快传来,村民们开始了围捕。老罗打了几个硬仗,打残了几个人,才带着女孩儿逃离了重围,在大山深处打起了游击。
即便是现在,她的双手已经恢复了自由,却依然没有任何离开的意思,只是虚弱地靠在墙上。
张静说到这儿,就再也说不下去,眼圈瞬间发红,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别哭,别哭,静,没事的,没事的!”我手忙脚乱地翻出面巾纸,“你放心,静,老罗那家伙,咱俩都出事了,他也不会有事的。就算……”我咬了咬牙,“就算他真的出事了,小明哥豁出去后半辈子啥也不干了,也要帮你把他找回来!”
人群愣了一下,面面相觑。
这句话让女孩儿的眼中升腾起了一团火苗,但也只是一瞬间,便又熄灭了。
“你瞎吗?!”老罗瞪视着猴子律师,竟逼得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别看我这样,我没什么大毛病,那几个小子,不躺个把月,别想起来。”这个时候,老罗还有心思炫耀自己的光辉战绩。
在这种环境下,就算老罗想要和我们取得联系,也不太可能。
“慢一点,静,老罗不会有事的!”我心惊胆战地劝道。
老罗皱了皱眉,快步走到了铁门前,看着那把锁,又看了看已经腐朽的木质边框,犹豫了一下说:“有钥匙吗?”
但老罗已经知道了女孩儿的身份,毫无疑问,她是被拐卖到这里的,她唯一的任务就是为买主生下一个孩子,男孩儿。否则,她就要永远被关在这里。
“抗议!抗议!”猴子律师终于反应了过来,高声叫道,“这是对我的侮辱,是对法庭的蔑视!”
“车的主人呢?在什么地方?你们把他怎么了?”张静问道,手指已经弹开了枪套的搭扣。
“不……不知道啊!”证人的脸上露出了http://www•99lib.net惊恐的神情。
“被拐到这儿的,正好被我撞上了,就一起带出来了。”老罗带着满足的笑容说道。
或许,这几天的失去联系让她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作“五内俱焚”,才会不肯放过这一点点的时间吧。
两个人从地窖里逃了出来,但是当他们来到停车的地方时才发现,村民们已经将那辆车包围了。他们正试图将那辆车隐藏起来。
“出不去的,除非我怀上孩子……”瘦削的女孩儿没有回答老罗的话,双眼无神地盯着面前的墙壁,淡淡地说道。
“这位辩护人。”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就在这时候传了出来,吴英的辩护律师站了起来,“这个故事非常精彩,故事中女孩儿的遭遇让人无比痛心,我想这一点在座各位的感受是一样的。但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不能对罪大恶极的人贩子宽大处理,尤其是本案的主犯林琼,更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我想,这一点,大家应该也没有反对意见。”
林琼曾在这里生活过,就一定会留有痕迹。
吴英的老家并不在县城,而是在一座大山深处,崎岖的山路让我们的车颠簸摇晃。张静已经打开了车灯,双脚不停地在油门、刹车和离合器之间切换着,神情专注地盯着前方的路面。
在过去的十天里,在我和张静的不断逼问下,老罗终于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他在过去几天里经历的一切。
“你妈!”老罗怒吼了一声,不顾身上的伤痛顺着梯子爬到门边,用力推了推,那道门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却无法打开。显然尽管没有了锁,可带他来的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人却用别的东西别住了门。
“我是警察,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呢?”她在离那群人不远的地方站住并喊道。
张静几步走到了老罗的车前,一把拉开了车门:“小骡子……”
“吴英已经被抓了,林琼也被抓了。”老罗在女孩儿的身边蹲了下来,看着她手上的锁链,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瑞士军刀,费了一番工夫,将女孩儿解救了出来,“但是现在我们证据不足,我来就是要找到给他们定罪的证据的。”
“不。”老罗摇了摇头,“她和你一样,也曾被人关在这里。”
他没有实话实说,以女孩儿对林琼刻骨的仇恨,一旦知道老罗是为了帮林琼脱罪来取证的,一定什么都不会说的。
“这些东西,回去让静化验一下,就能还原林琼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林琼?”女孩儿冷笑了一声,满是恨意地说道,“她会被锁在这里?我就是被她骗来的!”
“鉴定报告你看不到吗?!”老罗愤怒地将鉴定报告的复印件摔在了猴子律师的脸上,“铁链上是林琼的血,大便上是林琼的齿痕,林琼的X光片显示她的四肢曾多处骨折,妇科检查证实她至少生过五个孩子,孩子呢?他妈的让你吃了吗?”
“冷静点!”我快步走到张静的身边,按住了她的手。
“没用的。”角落里传来了一个嘶哑、虚弱的声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