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五节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林峰愕然回头,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警察,又猛地回过头,双眼通红地看着我和老罗。“你们坑我?!”这一刻,这个衣冠楚楚的大学教授终于露出了他狰狞的爪牙,“我要起诉你们,作为我的律师,你们陷害了我!”
我不易察觉地动了动,和林峰拉开了距离。就在他的身后,几个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和警察已经走了过来。
错愕、犹疑、狂喜……多样的情绪在林峰的脸上不断闪过,他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才没有表现出过激的行为。
“你怎么会想到她是凶手呢?不可能仅仅因为那几张纸吧?”我还是有些难以理解。
“但他们诱导我承认我杀害了我的前妻!”林峰咆哮道,“混蛋,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
“你说句话啊!”老罗突然说。
“那好吧。”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看向审判长,“如果法庭能够采纳证人张静的证词证言,我可以同意取消庭辩。”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值!这50万花得值!”在法庭门口,林峰如长者一般拍着我的肩膀,“简律师果然名不虚传,这样的官司也能被你们打赢。”
“还不是为了他。”张静冲躲在我背后的老罗努了努嘴,“罗叔叔,你这个侄子,可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这事是你自愿承认的啊,在和你讨论辩护方案的时候,我已经向你讲明了风险。”老罗冷冷地说,“在三到七年刑期和十年刑期之间,你自己选择了前者,
九*九*藏*书*网
我从来没对你承诺过什么。”
老罗的五叔接过材料,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你这丫头,这回检察院的脸可丢光了。”
“哼!”老人冷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一眼老罗,又看了一眼张静,脸在一瞬间就垮了下来,颇有些无奈地看着张静,“静静,我们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完成任务了,那些证据,是不是可以交给我们了?”
带头的是个年迈的老人,精神却无比矍铄,看着这个人,我却瞪大了眼睛,他和老罗之间竟有一些神似。而老罗看到这个人,竟然躲到了我的身后。
“罗叔叔,不要这样说。”听到罗副检察长这样说,张静却拉下了脸,“我们可是帮了你们哎。要不是我们,不就又有一个冤假错案发生在你们手上了?小骡子在这事里可是主力呢。”
“聪明!”张静赞道。
我瞪着老罗说:“你不说今天这案子你主辩吗?”
“Bingo!”张静打了个响指,“小明哥你不来做警察太可惜了。”
“经公诉人提出申请,辩护人同意,合议庭经充分研究后决定,取消本案的法庭辩论,合议庭已对本案做出裁决,现在宣读判决书。全体起立!”审判长说道。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凌,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不去制裁实施暴力的人,却对遭遇暴力的人下死手,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能做出的事?!
“为什么?”我和老罗同时愣了一下,看了看公诉人,又看了看审判长。公诉人笑了一下说:“原因不方便透露。”
张静歪着头看着我说:“那个案子的被害人也是被人九-九-藏-书-网敲碎了脑袋,而凶手就是这个王凌,那年她只有十岁,被害人是她的母亲。”
说话间,我们已经站到了一个刚刚从法庭走出来的女人面前。看着这个人,我有些目瞪口呆,她四十多岁,一头短发,一身凌厉的气场,竟是那个民间妇女权益保护组织的负责人王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当事人林峰焦躁不安,看向我们的目光中多了些怀疑。老罗对此却不闻不问,我只好向林峰打出了一个安心的手势,让他放心。
“等下你就知道了。”张静神秘地一笑。
“可以。”审判长的回答没有任何的犹豫,这倒是让我愣了一下,然而随即一股狂喜便涌上了心头,我盯着老罗,却见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罗副检察长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看来,他原本以为张静会推托一下,显然,他不太了解张静古怪的脾气。
“林峰,你的前妻刘某遇害一案经检察院批复已重启调查,你因涉嫌此案,现在检察院正式批复对你的拘捕决定。”一名检察官神情严肃地说道。
“……合议庭充分听取了控辩双方对本案的意见,以及双方证人的证词证言,其中省公安厅刑事技术警察、主检法医师张静已查明本案中存在另一嫌疑人的证据。结合已查明的相关事实,本法庭认为,公诉人提出的被告人林峰涉嫌杀害被害人徐某一事,证据不足,本法庭不予支持。
“现在宣布,退庭!”审判长敲响了法槌。
“简律师、罗律师,公诉人希望取消庭辩阶段,由本法庭直接对本案做出裁决,你们同意吗?”再次开庭前,审判长突然将我们叫九九藏书网了过去问道。
“好了好了,罗叔叔说不过你。我去办正事了,丫头你来不来?”罗副检察长说道,看都不看老罗。
“吓死我了。”直到林峰被带走,张静才拍着胸口夸张地说道。
“我都说了发现了那几张纸,当然是那些纸给我的线索了。”张静白了我一眼。
“笑一笑嘛,罗叔叔,不要摆着一张臭脸啦。”张静甜腻地一笑,从包里拿出了一份鉴定报告和一张U盘,“都在这里啦。”
“静曰,不可说不可说!”老罗摇头晃脑地走进了法庭。
“好啦,小明哥,别生气了嘛,大不了,今天我请你们吃大餐喽。”张静说着,蹦蹦跳跳地迎上了又一组检察院的人。
“这是我五叔,我们家最严厉的一个,检察院的副检察长。”老罗悄声说。
“好像你一看到那几张纸就确定嫌疑人了,到底是谁啊?”我问。
我看着老罗,老罗也看着我。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问。
直到这一刻,林峰的脸上才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哼。”罗副检察长再次冷哼了一声,“要不是为了这个小兔崽子,我能做这种违反原则的事?”
“去啊,当然要去,我还没抓过人呢。”张静蹦跳着说道。
“凶手呗。”张静嘻嘻一笑,“我不是说了嘛,在凶器上有别人的指纹。我拆了那把钉头锤,你猜怎么着?锤头和锤柄交接的地方垫了几张纸,大概是怕锤头下滑。那几张纸上有别人的指纹,沿着这个线索,我就去查了销售这种钉头锤的几个店铺。”
“可是这玩意儿又不是实名制的,你怎么查啊?”我再次皱起了眉。
“对于被告www.99lib.net人林峰涉嫌殴打虐待其前妻刘某致其死亡一案,不在本次法庭审理范围内,公诉人可另案起诉。”
“现在知道怕了?你们这么做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害怕?”我冷哼了一声。
“确认了王凌曾以同样的手法杀人之后,我就密取了她的指纹和DNA,结果证明,我的推测是正确的。王凌是尾随林峰进入他家中的,因为被害人和王凌认识,所以王凌伤人的时候,被害人根本一点防备都没有。打晕被害人后,王凌就换上了林峰的衣服,对被害人进行了残忍的杀害,然后再把衣服给林峰换回去。很精巧的一个诡计,可惜,微量物证她是没办法清理干净的。”张静说,“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干,我想,她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肃静!现在开庭。”所有人员到齐之后,审判长宣布开庭。
“到底怎么回事?”我快步追上张静,问。
“那几张纸是他们的宣传手册?”我恍然大悟。
“你现在改口也不是不可以。”张静挑衅似的笑道,“这样就不会对你之前的事进行调查起诉,不过你杀害徐某这个案子,结果可能就要变一下了。我倒是很期望你能选择后者。”
林峰徒劳地挣扎着,想冲上来,却被警察牢牢按住。老罗已经提起了拳头,张静也适时躲到了我的身后,却从我的肩膀探出了头。“动手啊,殴打国家执法人员,罪加一等哦。”
“当然,要是那么容易,第一次庭审的时候我就出庭了。”张静叹了口气,“当我从林峰家附近的一个五金店看到监控视频的时候,我还不太确认她就是凶手,因为没有指纹匹配,更没有DNA九-九-藏-书-网匹配。
“所以,我只能从动机上入手,如果真的是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她宣传册上的那个故事,那个因为不敢反抗家暴被活活打死的被害人。那个故事不可能是她编的。我去查了一下档案,你猜我找到了什么?”
“等等,那玩意儿很常见吧?你怎么查?”我问完,马上就恍然大悟,“怪不得老罗说你脚上都是水泡,你是怀疑凶手一直跟在林峰的身后,而他准备凶器也可能是在这条路线上。”
“这个,算加班吧?”老罗突然蹦出来一句,“额外给钱不?”
此时的王凌,面对检察院和警方出示的拘捕文件,并没有反抗,而是面带微笑地伸出了双手。在被带上警车前,她停了一下,看着法院门前那些发传单的她手下的工作人员错愕的眼神,她微微一笑,高声说道:“大家要相信,你们做的事情没有错。家暴这种事,出现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寄希望于男人回心转意逃脱噩梦是不现实的。身为女性,只有勇敢地站出来才能保护自己,那些懦弱的妇女都是帮凶!”
“别这么说。”张静从我们身后钻了出来,悠然地说道,“他们代理的只是你涉嫌杀害你妻子徐某的案子,现在这个案子结束了,法庭已经宣判你无罪,他们很好地完成了你的委托。”
“我说的不是这个,要去抓什么人?”
“交易啊,我让他们故意输掉这个官司,要不然就不把证据给他们,而是交给媒体。等着瞧,明天报纸的头条肯定是你们,两个正义的律师!”
“辩完了啊,决定的事不得由你这个主任来做吗?”老罗一脸的无辜,搞得我哭笑不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