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节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我猛地一拍额头,张静就是搞刑侦的,我能想到的,她自然也能想到,只不过这个案子她并没有参与,此前也就没权去调查,按她的性格,也肯定不愿意主动去招惹这个麻烦。但是现在,我和老罗接下了这个案子,以她对老罗的感情,不设法查明真相,帮我们打赢这场官司,那怎么可能呢?
“让老罗协助你。”我大手一挥,决定了老罗的命运。
“调查记录你这里有吗?”
“这样啊……老罗,”我看了一眼老罗,“事不宜迟,看来我们得从别的地方找找突破口。”
老罗瞪了我一眼,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说:“那还用问?当然是拿钱去啊。”
“三十万?”老罗冷笑了一声,“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
“我?我回去想想这案子的辩护方向。”
张静说的拿钱的地方其实是看守所。在会见室里等了十分钟,林峰坐到了我们面前。和三个月前相比,他显得清瘦了许多,但脸上的气色还不错,一双眼睛依旧有神,身体也坐得笔直,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完全没印象了。”林峰摇头,“身高好像和我差不多,但是,好像是个女的。”
“那么,凶器你有印象吗?”我把凶器的照片递到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问。
“摔伤?”我愣了一下,“徐女士为什么这么说?”
“三十万。”一直坐在沙发上,安静地听着我们争九-九-藏-书-网吵的张静突然没来由地冒出一句。
就连那件橘黄色的马甲也被他穿出了一股儒雅的气质。
“可以。”林峰淡定地说道,“合同带来了吗?签完合同你们去找我父亲,就能拿到钱。”
“好。”他突然重重地点了点头,“接这个案子也成,五十万,一口价,先交钱。”
“我们需要那份调查记录,能给我吗?另外,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这个案子开庭的时候,你能出庭作证吗?”
“我注意到一件事。”我说,“警方在调查里说,那件事最后不了了之,你们没有提供明确的结论,为什么?”
“嗯,静跟你一起。”
“这事警察也找我们问过。”听闻我的来意,王凌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徐女士确实找过我们,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
“怎么说呢?”王凌侧头想了一下,“我们的调查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没能查清真相。”
“再研究研究。”我说,“我觉得这案子有搞头,对于他是否家暴这个问题,材料里的证据不太充分。”
“不能这么说啊,老罗,静可没少帮咱们。”我瞪了老罗一眼,“静,别听老罗瞎说。”
“那你不就不用那么痛苦了?”老罗暧昧地笑了一下。
对于这个案子,老罗原本是不愿意接的,他脾气虽然暴躁,却有一个古怪的原则——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对女人动www.99lib.net手。一听说林峰可能涉嫌对女人施暴,他就拍起了桌子,新买的遥控器再次粉身碎骨。
“没见过。”林峰再次摇了摇头,补充道,“我家里没有这种东西。”
“放心,林先生,这案子我们接了,就肯定给你想办法。”我微微一笑,和老罗一起走出了会见室。
“我说小骡子你什么意思?”张静看着老罗,“你就那么烦我是吧?行,你们俩爱干吗干吗,搞得好像我一天没什么事,光围着你们俩转似的。”
“那你呢?”老罗点上一支烟,大口地抽着。
至于我,则拨通了宣传册上的那个电话。半个小时后,我就已经坐在了这家民间妇女权益保护组织的办公室里。
“这个,”王凌犹豫了一下,才说,“我考虑考虑吧。”
我不死心地看着林峰,脑子快速旋转着,试图寻找到一个突破口:“那个扶你进去的人,你能不能想起点什么?”
“这是个疑点。”老罗翻动着卷宗,“确实没提到他家里有相关的工具,谁也不能平白无故在家里摆个钉头锤吧?”
“哎呀,谁让你看这个了,看这儿!”张静用力点了点下方的一个电话号码,“看到没?”
“老简你到底哪伙的?”老罗指着我,咬牙切齿地说不出话来。
“小明哥,小骡子。”张静看我们出来,从车里走了下来,扬着手里的档案袋,“快来,我发现点九-九-藏-书-网有意思的东西。”
“我记不清了。”林峰微微皱眉,摇了摇头,“我喝多了,就记得在门口被人扶了进去,之后的事情,我完全没印象。”
“怎么搞?”老罗看着我,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先说好,这案子,我可没什么动力。”
“不接,你们说出花儿来这案子我也不接!我告诉你们,我最恨打女人的男人。大学教授怎么了?衣冠禽兽!”
“走吧。”张静站起身,理了理警服,“我带你们拿钱去。”
她给我的名片上写着她叫王凌。
“有。”
“得,这回空调办公室我是坐不成了。”我摊了摊手,“老罗你说吧,你是去拿钱,还是去调查这个电话号码?”
“去拿钱啊。你去拿钱的时候顺便就把这事办了。”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少抽点吧,听说抽烟太凶,那玩意儿会变短。”
坐在我对面的就是这个组织的负责人,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留着一头精干的短发,穿着职业装,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场。
“那我还是去查这个电话号码吧。”一听说要跟张静一起,老罗连忙说道。
“不是。”林峰断然否定道,“那人是从我后面上来的。晚上10点之后,我老婆从来不出门。”
老罗嘴一咧,露出了一口黄牙说:“你早这样不就好了?你老跟着我们混,你们领导能开心吗?”
“无所谓啊。”张静耸了耸肩九-九-藏-书-网,一脸阴险地看着老罗,“反正他跑不了。不过我现在是真有事,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小明哥一定在怀疑扶林峰进屋的那个人,要找到这个人,那可是我的领域。”
“你们看这个。”张静难得没有教训老罗的态度问题,而是从档案袋里拿出了一本画册,那是警方在林峰家里发现的那个民间妇女权益保护组织的宣传手册。张静把手册翻到了其中的一页,那上面用红笔勾勒出了一部分内容。
“林某,三十九岁,长期生活在家庭暴力环境中,对丈夫的殴打虐待不敢反抗,不敢报警,最终被活活打死。这啥玩意儿啊?”老罗看了一眼,不解地看着张静。
老罗翻了翻眼皮,问:“啥玩意儿?”
“你是!”我和张静对视了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
老罗突然笑了一声:“不会是你老婆吧?”
“五十万,不还价。”老罗一只胳膊撑在桌子上,竖起了手掌,“别急着点头,先付,而且我们不保证打赢。”
“还不充分?皮带、妇女权益保护组织都出来了,你还想怎么充分?”老罗瞪着眼睛,“我可跟你说,老简,你要是接了这个案子,别说我跟你恩断义绝。”
“那就走呗。”老罗说着,站起身,根本没去看林峰的反应。
“那也是跟静一起。”看着老罗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我无良地笑了。
“是的,不过很奇怪,这个阻力来源于徐女士。”王九九藏书网凌回忆说,“我们每次上门取证,徐女士都会改口说,其实并不是林峰打的,是她自己摔伤的。”
“阻力?”我的心猛地一沉,难道,林峰真的像警察说的那样,有暴力倾向?
我点了点头,却有些头疼。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林峰完全没印象,也就意味着从他这里,我们将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嗨,脏活累活全给我,你小子回去坐空调办公室是吧?我不干,爱谁干谁干。”老罗三口就抽完了那支烟,顺手又点上一支。
“钱都收了,不办事你好意思?”我笑了一下,“分头查吧,你去核实一下那几个证人的证词。”
“徐女士说,她主要是想引起丈夫的注意。”王凌说,“林峰是那种典型的工作狂,对家庭的关心不够,尤其对徐女士的感受并不太关心。徐女士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起林峰的关注。”
见我们要走,林峰连忙问道:“简律师,那我的事?”
“女的?”我皱眉,难道这案子的真凶是那个神秘的女人?
“爽快。”老罗竖起大拇指,把合同丢到林峰的面前,看着他在上面签了字,说道,“好了,林先生,现在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打过你老婆?”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必须跟我们说实话。”我想了想,问道。
“没有。”林峰摇了摇头,“我们结婚十年,连一次吵嘴都没有。”
“这有啥用啊?”老罗更加狐疑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