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林中女尸
第五节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二章 衣冠禽兽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三章 同根相煎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四章 变装灾厄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五章 公路游魂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六章 一尸两命
第七章 陋屋碎尸
第八章 以貌取人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第九章 校园霸凌
上一页下一页
“撤……撤诉?”我想过法庭会判决无罪释放,也想过二审的改判,但是检察院在判决下达前撤诉,却是我完全没想过的。
三天后,检察院正式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了林琳的男友朴某,据说朴某最终被判死缓。同时,警方解除了对顾明的强制措施,我和老罗帮助他完成了相关手续。戏剧的是,顾明前脚刚刚走出看守所,警方后脚就又拿着一份逮捕令站到了他的面前。
“你们想什么呢?”张静不解地看着我们两个,“我是说,我又输给小明哥了!”
我摇头叹气,走到饮水机旁,给张静冲了一杯咖啡,小心地递到了张静的面前:“一袋咖啡两块糖,小心烫。老佛爷,还有什么需要小的做的?”
在依次将朴某及为他作证的三名服务员带入不同的审讯室后,这四个人很快就崩溃了,并交代了犯罪事实。
“不行。”没想到的是,平时一向百依百顺的林琳这一次居然拒绝得如此干脆。
“你们在林琳的身上没有检查到任何和朴某有关的线索吧?指纹、毛发,统统没有。”
“这你可错怪我了。”老罗一脸的无辜,“不信我们等着瞧吧。”
“生活糜烂,三观不正。”张静说。
夜风一吹,他才想起,酒店的监控视频可能记录下了他和林琳离开酒店的影像,赶忙回到酒店。
顾明的前岳父在收购了他的公司后,聘请专业会计对公司账务进行了清查,结果发现公司账务存在严重问题,顾明涉嫌挪用公款,数额将近一千万。包括他那辆英菲尼迪轿车,原本属于公司财产,也被他通过一些非法的手段弄到了自己的名下。
“什么意思?”张静问。
抱着最后再试试看的想法,老罗再一次拨打了张静的电话,电话铃声却在走廊里响了起来。
就像林琳同时有两个男朋友一样,朴某也不止林琳一个女朋友。在游戏里,他还有一个“老婆”。但是游戏里的这个“老婆”后来却跟一个公司的老大跑了,那个老大是一家公司的小老板,有房有车。
“很意外吧?”张静一脸的得意,“还不全是本姑娘的九_九_藏_书_网功劳?本姑娘找到的那只蚊子现在可是重要物证。”
“朴某离开网吧的时候,并没有走正门,而是从没有监控的窗户离开,又从窗户返回。而且,他还特意让同学调班,以备出事的时候有个照应,按他的说法,他就是借车拍几张照片,能出啥事?”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张静眉头微蹙,“如他所说是为了炫富,那就是缺钱,把车卖了不是更好?何必要杀人呢?”
这些人有被害人的亲友,也有那些自诩正义还带着一些侠义精神的人。
老罗恨恨地一拳砸在了桌子上,说:“这群王八犊子,明知道不是那么回事,非得这么判,就不怕出门被车撞死?”
“确实没有啊。”张静点了点头。
“是啊。”老罗表示赞同。
至于这次作案,则源于朴某在游戏中和人的一次争执。
“你们说,这个朴某真的是过失致人死亡吗?”老罗突然若有所思地问道。
朴某伸手捂住了林琳的嘴,控制住了林琳的双手,等林琳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后,强行与之发生了性关系。完事后朴某才发现林琳已经一命呜呼了。
就如顾明所说,被害人林琳与他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朴某就知道,但从未提出过反对,甚至鼓励林琳和他在一起,因为林琳从他那里得到的钱大部分都被朴某挥霍掉了。
“这个嘛。”老罗冷笑了一声,“林琳再咋说也是他的女朋友,这绿帽子戴得他都快成绿巨人了,表面不说,他心里会不记恨?再说,他只是个学生,恐怕根本没有渠道出手那辆车,而且那车也不值几个钱,风险又大。林琳死了,向顾明申请民事赔偿,来的钱又多又安全,换了你——你咋选?”
要知道,她巴不得老罗天天给她打电话呢。
老罗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真不知道这群孩子都跟谁学的,虚荣心咋就那么强,有啥可攀比的呢?为了钱真是什么都不在意了。”
“快点,等会儿那死鬼醒了就麻烦了。”林琳紧张地说道。
“笑贫不笑娼呗。”我苦涩地笑了一下,“有个说www.99lib.net法是,有钱什么都能办,没钱寸步难行。不过,好在,这个案子里该付出代价的人都付出了代价,虽然这个代价大了点。”
“输了?”尽管一审的这个结果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但是真正放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却还是有些令人难以接受。
其实,我和老罗都知道,因为我们的辩护,本案的当事人顾明本已注定的命运发生了转机,有些人并不愿意看到这些,这只不过是他们给的一点小小的警告。
“咳,想知道怎么回事,那得伺候好姑奶奶。”张静夸张地叹了口气,揉捏着双腿,“本姑娘为你们这点破事跑前跑后,腿都快跑断了,还被领导警告,差点儿连工作都丢了。”
“臭婊子!别的男人都能,我不能?”朴某“啪”的一声打了林琳一巴掌,这一巴掌让林琳当场呆住了。朴某借着这个机会翻身而上,没想到林琳突然尖叫了起来。
“别这样。”林琳剧烈地挣扎着,语气中带着哀求,“我累了,你就放过我吧。”
在这一个月里,我也没闲着,四处打听案子的进展,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一次,无论是警方还是检方,对这个案子都守口如瓶。就连有事没事都跑律所溜达一圈的张静也出奇地安静,整整一个月没和我们有任何联系。连老罗的电话她都毫不犹豫地拒接了。
“别介啊,老简,你看咱都代理过一次了,再来一次,把本钱赚回来啊。”老罗心疼地说道。
“真他妈冤枉。”看着财务报表上大大的赤字,老罗一脸的无奈,却不知道找谁出这口恶气。
这一下,朴某彻底慌了手脚,匆匆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后,离开了现场。
“之前代理是因为我相信他没杀人,这回不一样,我才不给有罪的人作辩护呢。”我撇了撇嘴,转头就走。
在朴某的威逼利诱下,这几个人串通好了供词,又删除了当天的监控录像。而朴某则潜回网吧继续上网,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离开,后来又跑到公安局报案。
眼看着延期审理的最后日期就要到了,检方究竟取得了什么新的证据,我www.99lib•net们却完全不知情。我倒还好,老罗可就有点坐不住了。
“啊,我明白了。”张静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切都是朴某计划好的,他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杀人,所以才要刻意避开监控,作案的时候肯定戴了手套,作案后又仔细清理了痕迹。”
“嗯,味道刚好。”张静喝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不过我还是爱喝现煮的咖啡。”
整个案情只有一个地方和我们的推断不符,朴某并没有烧毁或者扔掉那只避孕套。他那几个同学也不傻,作为互相牵制的东西,那几个同学不仅保留了这只避孕套,甚至对当天酒店的监控录像进行了拷贝,最终这些都成了警方的重要物证。
“钱钱钱,到底是钱重要还是我重要?我是你女朋友,不是你手底下的妓女!”林琳第一次发了这么大的火,但是让警方难以理解的是,她最终竟同意了朴某的要求。
“还能怎么,输了呗。”张静看了一眼老罗,又看了看我,在老罗的椅子里坐了下来,修长的双腿交叠,搭在了办公桌上,丝毫不顾及这样的姿势简直是在引人犯罪。
“啊?”我愣住了。
我霎时觉得,在不要脸这件事上,我可能一辈子也赢不了老罗。
“小王。”老罗马上冲着律所的行政喊了一声,“去买台咖啡机,再买几袋上好的咖啡豆。还有,你会煮咖啡不?不会的话就打报告滚蛋,让人事找一个会煮咖啡的行政来。”
原来,检察院在提出了延期审理的请求后,就对张静提交的鉴定报告进行了核实。在确认鉴定报告没有任何问题后,检察院和本案的主办侦查员进行了一次沟通,最后决定重新调查此案。
而我们在看守所前与被害人亲友发生冲突的事情也终于被挖掘出来,一时间,一场轰轰烈烈的口诛笔伐肆虐开来。
“我说你,为了省顿饭钱,这种借口都编得出来。”
老罗一路小跑着在张静的身前蹲了下来,轻轻敲打着张静那双充满弹性的长腿说:“姑奶奶,感觉怎么样?”
老罗“嗷”的一声冲了出去,他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迫切地想九*九*藏*书*网要见到张静。
朴某气不过,又没有足够的钱,就打起了歪主意。顾明不是有车吗?借他的车拍几张照片,去骗骗那些女孩子还是比较容易的吧?
在经过了媒体的放大报道后,我和老罗更被描绘成了两个收了黑心钱、罔顾事实、全然不考虑被害人家属感受甚至将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讼棍”。
在那之前,他已经和在这家酒店实习的几个同学打好了招呼,今天晚上,这几个人会调班,以便出事的时候好有个证人。
6月14日中午,在交代了林琳晚上要做的事之后,朴某一个人在网吧的包间里开了台机器,一直玩到晚上10点多,才从二楼的窗户离开,到了林琳和顾明开房的酒店。
实在太没节操了。
“怎么?老公还不能碰你了?”朴某眉毛一挑,伸手扯开了林琳的外衣,看到她里面的衣服,朴某笑得更开心了,“穿成这样,是不是来勾引我的?”
朴某开着车,载着林琳,在夜色中兜着风,车行驶到公园的时候,朴某突然来了兴致,将车开进了树林里,不顾蚊虫的叮咬,打算和林琳亲热亲热。
因为顾明有施虐的爱好,有一段时间林琳难以承受,想要结束这段关系。让她没想到的是,男友朴某不仅不支持她的决定,还主动联系了顾明,声称只要价钱出得够,林琳可以随便让他玩。
“嗨,你等会儿我,着什么急啊。”老罗在我身后喊道,“行,不代理就不代理,但咱这发票什么的,是不是得找法院报销啊,钱总不能就这么白花了吧?”
接下来,就是我和老罗度过的最难熬的一个月,法庭接受了检方提出的延期审理的请求,时限是一个月。
“怎……怎么回事?”我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
11点多的时候,林琳套着一件风衣,拿着车钥匙下了楼。
“静啊,你怎么了?”老罗一脸忐忑地问道。
只不过这一次,警方将本案的嫌疑人放在了被害人林琳的男友朴某的身上。
“简律师,救救我!”顾明再次被逮捕,还没等进看守所就喊道。
“对。”老罗点了点头,“所以,朴某根本不是过九九藏书网失致人死亡,而是故意杀人!”
那一个月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往律所打骚扰电话,接通后对方却并不说话。老罗停在地下停车场的车也隔三差五就被划伤,有一回刹车线还被人做了手脚,差点儿酿成大祸。他去找停车场的管理员,对方竟然说根本没注意是谁干的。气得他直接找到了物业,在消防斧和律师执业资格证的双重压力下,最终物业同意免去他一年的停车费,同时承担车辆保养维修的费用,并保证以后此事绝不再发生才算作罢。
“我先走了。”张静站起身就向外跑,“我得向厅里汇报这事。”
不由分说地,他拽着林琳,在那几个同学暧昧的目光中走出了酒店。
那个样子,怎么说呢,看过电影《大话西游》的应该都记得那句台词:“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哦。”
可此时的张静一脸的愁容,脚步沉重。
“不救!”我干脆利落地回道。
朴某并没有向他的这几个同学隐瞒犯罪事实,但也向他们保证,顾明是个有钱人,林琳又没有家人,回头只要案发了,让警察抓到顾明,他就去索要赔偿,到时候大家一起分钱。如果不这样做,他跑不了,这几个同学一样也会被认为是帮凶,被警察抓起来。
“现在,有的年轻人啊,”听完张静说的故事,老罗站起了身,长叹一声,“怎么说呢?”
“那傻娘儿们,爱我呗。”审讯室里,朴某吸着烟,得意地说,“我是她第一个男人,对我的话,她言听计从。”
“真想挖了你那双钛合金狗眼,看人怎么就那么准呢?”张静恶狠狠地说道,“顾明要被无罪释放了!”
“明天开始,我开车。”我连忙说道,“再说,这案子咱们还没输呢,不还有二审吗。放松点,老罗。”
“人心啊,简直太险恶了。”看着张静的背影,我忍不住叹道。
“怕啥?”朴某不屑地嗤笑了一声,看着林琳的打扮咽了口唾沫,“走,老公带你兜风去。”
“好了,看在你们如此诚恳的分儿上,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们吧。”张静靠在椅子里,一脸享受地说道,“顾明的案子,检察院决定撤诉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