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节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节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我钻出窗外,用钓鱼线关上半月锁,然后俯视着庭院,虽然只不过是二楼,但是庭院一片漆黑深不见底,给我一种仿佛站在奈落边缘的错觉。我双腿发抖。
绝对要逃脱。
——我相信只要不是以死为目的,而是为了活下去而跳的话,一定会得救的。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的话,或许可以和他成为朋友。
这个诡计并非只是为了做出不在场证明,而是可以给侮辱了春日部的户田烙上性犯罪者烙印的一石二鸟作战。我本意来说还会想给他加上强奸罪,但是要完成那种状况太难了。就给他一个青少年淫行罪饶了他算了。心存感激吧,户田。
为了成功杀人,让电击枪能够准确命中对手就是你应该最优先保证的事。我用带着双重手套的右手拿着电击枪,左手拿着手电。蝴蝶刀和馆的遥控器放在口袋里。然后推开门,潜入了一片漆黑的寝室中。
这段记忆和不在场证明以及户田的事产生了爆发性的化学反应,生出了异样的化合物。
这座馆原本归大空爷爷所有。在我8岁的时候,我们搬到这边来住。名义上是不能放生病的爷爷一个人住在这里,但是是人都能看出来实际上是东藏为了讨爷爷欢心,以在遗产分配的时候占据有利位置。
同时,我全力活用放学后的时间和一点一点攒下来的钱,购齐了凶器和整套女仆装。我将信和整套女仆装寄给KAMIKIRAICHI,完成了将其招入馆中的手续。
这些情报是我成为笼中之鸟之前得到的。
春日部死了不久的时候,她母亲对我说“有什么喜欢的你可以拿走哦”,所以我曾经到她的房间去过。那时候我接触到了一份名叫“二年五班愉快的朋友们”的册子。那是她刚上高二的时候制作的,是用来让班上同学互九_九_藏_书_网相自我介绍的册子。
二胡的击杀也没有出什么差错。在这起事件中我用了他们曾经用在春日部身上的电击枪。
电击枪并不会让人晕过去,所以他能听见。
“春日部是我的亲友。”
“我可能已经长不了了。这个馆有个秘密,死前我想把它就告诉你一个人。一般来说应该是东藏继承这个的,但是那家伙已经没救了,脑子里除了钱了名誉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在这方面,你很温柔,脑子也很好使。”
既然这样决定了,那么就必须要接近户田。可是我是笼中之鸟。工作日放学以后就要立即回家,假日外出的时候涉谷也会跟来。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想和户田增进关系是比较难的。
于是我就开始在SNS上标为他的“朋友”那些人的主页里寻找。
我找了找照片,但是他主页上看起来并没有上传照片。看来还没傻到在上面放自拍吗。
在确立了明确的复仇计划的如今,我再次开展对他的调查。
一心和二胡见到她时,那反应差别清晰可见。单这点就差不多可以认定二胡是强奸魔了,之后,我又听到二胡和三世在密谈些什么“那货是春日部的家人吗”之类的,这下就确定了。
……嘛,也因此得到了他自宅的地址。
耳边响起春日部的声音。
下一步,我利用放学后的那些些微的时间以及假日带着涉谷散步的时间在户田家附近晃悠,试图把我他的行动模式。于是就掌握了他在假日中午总会在P公园发呆这一事实。
我来到前厅,通过让上旋翼旋转,让东藏的房间来到我的面前。
户田随随便便就勃起了。这种看着强奸自慰的家伙,只要工口的话什么都行吧。
按青少年淫行条例,如果双方均未满18岁则均不予处罚。他的生日4九九藏书月4日已过,所以他已经18岁了,我的计划任何时候都可以实施。
当然我也没有忘记途中绞杀三世。正如上木所指出的,是在69的时候。
其中也有户田的名字。全名户田公平,生日4月4日。兴趣那一栏填的是“音乐鉴赏”,后面的括号里列举了5个艺人的名字。我最喜欢的遗传迪迪也列在其中让我很是生气,反正这些人就只有些肤浅的理解罢了。
爷爷在我10岁的时候,急速衰弱了下去。
在这个情报化社会里,只要知道全名,大部分情况下都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各种各样的情况。我在网上搜了一下户田公平,结果搜道了他的SNS页面。在个人资料里认真的填着“埼玉县S高中”所以肯定是他本人没错。这都说了多少次了,怎么现在还有在网上公开个人情报的傻瓜啊。
对了,我房间的窗户开着!用手电照了下庭院,发现上旋翼是逆时针转动了两格。这样的话那棵树就在我房间前了,爬树可以回到我自己的房间里。虽然只要这条路线败露就全部完蛋,但还是比就这么留在这房间内要好上百倍。
我必死的思考。
B
接着我就在一个名为熊谷的“朋友”那里找到了映有他和户田两个人的照片。
随便看看他的日记,一篇标题为“‘自杀反对’考察”的日记映入我的眼帘。是遗传迪迪的“自杀反对”吗?我想着他反正肯定不能汲取到这首歌的真意,打开了那篇日记。
唯一的拯救就是以前我为了“能不能做点什么来复仇”而调查过户田,对他已经有了某种程度上的了解。
那番话给了我最后的勇气。恩,绝对不会被抓,绝对要活下来给你看。我跃入黑暗。
我绞尽脑汁,想到了反过来利用涉谷的监视,送出SOS便条,然后在公共厕所约会99lib•net这样一个计划。然后就将其付诸实行。托了在繁华街所学会的那些技巧的福,要“攻下”他还是很简单的。
我埋伏在s高中门口等待户田出来。他出现以后,我跟在他后面。本想骂他些什么,但是又想不到什么特别好的词,就在这期间他到家了。
如果此时KAMIKIRAICHI没有来,就唯有延期与户田的幽会,不过她一无所知的跑来了。
我有一种被天国的爷爷抛弃了的感觉。
事故发生在杀死东藏的时候。
“哎?”
利用馆的旋转,将户田叫到三世的房间中。在和户田做爱的时候,绞杀床下睡着的三世。之后故意让固定在每天早上5点上厕所的东藏发现。他肯定会一如既往的暴怒,然后把户田交给警察。
“怎么可能让女人什么的左右我的人生。女人什么的……”
但是还是要从三世开始,因为他那笨蛋感觉会简单的喝下安眠药。
出乎我意料之外,他和我一样找到了真相。第一次碰到能互相理解的人,这让我心理很复杂。
“可能知道这些事也没什么用啊。但是知道些什么只有自己知道的事,那种感觉很不错的哦。”
我让三世睡着,准备完毕诡计。然后就把户田招入馆中,让馆旋转,带他到了三世的房间。
A
关上门的瞬间,肩部传来一阵剧痛,电击枪也掉在了地上。东藏藏在门的背后。东藏踢飞电击枪,用什么钝器向我袭来,完全是要杀死我。看样子是打算将我灭口,然后主张自己是正当防卫,将春日部事件埋葬在黑暗中啊。不会让你得逞,我和东藏拧作一团,扭打起来。虽然他已经60岁,但毕竟是男性。我敌不过他,腰部撞在放有鱼缸的长桌上,露出口袋的遥控器掉进了鱼缸里。我心说不妙,但是现在顾不上那许多。我抓99lib.net住东藏的睾丸,在东藏吃痛的时候,用手电照向地面,找到电击枪,刚拾起来,从疼痛中复活的东藏就冲了过来,我回头用电击枪击中他,胜负就此决定。
剩下的就是怎么接触他了。
我带着最大限度的侮辱侵犯了他。这是第一次,不是为了受到惩罚,而是为了给予惩罚而做爱,还真是相当痛快。
说完,他的眼中露出了惊愕之色。因为诡计和杀人方法的关系,没能传达给户田、三世和二胡的思念——终于可以传达出去,我搬开了压在胸口的大石。我带着畅快的心情挥下蝴蝶刀,东藏死了。
然后,5月1日终于到了,开战。
东藏不止雇佣了上木,而且在事件发生后仍然把她留在馆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最初是为了得知和春日部极端相似的她到底想要干什么而故意让她在馆内活动吧。之后可能觉得是立即辞退她的话会让警察的视线转向她,从而导致春日部事件的败露。不管是什么理由,嫌疑人增加嫌疑被分散,对我来说都是好事。
和三世密谈的时候,二胡面容憔悴但是清楚的吐出这样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这样说着,爷爷把馆的秘密教给了我。爷爷以前曾想要制造的战斗机、模拟其逆转双螺旋桨技术的可旋转的馆以及隐藏金库。最后将操纵杆形的遥控器托付给了我。
我试着换电池和用暖气烘干,但是没能修好。
户田在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回头了看了看我。看着他那副从天堂出来就体验了地狱的没出息表情,我神清气爽。这样你一辈子都是性犯罪者了。活该,变态偷窥混账。
我第一次从隐藏金库里取出遥控器,紧紧握住那个操纵杆一样的东西。
我将奖杯放回架子上,从鱼缸里捞起遥控器。
可是这是何等的倒霉,遥控器发生了故障。
到此为止了
九_九_藏_书_网
吗……
户田会因为违反淫行条例被逮捕。他的证词会成为我不在场的保证。警察也不会想到抽中下下签、只有自己被逮捕的户田会是我的共犯吧。如果是共犯的话,应该会准备一个不会导致户田被逮捕的不在场证明才对。假如他们怀疑户田是共犯也无妨,不管怎么问,户田也说不出什么的。
大空爷爷对我的立场非常同情,爷爷还活着的时候,针对我的欺负有相当程度的弱化。
你等着,很快我这个女人就不止会左右你的人生了,我会终结它。
爷爷虚弱的微笑着说:“埼,坚强的活下去。”三天后,爷爷去世了。
首先是再次拜访他的SNS主页,学习了他除遗传迪迪以外其他所喜欢的音乐和漫画。当然这也是为了能和他搭上话。
不,这条被春日部救下来的生命,我不是发誓要好好珍惜的吗!
某天,爷爷把我一个人叫到枕边:
用手电一照,东藏拿着的钝器是一个鱼形的钓鱼大赛奖杯。我把它推到一边,从床上扯来被子盖在东藏身上。
事虽如此,没想到二胡也是这种人。他很明显对三世是看低一头。虽然我不清楚那和看低的人一起犯下强奸罪行的心里,不过二胡自己可能是认为三世就在自己的手掌心里。可是实际上他们是同等级的人渣。
爷爷,这东西发挥作用的时刻来到了,给我力量吧。
天亮之后,我边走在大厅里边让馆旋转,又故意让东藏发现。他正如计划中的那样勃然大怒,报了警。
“一脸没出息”我说。
他就是在这种意识下犯下强奸的吧。
我梦想到了自己和爷爷一起,坐在最强的逆转双螺旋桨飞机上的光景。
那是今年4月上旬的事。
这是,那天晚上的情景在我脑中苏醒。我站在桥栏杆上,俯视着如同深渊一般的激流。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的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