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木荔枝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五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你事先造访三世先生的房间,让他喝下含有催眠药的饮料。他进入梦乡以后,你将两个房间的床单互换,然后作为绞杀时会出现的失禁的防备措施,在他臀部周围盖上塑料布。最后注意着不要留下痕迹,用被子把他卷起来,将他藏在房间的床下。这房中的床单直达地面,所以从旁边看也不会发觉他睡在床下。
“遥控器坏掉真是不走运啊。在第一、第二起案件中都帮了你一把的馆的旋转,在第三起案件中终于向你露出了凶牙。诡计这个东西就像恶魔一样,即使一次运行的顺利,如果接二连三的借助于它那最终肯定会遭到报应。以我个人的见解,速度杀掉,果断离开,简单而利落,这样就不会败露了。”
“还有,慢慢走这也有要等馆的旋转的意味在里面。你们走出厕所,来到大厅,进入了顺时针相隔2格的房间里。本来那里是你的房间,但是那天晚上你走在大厅里的时候用藏在身上的遥控器让馆旋转,把他带到了三世先生的房间里。
我向京抛出了“能杀死东藏的只有能爬树回到自己房间的你”的推理。对之她也主张自己拥有三世杀人案的不在场证明——这就是现在的局面。
她高声大笑。我并不在意,继续说:
京不回答,我继续说:
“要杀死那群恶魔一样的家伙,只有借助恶魔的力量啊!”
“其他方面你也做了很多工作吧。为了不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在绞杀这种手段上,接着一个挨一个的把杀人手法变成了击杀·刺杀;为了不让人重视第一99lib•net起案件的现场窗户是开着的,于是就把第二起案件现场的窗户也打开。不过就因为这个,第三起案件现场的窗户是关着的反而更为凸显。
“……说得就像你看见了一样啊。”
“这怎么可能不被发觉嘛。”
不管怎么说,我取得了另一个客人的协力,确证京就是犯人。我避开警察耳目把她叫到和室后门,虽然已经是晚上,在庭院灯光的作用下还算保持有最低限度的视界。
“在做爱中又要不被户田君发现,这太扯了吧。”
“进入房间后,你注意着不要吵醒三世先生,说话很小声。然后,终于开始做了。在童真户田君沉迷于你的身体的时候,你抓住藏在被子下面的绳子两端,将三世先生绞杀。”
“不,杀死三世先生的也是你”我说。
说起来一心曾说过这样的话:
“虽然警察问户田君房间内装的概率很低。但是以防万一,你还是逐次减少自己房间里的东西,让它和空空荡荡的三世先生的房间不会产生出入。
“那是不可能的。你看那天晚上我一直和户田君在一起啊。”
“之后你把绑在尸体脖子上的绳子剪短,将两张床上的床单呼唤,并擦去了你和户田君摸过的地方的指纹。最后,为了消去现场房间内你们自己的体味,你打开窗户换气,这样一切就都处理完毕了。鉴证人员可能也分辨不出失禁的气味和做爱留下的气味,不过也有可能单纯是因为那是自己情事所留下的气味而感到害羞。恩?该不会是害怕火风水小姐藏书网的嗅觉吧。
“你多半从一开始就打算把他们三个都杀掉。但是如果不耍任何花招就杀掉的话,作为家人一员你无可避免的会染上嫌疑。而且有你因为是妾生子而被疏远这背景在里面更是如此。所以你使用不在场诡计来逃脱警察的怀疑。
“诡计的主干是利用馆的旋转,让户田君把三世先生的房间认知为你的房间。这样一来就可以把尸体的移动控制在最小限度。
“我听说了。听户田君本人说的。我刚巧认识个可以带话的。”
“如你预见,尸体失禁了。内裤和裤子都脏兮兮的,放置尸体的位置地毯却是干净的,这样就很不自然。于是你把包在尸体臀部的塑料布内的粪尿洒在地毯上。要是已经干了的话,可能是用滴管什么撒了水上去。
因为他特有的那种省略句尾的说话方式,一瞬间我还以为他想说“父亲内心里不也觉得二胡更为适合”,但是仔细想想,他想说的应该是“父亲不也对位居弟弟之下甘之若饴”。
“一切结束之后,和户田君走在大厅里时,你用遥控器恢复了馆的位置。之后你们被东藏先生发现,户田君被逮捕。至于户田君被逮捕是不是在你的计划之内,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对了,说起从妹我想起来了。就是她父亲玉之助,一开始在看wiki的时候,我还很惊讶弟弟玉之助比哥哥东藏地位还要高,做到了会长的位置。东藏虽然是社长,但是是No.2。
“为什么不一次把三个人都杀掉呢——我一直对这一点有疑问。99lib.net答案就在这个不在场诡计里。在使用这个诡计的晚上只能杀死一个人。那么第二天晚上杀掉两个吗?那样的话就产生了为什么第一天只杀一个的疑问。所以唯有一天一杀这种形式了。
“不,你单独犯案也是可能的。”
“即使警察怀疑‘实际上你会不会去的是三世的房间’,那么只要他不知道馆是可以旋转的,会问户田君的都是从厕所出来以后所经过的路线。就算馆内再怎么黑暗,户田君至少会记得是‘进入大厅以后,往左走了一点’。要去三世先生的房间应该往右走,当然也没有走了绕大厅一圈那么长的距离。这样一来也就打消了警察的疑惑。
和室因为需要缘侧能下到庭院里,所以外观上也是土墙,整个都是和风。如果把这部分单独割裂出来看的话,那看起来就像是日本式建筑而不是洋馆了。
她的全身猛的颤抖,吐出了那些话。
关于人名,也有一些内涵。我曾经思考过为什么一心·二胡·三世·京中只有京的命名方式不一样,原来这是因为她不是亲子。然后一心·二胡·三世也不单纯是按出生顺序在名字里加上数字,而是写作“一二三”,读法却是和火风水小姐一样的“hifumi”。一心·二胡·三世是间接继承了生母的名字。
“就因为这个床单,在第一天晚上我也没能发现潜伏的二胡。
京低声说着什么。
“……只能这样啊。”
“等等,要是那个哥特萝莉欧巴桑的话或许还真有可能认得出来?”
“要怎么做。”
“你淡定自
99lib.net
若的把爬树过来的户田君带入馆内。你当时说过‘慢慢走,不要发出脚步声。然而把鞋也脱了。’吧。虽然这馆隔音性能很好,可能你是为了以防万一,但是也有可能是考虑到有可能惊醒即将前往的房间里熟睡的三世先生。让他脱鞋是为了防止发出脚步声,但是户田君错一开始错以为是这里是禁止穿鞋进入的。
“你在他脖子上绑上绳子,打成那种只要一拉就会收紧的结,绳子两端伸到床上,用被子盖好。然后把不良漫画、机车杂志和电吉他这些三世先生的私有物品收在壁橱或者其他什么地方,这样就准备好了。
这天我终于从归来的蓝川先生那里通过邮件得到了各种各样的情报。京是妾的孩子,全名京埼。火风水小姐已经45岁,而且是一心、二胡、三世的生母这让我很是惊讶。因为这情况没必要告诉我这个临时工,所以大家都没有对我说吧。
埼这个人,我还以为准是从妹的名字呢。第一天晚上,我在厨房为第二天做准备,进行模拟练习的时候,听见一心叫“埼”。因为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我错以为他在打电话。然后因为我说在打电话,所以二胡也就错认为他和往常一样在和从妹通话。实际上一心在第二天中午确实和从妹在通电话,但是第一天晚上只是在自己房间和京埼直接谈话而已。
“你在熬过东藏先生的斥责之后,趁着大家还没起来收拾了残局。具体来说,就是解开卷起来的尸体,并把它从床下拉到房中间。这时候就要注意不要改变体位,以防对九_九_藏_书_网尸斑产生影响。
“那倒不一定哦。一切都看时机,69式的时候应该是最佳时机了。【以臀部遮蔽对方视线,双手也到了远离对方的位置,这样就能在不被对方察觉的情况下执行绞杀。即使三世先生发出呻吟声,也可以用自己的喘息声和床的声音盖过。如果三世失禁,也可以用你们自身的气味盖过。以我的专业视点来看,要不被对方注意的情况下杀人,69式是最好的!”
“户田君好像是个相当老派的人。在被你用骑乘位干的时候,他在数天花板上的斑点。于是我拍下你房间和三世房间的天花板,让户田君辨认。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三世先生房间的天花板哦。”
——父亲似乎是想让我这个长子继承公司,不过二胡更适合吧。也并不是什么都必须按年功序列来,父亲不也是。
“这是个简单的不在场诡计哦。你在做爱中,不被户田君发现情况下杀死了三世先生。就这么简单。”
“还是说,你觉得户田君是共犯?”
京这样说完嫣然一笑。虽然至今对她都只有土妹子的印象,但是这样一看却意外的有色气。化妆一下的话或许就会变一个人了。
另一个客人就是与野律师了。与野律师刚巧负责户田案,知道户田是我所卷入的事件的关系者时,他联系了我。那是就只是联系了一下。但是我注意到只有京可以是东藏被杀一案的凶手的如今,就有必要对她的三世案不在场证明重新检证了。这时就让与野律师做了各种各样的工作。
“……那个混账童真!”京恶狠狠的说。哦哦,好可怕。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