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四节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不,没有,并不是那样。”
蓝川先生看着前方回答我,口气前所有未的强,让我心头一跳。
虽然这么比较有点不太好,但是花田先生可能是出于对我的关系吧,会特意走在我的旁边。但是这样的话,我也得配合着他的步调,反而难走了。追着某人的背后的走法比较适合我的性子。
“原来如此,所以才会旋转吗。”
室内当然是立方体,室内装饰像是接待室。正面和左右的墙上装有和刚才进来的地方一样的玻璃门,可以看到相邻的格子内部。原来如此,这些玻璃根据格子的配置状况,既可以做门也可以做窗户。
“恩——请把上旋翼想象成一个圈,下旋翼想象成凸字。圈套在凸字上面。凸字凸出的部分就是二楼的大厅和楼梯,下面就是一楼全体。就是这样一体化进行旋转的。”
“大空只是建造了纪念碑而已。犯人利用了它,这完全是犯人一个人的责任,二者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逗……你的。”伊山先生突然恢复了笑脸。“骗你的。我完全没生气哦。刑警先生看不穿别人在演戏可不行啊。”
“那可不对哦。”
“哈。”
“战斗机!”
“啊,不不,我的意思是没有让馆转动来打开的隐藏房间。隐藏房间本身还是有的。”
那你干什么呢,我不可思议的想。蓝川收起手机说道:
我说,蓝川先生慌慌张张的抬起脸。
“嘛,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与其说是隐藏房间,不如说是隐藏金库。二楼各房间墙上都有一个时钟吧,那种直接在墙上安上表针和表盘的。那个时钟只要按下中间固定表针的地方,表就会停住,然后就想逆转双螺旋桨一样,把短针和长针各自向相反的方向转三圈,时钟下面的墙就会打开,露出隐藏金库来。”
99lib•net这是他的经历使然。您知道逆井重工以前是做什么的公司吗。”
“请坐请坐。”
“那馆里没有隐藏房间吗?”我失望的问,伊山先生这样回答了我:
伊山先生翻着桌上的图纸,把绘有遥控器的那张拿到了最上面。操纵杆形的遥控器上有8个按钮。分别是让房间上/下旋翼、顺/逆时针、按着的时候一直转/按一次转一个房间旋转。只要是在宅邸范围内在哪都有信号。安全起见双重门中有任何一处开着时都不能旋转,一旦旋转开始所有的双重门都会上锁。
“转动速度很慢,也不会发出声音,肯定不会被发现。”
“然而,B-29的魔掌最终还是逼近了成增。大空失去了住在附近的妻儿,接近完成的逆转双螺旋桨机体也被破坏了。
“莫非是在调查伊山先生吗。我倒是稍微查了一下哦。”
我一不小心多说了两句,伊山先生猛的沉默下来。
“是魔方吧!”我回答。
和逆井邸不同,这边既没有围墙也没有草木,看起来就像非常想要展示这座建筑物一样。
单边四米所有的格子以3x3x3的组合构成了一个大型立方体。各自表面全部和下端接触附有竖长的玻璃窗。不用说这也是个奇怪的房间,但是这形状就觉得在哪见过……
伊山先生开了一家设计事务所,在网上搜搜就很简答的找到了他的联系方式。我给他打电话进行预约。他说在黄金周中事务所放假,所以让我们到他自宅去。我和蓝川先生坐着伪装巡逻车,前往东京郊外的伊山邸。
“哇哈哈,刑警先生,吓了一跳吧。来来,请进请进。”
蓝川带着疑问按下按钮。
“啊,不,我们没有查的那么深……”
“啊,好的。伊山久郎,55岁,是国内屈指可数
九*九*藏*书*网
的建筑家。特别擅长那种可能会在推理小说里出现的、内藏机关的建筑物。”
“那座馆是一个从中央圆柱呈放射状伸出九枚桨叶的形状。相当于上旋翼的二楼部分和相当于下旋翼的和圆柱一体化的一楼部分,每个都可以独立旋转,不能转动的只有二楼的前厅。”
“可是大空并没有忘记战争从自己这里夺走的东西。所以他在原成增机场所在地建造了模拟逆转双螺旋桨的馆。既然要建,那就要建世界第一的,所以设计了9枚桨叶,超过了世界第一的乌克兰安-70所拥有的前8枚,后6枚桨叶。那座馆对他来说就是慰灵碑。”
“委托设计那栋建筑的是前代当主逆井大空吧。大空为什么会想让馆旋转呢。”
“这真是。”
我从那不知该说是窗户还是玻璃门的地方战战兢兢的走入格子中。
正面中央下段格子的玻璃窗滑开,里面走出一个长着胡渣的男子,他就是网上有照片的伊山久郎。
“是飞机哦。特别是战斗机。”
“进去吧”蓝川先生开始想着馆前进,我连忙跟在后面。
“请说。那也是一栋有意思的建筑,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之后没过多久,大空就因病卧床不起,东藏一家为了照顾他而移住该馆。我听说大空死后,那座馆被东藏继承了。”
“然而那才是更为合理的设计。普通螺旋桨在旋转的时候会产生一股让机体反向旋转的反作用力——反扭矩——这股力会让机体失去平衡,所以需要设计相关机构抵消这股力。但是如果是逆转双螺旋桨的话,那么两个旋翼所发生的反扭矩互相抵消,就不必设计那种机构了。而且比起单纯的增加旋翼数量,采用两段式结构更能增加推进力。
“就像刚才那样,通藏书网过让格子旋转,就可以实现让客人在家中不用动脚而自由来去于室内各房间之间,非常方便。但是设计这种结构的最大的动机,果然还是因为有趣啊。你能看出这座馆是模拟的是什么吗。”
“那宅邸是在板桥区成增,那地带在二战中,曾经有一个名为成增机场的机场,是为了防止帝都遭空袭而设置的陆军机场。机场配置有战斗机和高射炮,机场为了让敌军从空中难以分辨,涂上了道路和房子的图案。”
在离馆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设有一个邮箱和一根杆子。杆子上端有按钮和喇叭,上面写着“请按门铃”。
这些话让我茅塞顿开。
“恩?门铃设在这种地方。”
“这有点讽刺啊。大空先生为了不忘记战争而建造的馆,现在却被用作杀人这种新的争斗的道具。”
“要怎么让它转起来呢。”
我呆住了,这人是有多喜欢吓人啊。
我和蓝川先生对视一眼,犯人肯定就是把刀、电击枪以及遥控器藏在那里。
跟着走在蓝川先生右后方,我想:
走向汽车的路上,我说:
“那个设计我自己都觉得很赞啊,是操纵杆形的。不过是微缩版,大小大概可以放进口袋里。我准备了设计图,稍等。”
“你好”一个男声应答道。
这么说就明白了。
“喂,惹人家生气了啊,这要怎么办”蓝川先生低声说:
数秒后,随着一阵嗡嗡的机械音,正面中央纵列发生了异变。“下段的格子退入里面”“上段格子移动到了中段”“中段格子移动到了下段”“上段深处的格子伸了出来”这些事情同时发生,然后重复数次以后,格子的移动停止了。
我在开车的时候,蓝川先生在副驾驶位上热心的玩着手机。
“用遥控器啊。交给大空的遥控器只有一个。大空离去,如今应该是传九_九_藏_书_网到他家人的手里了吧。”
“不过这种设计也有个单纯的缺点,就是难以制造。日军也制作过几种逆转双螺旋桨式飞机,不过每种都运行不佳,最终全结束在试验阶段。其中,只有逆井飞机参与的机型拿出了良好的测试结果。
传到了犯人的手里。
“转动时的加速度和声音要怎么办。不会被馆里的人察觉吗。”
我一时间想象不出具体的图面,蓝川先生看起来也是一样。“恩恩……”得哼着。
“所以我想请老师给予帮助。”
“我在新闻上看到了。出了大事啊。”
不知道他会是怎么一个怪人,我心里做着准备,他却豪爽的笑了。
“跟我说说吧,你调查的东西。”
天花板和地上设有升降口。需要在上下格子之间移动时,可能可以从那边伸出楼梯来。
我还不知道和平的住宅区竟然有这样的过去。
“……是啊,是这样啊。”我跟在蓝川先生的右后方。
我愣愣得仰视着这栋建筑。
不一会,导航告诉我们到了目的地。但是在通知想起之前我就差不多知道到地方了,因为有一栋看起来就很奇怪的建筑物进入了我的视野。
蓝川先生的右后方是我的固定位置——哎,这倒实在是想得太多。
“是什么样的遥控器呢。”
“但是旋转的时候是不会天地逆转的,所以严密的说感觉还不能叫魔方……”
“大空当年30岁,是逆井飞机的继承人,时任技术主任。他在成增机场附属工厂那边开发新型战斗机。当时的飞机通常是往复式发动机和螺旋桨的组合。螺旋桨上有一种叫做逆转双螺旋桨的新技术。是在一根轴上设置两个螺旋桨,各自向对方的反方向进行旋转。”
“确实如你所说,天地逆转是最大的难题。如果逆转的话,家具就会全部朝着天井‘落下’了啊。凭现在
藏书网
的技术很难克服这一点,但是日后我一定会实现给你们看啊。到那时候,我就可以给各面分色,做出真正的魔方了。”
我们在沙发上相对而坐。桌子上叠放着几张纸,最上面的就是逆井邸的平面图。那上面比东藏先生桌子上那张上更为详细,画着许多复杂的机关。
“无错!魔方型的馆,很有意思吧。”
恩,果然还是这样走得方便。
“啊,在哪里?”我和蓝川先生不由得探出身去。
“下旋翼还真是大啊。”
“对、对不起。”我必死的寻找着能挽回场面的话。
“犯人把上旋翼停在了从初始位置逆时针旋转两格的位置,他这样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不,这我还真不知道啊。这里面并没有什么转到特殊位置停下就会出现的隐藏房间之类的玩意啊。”
我把车停在路肩,走下车来。然后我们两人仰望着馆。
原来那九个扇形中蕴含有这样的思绪,我悄然缅怀往事。
“逆井飞机被GHQ拆分为数家公司,禁止再次参与飞机产业。在不屈的精神驱使下,逆井带着分配给他的逆井重工登上了汽车产业的峰顶。他也再婚,并的到了两个孩子,也就是东藏和玉之助。
“啊,我现在下来。”
蓝川先生假咳两声说:
“我想尽量忠实的再现逆转双螺旋桨那种‘一方的轴贯通另一方的中空’这种结构,所以就形成了这种奇怪的旋转结构。本来和实物不同,也可以让它只有一方旋转或者双方向同一个方向旋转,不过这方面还是有技术上的制约存在。”
我们向伊山先生道谢后,离开了魔方馆。
“具体是怎么旋转的呢”蓝川先生问。
“于是,关于逆井邸……”
“接着战争就结束了——
“我是约好过来的警察局的人。”
“啊——我怎么感觉那样做的话会有反效果。”我插嘴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