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一节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二重门中只有大厅那一侧的门可以上锁。犯人等大家都熟睡之后,来到自己的前厅中,然后以遥控器之类的东西让各房间开始转动,使自己所在的前厅和二胡的房间连接。因为房间一侧的门不能上锁,所以此人就可以毫无障碍的侵入二胡的房间了。
这样的话,是哪边进行转动的呢。没有窗户的大厅转动的话,建筑商的趣味就少了一些,果然转动的是那些房间吗。
如果不从房间外出的话,那么也不会解除上锁。
二楼大厅和各房间之间以二重门和前厅隔开。这就是大厅或者各房间其中之一可以转动的旁证。如果是单重门和单重墙的话,一方如果进行转动,另一方的门和墙也会转动,就会令另一方察觉到转动了。为了不让人注意到转动,所九九藏书网以才有二重门和前厅的吧。二重门上不设把手,就是为了防止在回转过程中卡住。
犯人是如何侵入的呢。
普通来说,就是等二胡去厕所这种他会离开房间的机会潜入,然后藏身在房中某处,等到返回的他睡着了之后进行杀害吧。
如果以上的推理是正确的,他们犯人就是知道馆能够旋转的人物,且不想让别人知道此事的人物。建设这座馆的事前代当主,继承这个秘密最合适的人选,正如一心所说,果然就是现当主东藏了。
我从一开始就一直觉得啊,这个馆,真的就一副可能会零——转动的样子。如果不是可能会转动,而是真的会转动呢?
所以我不认为二胡晚上曾经出过房间。当然如果判断为大便到底是没法九*九*藏*书*网在宝特瓶中解决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么,犯人是怎么侵入二胡的房间的呢。
严密来说,如果来访者是性爱伙伴(候补也就只有我了)的场合下,这种事或许也有可能。嘛,即使是在那种场合,要问他会不会自己一个人钻进被窝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得的话,也还是要打个问号。
可是,留有血迹的并非那个床上,而是入口处的地板。犯人是把麻痹了的二胡从床上搬运到门口,然后才击杀了他。
但是,宝特瓶有两个2L的。人一天的尿量大概是1.5L左右,所以如果只考虑尿的话一个应该就够了。有两个瓶子存在,也就是说还是要考虑大便用和小便用他都准备的有的可能性。
还是说另有知晓房屋旋转一事的家藏书网人存在吗?
东藏、火风水小姐、一心、京、涉谷先生。这五个剩下的嫌疑人的面容在我脑中浮现。他们如同走马灯一般,咕噜咕噜回转起来。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不,还是那个更可能。
难道说是密道——?
如果这个假说是正确的话,警戒到如此程度的人,更不可能因为上厕所之外的事离开房间了。
犯人为何要移动二胡。
如果是那样,犯人就有可能侵入上锁的房间中了。
我在梦中进行了推理。
犯人悄声接近因为第一天的通宵作祟而睡熟的二胡,以电击枪攻击了他的头部。二胡在电击下虽然醒来,但是代之却全身麻痹了。那个犯人随之击杀了二胡——
即是说,二胡并非是迎九九藏书入了深夜的来访者。而且我也不觉得他会在迎入来访者后,在其面前钻进被窝。
可能是因为觉得如果在床上杀死二胡,那么从那种就好像有人在他睡着的时候侵入了一样的状况中,可能有人会想到使用了房屋旋转的诡计。所以为了伪装成受到深夜来访的人的意外攻击,而把他搬到了门口。没有带走宝特瓶,可能是因为没想到推理竟然会从那里发展开来,也可能单纯是因为压根没能认识到那是干什么用的。
是东藏杀害了两个儿子吗?
床边放着的那个加工过的宝特瓶,那个多半是尿瓶。切除上面收口的部分当然是为了扩宽开口,在切口上贴上胶带是为了防止锐利的切断面割伤性器。除了在灾害时期,这种东西对网游和RTA(Real Time Atwww.99lib.nettack)用户这种需要长时间坐在画面前的人来说也是重要道具。因为是在宝特瓶里进行小便,所以还有ペトション这种爱称。
因为这个发现,至今我所想象的案件情况就彻底改变了。
但是,事实让我很难这么想。
也就是说,房间是个密室。
昨天,二胡害怕得从白天就把自己锁在自己房间里。这应该是预感到了三世之后,下一个被盯上的就是自己了。所以为了晚上也不用跑去厕所,就准备了尿瓶。
额头上有电击枪痕迹的理由——我终于明白了。二胡倒在进入房间后不远的床上。但是实际上,应该是钻进被窝里以后中了电击枪的。那种只露了一个头在外面的状态的话,会选择那里也是自然的。只有这种状况能合理说明为什么会特意选择难以攻击的额头下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