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三节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并不是我想多了。三世和二胡先生真的是知道些什么的样子。”
之后,和昨天一样,花田先生问了一些关于凶器和不在场证明的那种定例问题,不过我并没能提供什么有用的答案。
“他对推理小说以外的东西没有兴趣哦。”
“原来如此,多有失礼请多包涵。我没有别的问题了。”
正在调查我的提包的小松凪小姐脸色大变转过头来,她的手里握着侦探七种道具套装。说起来那个套装里别说透明手套了,连瑞士军刀都有,不管怎么看都很可疑。
因为出现了第二个死者,警察也开始动真格的了。在等待案件询问的时候,他们对全员所持的物品进行了检查。
东藏大概是得到了搜查一课的直通电话,警察来得比昨天迅速。
我对小松凪小姐紧抓不放的时候,一个男性警官走进来,告知轮到我进行案件询问了。
这回把矛头对准了我。
“恩——关于三世先生和二胡先生的可疑举动他没有言及吗。”
“这、这是什么?”
九*九*藏*书*网
我在沙发上入座后,花田先生说:
他们面面相觑,花田先生小声回答我:
花田先生一本正经的沉默着。我还以为他会生气为什么昨天没有告诉他,他却转回了营业笑容。
“多谢你之前提供的宝贵证言。我们立即向东藏询问此事,他是这么说的:
10分钟后,他们遵守约定到访我的房间。他和一心毫无保留的把一切说了出来。
“是啊。一说到这点他立即就含糊起来。只是说些‘我什么也不知道。二胡和三世看错人了,或者单纯是上木小姐想多了吧’。”
“这样做真的好吗。”
田手先生继续说。
两位刑警离开以后,一心叹了口气,随之说:
“我听L商务的村崎社长说过。”
来到接待室,对方是田手先生和花田先生二人。两人脸上各自带着不同的笑容。如果说花田先生的事销售员的营业笑容的话,那么田手先生的就是佛的拈花一笑。据蓝川先生说,田手先生因为擅长以九-九-藏-书-网亲密的接待引对方自白,所以人称“佛之田手”。
这个问题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是蓝川先生走漏了消息吗?然而并非如此。
离开接待室的时候,和昨天一样,一种欠落感向我袭来。这到底是什么啊,到底缺少了什么。
“关于卖春本身,这次就不追究了。”
“也不是和三世及二胡先生原本就认识?”
“总、总之先由警方代为保管。”
“上木小姐。失礼了。你是在进行卖春吗。”
“在这之上我想请问。你这次到这家来,是想要向逆井家的某人卖春——是不是这样呢。”
“多谢你能向我们提供这些情报。之后预定还要像昨天那样一个人一个人的询问,到时候我会隐下二位的名字向东藏先生问问看。您二位到时也需要进行个别询问,还请多多协助。”
“我能插一句吗。”
“那过10分钟左右我们到上木小姐的房间去,请和一心在那里等候。”
我慌慌张张的辩解着。小松凪小姐却是一点也没有接受藏书网的样子。
小松凪小姐和穿制服的女警对我的行礼和房间进行了调查。嘛,我什么可疑的东西都没有所以并没有什么好怕的,然而正在我自信十足的这么想着的时候。
当然我根本没有这个意思。
“好的。”
“‘确实我并没有招聘女仆的打算,也没有寄出那封信。但是上木小姐所持的信件上印有我的印章,所以我认为可能是家里某人出于某种目的偷用我的印章,试图将她招入我家来。我为了找出这个人,才让她在家里活动。很抱歉对警察隐瞒了此事。但是那是因为害怕万一我的印章被偷偷使用了一事传开,那么我个人和公司的信用都将受到打击。’
至今一直沉默的田手先生插嘴。他面带佛之微笑说: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花田先生顺着我的话说“说起来,上木小姐你对是谁寄出的那封信心里有底吗。”
“不,并非如此。一开始,我也觉得是东藏先生是要让我做他的情人而叫我来的,但是不是这样。无论是东藏还九九藏书是其他人,全都没有向我提起过这方面的事。”
看起来警察对我是抱有相当程度的怀疑。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自己来看自己也是可疑的不行。
另外,从他的问题里我推测出二胡的死亡推定时间和三世一样,是凌晨2点到4点。
“没有。”
“当然。”
一个看起来很不好对付的老头,一个看起来很稳重的老头,这正相反的两个人昨天一直在此负责现场指挥,他们向东藏投以不甘的话语。前者自称鱼户,后者自称田手,这两人的名字我都从蓝川先生那里听到过。两人都是蓝川先生的上司,鱼户先生是管理官,警衔警视,田手先生是系长,警衔警部。蓝川先生曾说,他讨厌鱼户因为他很严格,喜欢田手先生因为他较为温和。这人是小孩子吗。
这些先不说,像管理官和系长这种等级的人,不待在搜查本部而是常驻现场这很罕见。这里面可能有本案是发生在大企业社长家中的杀人事件的考虑。现在新闻上也是闹得沸沸扬扬。
“一心先生也九-九-藏-书-网没有吗?”
即使如此还是出现了第二个被害者,他们肯定也是因此胃痛得不得了吧。
也就是说对一部分进行否认啊。果然还是需要我在背后活跃起来。
东藏领着鱼户先生和田手先生到了接待室。
“上木小姐你怎么看他的这番话。”
我从散布宅中的刑警中找出花田先生和小松凪小姐,小声说:
“啊,那个是侦探七种道具,侦探是我的兴趣……”
这次我也没能抓住这个问题的答案。
“那个,我和一心先生想在私下里提供一些情报。”
因为会招致反感所以我没有说,但是不止这次,从来都是不追究的。个人卖春虽然是违法的,但是没有罚则。在这背后,有着所谓认为这是对贫苦女性的救助这种潜规则存在。
我不由得笑了。
“回头绝对要还给我哦,那套东西花了我19800日元呢。”
“恩,之后就交给警察吧。”
听到门铃,我将他们迎入宅邸内。走到玄关时,东藏也迎了出来。
啊,这样啊。仔细想想,从那边就能简单的打听到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